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专治伐骨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4275 2019.11.08 19:04

  废弃的楼宇内布满了霉味,也是这些木材结实,居然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下都没有完全溃败。

  天光透过千疮百孔的墙壁和屋顶洒下,很是细碎,甚至能看见里面流动的微尘。

  而通过那些和淤泥混在一起还没有腐烂的布匹和纱幔,依稀可以想象当时这里舞女起舞的盛景。

  也是因为这些还在随风飘动的破烂布幔原因,这犹若坟墓的地方显得有些“热闹”,让人心里有些不舒服。

  在这里面,顾云栖能很清晰看到山坡上滚下的泥土灌入了屋子里,所以这下面大部分空间都被泥土覆盖着的,显得小了不少。

  两人转了一圈后,没有发现人迹,于是把视线放在了布幔飘动的二楼。

  这些布幔大部分已经褪色了,腐烂得千疮百孔,看起来像是招魂幡一样。

  顾云栖踩在楼梯上,发现这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梯子居然还挺结实,没有崩毁的迹象。

  他缓步往上走去,即便落步很轻,但是依旧带起了一点细碎的声响。

  顾云栖回头看了赵天娥一眼,对方头上的那截柳枝依旧显眼。

  就在他继续往前,即将跨上二楼的平台时,猛然一个转身,手中的剑已然出鞘。

  铛的一声炸响,满是豁口的八面剑和一柄钢纹细剑撞在一起,火星四溅。

  顾云栖脸上多出了一抹阴冷的意味,往下一压,楼梯不禁发出了一阵难听的吱呀声响。

  他看着赵天娥,说道:“你也配阴我?”

  赵天娥脸上出现了一点诧异的情绪,但是很快反应过来,手上一用力,抵着传来的力道,说道:“你是怎么发......”

  她话还没说完,本就老旧不堪的的楼梯被两人这般一压,嘭的一声碎裂开来,往下塌去。

  嘭的一声,两人近乎同时落下,男上女下。

  就在这时,赵天娥腰部一扭,膝盖猛然往上一撞,顾云栖反应也是极快,空出的左手啪的一声拍在了对方的膝盖上,身体借力往旁边一荡的同时,一脚踢出!

  嘭的一声,赵天娥如一只破皮囊般飞了出去,然后坠落在地,但是转瞬就翻身而起。

  可见对方这一踢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实质伤害。

  这家伙比想象中要强!

  这是两者在同一时刻生出的反应。

  赵天娥刚刚站起,陡然发现肩头多了一张黄纸。

  “赦!”

  啪的一声,黄纸炸裂开来,黏稠的符水涂了她一脸,甚至糊在了她的眼睛上。

  紧接着,就是嘭嘭两声脆响响起,顾云栖左手袖口露出了一截火铳管,而赵天娥头上则多了两个清晰的窟窿,血液飞溅。

  十来秒后,赵天娥往后一倒,嘭的一声摔在地上,双眼睁得很大,也算死不瞑目了。

  “娘的,你丫果真有问题。”顾云栖走了过去,长长吐出一口气,感叹道。

  可就在这时,他猛然发现不对劲,再次一脚踢飞尸体的同时,脑袋往旁一斜。

  咚咚咚!

  一串黑色的飞针以起码偏了九十度的角度射在了身后的柱子里,由于这偏得太多,以至于顾云栖脑袋斜得有些尴尬。

  赵天娥的身躯趴在地上,但是脑袋破洞处已经不再流血。

  她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迎接她的又是两声清脆的破空声响。

  结果她一个灵动后跃,本该击中她心脏的两颗子弹只有一颗击中了她的右腿,带出了嘭的一声脆响,但是她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

  连脑袋都被射穿了还能活,这家伙自然不能再以常理来推测。

  看来原来世界的爆头必杀,在这个世界差点意思,于是顾云栖甩了甩手中的八面剑,活动起了筋骨。

  脑袋挂着两个黑窟窿的赵天娥冷冷看着他,脸上尽是死气,像是涂了颜色的纸一般。

  她也扭动了一下身躯,冷冷道:“我还是弄不懂,你是怎么发现我有问题的?”

  顾云栖扭动了一下脖子,说道:“你人设早崩了。”

  “嗯?”

  “一个初始在饭馆里豪言要献身武道的女人,却跑到我这当舔狗,你顾哥哥我有好看得那么惊天动地吗?”

