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名字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579 2019.11.14 18:30

  那一排排的猫皮就挂在雪白的院墙外,全部是一个姿势,身体摊开来,看起来就像是在某种可怕的标本展览一般。

  嫣红的血顺着雪白的墙壁滑落,让整张墙壁看起来就像是一张流着血泪的脸。

  大哥墙外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猫皮?

  站在这院墙外,顾云栖产生了一种巨大的恐慌感。

  就在这时,院落内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猫的惨叫声,像是一只猫正在活剥。

  更加令顾云栖感到害怕的是,这声音很像是雪灵的。

  他没有任何犹豫,猛然去推院门,发现居然推不开。

  他很着急,立马顺着那挂满猫皮的墙壁一跳,跃上了墙头。

  院落内的雾气要比外面的重得多,能见度很低,依稀能看见房间里燃着灯火。

  “喵,救我啊!顾云栖,救我!”

  听见这极度痛苦的声音后,顾云栖立马从墙头跃下,也不管这院落内有没有什么危险,往声音发出的方向狂奔而去。

  浓厚的雾气被搅动,就像是一潭平静的水被投入了一粒石子一般,出现了一圈圈涟漪。

  雾气中的一切都显得很迷幻,仿佛所有的东西被放大了很多倍不止,包括路程。

  顾云栖风急火撩冲进了房间内,那凄厉的惨叫声已然停止。

  但是他知道,刚刚雪灵的声音就是从这个房间发出的。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竹椅木桌,以及一张很朴实的床。

  顾云栖在屋子里翻了起来,一无所获。

  他很害怕,也很着急,害怕雪灵出事了。

  这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仿佛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人刚爬上岸,水滴滴落在地上的声响。

  顾云栖循声靠近,发现那声音应该是从那张床的后方发出的。

  床上有一顶很朴实的白色蚊帐,而蚊帐后面的空间,正是他刚刚没有探查过的地方。

  于是顾云栖爬上了床,想拉开蚊帐看看后面到底有什么。

  嗤的一声,蚊帐被拉开,除了一堵墙外,什么都没有。

  可就在这时,顾云栖突然一颤,僵硬在了那里。

  床下有什么东西滑过,像鱼一般滑腻。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条鱼,一条很大很大的怪鱼。

  那只鱼也在看着他。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大哥的眼睛。

  是的,这条鱼长着一双人的眼睛,和大哥顾寒石一样的眼睛。

  更令顾云栖无法接受的是,大鱼嘴巴里还咬着半只猫。

  半只没有皮的猫,浑身血淋淋的,但是眼睛却是碧绿的色彩,宛若最为美丽的湖泊。

  紧接着,就是一阵细碎的咀嚼声响起,那只猫被吞了进去。

  “不!”

  顾云栖一声惊恐的嘶吼,从床上翻了起来,浑身是汗。

  雪灵吓得毛发竖立,紧张兮兮道:“我不过叫你起床而已,喵,你有这么大的起床气?”

  看着外面细碎的天光,顾云栖大口喘息着,疑惑道:“是梦?”

  确认了是梦境后,他不由得长长松了口气,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午时了,喵。”

  这差不多已经是午饭时间了,顾云栖没有想到,他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

  他依旧没有从那种巨大的恐惧感中缓过劲来,下了床,洗漱起来,浑浑噩噩。

  雪灵一脸关切道:“顾云栖,喵,有什么事情吗?我感觉你今天好奇怪。”

  顾云栖摇了摇头,脸色苍白道:“做了个噩梦。”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说道:“等会儿给你带饭回来,我有事去出去一下。”

  顾云栖将那把逆鳞的精钢纹剑背上,出门前,回头对雪灵说道:“对了,小心点,今天不要出去了,离所有人都远点,除了我。”

