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 与君并肩共御敌 天涯从此有知音

九鼎神丹录 zzq 5497 2005.07.15 12:53

    李彻御起七星宝刀,一路凌空而行,直奔华山。他在泰山蓬玄洞天中听了山图公子关于五行颠倒的那一段话,心中想道:五行颠倒,火生木,水生金,那华山的金之精华就应该在水中了。真不知道又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在神洲大地三十六小洞天中,这西岳华山洞可是排名第四啊,听说由一个叫惠车子的真人掌管。唉!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心里想着,速度却一点都没有慢下来。而就在李彻感叹大千世界的时候,忽然一阵强烈的杀气迎面而来,吹得让人心里发寒。他遥望前方,只见一山谷之中,宝光闪闪,杀气腾腾。看起来像是一群人正在打斗,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要在此处作生死之争。李彻初生牛犊,好奇心盛,一看有人打架,便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按下云头,李彻落在了一旁山顶上,暗运青龙真气,功聚双眼,俯视山谷,只见谷中一草一木都看得清清楚楚。

  谷中一共有九个人。一个身穿黄色长衫的青年人,御动七把黄色飞剑,正和另外的八个人战斗。虽然是以一敌八,却丝毫不落下风。七把黄色飞剑围成一个剑阵,看起来象是个天罡北斗阵,也就是和李彻那把七星宝刀上面那七颗宝石一样的阵法。此时那个青年人却站于北极星位,七把黄色小剑分别处于天枢、天璇、天玑、天权、天衡、闿阳、瑶光等位置,首尾相应。那人身法奇特,剑法更加妙不可言,他不动,阵不变,他一动,阵则变。他不断变化方向,那七把飞剑便连续变化,神机莫测。每一把飞剑都如同大海蛟龙般灵活,又似猛虎下山般威武,剑光闪动,剑影飞舞,疾迅豪放,气势磅礴。他的意念与剑合为一体,意到剑动,内外上下,协调精确。从李彻看来,却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他带着剑动还是剑带着他动,只能看到那七把黄剑一会高,一会低,或凌空前击,或居高下刺,种种剑法,各自使出。这一把剑提、点、勾、插;那一把剑却挑、截、格、带。每一把剑都好像有了生命一般,使出不同的招式。他全身发出黄色光芒,七把剑亦发出黄色光芒,璀璨耀眼,以李彻的眼力,也只能隐隐约约看出他是个青年人,却分不清他的具体容貌。

  围攻那个青年人的八个人,全都身穿黑衣,脸蒙黑布,只露出两个眼孔。若在黑夜,这样一身衣着,固然可以隐藏他们的行踪。但此时大白天的,却分明在告诉别人,他们不是什么好人,要么是强盗,要么是刺客。这八个人有七个是使用飞剑的,乌黑的剑,发着黑沉沉的光,这七个人分别对付着黄衫青年的七把剑,七人对七剑却还处于下风。不过他们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也是一身黑衣,黑布蒙脸,却发着青色的光芒,混身有无数条绿色触手随风而动,活像一个毛毛虫。他御着双戟,时不时偷袭一下青年人。却似乎对这个青年人很是忌惮,不敢全力攻击。

  青年人不慌不忙地应付着这八个人的围攻,显得十分从容。李彻看着双方就这样僵持着,青年人功力虽强,却也不能突破这八人的围攻,那八个人似乎落于下风,却也丝毫无损。心里想道:“这八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人,我要不要下去帮忙呢?以我的功力应该能够帮他对付一两个吧。可要是万一帮错了人,那怎么办?”正想着时,巨变突起!

  那使双戟的黑衣人忽然青光大涨,光彩夺目。脚下不停的走动,双手指挥着空中双戟一前一后攻向青年人,而身上那些绿色触手见风即长,越来越长,如同万千毒蛇一般咬向青年人。

  青年人不敢待慢,黄色光芒大盛,手指连点,七剑快如闪电,将攻来的双戟一一击退。那些绿色触手横冲了过来,只见一道剑光闪过,将它们拦腰砍断。绿色触手长得快,剑光更快,始终不能接近青年人。忽然那黑衣人手一扬,几道白色光芒射向青年人。

  李彻一见,叫了一声:“白骨箭!”顿时满脸惊讶,接着便醒悟过来,两眼发红,跳了下去。而此时,青年人手一挥,一道黄色光墙挡住了那几只白骨箭。望了望李彻,点了点头。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彻肯定那个黑衣人一定是白岸剑。此时不找他算账更待何时,青龙真气大涨,喊了一声:“白岸剑!”,七星宝刀便凌空而去,直奔那个黑衣人。这一招用的是“残影青龙刀法”中最简单的一招,叫做“双龙取水”,一招使出,如有二龙同时攻击敌人,其中一条龙只是刀影,另一条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刀,但是二龙都饱含真气,如果击中要害,那肯定是没得救的。

  白岸剑听到背后风声,知道有人攻来,立刻运转真气,青光大涨,同时收回那些绿色触手,在身体四周形成一个保护层。而那双戟也迎上了二龙,青光金光交战相映成辉。一时之间竟不分高下,待到双方将兵器收回,李彻已经跃入谷中,两人对峙。青年人此时喊道:“小兄弟,没你什么事,你不要来渗和,快走吧!”