  顾云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截柳枝,扔在了地上,补充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你家舔狗为你准备的吧?都说赤火寨三当家是个女人,高矮胖瘦没人说得清楚,我初始怀疑是易容术,但现在看来,不是易容术那么简单。”

  这截柳枝自然是他那日从赤火寨细作身上搜出来的,顾云栖初始觉得这东西弄得这么精细,会不会是某种古怪的祭祀品,直至他再次看到了赵天娥头上的柳枝,才觉得它也许还有另外一种用处。

  发簪。

  用柳枝做发簪的人自然是极少,而这个女人偏偏三番五次找上自己,恐怕不是馋自己身子这么简单。

  想必那天指使那些细作跟踪自己的家伙,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了。

  听到这个解释后,赵天娥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她脑袋有洞,黑漆漆的,所以这本该明媚的笑容一下子就显得诡异起来。

  “有点意思,是老娘低估了你,想不到杀不了大的,杀一个小的都能吃瘪,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可惜今日,你还是得死,而且死得极惨,像小赵一样。”赵天娥摸着脑袋上的两个窟窿,冷冷说道。

  那个小赵,指的是揣着那柳枝的赤火盗。

  作为赤火寨最为神秘莫测的人,能知道她当前装扮的人肯定是极少数,那个看起来是小喽啰的小赵却知道她这打扮以柳枝插发的习惯,显然有不可言说的秘密。

  事后顾云栖了解过,那个男子确实有些奇异之处,除开露在外面的肌肤外,身上体毛丰富得过分,说不定某人就好这一口。

  “哦?”顾云栖挑了挑眉。

  “你最大的错误是太过自信,居然没有叫你大哥偷偷跟着,就你会隐藏实力?”说着,赵天娥身体内就有一阵雷音响起。

  “伐骨境?”顾云栖神色大变。

  “哼!你打坏了我这副身躯,那我就把你的皮剥下来吧。”

  这一瞬间,赵天娥的声音都变了。

  只见地面上出现了两道涌动的泥浪,然后她的身体顿时如炮弹般冲出,空气中都带起了一阵破空声响。

  啪啪啪啪!

  顾云栖连射四枪,对方居然不躲不避。

  在他耳中,那种骨骼带出的雷音炸响比大哥的要低沉许多,想必境界没大哥深,但是带给人体的爆发力却很是惊人,转眼就来到了他身旁。

  比那声音来得更加迅捷的是赵天娥的右手,在顾云栖的视线中,那只纤长的手臂仿佛锋利的钢枪一般,直举他咽喉。

  可是只听见啪的一声骨骼炸响,势在必得的赵天娥抓了个空。

  她只抓住了空中的一个残影。

  她立马仓促转身,结果只听见咔的一声闷响,自己的脖子反而被对方卡住了。

  “对不住了,专治伐骨。”

  顾云栖左手往前一推,浑身两重真气如龙般在左臂盘旋开来,带着赵天娥的身体往前冲去。

  咚!咚!咚!

  赵天娥的脑袋穿过了前方三根木梁和一条楼梯,撞得木梁和楼梯轰然崩塌,声势惊人

  这脑袋里面居然是空的。

  又是一阵雷音声响起,顾云栖随手一抛的同时,身体轻灵往后一退。

  啪的一声,赵天娥的鞭手再次击在了空处。

  早就预见了这个局面的顾云栖借机往前一步,去而复返,全身肉筋连着真气直接凝成一条大龙,一剑斩下!

  嗡的一声,八面剑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啸鸣,斩向了对方的腰身。

  然后嘭的一声炸响声响起,宛若一同火药桶被直接点燃了一般。

  八面剑的半截剑身径直崩毁,化作了无数碎片,如流矢般四散开去,撞穿了墙壁。

  与之同时的,一道鲜艳的血水伴着一阵惨叫声如箭一般射出,溅湿了顾云栖的衣袍。

  只剩下半截身体的赵天娥拼命往前爬去,还想跑,但是顾云栖反应却更快,手中断剑猛然一个下沉,贯穿了对方背部拢起的位置。

  紧接着,又是一阵凄厉至极的惨叫声陡然响起。

  赵天娥的身体一阵扭动,嘭的一声破裂开来,钻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女童”。

  这女童右脚齐腕而断,血肉中露出了一截森白的骨头,屁股上也中了一剑,血流如注。

  看着脚边这副已经彻底瘪了的身躯,顾云栖说道:“你这有点意思,这算傀儡术?”