  看着顾云栖那严肃的表情,雪灵点了点头。

  它觉得今天的顾云栖真的很奇怪。

  它本来想跟着去看看的,但是想到对方走时那严肃的眼神,还是决定乖乖听话。

  因为顾云栖虽然有时候像个傻子疯子般不可理喻,但大体上还是靠谱的。

  今天,是个阴天。

  顾云栖走在路上,神情凝重。

  照理说一个梦不该把他弄得这般神经兮兮的,但是他确实被吓到了。

  梦这种东西,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神秘之感。

  他记得在几月前的一个梦,梦里鱼泉剑院祖地那口泉眼里钻出来了一只嘴中长满眼睛的怪鱼。

  这个梦让他产生了很多不好的联想。

  而昨夜,他梦见大哥的床下多了一条怪鱼,而且那条大鱼的眼睛是大哥的。

  这两个梦之间是不是有某种联系?

  站在山脚下,顾云栖深深吸了口气,决定去看看大哥。

  他确实有不少问题想问他。

  白日里上山的道路和梦境里的近乎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了水雾,那些肥硕的鲤鱼也没有用那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没要多久,顾云栖就来到了顾寒石的小院外。

  院墙一片雪白,哪里有什么猫皮猫血。

  院落外,一个女子正在清扫台阶。

  顾云栖走了过去,得知大哥正在下方不远处另一位剑院长老那里商量事情后,于是说道:“那麻烦帮我告知一下大哥,我在屋里等他。”

  知道他是顾寒石的弟弟,这个下人自然不敢阻拦,给他推开了院门。

  顾云栖走在这院落里,想着梦境中的种种,突然觉得这个很清幽的院子都变得阴森起来。

  院内的那方小池塘内刚好有几尾鲤鱼,只是它们都很瘦,也没有用那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顾云栖犹豫了一下,还在走进了大哥的房间里。

  依旧是朴实得过分的房间,竹椅、木桌、床,和梦境里一模一样。

  这时,顾云栖的心跳突然变快了不少,他看着那张看起来很干净的木床,想着这床下会不会真的有那种怪鱼?

  于是,他缓步走了过去,缓缓蹲下了身子。

  屋外的天光投射进来,让整个床底显得很幽邃。

  床下果然有一口箱子,看起来有些暗沉。

  顾云栖想了想,伸出了手,将那口箱子拖了出来。

  箱子没有上锁,上面甚至还蒙着一层灰,看起来普通至极,但是却给顾云栖带来了深深的恐惧感。

  这里面仿佛装着一些可怕至极的东西。

  顾云栖深深吸了口气,离得远了一点,抽出了逆鳞剑,轻轻一撬,将箱子撬了开来。

  呼......

  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怖之物,只有一张张写着墨字的纸张,散发出油墨的香味。

  顾云栖知道,大哥有练书法的习惯。

  可是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缘于他看见了老爹的名字。

  箱子里的纸张很快被拿了出来,顾云栖站在那里,瞳孔很快收缩成了两个漆黑的点。

  只见这些纸张上重复着一个个名字,老爹老娘的名字,妹妹顾灵笼的名字,自己的名字,以及“那只死猫。”四字。

  初始这些名字写得还挺工整,但是已经有了一种锐利之感。

  到了后面,名字上全是叉,一笔一划,用力极深,仿佛带着莫名的疯意。

  顾云栖看着这些被“乂”覆盖的名字,就仿佛看到了被斩成几截的身体。

  父母的身体,小妹的身体,他的身体,以及雪灵的身体......

  这一刹那,顾云栖像是落入了一片最为黑暗阴冷的海域,周围游动着一只可怕至极的怪鱼。

  这只怪鱼随时会吃人,吃掉全家人。

  但他害怕的不是这个,最让他感到害怕与不想面对的是,这怪鱼极有可能是自己的大哥。

  大哥,到底要做什么?

  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阵细碎的敲门声,顾云栖回过神来,转眼就看到了之前那个女人喘息着的脸。

  “那个......咳咳......顾公子,顾长老回家了。”

  顾云栖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声音有些沙哑道:“我哥什么时候走的?”

  “据说一个时辰前。”

举报

作者感言

剑飞春风上

剑飞春风上

(求下票了,这推荐票太菜了。)

2019-11-14 1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