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回琴剑御敌飞寒芒 火鸟幻影何煌煌

九鼎神丹录 zzq 5755 2005.07.18 20:07

    李彻看到对方势强,已方势弱,丝毫不敢大意,急运青龙真气,大吼一声,七星宝刀凌空而起,顿时赤色光华四射。刀声如虎啸龙吟、震动山谷;刀气如长江大河,一发不可收拾。他目光灼灼,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一手捻成剑指,一手并指成掌,左右开弓,意念到处,岩石粉碎,树木纷飞。

  场中众人,此时已分开敌对,各有对手。那冯远图一心要置李彻于死地,自然亲自率领那一班随行之人与李彻对决,而请来的快刀任西横因为东方凌云刚刚向他叫阵,所以一开始也就毫不犹豫的攻向东方凌云,剩下的青莲邪教黑水堂堂主司徒万里也和陈婉情展开生死决斗。

  此时敌我分明,李彻仔细看了看四周,一共有四十九个人围住自己。四十九把黑色飞剑围成一圈,摆了个圆形阵,首尾相联,互相呼应,正所谓攻其一则其余应,顾其左则难顾其右,再看那那冯远图,他此时却在阵外,看来他是想找机会给李彻致命一击。李彻见此情形,使出一招“鱼跃于渊”,这一招用于此时正好合适,只见他身体轻轻一跃,剑光一闪之中,他已经跳出阵外,随手一挥,只见一股气浪如水波一般向那些人荡去。此时空中气波激烈流动,却看不到刀影,这是他将青龙真气通过七星宝刀,如同狂风扫落叶,又似暴雨打绿波一般攻击的无影刀法。

  冯远图看到李彻轻易出阵,脸色微变,刚刚见到李彻时,已经感觉到他功力进步了不少,但没想到他能这样轻易跳出四十九人的包围圈,而且还能随手反击。冯远图手一扬,那四十九人立刻变阵,却成了一个锥形阵,这个阵重在攻击,其作用在于前面的人可以借助后面的人的功力,不耗费自己的真气便可以攻击,当然也可以联合众人一起使出强大得多的合招。冯远图站在锥尖,召出他那把黑色飞剑,他的这把飞剑叫做乌金剑,虽说不是什么至宝,却也能大大加强攻击,他一进阵中,便借助四十九人的功力,使出了一招“千里冰封”,只见黑剑过处一片白茫茫,所到之处草木尽冻结成冰,虽说不是真的千里冰封,但也是非同小可。

  李彻一招得手,顺利摆脱了圆形阵的包围,此时看到冯远图变阵出招,不急细想,随手也发出一招“龙行千里”。因为他的青龙真气带着火属性,所以发出的青龙真气明显有火的痕迹,只见七星宝刀红通通地发出赤热光华,一股气浪向外散去,撞向冯远图的寒冰真气,两种真气一相碰撞便争斗得你死我活。冯远图用的是那四十九人的真气,不但源源不断,而且强大无比,片刻之后高低便分,李彻明显处于劣势。形势逼人,李彻不得不收紧真气回护周身。

  冯远图看到李彻才一会儿便支持不下,知道时机已至,手一挥那四十九人再次变阵,这一次却是鹤形阵。这种阵法攻守兼备,重在困敌,一旦为其所困是很难逃脱的。鹤首由冯远图主攻,两翼张开成环抱势辅攻,五十把飞剑列阵成环,发出黑光朝李彻攻去。此时看来就好象一个巨人张开双臂向前拥抱,而这个巨人的手臂是由五十把飞剑构成的。

  时不我待,再不反击无疑就要被打败了。李彻催动真气,七星宝刀光茫大振,一招“凤舞九天”使出,如*,席卷天空。这一招重在一个“舞”字,只要不断催动真气,攻击波便不会停止。这时的李彻如同置身于一个大气团之中,气流不断抵御着外面的寒流,而那五十把飞剑连成一线,又紧紧压制着这个气团,丝毫没有喘息的时间。一般人看来双方好像是势均力敌,其实大大不然,李彻在守,冯远图在攻,李彻真气损耗巨大而冯远图人多势众,从容不迫,如无外援,李彻是必输无疑。

