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回夜来煮酒推翘勇 席间谈笑矜豪纵

九鼎神丹录 zzq 5826 2005.07.18 20:12

    李彻跟随京城四侠客来到他们的府第,站在门外,抬头一看,好大好漂亮的一座大院,看来是大富之家!四周藤萝密布,绿荫成片,梁柱涂金,飞檐斗拱,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很惬意,住在这里的人生活一定很安逸。

  这座大院座北朝南,前边是大道,黑漆大门前有石头台阶,两旁雌雄狮子,张牙舞爪,形态吓人。院子占地数亩,树木郁郁苍苍,有古柏参天;建筑气势恢弘,见亭轩错落。就算说是神仙人家的院子,那也不足为过,只可惜此处离城中心太远,却在长安城西南边角。

  慕容剑带着李彻走进那座大院,前后左右看了一看,兄见青堂瓦舍果然堂皇气派。李彻笑道:“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鱼池假山,慕容兄的府弟果然气派得很啊!”慕容剑笑道:“这里是我们兄弟四人的地方,李兄弟要是不嫌弃,这里以后也是你的地方。”

  李彻道:“小弟何德何能,得蒙兄长如此抬爱。”

  慕容剑笑道:“兄弟说的是那里话,就凭你武艺超群,丹道通神,在这长安城里有什么事是你做不到的,以后我们兄弟还要仰仗你啊。”

  李彻心想:“这京城四侠客除了这位慕容剑,其它三人都是舌短口笨,不善言辞的,可惜这个慕容剑却似乎口若悬河得有些太过了。”他呵呵笑道:“慕容兄客气了。”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只得各自先回房休息。

  李彻回到客房不久,一个丫环便走了进来,说道:“李公子,我家二主人有请公子到后花园饮酒赏月。”

  李彻心想这几个人倒是很热情好客啊。随口应道:“好!这就走。”穿过几个门洞,走过长长的走廊,便看到慕容剑四人在一张石桌旁边坐着,看来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这里清静幽雅,此时花前月下,果然是一处饮酒聊天的好地方。

  四人见到李彻来了,急忙走了过来,慕容剑说道:“李兄弟请快过来,试试这百年‘女儿红’如何!”李彻道:“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穷通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玩赏,对芳樽浅酌低歌。且酩酊,任他两轮日月,来往如梭。四位兄长果然好雅致啊!”

  慕容剑笑道:“李兄弟与世无争,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实非世俗间人物啊。今夜花好月圆,我也要行一酒令,且看如何。”只见他一手持杯,站了起来,呤道:“玉树*前,瑶华妆镜边。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莫教偏,和花和月,大家长少年。梅残玉靥香犹在,柳破金梢眼未开。东风和气满楼台。桃杏拆,宜唱喜春来。”

  李彻道:“好一句‘大家长少年’啊!笑一笑,十年少,只要心不老,便是少年郎。”

  长孙少华说道:“你们别顾着吟诗作对啊,大家快快喝酒啊!”

  司空雁也道:“正是,正是。李兄弟快快多喝几杯,这人世间最好的东西就要数这个酒了。”

  李彻毫不犹豫,拿起酒杯,一口气喝了满满一杯,说道:“这酒果然不错。”

  慕容剑呵呵笑道:“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摧。”

  李彻道:“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今宵一场醉!慕容兄,这京城之中,不知都有那些英雄人物?”

  慕容剑道:“英雄人物,什么是英雄呢?”

  李彻道:“夫英雄人物者,胸怀大志,腹藏良谋,为民请命,除暴安良。”

  慕容剑道:“京城之中藏龙卧虎,高手无数,英雄人物自然也不少,但要说英雄少年,以某看来,却只有两人。”

  李彻道:“不知是那两人能得慕容兄如此称赞?”

