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回 少室美景显奇特 李彻洗髓终还原

九鼎神丹录 zzq 5938 2005.07.17 12:38

    佛曰:“万法缘生,得失随缘,心无增减。”经云:“诸法从缘生,诸法从缘灭。我佛大沙门,长作如是说。”所以恶业重者,动辄得咎,善根深者,无往不吉。也就是说天地万物都讲缘分,相聚相知,聚散离合,都逃不过一个缘字。李彻两度在危难之时,为人所救,这便是有缘,这便是佛家说的众生无我,苦乐相随。

  茫茫人海,相遇岂是偶然?李彻本是襟怀坦荡,侠气在胸的人。初出茅庐,不经世事的他结识了东方凌云,结为金兰兄弟,一时间意气风发,豪气冲天。谁知只与之暂别,便生孤立无助之感,豪气不在,意志消沉。少年心态,奇妙至斯!虽说是人之常情,却也有趣得很。回想昨日暮色苍茫,小店之中,他情怀抑郁,身沉志懒,正当把酒低歌,醉梦红颜,以慰思念之情时。谁知却来了个玄冥老妖,一言不和,争斗即起,生死之间,忽聆梵音,顿觉形神皆寂,色相空灵,心中烦恼尽消,目下迷津得解。人分善恶,事有凑巧,其福缘深厚,乃至于斯!

  人海茫茫,知我者谁?乍逢知己,欢喜若狂。高谈经书,阔论佛法,如饮甘露,痛快淋漓。广济和尚再也静不下心去念经,一时之间豪情满胸,壮志凌云。降妖伏魔,本是修行之人的本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才是真正的功德。对于广济来说,他下山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斩妖除魔,济世利人,以证佛法的。说来与李彻倒是颇为相似,两人都是出来历练的,只不过李彻侠义为本,广济却是慈悲为怀,一个要除暴安良,一个要普渡众生罢了。

  月明星稀,景色迷人,两人情投意合,志趣相同,大有惺惺相惜,英雄相见恨晚之感。李彻本是聪慧之人,听到广济关于六字大明咒的由来作用等等的解说之后,暗中揣摩,对那泰山镇妖石的用法似乎也有了一些理解。假以时日,或许便可通晓其中妙处也不一定。至少是他现在已经知道用大明咒时是要一手金刚拳,一手放大光,然后才能心念驱动,随心所欲。简单的说除了手印外与七星宝力并无二样。

  此时东方发白,晓雾濛濛,两人起身准备前往嵩山。他俩本是内力深厚之人,一夜末睡丝毫不见困顿之色。李彻有草还丹相助,此时功力已复,神清气爽,而广济本是禅宗高徒,又轻易取胜,自然也是精神焕发。

  嵩山天下奥,少室显奇特。五岳之中,嵩山以奥闻名,而奇特之处,却在少室。嵩山由太室、少室两山组成,东西横卧,雄峙中原,北瞰黄河,南临颍水,群峰矗立,气势磅礴,齐泰华而成其雄,俯河洛而助其秀,石韫玉而山辉,水怀秀而川流。它藏险峻、峭拔于腹中,融文明于一体,集三教于一山,老子写《道德经》遁于嵩高,达摩创立禅宗于少林,二程演儒理于嵩阳,中岳千古文明,河山十方浩气,俱汇于此。

  精象玄著,列宫阙于清景;幽质潜凝,开洞府于名山。而在诸名山之中,这嵩山司马洞天是三十六小洞天中的第六洞天,由仙人郑云山治之。据广济所言,那嵩山司马洞天就在少室山剑峰之上,从少林寺往南便可到达。

  两人凌空而行,转瞬之间便已望见嵩山。按下云头,步行而上,此时所处的位置却在太室,少室两山之间,名曰“轩辕关”。走在这条关道上,两边怪石嵯峨,山势雄伟险要,石塞嶙峋似剑,道路曲折盘旋。此时正当早晨,抬头望去,只见山雾浓重,云烟缭绕,瞬息万变,气象万千,虚无缥缈,美不胜收。李彻无心欣赏这如画一般的美景,一心直奔那少室山。两人飞奔纵跃,却显得仪静体闲,从容不迫。