  再看东方凌云和快刀任西横的决战,却是另外一番情景,他们一个是天下第十剑客,一个是天下第七刀客,一个是侠士,一个是恶徒,可谓势均力敌,各有千秋。此时东方凌云敛声屏气地注视着快刀任西横,注视着他那眈眈虎视的双目,七巧剑早已布阵防守,等待着任西横的攻击,他是要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任西横号称快刀,自然是要抢攻了,况且以他心高气傲不可一世的性格,又怎么会让对方先攻击呢。他略一运功,噬血屠龙刀便凌空攻向东方凌云,所到之处阴风阵阵、草木横飞。他这一招叫做“噬血刀龙”,一招发出中者立刻被吸成人干,就算是花草树木也要被吸成枯柴,这把噬血屠龙刀吸的不只是人的精血,还有万物的灵气。东方凌云毫不畏惧,他哈哈大笑,喝道:“来得好!”便催动七巧剑,一招“七星捧月”迎上“噬血刀龙”,他的这一招全在以七敌一,以多胜少,这七星所捧之月便是任西横的“噬血刀龙”。战斗才刚刚开始,双方便自出奇招,七星对刀龙斗得是难分难解、如火如荼。但见玉宇深沉,任西横的“噬血刀龙”如同一条红色蛟龙,张牙舞爪驾着滚滚浓烟而来;天空昏黄,东方凌云的“七星捧月”如同群星灿烂,光彩夺目,又如流星飞坠,幻化七道金光冲击而去。红雾黄光相撞,强弱立见分晓。空中红雾渐散,金光耀眼,看来东方凌云这一招是占优了。

  高手过招一般都要先行试招,以试探对方虚实,刚才那招双方都末尽全力,亦非身平绝技。任西横看到自己六成功力的一招“噬血刀龙”居然未能占先,心中大怒,却面不改色,反而放声大笑,道:“好!果然有两把刷子,再来看看老夫这一招又是如何。”说话间一招已然使出,这一招叫做“震天血龙”,只见浓烟再生,红雾复盛,却与刚才大不相同。灰蒙蒙的天空下一团红彤彤的烟雾,而这些烟雾似有灵性,分成一段段的如同千万巨蟒,正以万马奔腾的气势朝东方凌云攻去,其速极快,可比利箭穿空。此时此刻,似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已经提前到来。东方凌云两眼圆睁,脚下大步流星踏着“步罡踏斗”,双手疾点,七把黄色剑随即幻化,一变二,二变四,四又变七,原来的每一把黄色小剑都幻化成七把,布成一个“天罡北斗阵”,七个“天罡北斗阵”又组成一个大的“天罡北斗阵”。他的这一招叫做“踏斗七星”,威力巨大,使出有天崩地裂之威,不可轻易使用。要说任西横的“震天血龙”如万马奔腾、气势汹汹的话那么东方凌云的“踏斗七星”就如雪山崩顶,气势磅礴。这两招都是刚猛激烈,刚一相遇便见沙石横飞,树木腰折,四处光怪陆离,烟雾弥漫,一招之威,仍至于此。两人全力施为的这一招,必竟是东方凌云策略运用得当,以守为攻后发制人,虽然功力兵器都有所不及,却还是占据了优势,那些飞沙走石都重重的打在了任西横身上。须知高手过招,胜负不一定取决于功力强弱,策略和心态都起着关键的作用,策略得当、心态稳定的人必然预示着胜利在望。

  任西横自然不会那么快落败,天下第七刀客岂是浪得虚名;东方凌云也知道这是一场苦战,对手是成名已久的刀客名家,岂会如此不堪。此时任西横再次发招,这招是他的成名技,叫做“噬血龙须”,阴险之极、毒辣之极、恐怖之极。这一招发出时,噬血屠龙刀上抽出成千上万血丝,这可不是真气幻化出来的,而是真正的血丝,据说这就是那刀内黑龙的龙须。这些血丝上天下地,无孔不入,令人防不胜防,一旦侵入万物体内,便吸光它们的精元,如若沾上那是必死无疑。而且这些丝坚韧无比,刀剑难伤,长有千丈,多不胜数,所以一招发出,方圆百丈所有生物都将化为灰土,在劫难逃。东方凌云自然知道利害,他定定地注视着场上的变化,忽然大喝一声,凌空而起直有千丈,七把黄色小剑分散开来,不再布那个“天罡北斗阵”,而是化为七道光剑直射向任西横。这一招叫做“鹰击长空”,看起来是大巧不工,先避开了血丝的攻击,然后忽然发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血丝虽然利害,速度却比不上东方凌云,七道光剑虽然锐利,却也难穿丝网。任西横看到东方凌云远远避开,也不催动血丝追击,而是让那些血丝缠住七巧剑,这样对他很非常有利,只要这样耗下去,先倒下来的肯定的东方凌云。此时东方凌云居高却不敢近前,卸剑却无力攻击,置身半空无何奈何。现在形势明显是任西横取得主动,但他也伤不了东方凌云。看来这是一场拉锯战,一时半会是分不出胜负的。