  慕容剑道:“一位是当朝大将军任云翔之子,天下第四刀客,人称一刀镇三军的任平军任将军。另一位是当朝相国凭天高之子,天下第三剑客,人称一剑耀京华的凭杰人,此人文武双全,才华横溢,实仍当世英雄人物。”

  李彻听言大吃一惊,心道:“来长安的目的便是要见见任云翔和凭天高的,没想到他们的儿子也这么了得,看来有必要先去见见这两位英雄少年。”便说道:“慕容大哥,这位凭杰人文武双全,我倒是要见识见识。”

  慕容剑说道:“我也是仰慕已久啊,只可能至今无缘结识。

  李彻还想再问,尉迟立德却嚷道:“李兄弟啊,别听我二哥胡说了,他成天就爱搞那酸溜溜的东西,我们还是来谈谈你今天那一招吧,看起来很利害哦,不知道打不打得过我的神蜂啊,不如来比试比试!”

  司空雁哈哈大笑,说道:“三哥,你就别丢人显眼了,就你那些破蜂,对付猪还可以!”

  尉迟立德立刻反驳道:“我的不行?你那枚破印就行么?”

  长孙少华笑道:“三弟,四弟,你们吵什么?你们两个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不过话说回来,李兄弟啊,你今天那一招实在太漂亮了,叫做‘火龙奔原’是吧,能不能再给我们兄弟演示演示!”

  慕容剑急道:“大哥开什么玩笑,一会把这园子给烧了我们去那里喝酒?李兄弟你别听他们的,我大哥和三弟四弟就喜欢胡闹。”

  长孙少华道:“二弟,你这话怎么说的,怎么能说你大哥我胡闹呢?再说了,李兄弟的丹药那么利害,烧了这园子也许长出来的更加好。”

  慕容剑道:“我这不是一时心急么!”

  李彻心中叹道:“这兄弟四人倒是挺有意思的。”说道:“四位兄长说笑了,彻这点粗浅功夫,实在难登大雅之堂,不值一说啊!”

  慕容剑道:“李兄弟太谦虚了吧,你是粗浅功夫那我们算什么?岂不都要挖个地洞钻进去!”

  李彻急道:“慕容兄请别这样说啊,小弟诚惶诚恐。”

  尉迟立德说道:“李兄弟啊,你那刀法虽然有点名堂,却不能让我佩服,你那颗什么大草还丹却真是好东西啊,能让死草复活。”

  司空雁道:“对啊,对啊!彻兄弟,你那颗什么丹的还有什么功效,有没有多的,送几颗给我吧!”

  长孙少华道:“四弟,李兄弟神丹炼制不易,你怎么可以开口向他要呢!”

  李彻急道:“司空大哥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尽管拿去无妨!”

  慕容剑笑道:“彻兄弟,你别理他们,一唱一和演大戏呢!”

  长孙少华道:“李兄弟,你这大草还丹到底怎么回事啊?能不能和我们说说!草还丹我们也有,京城的药铺都有得卖,都是用来恢复真气的,你这个却可以医草,真是不可思议啊!”

  李彻道:“我的大草还丹和你们用的草还丹炼制方法其实一样,只不过我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一点木之精华而已。至于功效嘛,似乎起到增强功力,促进生长的作用。例如花草得了则生命旺盛,生长迅速,普通的人吃了则身轻体健,百病去除。”

  尉迟立德道:“这么利害啊!包治百病还能强身健体?”

  李彻道:“没这么夸张,其实就是起了个增强生命力的作用,而且对内力达到一定修为的人就没有了这个效果,例如你我吃了就不会有增强生命力的作用。尉迟兄,我忽然想起一个事情,这个丹对你的蜂应该有很大好处,至少可以提高它们的抵抗能力。”说着从乾坤戒指中拿出一个木盒,里面装了一百颗大草还丹,伸手递给了尉迟立德。在百花谷的时候,他炼制最多的就是这种丹,因为是他自创的嘛!足足炼了一万多颗,不过大草还丹个子太大,无法装到瓶子里,只好弄些木盒装了。

  尉迟立德接过大草还丹,说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好意思收呢!”说话时却没有递回去的意思!

