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回 萧墙祸起人断肠 无言相对泪满容

九鼎神丹录 zzq 5336 2005.07.14 12:45

    李彻四人一夜静坐,都没有入睡。在这种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危险,更何况今天还大大的打了那么一场,谁能睡得着呢!李彻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却小心提防着,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心神。他是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只要一有什么不对劲,他的刀立刻就能给敌人致命的打击。

  众人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夜,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看来这个地方因为有毒蜂王的存在,是什么怪物都没有的。他们四人都是修行有成的人,一夜静坐,便精神抖擞,天刚微红,人就都起来了。

  晨光暗淡,空气清新。李彻睁开眼来,正好欣赏一下这岛中美景。身后是一座小山,面前是一个山谷。只见繁花似锦,百草丰茂,树高林密,郁郁苍苍。远处高山瀑布,近处鸟语花香。说不尽的美景如画,道不明的意气风发。李彻忍不住高声呼喊,那声音便在山谷中往返回荡。这真是人间少见,妙不可言。

  他们四人往身后那山走去,只见险峻峥嵘,怪石嶙峋。这山这谷,仿佛是从来没有人迹到过。四面山重水复,此处山深谷幽。如果此时,依山傍水处有一间草房,那一定是神仙住所,里面住的定是仙人无疑。李彻心想:“老天爷真是鬼斧神工,如此美景,就是比那蓬莱仙境,琅寰玉洞,也是不多让的,可谓是人间第一世外桃源啊!”

  他们四人,此时正在一个山洞外入口处。这个海霞岛,溶洞众多,这便是其中一个。冯远图提议进洞看看。于是四人便缓步走进那个山洞。里面并不是漆黑一片,因为这个山洞顶上有很多开口,如同一个个窗那样,阳光毫无阻挡地透了过来。这座山,这个洞或许应该形容成一块雕空的石头更为恰当些。只不过是这块石头大了点,而雕空的地方却少了点罢了!

  山很大,洞更深,他们已经走了两个多时辰,却还看不见尽头。一路之上,他们走得很慢。因为他们要仔细看看四周的石头之中是否有要找的东西,特别是那些在积水中发亮的。走了这么久,倒是真的给他们捡了几块玉石,最大的一块都有拳头般大小。

  “看来传言不虚”李彻心中叹道。

  最高兴的却是梦霞,她毫不犹豫的承担了保管玉石的责任。还跑在了最前面,欢呼雀跃喜形于色!

  李彻却没有她那么开心,他对于玉石的认识还只是停留在书本上。现在他根本就无从下手,天知道那块是玉那块是石啊!他现在能做的事,便是紧紧地跟着梦霞。

  这个山洞太深了,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他们都走了大半天了,还是一点都没有见底的情形。不过到了这里,光线就暗了下来,几乎都要看不见了。就在此时,梦霞不再往前走了,因为她的前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就在梦霞俯瞰那个坑时,异变突起,而此时此刻李彻正站在她身边。

  攻击他俩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两个人,梦霞的师兄冯远图和他的那个朋友白岸剑。

  只见冯远图使了个眼色给白岸剑,点了点头。白岸剑手一挥,几道白影朝李彻和梦霞打去。

  梦霞此时正想着该往那个方向走,好找到更多的宝物呢。那里会想到会有人会偷袭自己,麻痹大意之下,三道白影正中后背,深深的埋在她的身躯里,幸好没及五脏,一时之间神智还算清醒。她躺在地上,一脸不信地望着冯远图,两眼无神呆若木鸡,喃喃问道:“为,为什么?”

  李彻一直都提防着四周,此时一听见风声响起,立刻知道有人暗算自己,急忙往旁边一闪,但已经来不急了,只觉得左臂发麻,头脑天旋地转,立时站立不稳。他知道自己已经中了暗算,幸好那箭只是擦过左臂,伤得应该不重。但却觉得心如油煎,柔肠寸断。他明白那箭定有巨毒,只得勉强运转青龙真气,站稳身躯,喝道:“你为什么暗算我,这是什么暗器?”

  冯远图哈哈大笑,说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怪你千不该,万不该跟着梦霞来。呵呵,看在你就要死的份上,我让你死个明白。白兄弟发的暗器叫白骨箭!它先是用死人白骨削成,然后放到百毒液中浸泡七七四十九天,使它巨毒无比,最后经过白兄弟神功锻炼坚固才成。中这白骨箭的人,任你神通广大,也是绝对活不过对时的,你中了这剑,又身处荒岛深洞,你还能活命吗!呵呵!呵呵!”

  李彻一声惨笑,道:“既然我活不了,你总得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吧!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梦霞不是你师妹吗?”

  冯远图道:“不错!她是我师妹,可师傅却将火龙宝剑传给了她。哼!你不知道那火龙宝剑的利害,那可是天底下最好的法宝。有了它,我就可以扬威天下!”

  李彻道:“所以你骗她到这里,目的就是要杀死她,好夺取她的火龙宝剑是吧!”

