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回 此心并非沾泥絮 余生尚须诗酒度

九鼎神丹录 zzq 5833 2005.07.17 19:21

    李彻取得土之精华,五行已得其三,事情进展得似乎很顺利,接下来就是南岳衡山洞和北岳恒山洞了。和广济和尚从司马洞天中出来时,已经是暮色苍茫,天色已晚。站在剑峰山顶,欣赏这嵩山晚景,顿生感慨万千。心中暗自叹道:“千里征程来去无踪,几度夕阳景色朦胧,凝望天暮圆月弯弓,悠悠我心何去何从?”

  “广济,登山涧峭捱,方知群山葱翠柏。我辈脱俗为仙者,所求何物?”李彻问道。

  “师傅说是为了脱离苦海。”广济答道。

  “世间难道就没有乐吗?”李彻问道。

  “天快黑了,我们还是到山下少林寺我师傅那里去休息一晚再说吧。我师傅道行高深,一定可以回答你的问题,我带你去见见他吧!”广济说道。

  李彻心想:自己和东方大哥说好,他去东海之后就来嵩山与自己汇合,应该在这里等他才行,不然他来时找不到就不好了。那就到少林寺去看看吧!见识见识这禅宗祖庭到底如何,也好向广济的师傅请教些问题!主意拿定,随口便说道:“那就麻烦你了,不知尊师法号如何称呼?”

  广济说道:“我师傅法号‘无相’,就住在寺中千佛殿后面,我们直接去那里找他就可以了。”

  李彻道:“那好吧!”心中却觉得这样不大好,好像是偷偷进去的,不过广济是主人,他这样说就这们办吧,理不了那么多了!他却不知道广济完全是因为怕麻烦,从正门一路走进去不知道要遇见多少师兄师弟,师叔师伯的,到时候这个问几句,那个问几句的,那就麻烦了。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少林寺无相禅师住处,看到屋内有灯火,两人知道无相禅师就在里面,不敢无礼,站定之后,广济走上前去,轻轻敲门,说道:“广济求见师傅。”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道:“你们两个进来吧!”显然屋内那人已然知晓门外不止广济一人。

  两人推开房门,缓步走了进去,只见中间一个蒲团之上坐着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僧。广济躬身行礼,说道:“广济拜见师傅,引见岭南李彻李少侠。”李彻知道这是当世高人,当即跪了下去,叩首礼拜。无相禅师微微欠身,右手一举,说道:“少侠少礼,请坐。”李彻拜毕,在广济傍的蒲团上坐下,抬头看了无相禅师一眼,只见他容颜瘦削,神色慈和,穿着一身很旧的黄色僧袍,瞧不出有多少年纪。心下暗暗纳罕:“这就是广济的师傅无相禅师么,竟然如此貌不惊人,实在看不出是个得道高人,若非广济有言在先,谁会相信他佛法高深。”

  无相禅师看了李彻一点眼,说道:“李少侠来此何为?”

  李彻道:“特来向大师求学佛法!”

  无相禅师道:“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你来求什么佛法?你抛弃自己的宝藏,来我这里做什么?”

  李彻道:“我有什么宝藏?请大师明言。”

  无相禅师道:“你问我有什么宝藏?你有手有脚,有身体有思想,没有缺少任何东西,为什么还要问别人呢?”

  李彻心道:“我有手有脚跟我来求学佛法有什么关系。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一脸的迷惑不解,只得说道:“我不明白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

  无相禅师不再理他,闭目念经。广济也是一脸的不明白,抓头搔痒腼腆地笑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时候,窗外沙沙作响,那是风吹树动,枝叶发出的响声。李彻心下无聊,想起自己无依无靠,身世凄凉,一出生就父母双亡,不由得叹了口气,脱口说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

  广济说道:“我看不是风在动,而是树在动。如果树不想动,那风怎么吹也是不会动的。”

  无相禅师说道:“不是风在动,也不是树在动,是你们的心在动。”

  李彻问道:“大师,树有佛心吗?”

  无相禅师说道:“有!”

  李彻道:“树既然有佛心,那它什么时候成佛!”

  无相禅师说道:“待虚空落地时成佛。”他的意思是树就是人,你能问人什么时候成佛吗?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成佛,那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这个问题不必再追问,追问下去只是徒增分辨,道不清说不明罢了。

  李彻却不明白他的意思,又追问道:“那虚空落地是什么时候?”

  无相禅师说道:“等到它成佛的时候。”

  这是什么逻辑,李彻听得一塌胡涂,更加不明白了。又问道:“大师,你有佛心吗?”本来这是不用问的,世间万物皆有佛心,树都有,人怎么会没有?

  无相禅师说道:“我没有!”

  李彻大惑不解,说道:“世间一切众生都有佛心,为什么大师你没有?”