  李彻笑道:“一盒丹药而已,尉迟兄不用客气。”

  此时天色已晚,夜色朦胧。慕容剑起身说道:“李兄弟,不如早点休息吧,明日到朱雀大街那家大洒楼喝,那才痛快。”尉迟立德说道:“对!对!那里的酒菜京城第一,明日我请客!”

  李彻道:“那我先回房间了。承蒙四位款待,李彻感激之至。明天早上还要麻烦四位,现在就不再打扰了。”

  慕容剑笑道:“李兄弟可千万不要客气,能够结识兄长是我们兄弟四人的荣幸。”

  长孙少华道:“是啊,是啊,李兄弟武艺超群,兄弟我是十分敬佩的。”

  五人又说了一些客套话,便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李彻回到房中,心想:“这京城事物繁杂,一时半会也搞不清楚,这兄弟四人看来并无恶意,现在也不急着去见任天翔和凭天高,何不在这京城先逛逛,熟悉一下环境,最好先做些事情,闯点名堂,过些日子再去见他们也不迟。”想到这里,低声叹道“且不理它,睡上一觉,且待明天再作计较。”

  第二天长安城内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只见市场繁荣,熙熙攘攘生意兴隆;大街笔直,各色人等往来不绝;小楼雄伟,鳞次栉比错落有致;树木成荫,枝繁叶茂郁郁苍苍。总之,这京城之中,光怪陆离,热闹非凡,不可鸣其一处,不可指其一端。

  李彻五人说说笑笑,缓步而行,不知不觉中已然日正中天,到了中午时分了。慕容剑指着前方不远处一座三层高楼说道:“李兄弟,那便是京城之中最有名气的酒楼,叫做客云来。”

  李彻抬头一看,客人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果然是客似云来,名不虚传!开口说道:“人这么多,还有我们的位置么?”

  慕容剑笑道:“兄弟放心,我们的桌子定在三楼临窗处,绝对是一个饮酒聊天的好地方。”

  五人缓步走进酒楼时,店小二已经赶过来招呼。只听他说道:“这不是京城四侠客么,请!请!三楼贵宾席,桌子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五位爷来呢。”

  高楼临远水,复道出繁花。五人随着店小二走上三楼,临窗果然有一张空桌,可远观山水美景,近看城中建筑。依席坐好,慕容剑说道:“照旧上菜,多来一瓶酒。”

  店小二应了一声,便走下楼准备饭菜去了。李彻随意望向窗外,只见远处骊山,山色苍苍,绣岭蜿蜒,紫气缭绕,想来用于避暑的温泉宫就在那一片紫气祥云之中吧?近处太极宫在一望无际的树海之中,闪闪烁烁,或隐或现,正和太阳争辉斗艳呢。再看楼下笔直的朱雀门大街,两旁的住宅区就像一畦畦整齐的花圃。心道:“这便是重关复塞,固若金汤的千里京机么!”忍不住呤道:“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

  慕容剑道:“这是骆宾王的《帝京篇》啊!”

  李彻道:“正是《帝京篇》前面几句!”

  此时菜已经上来,共有八个菜,分别是花炊鹌子、炒鸭掌、鸡舌羹、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兔丝、爆獐腿、姜醋金银蹄子。慕容剑笑道:“李兄弟,你看这菜如何?”

  李彻看了一看,说道:“好是好,不过这炒鸭掌和鸡舌羹,我们在这里吃,后堂却有几十只鸡鸭在痛苦挣扎,似乎是残忍了一些!”

  慕容剑道:“李兄弟果然一副慈悲心肠!看看这瓶百年竹叶青又如何!”

  李彻浅浅地尝了一点,说道:“这酒倒是不错。酒色金黄,酒质甘醇,清雅芳香,果然是好酒!”

  司空雁说道:“这酒当然不错啦!我们兄弟每次来都是喝这个的!”

  尉迟立德道:“彻兄弟,你真够朋友,来!我敬你一杯!”