  五乳峰下,少室山阴,森林茂密处,便是天下第一名刹,禅宗祖庭,少林神功的发源地少林寺。禅宗与密宗虽同属佛门,却大不相同。禅宗明心见性而密宗即身成佛;禅宗印心而密宗持咒;禅宗讲的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也就是说要顿悟成佛。而密宗讲究的是三密加持,也就是说要即身成佛。

  少林寺外,举目南眺,只见那南剑峰白云袅袅,在悠悠蓝天下,艳阳普照的山峦中,银白一片,好似皑皑白雪,犹如严寒隆冬,美妙景色,十分诱人。两人不入少林,直奔剑峰。片刻之间,已经上到山顶,刚刚银白处,原来却是一块巨大卧石,平整如案,上面山水顺石而下,反射阳光,远远看去便只见光华而不见巨石,如同白雪了。

  就在卧石之侧隐蔽处,杂草中,有一个简陋之极,没有一点修饰之物的小小山洞,便是司马洞天。李彻没想到这第六洞天竟是这般模样,心道:要是自己来找那是肯定找不到的,这嵩山如此之广,不乏山洞,那一个不比这一个气派啊?不过既然广济说是这里,那是绝对不会错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洞很深,又很黑,阴阴湿湿的,不像有人住的样子。真不知道那个仙人郑云山在这里怎么住的,要艰苦修行也不用这样啊!真是奇怪!这个洞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小小的隧道,又像大肠一般的弯弯曲曲,又湿又滑。洞顶还不停往下滴水,水滴掉落到地上水坑中,发出一声声“咚!咚!”的声音,直入人耳,令人心惊。两人走了近一里路,居然都是一模一样,毫无变化。这里那像是仙家洞府,根本就是妖人巢穴嘛,阴森森的冒着寒气,李彻都已经有些心神不安了。

  李彻惴惴不安,广济却坦然自若。两人快步前行,已经走了好半天了,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李彻忍不住说道:“广济,怎么会这样?”自从昨夜两人彻夜倾谈后,他已经不再叫法师,而广济也不再称施主,两人都直呼名号,显得亲切些。

  广济道:“我也没来过,不大清楚。佛曰:‘无欲而无可求,心静自然止。’色既是空,空既是色,一切有相,皆是虚相。我想大可不必担心。”

  李彻道:“不错,一切有形,皆在我心,心不存念,便是无形!”

  两人不再理那山洞幽深,水滴石声,快步前行。片刻之后,便见一处宽阔的大厅,洞顶四周镶满黄色夜明珠,发出黄色光华,轻柔,温和,毫不刺眼。李彻感觉暖洋洋的,十分惬意,舒适,此时就好像寒冬腊月的早晨躲在被窝里一样的舒服,一样的妙不可言。此刻两人心静如水,不动如山,多舒服也不能止住他们的脚步,向前走去,百米之外,便见到一个小石房,那应该便是那仙人所在了。

  李彻走上前去,喊道:“李彻与广济和尚求见仙人郑前辈。”

  屋内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尔等来此何为?”

  李彻道:“晚辈好友身中巨毒,特来求取土之精华救治,还请前辈指点路径,李彻感激不尽!”

  那个声音道:“土之精华并非俗物,只有心诚之人可以得到!你知道什么叫做诚吗?”

  李彻道:“诚就是信,就是心地善良,就是有信用,就是浑然天理,真实无妄,天道使然。心诚的人,一定真实无妄。”

  那个声音道:“那什么叫善?什么叫信?”

  李彻道:“善就是与人为善,信就是诚信。”

  那个声音道:“怎么说呢?”

  李彻道:“惟真心诚意而已!”

  那个声音道:“你有信吗?怎么做到呢?”

  李彻道:“晚辈自当言必行,行必果,真诚待人,绝不虚言。”

  那个声音道:“我这中岳嵩山洞,土之精华为五行之尊。人体五行,土气太过则头脑僵化,愚拙不明;不及则不讲信用,不通情理。你既然有真心诚意来求取,我当然会指点你去找,不过你要帮我办件事情才可以?”

  李彻道:“前辈有什么吩咐,晚辈自当尽力而为!”