  无相禅师说道:“我不是一切众生。”

  李彻说道:“你不是一切众生,难道是佛吗?”

  无相禅师说道:“我也不是佛。”

  李彻说道:“那大师究竟是何物?”

  无相禅师说道:“我也不是物。”

  李彻不明白无相说的禅理,心中想道:“你什么都不是,那是什么?这算什么事情嘛!”心中想着,口中却不敢说,道:“大师,适才于剑峰山顶,我问广济说我们学道的,到底为了什么。他答道大师曾经说过是为了脱离苦海,不知道是不是呢?”

  无相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李彻道:“我们修学,不管是儒家还是道家,也不管修行到了什么程度,基本上还是一个平常人,至少和平常的人还有些共同点。我承认世间有苦,但我看到的却是乐。睁开眼睛,我看到了佳人貌美,我便乐;我听到歌声清扬,我也乐;我吃得好住的好,我也乐;甚至于我看到这山川秀丽,我都觉得很开心。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的是朋友来了,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可见儒家大贤至圣的孔子也看到了乐。而道家,虽然将尘世间一切事情都看作无所谓的,可也是承认世间有乐的,庄子说过:‘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可见连鱼都有乐。为什么佛家却说世间全是苦呢?”

  无相禅师说道:“凡人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取蕴苦。人有意志,有意志便有****当***得不到满足时,便有痛苦。你听到歌声清扬,以为是一种乐,于我看来却是一种苦。凡人在世,要忍受种种苦,死的时候还要受六道轮回,由于业因不同,或入地狱道,或入饿鬼道,或入畜生道,或入阿修罗道,或转世回到人间道,又或入天上道,无论入何道,终受无边苦,六道循环不息,三间苦海无边。”

  李彻道:“大师说的我不能明白,看来我是与佛无缘啊!”

  无相禅师说:“今日相见,便是有缘,机缘末至,不可强求。”

  李彻道:“晚辈看不破红尘,心有种种****不能远离一切色相而入虚空。”

  广济插口道:“师傅,弟子亦不能悟,但弟子禅心坚定,终有一日必悟大法。”

  李彻笑道:“广济师兄,你的禅心如何坚定?能悟佛法。”

  广济道:“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东风上下狂。”

  他的意思是说他的禅心就好像沾了泥土的飞絮,不会再随风飘荡。李彻笑着说道:“那我就是‘心非沾泥絮,随风乱舞狂’了。”说着两人相对而笑。

  无相禅师说道:“你二人皆末领悟!禅悟之路贵在一个悟字,不悟也不用勉强。前路漫漫,你们将如何修行呢?”

  广济说道:“师傅,我行住坐卧,穿衣吃饭,从朝至暮,从暮至朝,一句佛号,不令间断。”

  李彻道:“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禅悟,难,太难!难而求有成,就得下大功夫。我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我凭性而行,不拘一切执着。我除妖降魔,为世间扫去邪气。我勤除染污,以明清净本性。我与乐他人,处处利人达人。然而我辈仗剑天下,所求者侠之一字耳!是故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有所为有所不为,该出手时就出手,大义之前李彻从不迟疑,力之所及,在所不惜。至于禅悟之路,彻就只能缓缓渐悟了。”

  无相禅师说道:“渐悟顿悟皆是悟,李少侠仁义为本,行剑天下,还希望不要太多杀戮为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前路艰难,我佛有《多心经》一卷,共计五十四句,二百七十字。可以消除魔瘴,修戒定慧。若能识此清净心经即可得证涅槃,可传于你。”

  李彻拜伏,道:“愿闻心经。”

  无相禅师即将心经念一遍。经云:

  《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盤。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无相禅师念完,问道:“你领悟到什么?”

  李彻道:“晚辈觉得佛说世间一切皆是‘无’,皆是‘空’。”

  无相禅师道:“你能领悟到空和无,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李彻问道:“禅宗有渐悟和顿悟,到底怎么回事呢?”

  无相禅师道:“佛法本来只有一种,人领悟却有快慢迟疾。为什么说有渐悟和顿悟呢?那是因为人领悟的情况有不同,相对而言有快有慢,而法门却是没有区别的。”

  李彻道:“渐修能修炼成什么神功正果呢?”

  无相禅师道:“渐悟禅理,当行四无量心,修四念处,明四圣谛,终得六神通。”

  这下李彻来了精神了,刚刚那些禅理搞得他头昏脑胀,不知其然亦不知其所以然!现在就不一样,就算不知其所以然,至少也要问问其然啊!于是问道:“大师,何谓六神通?”

  无相禅师说道:“渐修缓缓而行,一开始要先行四无量心,就是说要做到使众生得乐;使众生离苦;看到众生得乐就高兴;然后远离一切苦乐。这四无量心总的来说就是要行功德。”

  李彻道:“行四无量心后如何?”