  冯远图道:“不错,我告诉她要来这里寻宝,可我要寻的宝就是她手中的火龙宝剑!”

  李彻道:“你还故意和她打赌,目的就是防止她带别人来?却没想到会有我这个倒霉蛋跟着她!”

  冯远图道:“你很聪明,可惜聪明人死得快!”

  李彻道:“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她是火属性,那把火龙宝剑应该也是火属性的,可你应该是水属性的吧?那剑你能用吗?”

  冯远图道:“你说得不错,可却不晓得那火龙宝剑的妙用。那剑固然是火属性,可它却暗含另外四种属性。但是它最吸引人的却是它能够存储大量的能量,只要将它收入气海,无论你是什么属性,它都能在气海充足之时储气,不足之时补气,这样就相当于一个人有了两个气海,也就能够使用现在用不了的神功。呵呵!梦霞功力平平,有了宝剑我却不是她的对手,可恨啊!”

  李彻道:“可是剑在她的体内,你打算怎么取剑呢?”

  冯远图道:“她中了白骨箭,真气必然外泄,一两个时辰之后,便会耗光。一但她没了真气,那剑自然就会显形离开她。到时我手轻轻一扬,剑就到手了,这有什么难的!”

  李彻道:“所以你便邀了帮手,准备偷袭不成就强攻吗?看来你是志在必得啊!”

  冯远图道:“不错,我还将她带到这荒岛深洞。呵呵!只要她一死,我就将火龙宝剑深藏于气海。呵呵!”

  李彻道:“如此一来天下便无人知晓你的奸计,只会猜想你突然神功大进。甚至于你可以深藏不露,关键时刻给敌人来个意想不到是吧!”

  冯远图道:“不错!”

  李彻道:“你好毒的心计!”

  冯远图道:“多说无益,那火龙宝剑已经显形出来了,我这就送你和她一起去吧!”

  话末说完,剑已飞出,直射李彻,准备给他来个透心凉!而那个白岸剑一招得手后,便呆立一旁,不再说话了,好像这事跟他没关系一般。

  李彻看见冯远图飞剑攻来,也不迟缓,大喊一声,全身真气运转,发出的金光竟达半丈。手一扬,七星宝刀飞起,一招“见龙在田”使出。他这一招,大巧不工,威力无穷。因为冯远图小视于他,又见他身中白骨箭,真气损耗甚巨,于是只是将飞剑攻向李彻,既不防守,也没有准备后招。而李彻此时命悬一线,不得不用尽全力,避过那一剑后,便全力攻了上去。

  冯远图吓了一跳,他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李彻忽然之间,金光暴涨,轻轻一避,跃过自己的飞剑,一刀砍来,竟有如千百把同时而砍来,不能分清真假。一瞬过后,便见一把发出金光的巨刀朝自己当头砍下。冯远图必竟是青年才杰,江湖经验丰富,不像李彻这初入江湖的菜鸟少年。只见无风自动,他的身体竟如落叶被风吹动一般,往后经经飘去,堪堪避过一刀。虽然如此,前胸也免不了被刀气所伤,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上至下划过,顿时血如泉涌。那个白岸剑反应也快,只见双戟如同飞刀一般前后而来。而此时李彻一招得手,招势已老,见那戟来,便再也无力追击,只得收刀护身。

  冯远图为刀气所伤,后退到一边去止血疗伤了。和李彻对阵的是白岸剑。此时场上两人,一个是储锐已久,一个是重伤在身真气不续。情势强弱分明,李彻勉强提气,挥动宝刀守护全身,他可不敢轻举妄动。而白岸剑刚刚也被李彻那一招吓了一跳,此时全神灌注,不敢分心。他看到李彻只守不攻,也不出招。心道:“拼损耗自己优势明显,那白骨箭的毒他是最清楚的,就算只是擦伤,也是必死无疑的。”

  李彻明显感觉到自己真气越来越弱,再这样下去,不用打就输了。只见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喊一声,金光顿时涨了不少。心念一动,七星宝刀脱手而出,一招“龙战于野”使出。这一招攻敌有备,摆明了决战的态度,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一招发出,天地之间尽是刀影,有如实质。最利害之处却在于那些刀影会来回攻击,除非李彻换招,不然刀影便不会消散。

  白岸剑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一招的利害之处。只见他青光暴涨,混身发出无数条绿色触手朝李彻的那些刀影攻去,而双戟却是一前一后攻向李彻的身体。只见那些绿色触手和刀影一碰,便被刀影砍断,但是绿色触手越来越多,而且被砍断的也会立刻长出,反观李彻的刀影却越来越淡,最后纷纷消失。才一瞬间,那双戟便已攻到李彻面前,李彻左闪右避,双戟前后夹击。

  瞬息万变,李彻身上多了数十道伤口,空中的刀影也所剩无多,只能堪堪挡住那些绿色触手的前进。刚刚还是李彻出招先攻的,此时,便已是攻守互换了。李彻无可奈何,只得招回宝刀,挥动它去挡住那双戟。

