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赤火盗

我只想安静地肝成就 剑飞春风上 2277 2019.10.24 09:44

  之后,顾云栖就在一边安静的等待着春天,一边练筋,正常得自家父母都认为他精神出了问题。

  要知道以前的他几天不出去瞎搞一阵就不舒服,导致顾夫人和顾老爹这段时间没听到他又搞出什么幺蛾子都很不习惯。

  有一天,顾老爹甚至有种冲进自家儿子房间,让对方出去瞎搞的冲动。

  直到半月之后,两口子看到自家儿子打拳时能将落花卷起来,让花瓣跟着拳头游走后,才逐渐习惯了这兔崽子正在用功习武这件事。

  这样的进步很是明显。

  得到简陋版练筋技巧的顾云栖拉筋拉得很刻苦。

  越是练筋,他越是发现体内的那股真气越明显,到了后面,甚至有外放的趋势。

  于是乎,顾老爹和顾夫人才看到了花随拳走的景象。

  他只要将真气集中在手掌,就能带出微弱的气息。

  只见院子里,此刻广玉兰的花瓣就被顾云栖从地上卷了起来,跟着拳头游走起来,如蝴蝶一般。

  随着拉筋越发熟练,这套很基础的拳法被顾云栖施展得充满了力量感。

  过了一会儿,他的拳头开始变慢,那那力量感也随之减弱,看起来柔和了不少,只有顾云栖自己知道,他体内的真气正和肉筋绞在一起,力量看似弱了,实则如水面下的暗流,更加汹涌。

  就在这时,只见他一直蓄力的拳头突然化作了迅猛的一掌拍出!

  只听见啪的一声炸响,一直围绕在他手掌附近的花瓣炸裂开来,化作碎片飞了出去,声势惊人。

  顾云栖看着自己的手掌,知道这一招算练成了。

  这一掌完全是他自创的招式,借住了肉筋和真气两股力量,能在一瞬间将冲击力放大数倍。

  看着两片还在空中翻飞的破碎花瓣,顾云栖喃喃自语道:“那么,就叫你‘落花掌’好了。”

  之后的日子,顾云栖继续用功着,以便缩短落花掌的发动时间。

  他知道,自己需要尽快变强才行。

  之前经历的种种,无不证明着这方被称作“归墟”的天地充满了危险,而他想要探索得更远,甚至彻底走出去,就必须好好发育。

  “练气二重天”需要他诛杀掉一百个恶人,而他认定的赤火盗实力并不弱,他必须抓紧时间练习。

  雪灵每天还是会出去瞎晃悠一圈,回来后看小黄不顺眼再顺便收拾一顿小黄,日子过得挺悠闲。

  小梨逐渐适应了顾家的生活,但是有的时候还是会独自坐在自家院子里,想着什么。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继续下去,直至一天下午,顾家的门被急促地敲开。

  顾老爹刚一打开房门,一个中年汉子就满头大汗道:“顾先生,你家大公子和小姐在吗?”

  顾老爹有些错愕,说道:“李二哥,什么事?”

  “赤火盗来了,就在镇子外!镇守问你家两个娃在不在,在的话帮忙去镇下场子。”

  顾老爹有些急了,说道:“最近寒石和灵笼都在剑院,没回来啊。”

  那汉子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那只能这样了,看余三镇守他们能不能扛住吧。”

  看得出来,情况不是很乐观。

  听到“赤火盗”三个字后,还在后院的顾云栖从藤椅上翻身而起,背起剑就冲了出来。

  他一把捏住中年汉子的肩膀,激动道:“赤火盗在哪儿?”

  “西口。”

  “爹,我去看看,你们在家躲好了!”

  他声音刚刚飘出,人已经如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兔崽子,你给我小心些。”顾老爹看着儿子冲出去的身影,不由得拍着大腿焦急道。

  只是他喊出这句话时,已经不见顾云栖的身影。

  顾云栖跑得很快,体内气感的增长和练筋的熟练,都让他身手变得敏捷起来。

  不到半盏茶时间,他已经冲到了镇子出口处,一跃骑在了墙头上。

  镇子外,有六骑正杵在那里。

  每一匹马上都坐着一号灰袍人,他们腰上挂着火红的金属灯盏,马鞍上挂着长刀,不是赤火盗是谁。

  而云霞镇这边,余三、刘鹰和一个穿着鱼泉剑院院服的中年剑客在场,神色凝重。

  仔细观察了一下,顾云栖稍稍放松了些。

  从对方身体状态与挂在马鞍上的长刀厚薄程度可以看出,这六个赤火盗有四个只是一境练肉水准,其余两人则是二境练筋境界。

  而云霞镇的镇守余三和刘鹰是实打实的练筋上阶,而那个穿着剑院院服的剑客少说也是二境练筋境。

  这样一来,他们这边人数虽然少了一点,但是账面实力上却是不弱,甚至有点小优势。

  双方正处于对峙的阶段,气氛凝重。

  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有一卷尘土翻滚起来。

  一个大汉骑着一匹格外高大的血色马匹冲了过来,地上还拖着一个人。

  只一刹那,顾云栖目眦尽裂,缘于他认出了那个被拖着的人是谁。

  王玄铁!

  随着那马匹奔近,血腥的一幕就完全落入了他的眼帘。

  只见王玄铁浑身是血,早已昏迷不醒。

  顾云栖看得很清楚,他的右手没了。

  这时,那个大汉的马停了下来,啐了一口唾沫,阴冷笑道:“余三,你以为这种蠢货能探到什么?”

  这大汉脸上有一道深刻的刀疤,像是要把一张脸分成两半一般,但是顾云栖看的却不是他的脸,而是他的马鞍。

  上面挂着王玄铁的剑。

  余三明显愣了一下,就要上前,这时,赤火盗中就有一骑冲了出去。

  铛的一声,大刀和长剑相撞,余三往后退出两步,稳住身形,而马上的那个干瘦汉子则哈哈大笑道:“云霞镇,今天我们赤火寨要了!”

  余三拱了拱手,看向了那个刀疤大汉,拱手道:“六当家,赤火寨与鱼泉剑院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看能否卖在下一个薄面?”

  那干瘦汉子吐了一口唾沫,说道:“你有屁的面子,还不收拾收拾东西滚!”

  镇长带着一众镇民站在后面义愤填膺,却偏偏无能为力,不敢上前。

  赤火盗的凶名他们早就听说过,那是一个村一个村的屠,杀人如麻。

  最后,还是老镇长站了出来,颤音道:“各位好汉,钱的事好商量,能不能先把孩子放了?”

  “六当家”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脸上的刀疤也跟着扭曲起来,看起来如一条虫一般丑陋。

  他看着众人,说道:“他就在这里,你们来拿吧。”

  王玄铁躺在地上,有些惨。

  众人不禁将视线放在了余三等人身上,但是余三他们却没有动。

  余三刚刚说的话对方当放屁一样,明显是不把他这个鱼泉剑院的镇守放在眼里。

  就在余三等人的懦弱惹得一众赤火盗哈哈大笑的时候,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众人视线里。

  顾云栖从墙的那一侧走了出来,神情阴冷,仿佛今天的天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