  无相禅师道:“行四无量心之后,要修四念处。一要远离一切色相,入虚空;二要舍弃虚空只存观识;三则舍弃观识而入无所有;四则是有想非,无想亦非,故取非想非非想。”

  李彻心想:“又来了!什么叫‘非想非非想’啊,尽说些让人不能理解的话。”开口说道:“大师,修四念处之后要明四圣谛,这个就不用说了,你还是直接说说什么是六神通吧!”

  无相禅师说道:“四谛是苦集灭道,明此理就可以成正觉。你既然不愿意听,那就不说了!六神通是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神足通,漏尽通。”

  李彻问道:“什么叫‘天眼通’?”

  无相禅师道:“天眼通可以看到远近粗细之形色,六道众生在何处死,又于何处投生。”

  李彻心想:“这和道家的‘千里眼’倒是差不多,不用问那‘天耳通’一定也和‘顺风耳’一样了。”于是问道:“什么叫‘他心通’呢?”

  无相禅师道:“他心通能够知道他人心中所思所想。”

  李彻心想:“这根本就是‘观心术’嘛!道家也有,那用得着修行得那么辛苦。”又问道:“那什么叫做宿命通呢?”

  无相禅师道:“宿命通就是能够知道自已前世的一切事情,还有死后投生何方。”

  李彻心想:“这却没有什么用,前世生在何处,做了什么事情都是过去的了,知道了也改变不了。至于死后投生何方,死都死了,生在那里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不知最后两种神通却是什么,又有什么用!”又问道:“那什么是神足通?漏尽通又是什么呢?”

  无相禅师道:“‘神足通’可以任意往来三界,随意变形,身能飞行于山海,一切动作皆无障碍。漏尽通者,三乘之极致,诸漏断尽为无碍者。成就此漏尽通,限于三乘之圣者。”

  李彻心想:“‘神足通’也没什么嘛!前面五种神通道家也能做到,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最后一种神通‘漏尽通’好象不大一样,却又说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他是个追根问底的人,虽然他也知道这样追问下去不大好,但这‘漏尽通’是什么神通却是一定要问清楚的!”于是开口又问道:“大师,‘漏尽通’之‘漏’何解?”

  无相禅师说道:“‘漏’者,三界之见思惑也!”

  李彻这下明白了,这‘漏尽通’就是断尽三界见、思、惑,不受三界生死轮回之苦而得到解脱啊。说来与道家的得道成仙也差不多嘛,一样是修成正果,只不过是法门境界不同罢了。这位无相禅师还在人间,那就是没有修成这‘漏尽通’了,不过一定修成了那‘天眼通’,不然刚刚来时怎么能够看到门外有两个人呢?只是不知道他修成‘他心通’没有,要是修成了,那自己想什么岂不全让他知道了!

  六神通并没有给李彻带来多大惊喜,心中想到顿悟比之渐悟来得高级,不知道又是什么样子的。便又问道:“大师,佛法有大乘小乘,禅悟有顿悟渐悟,不知这顿悟又是什么样的?”

  无相禅师说道:“顿明自性,与佛同俦。顿悟成佛有‘声闻’或者‘缘觉’两种。”

  李彻道:“什么是‘声闻’?‘缘觉’又是什么呢?”

  无相禅师道:“听闻佛法,顿悟成佛,就是‘声闻’。如果有人凭自己的慧根,看到飞花落叶,山川水秀或其它一切外缘而得悟,那就是‘缘觉’。”

  李彻道:“这却难!渐修还有路径可循,缓缓习之,就算不能领悟,多少也能学点。这顿悟却是毫无法门,全凭悟性,既无法言传,又不可身授,是学不来的。”

  广济一直在一旁静听,这时却插口说道:“当初佛祖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不言一语。座下的众僧们面面相视,不知其意。只有大迦叶尊者开颜微笑。佛祖便对大家宣布:“我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别外传,付嘱大迦叶!”这‘拈花’即是说法,‘微笑’就是悟理。这个我是知道的!”

  李彻道:“大迦叶尊者是顿悟了!不过他是修行日久,一日顿悟的,可见渐悟是顿悟的基础。这好象是人在吃饭,不可能吃一口便饱了,而是在他吃最后一口时觉得饱了。我们修行,也应该循序渐进,当功德圆满时,自然可以顿悟妙理。”

  无相禅师说道:“善哉,善哉!”

  李彻知道应该告辞了。于是再拜说道:“晚辈今日有幸得闻大师佛学妙理,如沐春风。此时天色已晚,李彻拜别大师了。”

  说着起身行礼,与广济一起退了出来,前往少林寺香房休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