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冷风疾雨诉情意 更抛血泪表真心

九鼎神丹录 zzq 5383 2005.07.14 15:34

    日落西山,暮色苍茫,晚风习习,百鸟归林。此时天色已晚,洞中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李彻和梦霞相对而卧,他能明显感觉到梦霞此时的心情。

  一日之间,突发异变,最最亲近之人竟亲手将自己打入坑中,欲置自己于死地。人生最大之不幸莫过于此。想来此时此刻,怎么能不愁容满面,心如刀割呢!

  自古以来,红颜多薄命,说来丝毫不爽,莫不皆然。玉女奇葩,人生多变,遥想当年,西施用计,临危受命,忍辱负重,终于以身许国;昭君出塞,遥望故土,梦萦家园,难免凄凉孤寂。绝代芳华,貌美命恶,从来如此,又岂是只有梦霞一人!

  夜黑人静,人泪飞红,李彻心碎矣,君复何言!

  梦霞与李彻真诚相见,至此仍然相对不发一语。而此时两人心中,却早已情根深种。梦霞本是聪慧之人,此时此刻,前因后果也已想得明明白白。李彻坚强果断,奋不顾身,如此男儿,岂不正是自己梦中之人!

  夜凉如水,可证此心。何难一死,以报卿卿!李彻心中,又何尝不对梦霞产生爱意呢!

  千金易得,知己难求!人生得一知己足已,此时两人相对,虽然默默无言,但已经心心相应,心心相知了。梦霞把李彻当作知己,李彻又何尝不把她当作知己呢!两相知,所以两相应。身无彩凤双fei翼,心无灵犀一点通。不需要太多语言,只两眼相望,轻轻点头,便已终身不改其志,生死不易其心。

  长夜漫漫,此时已近三更。李彻得仙芝之助,伤势好转,此时功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他扶起梦霞,盘膝坐下,将青龙真气源源不断地运到梦霞体中,意欲助她疗伤。

  因为李彻的血液含有灵芝仙草的仙液,所以对疗伤有特别的好处。一般来说,可以增强一倍以上的治疗能力。然而此时梦霞中毒已深,看起来像是回天无术了。

  李彻并没有放弃,他知道一定要把那三只白骨箭逼出来,不然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何况他不知道那里有神仙。他咬紧牙关,青龙真气全力运转,终于在两个时辰后拨出了第一只白骨箭。接着又连续拨出了剩下的两只,而这时他已经脸色苍白,精疲力尽了。

  事有凑巧,李彻的青龙真气本来便具有疗伤的特点。东方之神青龙,属木,色属青,称作青龙,亦作苍龙。木者,水土之精华也。天地之间万物都离不开这水土的精华,人吃的东西来源于它,动物吃的东西也来源于它。所以说木属性东西,不管是花草树果,都是能吸取天地水土的精华,然后聚集成实体,为万物取用。也就是说李彻的青龙真气能够促进梦霞体内被损坏了的器官的重新生长。而且梦霞刚刚好是火属性,五行相生,木生火而克土。又兼之梦霞身怀蛇宝这件克毒之物。如此诸多巧合之下,梦霞终保住了性命,恢复了一点点体力。然而她中毒实在太深了,五脏尽损,毒物已深入骨髓,虽然醒来,却已是重伤在身。李彻知道,如不消除余毒,修复五脏,就现在这个情形,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出事的。而且她现在脸色苍白,四肢无力,满脸倦容,冷汗直冒,显然痛苦非常。就更加令李彻心急如焚。

  万般无奈,只得扶起梦霞,说道:“你没事吧!现在怎么办!”

  梦霞显得很坚强,说道:“谢谢你!我没事。”

  李彻看着她,说道:“听说神医华元景不但医术高明,丹药也独步天下,我们不如去找他吧!”

  当今天下,门派中丹药最好的莫过于神丹宫,而论及医术丹药第一人的话,则要推神医华元景为首。他住在一个叫万花谷的地方。

  梦霞道:“我伤重难治,你还是走吧!”

  李彻道:“你说什么呢!要走一起走。我们现在就走!”

  梦霞道:“你知道神医住那吗?”

  李彻道:“我只是听过他的名号,住在那里却不知道。”

  梦霞道:“他住在万花谷,离此地少说也有三千里路。我现在走路都困难,怎么去得了,你还是自己走吧!”

  李彻道:“我就是背也要背着你去,不管有什么困难!”

  梦霞道:“这件事情其实与你无关,我是可以回恒山的!”

  李彻道:“你不用说这样的假话来骗我。你还回得去吗?恐怕此时恒山已经掌握在你师兄手中了吧!”