  李彻道:“我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他就交给我了。”

  黄衣人刚刚已经看了李彻那一招,知道不是弱手,此是听他说与之有仇,也就由他。便道:“如此你要小心,这个人暗器利害。”

  那白骨箭让李彻吃尽苦头,当然晓得它的利害。他说道:“多谢兄台提醒,待我取他性命。”

  黄衣人不再说话,白岸剑却说道:“你怎么还没死啊!”语词中颇有一种不敢相信又有些嘲讽的味道。

  李彻道:“为了取你狗命,你受死吧!”

  白岸剑道:“只怕你没这个本事。”

  李彻道:“多说无益,动手吧!”

  两人光芒大盛,看起来是要生死相搏。李彻率先发难,一招“飞龙在天”发出,只见刀影满天,朝白岸剑击去。这一招从上而下,不留余地,刀影下的都难免受到攻击。白岸剑看他一招使出,如有无数刀影攻来,不敢大意,青光大作,混身绿藤疯狂生长,一时之间竟将他包得满满的,他本来就胖,这一下便活像一个大圆球。那些绿藤不断的长,伸出无数的触手攻向李彻的刀影。刀影锋利,绿藤众多,一时之间互相消耗着,谁也占不到便宜。白岸剑一边指挥绿藤御敌,一边将双戟发出,一前一后攻去。李彻看到双戟攻来,手一挥,又是一招“双龙取水”打出,不过这一次却有了些变化,因为此时七星宝刀已幻化成了无数刀影,所以这次二龙全是刀影,二龙再一次撞到双戟,却依旧是旗鼓相当。李彻“双龙取水”发出后,也不停留,心念一动,召回宝刀,刀一入手,一招“潜龙勿用”使出,那七星宝刀再一次脱手,钻入地下,只见地面波浪滚滚,无数刀影从地上飞起,直接击中白岸剑的护体绿藤,伸出去的绿色触手由于本体受到攻击,纷纷后退,拼命挡住那些刀影的前进,此时李彻略占优势。但好景不长,那白岸剑也不示弱,他青光大涨,鬼叫一声,绿藤疯狂的长,一时间遍布四周,其中又一大部分往土里猛钻,不一会儿局面就不大一样了,空中刀影渐趋守势,地下却已经不行了,七星宝刀抵挡不住,跳了出来。李彻一把抓住宝刀,一招“龙战于野”发出,这一招生死相搏,攻敌有备。天地之间刀影闪动,每一刀都朝白岸剑砍去。白岸剑也不迟疑,双戟出手,竟也幻化出无数光景,刀戟相撞,光怪陆离,金光,青光一时之间如放烟花,青光万道,金光万缕互不相让。正当此生死关头,李彻将青龙真气运至极致,金光喷发而出,李彻发出一招“见龙在田”,本来这一招是要在敌人力竭之时才用的,威力巨大,却缺乏防守,李彻看打他不嬴,便使出这一招来,只攻不守,是要一招决生死。白岸剑却不想与李彻死拼,他手一挥,又是几道白光射向李彻,然后便往后退去。李彻看到白光,知道是白骨箭,不敢硬接,只得收刀护身,移开到一边去。战斗略微一停,李彻却不愿罢手,他躲过白骨箭后,又使出那招“见龙在田”。不过只时白岸剑已经不想打了,他本来的目标就不是李彻,况且没有自己,那七人很快就会落败,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于是他一声鬼叫便远远逃遁而去,那另外七个黑衣人听到这一声鬼叫,也毫不犹豫地跑了,速度很快,一瞬之息便无影无踪了。倒不是李彻不想追击,一则此时真气损耗甚巨,二则敌众我寡,暂且退让,也是应该的。况且也不知道那个青年人有没有受伤,必须去看看才行。

  李彻向那个青年人走去,那人也向他走来。李彻先开口道:“在下岭南李彻,见过兄台。”

  那人道:“原来是李兄弟,在下东方凌云。”

  李彻道:“莫非是西蜀东方凌云东方大侠,失敬了!李彻久闻大名,不想今日得见,当真荣幸之至!”心里却想道:“西蜀东方凌云,当今天下剑客排名第十,当真是英雄侠客啊!却不知为可与那八人在此打斗。”

  东方凌云笑道:“兄弟过迁了,适才兄弟说与那蒙面邪教徒有仇,却不知所为何事?”

