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自恋狂?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439 2019.11.16 11:39

  夜晚,顾云栖并没有睡着,这种时候确实很难睡着。

  这是他呆在云霞镇上的第二个夜晚,大哥已经安葬,是他一个人葬的,当然没有惊动什么人。

  可能因为大哥这次真的不是临时起意,本来安插在镇子的剑院好手都没在,所以这场恐怖得堪称“拆迁大队”的打斗最终以他和顾灵笼习武失误糊弄了过去。

  你看,顾灵笼失误到床上去了,不是打斗失误是什么。

  那些邻里乡亲看得目瞪口呆,即便觉得其中有问题,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

  武修的事不是他们常人能参与的。

  可能当时的氛围太过悲壮,连触发的成就都出现了延时,直到现在才浮现。

  [触发成就:拆迁大佬

  完成条件:完成上千平米的建筑物拆迁,目前进度245/1000

  成就奖励:未知]

  老爹和老娘现在还没缓过劲,不过还好因为需要照顾顾灵笼,被顾灵笼分去了不少注意力,不然恐怕会一时缓不过气。

  要骗老两口自然很容易,借口自然是大哥被邪物蛊惑控制了。

  其实这也是一部分事实。

  这是顾云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真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了,即便强悍如大哥顾寒石这样的人物,都死得这般轻易。

  他不由得想起前世看到的一部小说,那是一个高强度运动题材,剧中女性角色很少,只有一个女角色戏份还不错,甚至和主角有过在黑暗洞穴中互相取暖的暧昧戏份。

  当时他以为这个角色稳了,至少能多活两部,结果十多页之后,她就死了,被一条毒蛇咬死的,像撕纸一般容易。

  而现在,那死掉的大哥何尝不是如此。

  让大半个剑院畏惧的大哥就这样死在了自己剑下,对着心脏一捅,就没了。

  他很清楚如果当时大哥选择和他同归于尽,那一刀直接斩下的话,他也死了。

  死亡是一件轻易却又沉重的事情,那些逃亡在外的流犯,也许也认为自己是天命主角,能苟到天荒地老,结果成为了他成就面板上冰冷的数据。

  大哥死了,后续事情需要慢慢处理了,毕竟他的死亡相当于剑院倒了一根柱子,而且是最结实最被依仗的那根,恐怕会引起一些震动。

  还有那本黄叶书必须要找到,还有那个“它”一定要小心。

  大哥会干出这么可怕的事,虽然他说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是和那东西绝对拖不了干系。

  屋外的雨依旧在淅沥沥的下,顾云栖就坐在大哥的房间内,像是入定了一般。

  大哥的坟就在家外不远处的一处竹林边,他那时喜欢带着自己和灵笼在那附近摸鱼,葬在那里也挺好的。

  顾云栖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发现已经结痂了。

  他觉得有些痒,于是用手抓了抓,把痂撕了下来。

  之后,他就来到了屋子那面铜镜前,照了一照。

  这一照,顾云栖不禁惊讶道:“娘的,怎么多点疤反而更帅了?”

  [成就:自恋狂

  完成条件:丧心病狂地自恋10次,目前进度4/10

  成就奖励:未知]

  顾云栖:“......”

  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滚烫,烧得很难受。

  他立马脱下衣服一看。

  嘿,这胸肌真够结实漂亮的!

  [成就自恋狂

  完成条件:丧心病狂地自恋10次,目前进度5/10

  成就奖励:未知]

  不,这不是关键点,之前那道浅浅的印记又出现了不说,在顾云栖的注视下,旁边又多出了一条。

  这两道长条印记散发出了灼热的气息,开始发红,就像是烙铁上的红色光芒。

  渐渐的,光芒和灼热感退去,顾云栖站在那里,有些茫然。

  恍惚间,他脑海里突然浮现了大哥站在葡萄架下的身影。

  他看向了屋外,哪里有什么葡萄架,哪里有什么大哥。

  照理说,大哥刚死,又在这样的雨天出现这样的画面,顾云栖应该感到害怕才是。

  可是他没有。

  不仅因为那只是脑海里浮现出的影子,不是真实,更在于大哥死前他都不怕,死后就更不用怕了。

  不过他依旧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喃喃道了句——“这是你留给我的考验,还是礼物?”。

  一夜过去,天气很快放晴了。

  顾灵笼恢复得不错,今天已经可以下床像僵尸一般走动了。

  父母跟在她后面,一脸紧张,转瞬又想起了死掉的大儿子,又暗自抹泪。

  一家人没有说,就依旧没有外人知道大哥顾寒石已经死了。

  任外面的人想破脑袋,恐怕也想不到那么可怕的顾寒石会死在自己家里,死在自己亲弟弟剑下,如果你亲口告诉他人这件事,他恐怕还会骂你胡说八道。

  顾寒石消失的这几天,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因为他单独行动惯了,经常很多天不见人,又时不时出现,就像闭关时会经常溜出来吃面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顾云栖想着还有那本黄叶书可能还在剑院,于是让妹妹和父母互相照应一下,表示自己要回剑院一趟。

  顾老爹看着自家这个小儿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眶泛红道:“你大哥的事别太放在心上,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自己小心些。”

  顾云栖没有忍住,重重抱了自己老爹一下,转身离开。

  重新骑着烈焰驹行在路上,顾云栖心态再次出现了变化。

  如果说回来时是心急如焚,那这去剑院的路上他终于可以慢下来了。

  放晴之后的天空很蓝,宛若一整块巨大的宝石。

  大哥确实挺可惜的,但也仅仅是如此了。

  他不后悔杀死了对方,大哥可以选择对他们动手,他自然可以选择杀死对方。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也必须承受选择后的结果,杀人的人可能会被反杀,这世界就是如此。

  顾云栖现在想的不仅有黄叶书,还有李长寿,以及那间只有李长寿才能进的石屋子。

  根据大哥留下那些只言片语可以看出,院长李长寿有很大的问题。

  他应该得到了那种力量,因为他杀了自己全家,所以大哥才会说对方不止伐骨。

  伐骨之上是洗髓,洗髓之后是换血,相传这两个境界一直都是传说,并没有人达成,至少这几百年来没有人达成。

  但是这个时候,顾云栖已经可以判定这是个谎言。

  只是突破伐骨境的家伙不想让人知道罢了。

  达成更高境界的人一般都杀了全家人,或者做了一些更为阴暗的事情,所以永远不想让别人想起这种事。

  他记得剑院有传言院长在几十年前把妻子挫骨扬灰了,可见不是妄言。

  通过大哥留下的笔记可以看出,李长寿是杀了全家人的,而且他有能力去外面,只是因为惧怕某些人没有出去,选择窝在这方天地里。

  顾云栖一边想着这些事,一边骑着马进入了鱼泉城。

  这一次,进入城门后,他没有骑着烈焰驹招摇过市,而是低调地牵着。

  可惜的是,这匹马一点都不低调。

  顾云栖看着对方啊如火的鬃毛,说道:“要不我给你剃个毛吧?”

  烈焰驹长长的马脸上,立马浮现出了一个“大哥,不要啊!”的惊恐表情。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飞春风上

剑飞春风上

感谢百达斐588打赏,大熊丨500点打赏,孤s泽、书友20170103093014336、手残的汪星人100点打赏

2019-11-16 11:3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