  这时,屋内那人走了出来。李彻急忙上前行礼,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那位仙人五短身材,不!应该说根本就是一个侏儒。身高顶多三尺,面皴齿尽,白发盈把,但手脚却白里透红,如同婴儿一般,十分奇怪。李彻心道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这世界竟有这等仙人。心中觉得好笑,却没敢笑出来,只是静静的等着。

  那位仙人盯着他,一言不发。李彻轻声说道:“前辈就是仙人郑云山吗?”过了好半会,那人才道:“不错,我便是郑云山,怎么!有问题吗?”

  李彻自知问得太过唐突,急道:“没有!没有!前辈有什么吩咐我的,就请说吧!”

  郑云山道:“要取那土之精华说来不难,只要经我同意,便可轻易取得!”

  李彻道:“是!前辈请说!”

  郑云山道:“从屋后小洞进去,一路前行千丈左右,便可见金黄色非金非水,似土似晶之物飘浮于半空,那便是土之精华。你取得土之精华后再往里走千丈,那里长有一些灵芝,你采些出来!这就是我要你做的事,你能做到吗?”

  李彻道:“晚辈自当竭尽全力,为前辈采得灵芝回来!”

  郑云山道:“那好,你去吧。小和尚就不用去了,人多反而不好办!”

  李彻道:“那我去了,广济你在这里等我,不会有事的!”

  说完李彻头也不回便朝那洞中洞走去。他心理明白,土之精华肯定不是说的那么容易取,但无论是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危险,他都不会后退半步的。

  走进这个小洞,李彻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个洞坚实,非常坚实,但洞壁却不是石块而是土,这些土坚硬如铁,甚至于可以说是硬比金刚;这个洞干燥,非常干燥,令人十分难受,甚至于使人有种要被吸干,就要枯萎的感觉;这个洞密不透风,除了自己的呼吸外,丝毫不觉得空气有流动。这个洞静,非常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什么声音都没有。

  奇异之处还不只这些,更让李彻惊奇的是,他感觉到自己越来越重,脚重,手重,全身都重。千丈距离,本来瞬间便可到达,但现在却显得有些遥远。脚越来越重,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比前一步更加多的力气,他已经不得不运转青龙真气来抵御重力。沉重的脚步让他困乏,甚至于直不起腰来,此时本来应该大汗淋漓的,可现在一滴都没有,这么干燥的地方,是不会有水的存在的。

  李彻走得脸色铁青,头晕目喧,终于都看到郑云山说的那土之精华了。那是一种黄色物体,漂浮于洞中,发出黄色光华,它既不是固态,也不是液态,没有固定的形状,程半透明状。土精有大有小,有多有少,有的看起来柔软;有的看起来却显得坚硬;有的看起来更加清澈,成淡黄色;有的却显得混浊,成深黄色,不一而论。李彻功聚双手,收取那土之精华,存贮到他准备好的小玉盒里。

  终于都取到了土之精华,李彻来嵩山的目的达到了,可他还有一件事要做,那便是答应仙人郑云山去采取那洞中深处的灵芝。可是他已经举步维艰,再难寸进了,怎么办?刚刚已经是全力运行青龙真气,但还是觉得脚有千斤重,再也抬不起来。此刻他精疲力尽,脸色苍白,这样的重力实在是难以忍受,他甚至于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了。

  人无信则不立,李彻并非不守信之人。他答应了郑云山采取灵芝的,而灵芝就在前方千丈处;他答应要竭尽全力的,而现在功力还没有用尽;他刚刚还在大谈诚信,说要“言必行,行必果,真诚待人,绝不虚言。”的;此时此刻,他又怎能食言呢!

  李彻给自己吃了一粒草还丹,略作休息,咬紧牙关,努力向前。他知道自己可以暂时休息,但决不能在此停留,他知道无论如何要站着,决不能躺下。因为一旦躺下,也许就再也起不来了。前进!前进!就算是爬,也要把那灵芝采到!

