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回宝刀寒光照朝阳 清晨曙色映日晖

九鼎神丹录 zzq 5322 2005.07.18 20:07

    一夜风雨,客居它乡,李彻独自一人在旅店客房中,眼望窗外点点灯光,静听风吹雨打声,此时他心事重重,睡是睡不着的。回想着当日与梦霞相遇之后发生的种种事端,相逢相惜相知相救,乃至为了她去寻取五行精华,此时五行精华已得其四,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尽数取得,快的话也许就在明日,然后就可以回去与梦霞相见了,成功就在眼前,怎么能不叫他心急如焚、心烦意乱呢。今夜对于他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一个相思之夜,不知此时此刻,远方的梦霞是否有同样的心情呢。

  雨雾习习夜深寒,萧萧声中人茫然。心怀乱兮何所望,任凭西风阵阵狂。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出户我彷徨,愁思当告谁?啸歌何人吹,为何曲意悲?且听游子吟,时至明月归。

  李彻夜不能寐,思念存想,不知不觉中天已破晓。此时雨过天晴,晨风习习,空气清新,朝霞满天,看起来今天应该是一个难有的好天气。他已经急不可待了,叫齐三人,匆匆结完账后,便要凌空而去。

  陈婉情心中叹道:“李彻可真一个率性随心的人啊!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真用得着那么急么!”心中这么抱怨,嘴上却不这样说,只见她说道:“李郎,你真是个好人,这么有责任心,要是以后我有事求你帮忙,你也能这样帮我么?”

  东方凌云笑道:“他就这个性子,多愁善感,看到什么都要大发感慨,我看他昨天夜里一定又是胡思乱想,思念佳人了。”

  李彻呵呵笑道:“我昨夜想什么你都知道?快点走吧,争取中午之前到达恒山。”

  陈婉情一脸的不情愿,说道:“李郎,水之精华在恒山的什么地方?”

  李彻道:“听说在恒山太乙总玄洞天,由真人郑子真掌管。对了,大哥,你知道那总玄洞天的具体地点吗?”

  东方凌云道:“我不知道啊,去了再找找看吧!”

  李彻道:“没关系,我们早点到那恒山,运气好的话天黑以前就能找到。”

  东方凌云笑道:“我们的运气一向不错!”

  陈婉情却道:“恒山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我们可以一边游玩,一边慢慢找,我想一定很惬意。”

  李彻道:“我可不是去玩的,要玩你自己去,我可没兴趣陪你!”

  陈婉情道:“我又没说不去找那总玄洞天,用得着这么大意见么?”

  一行三人高谈阔论,并肩凌空而行,速度极快,说话之间已经走了不少路程了,就在这时,他们发现前方有数十道人影朝飞来。李彻说道:“大哥,你看那些是什么人?”东方凌云道:“不知道啊,看起来是冲着我们飞来的。”陈婉情说道:“他们中有三个功力很强,不在你我之下,其他人看起来也不是好对付的。”东方凌云道:“说的不错,领头那个功力最高,你看他华光内敛,真气不露,看起来对这御器飞行之术已经做到随心所欲了。”片刻之后,那数十道人影逼得更近,李彻功聚双眼,锐目远观,看清楚了来人是谁,说道:“果然来者不善,最前面那个便是冯远图那个大奸人,他身后那两个却不知道是谁!”东方凌云说道:“左边那个人的来历我倒是知道,他是当今世俗界中顶顶有名的快刀任西横,十大刀客中排名第七,此人心高气傲,视天下英雄为无物,而且心术不正,能用邪术。据说他功力深厚,使用的一把能开山劈地宝刀,非同小可,很多成名高手都曾经败在他手下,对他要特别小心才好,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与这些人在一起。”陈婉情接着说道:“我认得右边那个,他是青莲教黑水堂的堂主司徒万里。听说他使用一根非常邪恶的灭神杖,招式狠毒,中杖者片刻之间化为浓血,尸骨不存,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李彻听他们这么一说,心中大惊,知道来了强敌,不好对付。他开口问道:“婉情姑娘,你怎么认得那个青莲邪教的堂主的?”陈婉情说道:“我成天和他们打交道,当然知道他们啦。除了他们教主外,青莲教上下有那个人是我不认得的!”李彻问道:“青莲邪教一共有几个堂?”陈婉情道:“有五个堂,分别是青木堂、赤火堂、黄土堂、白金堂和黑水堂。”李彻道:“有空和我说说邪教的事好不好,我想对他们了解多点,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陈婉情笑道:“你不是不和我这个妖女在一起吗?怎么,要我啦”李彻愕然。说道:“他们就到了,我们以逸待劳,等他们过来。”

