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101 2019.11.06 20:13

  晚春,李五爷挺着一个大油肚子,走在自家雕花屏风隔开的大厅内,一副慵懒的模样。

  好久没有在家舒舒服服泡个澡了,说来也是晦气,前几日强行玩弄了一个小娘子,谁知道那么不经玩,结果玩坏了,赔了不少钱不说,还被关了几天,真是晦气。

  这木府也是油盐不进,小娘子父母都领钱走人了,非要关他几天。

  这世上还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穿过了大厅之后,就是一条通往澡堂的回廊。

  他的妻妾早就放好了热水等着他,想着等会儿三娘子会表演用脚夹核桃,李五爷的心情很不错,不禁加快了一点脚步。

  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并不刺眼,而旁边的屏风上的仕女图倒很是妖娆。

  可就在这时,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屏风之后猛然冲出了一只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

  李五爷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肥胖的身躯就被扯了进去。

  他刚想大叫,嘴巴已经被蒙住,然后一截森寒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腰上。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李五爷立马举起了手,示意自己不会反抗。

  那只手从他嘴巴处放了下来,顺便在他华贵的衣衫上擦了擦口水。

  李五爷很老实,立马说道:“壮士,要多少我都给。”

  背后,一道声音阴冷响起——“可惜有人要你的命。”。

  李五爷全身汗毛都竖立了起来,说道:“他给你多少,我给五倍!不,十倍!”

  “那姑娘说,她只想要你的命。”

  声音再次淡淡响起,仿佛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身上。

  李五爷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你不能杀我,木府都判我无罪的,我和赵家小娘子只是玩玩,已经赔过钱了,她家人都原谅我了。”

  他的意思很明显,别人家里人都不追究了,你这个强出头的未免有些理不直言不顺。

  他知道很多所谓替天行道的侠客,明面上自由自在,实际都在木府的掌控中。

  如今他搬出木府和赵小娘子的家人,应该能有些效果。

  “可惜她没原谅你。按照木府的审判,你确实不该死,但是她想要你死,我最近刚好缺点人头,所以只能找上你。”

  顾云栖的声音淡淡响起,简直要把李五爷吓尿了。

  MD,养了那么多狗东西,结果让人这样潜进来了。

  “壮士,赵家小娘子给你多少钱,我给一百倍,一千倍!她那种小户人家,不值得你这样拼命,我赵家和木府关系很好的。”

  “好吧,放你一马......才怪!”

  那森寒的匕首离开了他的身躯,李五爷刚松一口气,结果立马又回来了。

  而且是插进来的!

  他刚想大叫,嘴巴再次被捂住,发出了一阵呜呜的声响。

  森寒的匕首在他腰间不断进出,带出了一条条飞舞的血线,将屏风上的仕女染得一片通红。

  嘭的一声,屏风被推倒,李五爷踉踉跄跄走了出去,半身湿淋淋的,全是血。

  当他回头去看时,那里早已经没有了人。

  他刚想大叫,可一开口血水就将嘴巴完全覆盖了。

  只走了两步,李五爷就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起来。

  从李府出来后,顾云栖就一直在洗手。

  他手上一点血都没有沾到,但依旧在洗。

  洗完了手后,顺便又洗了个脚。

  沟渠里的水温柔流过,像是情人的小手一样,很舒服。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有时候主动湿下脚也是不错的。

  这个时候,一串信息出现在识海。

  [完成诛恶100人次,解锁成就“练气两重天”。

  成就奖励:迈入练气二重天,真气能在体内交织如网,并获得技能【初级水符箓绘制】。]

  呵呵,这个胖子坚持了两炷香时间才死,也算够坚强的。

  在木府的审判下,这家伙确实罪不至死,但也绝对没有只关三天这么轻松。

  很明显,中间有某些不可告人但大家都熟知的秘密。

  他看到那赵家小娘子时,对方正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正如李五爷所说,她的家人已经原谅了他,一是惹不起,二是得到了钱。

  在这个地方,平民人家确实没什么好选择,当时赵家小娘子说了一句话——“我当时到处是血,害怕得要死,但是觉得都可以忍,即便变成个残废都可以忍。可是我不能忍受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我想要他死。”

  当时顾云栖笑了笑,说道:“那我收你一两银子。”

  于是,他真的拿了一两银子。

  赵家小娘子的事是他在一处茶馆听到的,他当时正在为最后一颗人头发愁,毕竟这段时间他杀了太多人,可以说近乎把通缉犯榨干了。

  木府的悬赏榜揭了大半,另外一半犯人早就躲起来瑟瑟发抖了。

  遇到他这样一个刷人头的家伙,这些恶人只感觉倒了血霉。

  几乎同一时间,顾云栖丹田内就有一股新的真气冒了出来,和之前那条浑然不同。

  两股真气交织在一起,仿佛暖流般窜过他身躯,很舒服。

  只要他想,这两股真气就可以交织成网。

  他刚想试试这两重天的威力到底如何,下方就传来了一阵水声。

  只见一个女子正趴在下方洗脸,然后捧起水喝了几口,一脸满足。

  他刚想把脚抬出去,结果对方已经抬起头来,撞了个正着。

  他这双脚刚好处于出水与未出水之际,宛若刚出水得不符合时宜的芙蓉一般,有些尴尬。

  那女子看见这一幕后,嘴里刚刚喝进去的水顿时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宛若痴女一般。

  最让顾云栖头疼的是,遇到这种事情本来可以道个歉直接逃的,毕竟从今以后都可能不再见面,可惜的是,这是一个熟人。

  赵天娥将嘴角的水迹擦干净,也不叫顾云栖公子了,说道:“顾云栖,你不知道上游的水渠不能洗脚?”

  顾云栖咽了咽口水,说道:“不知道啊。”

  他的旁边,那个刻着“饮水沟渠,严禁洗脚、洗澡、洗马桶、撒尿、乱扔杂物,违者重罚。”的木牌是那么醒目。

  这时,旁边的李府传来了一阵尖叫声——“杀人了!杀人了!李五爷被杀了!”。

  赵天娥微微眯眼,看着顾云栖腰畔那柄还没来得及洗干净的匕首,说道:“你干的?”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