  坚强的意志支撑他继续前进,无情的重力重重的压在他身上,使他寸步难行。泰山压顶的滋味他算是深有体会了,青龙真气消耗得非常快,再吃草还丹也没有什么效果,他已经竭尽全力,无法再走半步了。这个时候想要回去,那也是做不到的。

  他终于还是倒了下去,连眼皮都睁不开。他的神志是清楚的,人之最痛苦莫过于此,那就是清醒的等着死亡的来临!李彻并不惊慌,或是失望,当然也没有怨恨。他在想原来人不但会被烧死,会被冻死,还可以被“重”死!呵呵,天底下能被“重”死的又有几个呢?

  有句话说置之死地而后生,又说是达到极限才能突破极限,说到底都是指人在危机时刻,可能就会激发出体内的潜能。李彻真气耗尽,危在旦夕,又有强大的重力压着他,他体力自然好产生抗力来抵御重力。谁各这一压一抗竟然触发了他体力的一股先天真气,使他的青龙真气一下子从第四层跃入第六层,达到了青龙真气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

  此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真气自丹田生成,初则宛转悠扬,聚而不散,继而形成一股清流一般,流至尾闾,从尾闾升至肾关,从夹脊双关升至天柱,从玉枕升入泥丸。顿时如同醍醐灌顶,神清气满。随接那股清流又从泥丸至神庭,降下鹊桥、重楼、降宫、脐轮、气穴、最后又回到丹田。如此运转三十六周天之后,这股清流分散开来,流入百脉,直达四肢,生生不息,自行运转。李彻知道这便是青龙真气的第五层行住坐卧篇。从此以后,真气自行运转,行住坐卧之间自然运行,不必再专门花时间来修炼了。

  真气分流至全身百脉之后,重新汇聚。李彻盘坐内视,只见丹田气海之中那一颗发出柔和光茫的内丹,四周全是淡黄色的真气,绵绵然,帕帕然,似乎无边无尽。再看时丹田之中一股真气复聚,形成一股金色光华流向脾脏,出来之时却变成白色光华,缓缓流向肮脏,接着变成黑色光华流向肾脏,然后又变成青色流向肝脏,最后变成红色流向心脏,从心脏出来时又成了金色,回归丹田气海。如此又自行运转三十六周天后,分散开来,直达四肢。

  无惊无险练成了青龙真气的第高层次洗髓还原,李彻觉得身如金刚,不惧刀枪之利;神清气定,诸邪从此难侵。此时此刻,以他的功力走完全程,直至洞低采那灵芝已经不是一件难事,只见他一跃而起,缓步而行,片刻之间便已看到那遍地的金黄色灵芝。

  他走了过去,将中央最大的那一株采下,没想到随着灵芝拨出,滚出来一颗黄色珠子,闪闪发光的很漂亮,随手捡起,又采了几株灵芝。他都是捡最大的采,很快就拿不下了,只好往回走。

  进洞时很沉重,出来进却很轻松,见到郑云山和广济时,更是喜形于色,神采飞扬。远远地就朝郑云山喊道:“郑前辈,幸不辱命,已经采到灵芝了。”说着还将那些灵芝扬了扬。

  郑云山看到他时大吃一惊,才进去这么一下,功力好像精深了不少,本来以他的功力是不能采到灵芝的,让他去采那些灵芝只是为了考验他的诚信罢了,没想到他居然可以轻易采到。心想这也是福缘早定吧!于是说道:“好!不错!李彻,其实我让你去采灵芝也只是想考验一下你,我自己是用不着这些东西的,你就一并带走吧!这些灵芝长在土精所在之处,虽末成精,却也是妙用无穷,非同一般,你要善用它们。”

  李彻道:“多谢仙人成全,我采摘灵芝之时,还捡到这颗珠子。你看看!”说着将那颗黄色珠子拿出来给郑云山和广济看。

  郑云山看了一眼,道:“你真是福缘深厚啊!这是土灵珠。”

  李彻道:“这土灵珠有什么用呢?”

  郑云山道:“用处无穷,你自己去探索,我就不说了。”说完便走回小屋,看都不再看李彻一眼。

  李彻看到他转身回屋,连忙说道:“李彻拜别郑前辈,仙人大恩大德,彻末齿不忘!”

  屋内再无声响,李彻和广济收拾停当,便大步出洞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