  长孙少华也道:“来,来!我们敬彻兄弟一杯。”

  酒过三旬又三旬后,众人高谈阔论,说到武学精要,更是没完没了。此时稍微停了下来,李彻赶紧说道:“慕容兄,不知最近京城都有些什么大事,兄弟此来,无事可做,还要兄长指点指点!”

  慕容剑笑道:“这个不难,以兄长武艺才华,那里不是用武之地。”

  此时隔壁桌子的一位白衣青年说道:“这位兄台,大丈夫既有武艺,当为国家出力,不知兄台意下如何?”

  李彻抬头看去,只见那人,一头黑发蓬松飘逸,两道横眉内藏英气,额头宽阔目光如剑,宽胸阔背高大魁梧。一身白衣楚楚不凡,双手修长堂堂仪表,有潘安之貌,龙凤之姿。

  见到此人气度不凡,李彻连忙应道:“兄台有礼了,在下岭南李彻。诚如尊驾所言,大丈夫当为国出力,彻来京城,也正是为此,只是不知有何门路?”

  那人道:“适才听诸位谈论武学,言简意赅,兄台更是旁征博引,出口成章,却不知是那派高徒?”

  李彻道:“说来惭愧,小弟无门无派,偶然学了几招花拳绣腿罢了!”

  那人道:“兄台说笑了,我见兄台神清气定,真气内敛,功力已至化境,又何必谦虚呢!”

  李彻道:“兄台过讲了,说了这么多,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呢?”

  那人道:“哎呀!你看我都忘记自我介绍了,在下凭杰人,人称一剑耀京华的便是我了,其实这都是朋友们谬赞的!”

  慕容剑听闻,吓了一跳,说道:“你就是一剑耀京华的凭杰人?在下慕容剑,对阁下敬仰已久,只是无缘得见,不想今日在此得见尊颜。”

  凭杰人道:“慕容兄太抬举在下了,不知这三位兄台又如何称呼!”

  李彻连忙给长孙少华三人作了介绍,六人客气了一翻。李彻便说道:“杰人兄,不知你为何独自一人来此喝酒?既然有缘相聚,何不过来同饮一杯。”

  孙人杰道:“唉!此中有些事端!我这就过来与诸位兄弟喝个痛快!慢慢再说不迟。”说着走到李彻这边的桌子坐下,吩咐店小二将酒菜一并搬了过来。片刻之后,诸人坐定,李彻说道:“杰人兄,不知兄长适才为何事感叹呢!” 凭杰人笑道:“我正为此事,故而过来与兄长一叙。以兄大才,当可有所作为。”

  李彻道:“杰人兄太看得起小弟了。”

  凭杰人道:“彻兄自岭南来,想必是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又岂是我看得起。”

  李彻笑道:“杰人兄见笑了,不过大丈夫立四方之志,凭九尺之躯,一把宝刀,纵横天下,傲视群雄。正是我辈中人当做之事,小弟也不自谦了。我来京城,正是想凭着手中利器,干一翻事业,这就要靠各位朋友多多提点才行。”

  慕容剑四人听他这么说,也不吃惊,就凭他那一身武艺,在京城之中想出人头地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何况他丹道能神。

  凭杰人听言,说道:“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蒿人。彻兄英雄少年,壮志凌云,当今天下,正是兄大展拳脚的时候!”

  李彻道:“还望人杰兄多多指点啊!”

  凭杰人说道:“彻兄果真有意,现今正有一事需要仰仗兄长,不知兄长可相信得过小弟。”

  李彻道:“你我一见如故,长孙兄与诸位兄弟亦是侠义中人,有何事不妨直言。”

  凭杰人道:“此处人多耳杂,此事也不急于一时,且待明晚我去贵府相叙如何。”

  李彻道:“那也好,我现在住在西南边角的四杰府,很好找的。”

  凭杰人哈哈笑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京城之中只有找不到我的人,没有我找不到人。”

  李彻也哈哈大笑,说道:“这样最好,那明晚我在四杰府恭候大驾了。”

  凭杰人道:“小弟还有要事,就不打扰四位了,我们明晚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