  梦霞道:“彻。。。。。。你。”

  晨鸟歌唱,天已破晓,李彻和梦霞沿着来时之路,回到空地上。此时梦霞无力御物而行,况且火龙宝剑已失,也无物可御。李彻心道:“不能御物飞行,那就步行走去吧。不过当前要做的事,却是先回到大陆。光在这里等是肯定不行的,应该想个办法才行。或许可以伐木造筏,砍竹为桨而行。”

  两人商议了一下,觉得这个办法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像这样的岛是不会有什么人来的,船那就更加不敢想了。

  当下也不迟疑,梦霞无力帮手,只好在一旁静坐。李彻一人伐木造筏,顺便也将林中动物水果弄些来吃,渴时就喝些山泉之水,一时之间倒也快乐。

  三天之后,李彻终于将那木伐造好了。几天以来,两个人有说有笑,好像已经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通通忘光,就如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今天天气晴朗,李彻备足食物,两人便上了木伐,准备回到大陆去。

  御物而来时,并不觉得有多远,此时却觉得非常遥远。看来没有三五天是不可能回到大陆的。李彻看了看梦霞,拉着她毫不犹豫就上了木筏,朝大陆的方向行进。

  两人出海时,太阳刚刚升起,照在那海面上,五光十色,十分好看。今天天高云淡,是个出海的好天气。

  风很大,浪很高,大海茫茫,一叶偏舟。一阵风吹来,便摇摇晃晃,一个浪打来,那木筏便随之上下飘浮。海阔天高,两人一筏显得多么的渺小,微不足道。

  木筏走了一整天,傍晚时分,忽然之间一阵狂风吹来,便彤云密布满天翻滚,只见海浪滔滔海风呼啸,接着便大雨倾泻,劈头盖脸般打向他们。那小小木筏怎么惊受得了这样的打击,不一会儿便散了架,成了片片木板了。

  天公不作美,李彻不由得心中感叹:“真是破屋偏逢连绵雨,船漏又遇顶浪风。无情风雨,为何如此咄咄逼人。几日之内,好梦不成,忽中奸计,身心具损,疲惫不堪,还嫌不够么!三翻两次,种种打击,种种摧残,犹不知足么!”

  李彻一手紧紧拉住梦霞,一手拿着七星宝刀。真气运转,凭着真气和宝刀之威,堪堪护住两人不受风浪打击。梦霞此时,神情更加痛苦,本来已经弱不禁风了,此时又受这风浪打击,如不是李彻紧紧拉住她,抱住她,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李彻和梦霞凌于水面,极力飞行。这御物飞行,虽说不难,却也不易。但是如果带着一个人的话那就是千难万难了。因为凡是能够御物而行的人,必是功力高深,身轻体健,又或是法宝精妙才行。梦霞火龙宝剑已失,此时又重病在身,对于李彻来说就有如千斤之重,七星宝刀虽然精致,他的功力也还算高强,但是要带着梦霞,顶着风雨凌空而行,却是不能!此时他只能双脚踏波,微步慢行。

  梦霞哭了,喊道:“你还是不要理我了,你自己走吧!”

  李彻却不理她,艰难行进。此时他俩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回岛去是不可能的,往前行更是不可取。李彻若是不管梦霞,自然大可凌空高起,御器而去。可他却不能这样做,这不仅仅是他已经深爱梦霞,更因为他不是那种不管朋友死活的人。

  惊涛骇浪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也依然哗哗啦啦地下着,李彻已经快坚持不住了。梦霞极力摆脱他的手臂,她不想连累他,再这样下去,不用半个时辰,李彻就要耗尽真气而死了。她不想李彻死,她宁愿自己死也不能让李彻死。

  李彻又何尝不是这样想,他是不可能让梦霞先他而死的,就算要死,那也要死在一起。他紧紧地抱住梦霞,一步一步往前迈去,这可不是在陆地,脚下是怒涛汹涌,带着海水腥味一股股地扑面而来,头上是狂雨乱点,如剑般地打着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天边时不时还传来一声惊雷,其声震天,一道道电光闪过,划破长空,张牙舞爪地向他显示天地的威力。风声,海浪声在身边咆哮,鬼哭狼嚎般叫嚷着,好像在嘲笑他不自量力一般。

  天空是那么的暗,此时此刻,李彻已经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他所能做的就是往前走,再往前走,绝对不能掉下去。七星宝刀光芒越来越暗,紧紧地握在手中,勉强带着他。

  梦霞万般无奈,此时此刻,她欲哭无泪,欲言无声。她能做的,也只是紧紧抱住李彻。

  为何?天地竟如此无情!情切切,泪丝丝,冷风疾雨无情处,谁视人悲苦?

  当李彻醒来时,看到的是一个船舱,手中那把七星宝刀和窗外的阳光同样闪着光芒,梦霞却不在他身边。他跑了出去,喊道:“梦霞,梦霞!”

  李彻到处乱跑乱喊,不一会儿便有一个中年人向他走了过来,说道:“小兄弟,你那个朋友她没事,放心好了,她睡着了!”

  李彻心中那一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说道:“谢谢你救了我们,能带我去看看她吗?”