  说话间冯远图一行数十人已经接近,只见他手一招,那些人便四散开来,将李彻三人团团围住。他看了看李彻,阴笑道:“李彻,你的命可真长啊,中了白骨箭还能不死,害得我千里迢迢赶来这里,不过这次你运气不会再那么好了,我一定会送你去地狱的。”李彻怒道:“冯远图!你这个恒山派的逆徒。你不但欺师灭祖,残害同门还与邪教之人为伍,你这个没脸没皮的无耻之徒,该入地狱的人是你!”冯远图大声笑道:“我要是没有看错,你身边那位娇滴滴、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应该是阴阳和欢宫的陈婉情吧。怎么,你与**为伍就不是与邪教为伍啊,你口是心非,应该送你入五无间大地狱!”陈婉情怒道:“姓冯的,我那得罪你了,你这样说我?我非将你挫骨扬灰不可。”冯远图笑道:“小美人,一会哥哥陪你慢慢玩,不要心急嘛。”东方凌云冷笑道:“就凭你也敢口出狂言。”转头又对任西横说道:“阁下莫非便是快刀任西横任先生?”任西横冷冷说道:“正是。”东方凌云道:“在下西蜀东方凌云,一向对先生神技仰慕得很,今日相见,正好领教。”任西横说道:“东方凌云么!你倒是可以陪我玩玩!”东方凌云见他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也不生气,说道:“请恕在下直言,任先生身具神技,却不思为民造福,而与小人为伍,身置污泥之中,不觉得可惜么,只恐你要辱没了一世英名。”任西横哈哈大笑,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教训老子。”冯远图喊道:“不用和他们费话了,大家动手吧!”李彻道:“且慢!冯远图,我有一事不明,你是怎么知道我要从这里经过的?”冯远图笑道:“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我们圣教的?从昨晚你到天然居,我就得到消息赶过来等你了!”李彻道:“你居然称呼邪教为圣教,岂有此理,你受死吧!”司徒万里显得更加不耐烦,喝道:“少说废话!动手!”李彻道:“你是何人?急着下地狱么?”司徒万里一声怪叫,喝道:“小辈无礼!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也敢放肆。看招!”

  战斗一触即发,司徒万里话未说完,陈婉情便先发制人,只见她手一扬,一件法宝凌空而起,却不是那把白雪琴,而是一条很华丽的缎带。仔细看时,只见那件法宝如同彩虹一般,成七色,明亮耀眼。那缎带弯曲成圆形,不断旋转,每转一圈便发出一圈彩色光芒,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这些光芒往外散开,形成一个光圈,就如同石投平湖,荡起阵阵涟漪,所不同的是,水波散开终会消失,而这光波却在十丈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越积越厚,形成一个保护圈。

  陈婉情的这件法宝叫做七音天蚕丝带,是一件极品法宝,配合她的白雪琴,可攻可守,威力惊人。这七音天蚕丝带是用天蚕丝编织,再附以天地精气,用文武之火慢慢加以锤炼,直至蚕丝变色,绫带具有灵性才成。要知道这天蚕本就极为少见,只要西北天山才偶有发现,所以要取天蚕丝织带是千难万难。而且蚕丝本是易燃之物,虽说这是天蚕丝,却也难以抵御文武之火长时间的锤炼,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化为灰烬。所以就要求炼宝的人能随心所欲的控制火势,小心谨慎的缓缓炼制,慢慢将那天地精华一点一点溶入丝带,待到蚕丝成七色,发出七彩光华时,还要加以改造,在其内部植入陈法,或攻击,或防守,或二者兼备,如此才能炼成这件宝物,耗费的时间精力可谓巨大之至。陈婉情的这条七音天蚕丝带,是当年白雪琴的主人因为天魔音只攻不守,基本没有防御能力,特意炼制来配合使用的,所以重在防守。七音天蚕丝带在外防守,白雪琴在内攻击,配合精妙,天衣无缝。

  紧随陈婉情出手的是快刀任西横,只见他身体一闪,神态飘逸,向前跃进十来步,手一扬一把鲜红如血的刀随手而去。这把刀一出,天边顿时一片血红,那不是朝霞,而是他的刀光,如同火海一般的刀光。这刀光却并不亮,不是像阳光那样耀眼,光芒四射,而是一股阴沉沉的光流,流向四方,看起来就像是流动的血。

  这不是一把正义之刀,而是一把邪恶的魔刀,叫做噬血屠龙刀。关于这把刀说起来有一段历史,它是采用西方精铁,烈火铸造而成,本来也只是平平凡凡、貌不惊人,威力普普通通的一把好刀而已。后来这把刀落入一个勇士手中,他持此刀屠杀了当时为害一方的一条黑龙,谁知那黑龙不甘心为人所杀,一腔怨气和着三魂七魄一身龙血尽数注入刀中。这刀饱饮龙血,又带着黑龙的魂魄,变得非常凶恶,自勇士死后,持此刀者最后都疯狂而死。不知几经周转,落到了任西横手中,他心高气傲,自然不会把这把刀的邪气放在眼底,而且经过他不断的锤炼,成了一把绝世宝刀,威力巨大,那黑龙魂魄也因而成了刀灵。这把刀自被任西横收伏之后,变得越来越噬血,越来越恐怖,任西横自己的性情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变得冷酷无情,噬血如命。

