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我柜子动了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096 2019.10.31 13:09

  自从“练气初识”之后,顾云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疲惫的感觉了。

  可以见得,装逼是一项多么累人的活计。

  这么一闹后,他在剑院算是彻底出名了,至少在这小范围是这样。

  之前春试时他闹出的动静已经不小,这么一出后,更是给人一种很会搞事的感觉。

  加上这实力忽高忽下,别人就很难看出他的深浅了。

  他所表现出的一切都没有超过练肉境的范畴,却偏偏赢了练肉境巅峰的薛贵,赢得没什么道理。

  最终,在有人证实了他确实是顾寒石的二弟这件事后,人们宁愿用“怪才”来形容他。

  毕竟云霞镇出来的姓顾的,好像都不能小觑。

  大哥顾寒石是刻苦和天赋的完美相融,小妹顾灵笼是天赋能嫉妒死个人的那种,而顾云栖的武道天赋一般,但是表现出的实力却不弱,这才是最烦人的。

  这就好比一个白板号,凭操作赢了神装号一样,更加气人。

  薛贵和麻子脸自然对他怀恨在心,一个是心疼自己的脸和牙,心疼得要死,一个是回忆起了当年能让自己自闭的经历。

  哥哥羞辱了他,现在又来了个弟弟,而他偏偏收拾不了。

  因为整个鱼泉剑院的人都知道,如果顾寒石突破伐骨境顺利,剑院未来最可期的年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顾云栖的哥哥顾寒石。

  作为教习,平时嘴炮一下也就算了,这个时候真去得罪顾家人,绝对是脑子有问题。

  薛贵出自鱼泉城的大族,家族底蕴深厚,倒不太担心被报复,毕竟剑院的几栋楼都是他族上捐的,只是再也不准备去招惹这个长相和剑术都胜过自己的家伙。

  这口被反打脸的恶气他只能硬着吃下,像屎一样难吃也得吃,因为他知道自己父亲的脾气和性格。

  这个时候还想着报复的话,恐怕会多挨几记耳光,骂他看不清局势。

  顾云栖没有理会这些纷纷扰扰,因为他的眼界和他们不一样。

  这方天地唯一的武道圣地,在他心中不过是个小驿站,刷点技能经验的地方而已,他要去的是更宽广的世界。

  就像是一只蚂蚁,突然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它的世界从此不同。

  大哥顾寒石这张虎皮,着实给他带来了不少方便,以至于不少教习见到他都客客气气的。

  而那些同门看他的眼神也变了,以前看他纯粹是因为他长得好看,现在的他却多了一种深不可测之感。

  毕竟这是顾寒石的弟弟,虽然武道境界一般,但是战斗力却不弱。

  要是不服,你可以去问问薛贵到现在还一边大一边小的脸。

  顾云栖不得不承认,有这样一个大哥,真爽。

  没有人打扰后,他也乐得清闲。

  人们对他的看法虽然已经改变,但他依旧没有加快对外境界的展示速度。

  这鱼泉城和鱼泉剑院里,少不了赤火盗的眼线,他至少在短时间内,不能表现得太过。

  表现得太过,就有了被怀疑是他杀了那批赤火盗的可能。

  虽然云霞镇现在多了不少镇守,因为他大哥的原因,家里也会被重点照看,但并不是万无一失的所在。

  在将那群家伙彻底消灭前,他不得不有所顾忌。

  不知不觉间,春天已经到了末尾,顾云栖日子过得简单而纯粹。

  在修行的过程中,他表现得很正常,只是偶尔会忍不住“不正常”一下。

  比如有一天,他在脸上画上一个花猫一样的妆容,再配上一顶只有小孩会戴的老虎帽,坐在人最多的地方发呆微笑,获得了“萌混过关”的成就。

  从此,只要他做小孩的打扮和卖萌表情,就会拥有和可爱小孩一样的卖萌效果。

  这一晚,当山坡上方“落英苑”的最后一批桃花花瓣顺流而下,来到“沉溪畔”时,顾云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了一口干枯的泉眼,泉眼边上满是落叶青苔,看起来就像是一口破败的枯井。

  他总觉得这画面有些熟悉,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个时候,枯井中就有泉水涌出。

  泉水很是清澈,一下子就铺成了潭,倒映出了山林的影子,显得很幽邃。

  没过多久,那泉眼处有一道灰影挤压而出,游了过来。

  顾云栖很快发现,那是一条约莫两人大小的巨大鲤鱼。

  鱼身是暗灰色的,像是蒙着一层灰。

  紧接着,这条灰色的鲤鱼当着他的面一跃而起,然后他就在鲤鱼张开的嘴巴里看见了无数眼睛。

  人的眼睛。

  这些眼睛微微眯着,只露出一线,看起来就像是处于假寐的状态。

  可就在大鱼离他最近的时候,这些眼睛突然全部睁开来,纷纷转动起来,然后死死盯着他。

  这一刹那,顾云栖只觉得头皮都要炸了。

  这些眼睛或大或小,或长或短,但眼神却是出奇的一致。

  灰败枯寂,就像是在给他送终一般。

  这么多只眼睛给自己送终,怎么看都是一件很惊悚的事情。

  紧接着,鱼嘴内就翻涌出了一些恶心的黄色泡沫,一个“人”从里面爬了出来。

  这个人爬得很辛苦,很像是一条蠕动的长虫。

  站在这里,顾云栖只能看到对方长满了灰白头发的脑勺。

  几个呼吸后,那颗脑袋突然抬了起来,顾云栖呼的一声从梦中醒来。

  他是被吓醒的。

  在梦醒前的刹那,他看到了那张脸。

  那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准确的说,是五官位置只剩下了不规则的坑洞,看起来就像是五官被人生生挖了下来一般。

  这张脸带给了他巨大的恐惧感,以至于他被直接吓醒了。

  屋外,夜凉如水。

  顾云栖想起来了,梦中那条鱼和剑院祖地的雕塑很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同一只。

  他突然生出了一种很可怕的想法,那就是鱼泉剑院之所以没有祖师像,入门仪式时只祭拜那把剑和鱼,很有可能是因为当年的祖师被那条怪鱼吃了。

  或者说,鱼泉剑院的祖师本来就是那条从地底深处跑出来的怪鱼。

  就在这时,顾云栖身体一颤,全身肌肉都绷紧了,缘于房间里的柜子动了。

  Wdnmd!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