  李彻不断地后退,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在他的身后,便是那深不见底的坑洞。就在此时,只见一把飞剑攻来,那是冯远图的,他现在已经有所恢复了,用尽全力,毫无保留的补上这最后一剑。

  李彻终于都挡不住了,那一剑正击中刀面,他脚一退,一步踏空,掉落坑去。

  冯远图哈哈大笑。他走到梦霞昏倒处,手一用力,那把火龙宝剑便被他吸入手中,脚轻轻一踢,梦霞就被他踢入坑中。

  一阵笑声从远处传来,冯远图和白岸剑终于御剑而去了。

  此时洞内坑下,却别有一翻情形。其实说来,那个坑并不深,甚至于可以说是浅。只是洞中光线不足,黑暗之中也就难以看清楚。冯远图也没想那么多,中了白骨箭的人是不可能活过对时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然而天下之事却总是那么的巧,此时坑中两人却都没有死。

  李彻全身无力,刚刚的战斗他已经耗尽了真气,其实损耗他真气最大的并不是刚刚的战斗,而是那擦肩而过的白骨箭,太利害了。他动不了,心里却很明白,神智也很清楚。就在他丹田气海即将枯竭之时,一丝阴凉之清自丹田升起,一瞬之间便传便全身。原来呆在丹田气海之中的那株灵芝仙草见它真气将竭,又中巨毒,就要死去之时,终于忍不住出手相救。那灵芝仙草是天地间第一等灵物,食之可解百毒。但是如若是它自愿以自己宝贵的仙液相救的话,那效果就会更加好。这些仙液会和人血混合,从此之后,便长留人体之中,使人不再受百毒之害。而那个灵芝仙草因为失去仙液,全身干枯,便会立时损耗五百年道行。李彻体内那株灵芝仙草因感李彻当时不杀之恩,因此出手,但从此却要长眠于李彻体内了。

  仙芝相救,李彻体内毒物立除,真气快速恢复,伤口也复原得特别的快。

  梦霞却没有李彻那么幸运,她一共中了三只白骨箭,毒液一瞬之间便流遍全身。梦霞自得到那颗蛇宝已来,便将它贴胸而藏,时刻不离身。本来那颗蛇宝在身,应当百毒不侵才对。只可惜梦霞之毒是由那三只白骨箭而来。此时那三只箭就在她体内,源源不断地腐蚀她的血液,损伤的她身体。以蛇宝之威也不能阻止毒液的扩散,只能堪堪守护她的心神,促使她的身体产生对毒液的抵抗,使她不至于死去。

  此时的梦霞,全身受到毒液的侵蚀,痛苦可想而知。全凭着那颗蛇宝,才能堪堪支持得住。如果不清除这些毒液的话,她早晚也是要死的,只不过时间长了一些,要比别人承受更大的痛苦罢了。

  得到仙芝帮助的李彻此时却已无大碍。他醒了过来,一眼便看到不远处的梦霞,她脸色苍白,神情痛苦,看起来直叫人痛心不已。回想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李彻不由得暗暗叹气,只盼她能吉人天相,平安无事。

  回想当日,萍踪偶遇。是彼时刻,她宛若仙女下凡,美丽无双;她生气勃勃,天真烂漫;她豪放自喜,谈笑自若;她直抒己见,胸怀坦荡;她辛辣调皮,妙语连珠;她开朗大方,胸无心机;她助人为乐,侠骨丹青;她天赋聪颖,道行高深;与她一见,顿时忘记自己是何人在何地当做何事。呜呼!而此时刻,她竟遭此大难,她脸色苍白,她萎靡不振,她痛苦不堪,她生不如死。想之怎能不让人痛心疾首呢,恨不能拨剑斫地,挥刀砍天。敢问苍天,为何使小人得志,侠士含冤?呜呼,梦霞!尔有貌,虽嫦娥不如,天不假尔以命;尔有才,纵文曲难胜,天则偿尔以恨。想来此后寂寂窗纱,已少展眉之日;悠悠岁月,长为饮泣之年矣。余为尔柔肠寸断,五内俱裂矣!

  李彻此刻心如乱麻,不知如何是好!再看梦霞之时,只见她已醒来,悲观失望,心灰意冷,满脸泪光,看到逍遥望来,顿时泪如泉涌,幽幽哭道:“彻。。。。。。!”悲悲切切,泣不成声。

  李彻眼有泪光,却忍住不哭。努力的爬了起来。心道:“我不能哭,我绝不能哭!”

  终于,李彻爬到了梦霞身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她,四眼相望,相对无言,唯有痛哭!

  年不过弱冠,两个少年人。此时此刻,怎能不哭。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李彻泪如雨下,不能抑止!他紧紧的抱住梦霞,只有这样,才是此时最好的安慰!

  呜呼!其二人同命同心,此时此刻,该当如何? 到底何去何从,请听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