  女童扭过头来,露出了一张有些苍老的男人脸。

  顾云栖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以为是个萝莉,就算是个老的假萝莉,但至少也是女的。

  这张男人脸是怎么回事?

  想到对方师兄师兄的叫着,顾云栖只感觉一阵恶寒。

  他手中的半截剑一荡,甩掉了上面的血迹,往前走去。

  那“女童”看着顾云栖,身体在不断颤抖,说道:“果然是你,老六他们是你杀的,你也入了伐骨?”

  他一直以来的底牌,除了堪称天衣无缝的“养儡术”外,就是他本身的实力了。

  别人都认为他只会旁门左道,却不知道他早在三年前就入了伐骨境。

  可是这位三当家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输给一个臭小子。

  顾云栖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半截剑,说道:“我可不是伐骨,没有这么硬的骨头。”

  “那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女童”挣扎着想要逃窜,顾云栖左袖一晃,又是一阵啪啪啪的声音响起。

  漆黑的子弹贯穿了对方的身体,血肉飞溅。

  伐骨境的武修骨若精钢,但血肉却不是,以子弹的速度,他根本来不及鼓动皮膜来减少伤害。

  “我说了,我专治伐骨而已。”

  这个时候,“女童”挣扎着,想要逃窜,却已不可能了。

  除了那两道可怕的剑伤外,腿上身上还多了五个血窟窿,要不了多久,恐怕他的血都要流干了。

  顾云栖走到了“女童”身前,说道:“看你活得这么辛苦,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三当家。”

  三当家灰色的瞳孔收缩成了两个漆黑的点,恐惧道:“你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东西,很多很多。”

  顾云栖一脚踩住了他的脖子,淡淡道:“我这人不喜欢白忙活,如果你们的人当初没有砍下王玄铁的那一只手,这些确实可以谈,可惜......”

  “他的手被你们的狗吃了。”

  咔嚓一声,顾云栖全身真气在一瞬间凝结如网,一脚踩下

  三当家双眼猛然鼓动了一下,然后很快死去了一切生机。

  顾云栖将脚从黏稠的血肉中抽了出来,又在他身上补了十来剑才算放下心。

  他担心对方能玩个俄罗斯套娃什么的,里面还有一层。

  可是从那碎裂的尸体来看,对方没有这本事。

  于是顾云栖转身来到了那具已被遗弃的“赵天娥”尸体旁,想要摸点战利品。

  可就在这时,一阵阴冷的歌声陡然响起,在整个楼宇间回荡开来。

  楼宇内那些破碎的布幔也跟着飘荡起来,像是有一只只无形的手在带着它们舞蹈。

  哗啦一声,一层楼内的土层涌动起来,顾云栖循声望去,这看到了土层中露出了半张脸来。

  这是一张舞女的脸,浓妆艳抹,胭脂和水粉涂抹得很匀称,头上挂着一支朱凤钗,看起来还挺有韵味。

  可惜的是,这张脸再有韵味,带给他却只有恐惧。

  因为这张脸太大了,足有卡车头那么大。

  而且就在这时,这半张脸还笑了。

  她笑得越是妩媚,就显得越是惊悚。

  “快跑,喵!”

  顾云栖没有任何犹豫,返身往外冲去。

  哗啦啦一阵土石声响,这张巨脸从土中窜了出来,追了过来。

  顾云栖没敢回头,拔腿狂奔,身形如箭一般。

  死亡的恐惧感如楼宇中的阴影一样包裹着他,让他近乎无法呼吸。

  几息钟后,他冲出了屋子后,就地一滚,顺便往后一瞟。

  只见楼宇大门位置,那“舞女”的脸从阴影中缓缓浮现出来,就像是从一片深沉的潭水中浮出来的一般。

  顾云栖拔腿狂奔,一刻也不敢停,雪灵跑在更前面,头也不回。

  连滚带爬冲出了近三百步距离后,顾云栖回头一看,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对方没有出来,只是杵在那废楼的门口,冷冷地看着他,嘴角依旧是那抹笑意,有些僵硬,像是用笔画上去的一般。

  它只露出了半边脸,却近乎占据了那大门大半面积,在黯淡天光的映照下,显得特别可怕。

  这是顾云栖第一次直面这种庞然大物,不由得开始怀疑,这山里面到底藏着多少这种东西?

  顾云栖吓得肝疼,一路拔腿狂奔,再也不想在这里多逗留一秒。

  也许那天夜里他在神庙里看到的大眼妖魔,也是类似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