  李彻处于劣势,东方凌云打成平手,陈婉情又是如何呢?此时她与青莲教黑水堂堂主司徒万里也斗得相当激烈,情况却与众不同。陈婉情的“七音天蚕丝带”只守不攻,白雪琴只攻不守,丝带在外守,人琴在内攻。远远望去可见一个七色透明彩球,陈婉情抱琴玉立其中,手中白雪琴发出激扬琴声,声声乱人心志,杀人于无形。对于司徒万里来说却是另一番感受,他既要应付魔琴音的攻击,又要想方设法攻破“七音天蚕丝带”的防御,可这又谈何容易。

  司徒万里双手握杖,如同离弦之箭,凌空击向天蚕丝带。高手过招都是御器攻击,将真气通过法宝发挥出巨大威力,而他这一招却不是这样,用手直接紧握灭神杖,人器同进同退,同攻同守。他这样做有一个好处是攻击更强,一则真气导入灭神杖的速度快,二则灭神杖直接打击敌人,能够尽可能发挥它的攻击力。刚刚他全力施为的这一招,看去全身笼罩在一团乌黑发亮的黑雾之中,那根灭神杖发出耀眼光华,如猛虎下山又似蛟龙出海,迅速攻去。陈婉情见此情景却不慌不忙,轻舒玉臂,弹指之间连发七声,只见那七音天蚕丝带连震七下,发出七光合成彩芒,迎击司徒万里。然后她又连拨琴弦,琴声阴沉诡异,平稳中时而忽起尖锐之音,声声传入司徒万里耳中。令他冷汗直冒,只得大唬一声,用高深内功抵御住魔琴音,不顾一切攻向七音天蚕丝带。这一下打得正着,一声巨响,万道光华,陈婉情和司徒万里同时后退数十丈,再看时司徒万里嘴角边已有鲜血流出,看来已经受伤了。

  本来以他的功力当在陈婉情之上,灭神杖也比七音天蚕丝带加上白雪琴来得强,但是事有凑巧,陈婉情刚好克制了他。司徒万里的功力以阴毒著称,招式变化诡异,而那灭神杖虽不复当年雄风,却有一个特点,就是巨毒无比,以至于中杖者片刻之间便全身腐烂,化为浓血。谁知陈婉情却是攻守分离,如高山大海般岿然不动,强攻不得,柔攻不得,所有招式技巧通通无用武之地,除非能将她的七音天蚕丝带打坏,然而这件防御致宝又岂是那么容易就坏掉的。

  陈婉情虽然不能取胜,但却稳立不败之地,再加上魔琴音如同催命符一般,让司徒万里时刻不得安宁,形势大好。东方凌云与任西横苦战,陈婉情与司徒万里慢慢消磨,最痛苦的却是李彻,此时他已经快要支持不下了。

  冯远图人多势众,他却孤身一人,敌人势强他却势弱,而且又受困阵中,左撑右支,形势危急。风头浪尖上,形势逼人强,在这关键时刻,李彻急中生智,想道:“现在体内最多的是火之真气,若能用火攻击,威力应该比青龙刀法来得强才对,可怎么将火之真气通过七星宝刀发出去呢。此时刀就在空中支撑着“凤舞九天”,应该怎么做呢?”李彻六神无主,不知所措,想着这样下去必败无疑,不如一试,他硬从体内青龙真气中分出火之真气,然后将之逼至七星宝刀中,谁知那“凤舞九天”威力立时弱了很多,急急可危,李彻心道:“青龙刀法是配合青龙真气用的,而正常的青龙真气应该是木属性,现在用火真气,看来是不行的。”就在此时异变又生。