  几乎所有人都随即动手,青莲教黑水堂堂主司徒万里也在第一时间召出他的灭神杖,只见黑烟滚滚而来,遮天盖日。这些烟却与往常不同,乌黑发亮有如实质,就好像是一团团黑色的棉花,外面渡着一层薄膜,反射着阳光,流动着光华,十分奇异。它们飘荡不定,所到之处花草树木随之消失,不知所踪,看起来是让它吸进去,吞没了。

  杖名灭神,威力自然惊人。没有人能够说清楚这杖从那里来,但谁都知道它当年出现时引起了一场动乱。据说当时拥有这杖的人就叫灭神老祖,他原先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后来不知道从那里得到这根诡异之极的灭神杖,练成不知名的魔功,拥有了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强大力量。后来天下十大门派的高手真人合力布了个伏魔阵,设计将他诛杀,才免了人间一场浩劫。此杖本来免不了要被毁掉的,谁知它坚不可摧,没有办法,不得已将它困在一个阵中,引天地之正气慢慢消磨,直至五百年后,这杖才被一个邪教徒盗走,但威力早已不及原先的万分之一了,虽说如此,却也不可小视,难保有朝一日,此杖恢复往日雄风,那也说不定。

  冯远图自得到火龙宝剑,真气一下子提高了一倍,功力日益精进。这修行之法全在真气,气顺则万法皆通。正如李彻得阴火真气,内功大进,原先学不了,用不了的青龙无影刀法就自然而然的学会了,能用了,这叫做水到渠成!道理相同,人各有异,冯远图所学的“白虎真气”却与众不同,它重在积累,不在领悟,每练成一层神功,便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积累功力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冲破下一层,达到更高的境界。他得到火龙宝剑的帮助,数日之间“白虎真气”连进三层,每进一层自身功力就增加一个层次,深厚得多,这又使火龙宝剑所储真气增加,就这样,白虎真气与火龙宝剑互相作用,他现在的功力已是数倍于当日与李彻初次见面之时了。今日之冯远图已非当日之冯远图,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难怪他敢站在任西横和司徒万里的前面。

  东方凌云近来功力似乎停滞不前,他还是那样,召出七巧剑,布成天罡北斗阵,自己站在北极星位。他这七巧剑不是一把,而是七把黄色飞剑。七把宝剑各占一个星位,互相依靠,相得益彰,发出耀眼光华。这么多人之中,就数他的法宝最为差劲,好在他有七把,数量上占了上风,再加上他的这个天罡北斗阵,变化莫测,他又战斗经验丰富,此时在黄色光茫之中,他显得从容不迫,成竹在胸。

  冯远图之前已经探知李彻有高手随行,不好对付,况且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也是绝对不敢大意的,所以这次不但带了很多人来,还邀请了任西横和司徒万里这样的高手同行,他是志在必得的。而此时带来的那数十个人将李彻三人围在中间,各自召出法宝,竟是清一色的黑色宝剑,看起来是训练有素的青莲教徒。在李彻看来,这些人和上回随白岸剑攻击东方凌云的那些人十分相似,如无意外,这些人必定也会布阵攻击。一人之力弱,十人之力强,何况布列成阵,同攻同守,其威力自然不是游兵散勇所能比的。

  李彻自阴火焚身,练成神功之后,还没有对手和他试招,此时他正要看看那青龙无影刀法的威力。让他担心的是那只赤鸟,但愿它不要捣乱才好。此时若单论内功,李彻当属最高,他必竟是一脚踏入真人界的人了,但若论攻击防守,战斗经验他则比不过冯远图三人中任何一人。更何况李彻的七星宝刀虽好,他却不会使用,至今他也只是学会了青龙刀法,对于法宝的运用,他是一窍不通的。 一般而论,法宝的运用可以成倍增加威力,甚至于可以凭之纵横天下。他的这把七星宝刀,上嵌饰七色宝石,背刻的“切金断玉,无所不能”当非虚言,东方凌云看了之后也曾经跟他说过,这七星宝刀和他的七巧剑似乎有共通之处,其关键处应该在上面的这七色宝石,李彻也曾经就此细细研究了一翻,却不得其然。这也许可以说是暴殄天物吧!

  此时还是早晨,朝阳刚刚升起,晓露善未干透,红红的旭日尚有余晖,对于李彻等人而言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群山环抱,草木茂盛,远离城镇,了无人烟,用来决斗却是不错。青山绿水,山色空濛,或许片刻之后,便有人要长眠于这青山绿水之中了,只是不知道这山水在他们打完之后,是否还依然如此美丽。

  七星宝刀锋芒寒,穿云过雾照彤阳。当作逍遥侠客行,提刀独立斗八荒。结交东方凌云士,意气相投共死生。此中更有多情女,白雪彩带相得彰。必竟此战如何精彩,有何异变发生,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