  那个中年人道:“不用谢,应该的。你跟我来吧!”

  这船好大,李彻跟着他左转右转,在靠后面的一个小客厅旁边的房间停了下来。那中年人道:“他就在里面,应该还在睡吧!”

  李彻毫不迟疑,推了门就走了进去,远远地就看到了梦霞,她睡得好好的,虽然面色苍白,但依然是那么的美丽。他走了过去,轻轻的拨动她的头发,看了看她清秀的面容。过了一会儿,转身向门口走去,就在他要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梦霞喊到:“彻!彻!”

  李彻急忙转身回过头来,看到梦霞却没有醒来,只是在说梦话罢了。李彻顿时大喜过望,眉舒目展的向外走来。看到那个中年人,便说道:“真是对不起,还没请叫大哥高姓大名呢?”

  那个中年人看到他这么高兴,呵呵笑道:“在下王华容,不知兄弟怎么称呼?”

  李彻说道:“原来是王大哥,小弟李彻。”

  王华容道:“哦!原来是李兄弟,里面那一位是兄弟的红颜知己吧!”说着呵呵一笑。

  李彻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说:“她叫梦霞!”

  王华容道:“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好啊!只是不知道李兄弟二人为何落入海中。”

  李彻心想:“那些事还是不说为好,免得多添麻烦!”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事说来话长,其中多有变故,实在不大好说。这。。。”

  王华容道:“我也是一时好奇而已。看李兄弟手握宝刀,定非凡人,不知是那派高手?”

  李彻道:“小弟久居岭南,山野之人,那里是什么门派的高手。王兄见笑了。”

  王华容道:“我向慕修道之人已久,故有此问,李兄弟勿怪!”

  李彻道:“我还没谢你救命之恩呢。兄长勿怪才对,今后有用得着小弟的,但有所命,力所能及,在所不惜!”

  王华容道:“那今后可就要抑仗兄弟了。”

  李彻道:“兄长说的那里话!小弟还要兄长多多指点呢!”

  就在此时,梦霞已经醒来。她心里记挂着李彻,见他不在身边,急忙跑了出来。一打开门,便看见小客厅中的李彻和王华容。看到李彻没事,缓步走来,喊了句:“彻!”然后看了看他身边的王华容,说道:“是你救了我们吗?真是谢谢你了!”

  王华容笑道:“不用客气。外面还有些事,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就走了。

  李彻和梦霞两眼相望,同时问道:“你没事吧!”又同时说道:“我没事!”李彻看着梦霞,伸手拉住她的手。

  王华容的船没两天就靠崖了。李彻和梦霞向他告别后就走了。

  一路之上,两人隐藏身份,不敢招摇。以他们现在的情况遇上冯远图的人就麻烦了,所以一直都很小心谨慎。

  走了一个多月,终于都到了处于西南边的万花谷。这里地如其名,到处鲜花锦簇,灿若云霞。姹紫嫣红,五彩缤纷。有红花,红花似火;有黄花,黄花似金;有白花,如雪似霜。花香醉人,有的是一缕清香,有的却是浓郁芬芳。百花吐艳,千枝万朵,竞相开放,有桃花,有月季,有梅花,有梨花,有兰花,还有牡丹,玫瑰,海棠,各种各样,千姿百态。有开了的,争奇斗艳,有没开的,含苞欲放。还有那些季节不对的,只剩下枯枝落叶证明它的存在。

  李彻此时可没时间欣赏这百花斗艳,他看都不看就带着梦霞往里面走去,花好多,以至于道路时有时无。花有高低,高的比李彻还要高,低的却贴着地面,以至于看不清前面景色。李彻在花丛里已经走了半天了,却还是没有找到进入谷内的道路。

  李彻觉得奇怪,仔细观察了这些花草的布置,顿时醒悟,自己已经走入了人家的阵中。怪不得前不能进,后不能退。原来这个华元景医术高明而且善于炼制丹药,所以在这个百花谷中设了重重阵法机关,以防止别人擅自进入。

  李彻看了看花的位置方向,随即知晓这个阵的来历变化。这个阵叫“八阵图”。这个阵利害啊,如果你不懂得它的变化,就绝对出不了阵,而且里面杀机处处,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危险。据说这个阵可比十万精兵,它的利害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此时李彻面前的这个八阵图却有些不大一样,少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杀气。按书上记载,八阵图内应该杀气腾腾才对的,可现在却一点都没有。李彻想了想,顿时明白了,这个阵全用鲜花布置,怎么会有杀气呢。看来这个华元景不但医术高明,医德也不错。看现在这个阵只能挡人于外却不杀人,只有生门却没有死门,只要有人走入阵中,便会迷失方向,转来转去最后就回到来时的地方,但却绝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这个阵李彻非常熟悉,他是兵家常用的阵法,李彻那本《智慧之门》就有一部分讲这样的军阵的,对他来说,这个阵可以轻易破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