  李彻手臂上的那只赤鸟感觉到那些火真气的流向,竟顺着那些真气跑到七星宝刀之中,贪婪的吸取这些真气。李彻大叫糟糕,心中叹道:“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捣乱,这不是要一起死么?”他么想着,那只赤鸟似乎知道,只见那七星宝刀激烈震动,一道火红光华冲出,仔细看来竟是那只赤鸟的幻影,不过巨大无比,所到之处火光冲天,一片火海。这只幻影赤鸟飞出数十丈后就变淡消失了。同一时间另一只又冲出,李彻急忙改变宝刀的方向,那只幻影赤鸟竟顺着所改方向冲去。一时之间他明白了其中关键,哈哈大笑,心念一动,那只赤鸟竟能随心所欲,所向无敌,看来只要七星宝刀中火之真气充足,便可以使用这只幻影赤鸟了。

  此时的冯远图众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面无血色、惊恐万状,这只幻影赤鸟的威力大得惊人,竟将自己与众人合力所使出的攻击打得粉碎。急忙挥手示意变回圆阵,不过此时在阵中的却是冯远图,这样做是为了加强防御。他这样指挥众人结阵防御,而他自己则使出了最后的绝招。这一招能将他现在所能用的最高级的“白虎真气”发挥至极致,所欠的防御则交给结阵众人。这一招发出却不见漫天寒气,而是聚成一线,极度阴寒锐利,威不可挡,就算是金刚之躯恐怕也要被它穿胸而过。李彻看到这一光剑射来,知道不可抵挡,急忙让过,谁知匆忙之中竟跌了个四脚朝天,狼狈不堪。

  形势已经是千钧一发了,就在此时,远方几道灰影极速而来。挥手之间便已来到,李彻看去,只见一个中年道士,长得仙风道骨,仪表不俗。听他喝道:“冯远图!你胆敢欺师灭祖,勾结邪教,今天我就要清理门户。”顿了一顿,又道:“诸位请住手,且作壁上观,看我恒山如何清理门户。”李彻心道:“原来是恒山派的人到了,不知道他是谁,又如何知道冯远图的事。”有此大变,众人皆已罢手,双方各立一边,冯远图如鼠见猫,悲观失望,意志消沉,只见他淡淡地说了一句:“走!”一群数十人便欲凌空而去。恒山派那人见状,喝道:“逆徒,还想跑么?”就要带领恒山弟子追去,李彻连忙喊道:“我有一言相告,且莫追他。”那人其实心知就算追上去也不一定打得过,所以停了下来说道:“在下执掌恒山派薄云子,不知三位高姓大名?”

  李彻心道:“原来是恒山派掌门人到了。”拱手施礼,说道:“晚辈见过薄云真人,在下岭南李彻,这是我义兄西蜀东方凌云,这位是陈婉情。”东方凌云和陈婉情也上前行礼,随便说了些客套话,却没有提及陈婉情是阴阳和欢宫的人。

  薄云子说道:“适才李道友说道有一言相告,却不知是何事?”

  李彻道:“晚辈是想告知前辈梦霞仙子的一些近况的。”

  薄云子大吃一惊,说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李彻道:“此事说来话长,且容晚辈慢慢说来。”于是他将从认识梦霞到出来寻取五行精华的事大概说了一下,众人听得感慨万千,惊讶不已。

  薄云子听到梦霞没事,心中大慰,说道:“她没事我就放心了。”叹了口气又说道:“老道糊涂,认人不清,以至有今日之事。我也是这两天才觉察到他有些不对劲,这才派了弟子暗中跟踪他,刚刚接到弟子回报,说他不但与邪教徒为伍,还在这里与人打斗,这才匆匆赶来,不想事情竟是如此。”

  李彻道:“现在事情已经明明白白,当务之急是去寻取水之精华。”

  薄云子道:“我自幼修行于恒山,那总玄洞天所在我最清楚,我也曾经拜会过郑子真郑真人,就由我带路吧。”

  李彻道:“这样最好不过,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恒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