  于是李彻将怎么结识梦霞,怎么去海霞岛,怎么遭到偷袭等等事由说给了东方凌云听。只说得两人感叹不已。

  东方凌云听完说道:“兄弟要去找那五行精华可不大容易!”

  李彻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前路就是算九死一生,义之所至,又何惧之有!”

  东方凌云道:“好一句义之所至,又何惧之有。愚兄不才,愿与弟同往。”

  李彻道:“东方大哥愿意帮忙,小弟求之不得,只恐前路危险重重,略一不慎,尸骨无存,这。。。”

  东方凌云哈哈大笑,道:“兄弟视我为何种人?我与你一见如旧,意气相投,欲与你结为异姓兄弟,不可意下如何?”

  李彻道:“彻求之不得。兄长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当下二人道了年龄,撮土为香,向天拜了八拜,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不胜之喜。东方凌云比李彻大十一岁,自然是兄长了。不表!

  却说二人结为异姓兄弟,东方凌云道:“贤弟,今日如此高兴,何不先到前面小镇,吃几杯酒,略作休息,明日再去华山。”

  李彻道:“正有此意。”

  一家叫做“天成居”的酒楼中,靠窗的位置上,此时有二个人正在喝酒。二十来岁的青年人长得英俊威武,浓眉大眼,目光如剑。这个人正是东方凌云,而坐在他身边的少年人便是李彻。

  东方凌云此时已经喝了不少了,只见他手掌击桌,对李彻道:“贤弟,对酒当歌,且听大哥行一酒令。”

  李彻笑道:“大哥请便!”

  东方凌云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道:“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浮寒瓮,吸海垂虹。闻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兄从,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李彻忍不住道:“好!好一阙《六州歌头》!”

  东方凌云道:“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当仗剑而行,侠客天下,才能不负男儿志气。写这首词的人怀才不遇,飘荡频年,情怀抑郁,却又自怜妩媚,满肚牢骚!贤弟,你可知其中意味。”

  李彻道:“我辈少年侠气,自当结交天下英雄。如若意气相投,则当肝胆相照。三言两语,便是生死之交。我辈侠客正义在胸,若有邪恶之徒,必当无所畏惧,为世人除害。我辈侠客,重义轻财,一诺千金,生死何惧。我辈侠客,勇者无惧,豪气凌云。大哥名取凌云,莫非就是要豪气凌云?”

  东方凌云道:“不错!君子豪气凌云,不为俗屈。”

  李彻道:“小弟受教了!不知道大哥因何事与那八人相斗,他们又都是些什么人?”

  东方凌云道:“贤弟初涉江湖,不知道当今天下有一股邪恶势力叫做青莲教。他们实力雄厚,无恶不做,还暗中勾结一些门派同流合污,短短几年,已经遍布大江南北了。听说这个邪教个个修为高深莫测,教主更是号称无敌!”

  李彻道:“看来时逢多事啊!大哥,那个白岸剑在青莲教中属于那个级别?”

  东方凌云道:“我看应该是属于最小的小队长一类的,你看他的手下只有七个人就知道了。据说这个青莲教上有护法,使者,旗主等等,人数众多,实力绝对比现在的任何一个门派来得强,就更别提我们这样的游兵散勇了!”

  李彻心道:“一个小队长就和自己打了个平手,要是来多一个,那还不让人砍成肉泥啊!看来要好好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了。”口中却说道:“大哥,恒山派的冯远图肯定和这个邪教有关系,等找齐五行精华,就去找他算账,那时也许就能弄清楚。”

  东方凌云道:“此事到时再说,我们静观其变吧。”

  李彻道:“大哥说得对,明日我们去找那华山的金之精华,大哥有何看法。”

  东方凌云道:“《山海经》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华山主峰有三:南峰“落雁”,为太华极顶。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虎踞龙盘,气象森森。那西岳华山洞名字叫做“总仙洞天”,就在“落雁”峰底下山脚隐蔽处。我们不必去打扰华山派,直接去就可以了。”

  李彻道:“大哥知不知道有谁成功取得过金之精华?”

  东方凌云道:“没听过谁取得过的,倒是听过关于里面的一些事。据说要进去除了要真人惠车子前辈同意外,还要通过两关,才能得见金之精华。”

  李彻心道:“又要过两关!”口中却说道:“大哥可知这两关是些什么东西?”

  东方凌云道:“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守卫这等天地间宝物的,绝对不会是善与之辈。”

  李彻道:“我明白了!明天我们一切小心就是。”

  到底总仙洞天内有何阻挡,李彻如何取得金之精华,下回分解!

  ============================================================

  大家能读我写的东西就是对我最大的支持!请朋友们多多点击,多多投票,多多在各大论坛中介绍本书,还有就是要多多提出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