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太华山中有仙洞 兄弟同心力断金

九鼎神丹录 zzq 5500 2005.07.15 22:11

    李彻和东方凌云御动法宝,穿行于云雾之间,往那华山而去。李彻脚踏七星宝刀,仪定气闲,神态萧洒,而东方凌云却不使用任何法宝,只见他腾云驾雾,迎风而行,长衫飘逸,美不可言。此时二人正往那华山南峰而去。传说大雁回归就常在此处落下歇息,因而得名“落雁”峰。

  凌空而行,速度极快,才一会儿便已经望见那华山了,只见到处石峰林立,气象森罗;山峦起伏,如虎在卧;冰峰雪岭,似通云霄。两人落在南峰“落雁”绝顶,顿感天近咫尺,星斗可摘。举目环视,但见群山起伏,苍苍莽莽,黄河渭水如丝如缕,漠漠平原如帛如绵,尽收眼底。使人真正领略华山高峻雄伟的博大气势,享受如临天界、如履浮云的神奇情趣。此华山第一高峰的确不同,有诗赞道:“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其高与险就可见一斑了。华山之中,只见到处是悬崖峭壁,奇险无比;山深谷幽,草木峥嵘;山环水抱,溪流蜿蜒。就在他俩所站山脚之下,便有一泓溪流,平缓清澈,叮咚之声不绝于耳。

  如此美景,岂能不好好欣赏一翻。李彻跳到溪边,伸手捧水来喝,只觉得清凉甘纯,直至心底。就在此时,忽见一片巴掌大的红叶在溪水中顺流而下,极为奇特。本来这华山之中,红叶最多,特别是每年秋深霜浓时节,满山红叶喷薄如炽,如同汹涌而来的红潮浸漫山坡。李彻所在的这南峰红叶,以五角枫为主,树冠硕大,叶红时如团团红云,天下闻名,世人皆知,却也没有什么希奇的。不过此时,他所看到的红叶却有些特别,它红润,鲜血欲滴,它可爱,只教人爱不释手。李彻见它如此模样,便顺手捞起,只觉得那片红叶十分冰凉,砭人肌骨,又十分的沉重。将它置于阳光之下,只见红叶上有许多鳞片,反射着金光,十分耀眼。李彻心想:“此物定非凡物,不如拿给东方大哥看看,也许他知晓。”

  此时东方凌云正站在一块巨石之上,欣赏这华山日出的美景!只见东方破晓,晨曦初露,渐渐霞光瑰丽,云源奔涌。红日东升,喷薄而出,继而光芒四射,气象万千,整个世界大放光明,身心为之一振。待云雾散尽,苍松翠柏,则更加清丽悦目,美妙神奇。这华山日出的美景,实在令东方凌云心为之醉,以至于李彻走了过来他都没有察觉。

  李彻喊道:“大哥。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东方凌云让他一语叫醒,看了看李彻,笑道:“拿来我看看!”

  接过李彻递过来的红叶,他看了看,说道:“贤弟似乎捡到宝了。这应该是北斗红叶,华山独有。据说这北斗红叶永不腐烂,将它置于胸前,可收敛心性,防止走火入魔,练功时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李彻道:“如此宝物,却为何会随水飘来。”

  东方凌云道:“这种天地奇宝,得之极为不易。像这华山之中,枫树满山,红叶遍地,可是要凝聚其精华,长出这么一片北斗红叶,却也要千百年的时间。今日贤弟有莫大机缘,得此宝物,以后可要好好利用,不负了它才行啊。”

  李彻道:“我知道了。” 说着将红叶置于胸前,整理好衣物。

  俩人不再多言,直向那落雁峰“总仙洞天”而去。

  此时两人已经来到洞门外,只见“太极总仙洞天”六个大字闪闪发光。这华山洞天显然与泰山洞天不同。光这个洞门就豪华多了,哪像泰山洞天那样光秃秃的连个门都没有。李彻心中暗道:“不知道这个真人惠车子是个什么样的前辈高人!”

  当下也不迟疑,李彻走上前去敲门,大叫:“岭南李彻求请惠真人!”声音响亮,饱含青龙真气,穿过那扇门,远远的传了下去。刚刚李彻并没有报上东方凌云的名号。他觉得这事必竟是自己的事,与兄长无关,没有必要还是不要让他去冒这个险的好。

  东方凌云也不说话,两人静静的等着。忽然“喀”的一声,门自己开了,却不见开门之人。俩人却也不管这么多,门开了就是同意自己进去了嘛!毫不迟疑,两人同时踏进“总仙洞天”。刚刚走过大门,就听到又是“喀”的一声,门又关了,顿时洞内乌黑一片,都看不到对方在那里了。

  李彻叫了一声:“大哥”。东方凌云道:“无妨!”说着暗运真气,身上顿时黄光高涨,一时之间洞中事物便看得清清楚楚。本来到了人家的地方,是不好摆出这么个架势的。这样好像是在向主人家示威似的。不过此时不这样做,又什么都看不见,不得已只好求其次了。无奈李彻也只好运转青龙真气,发出金光。本来青龙真气应该发青光,也不知道李彻为什么发出的却是金光。而这金光和黄光相映成辉,又已经分不清你我。两人借着这光,仔细看了看洞中墙壁,李彻心道:“这总仙洞天好像虚有其表,那泰山蓬玄洞天里面布满夜明珠,有说不尽的辉煌,这里却连根蜡烛都没有,真是奇怪得很!”

  两人看了一会儿,便朝里面走去,转过几个弯之后,便看到一个较为宽阔的地方。转左有一条路继续往洞的深处,而正前方却有一个门,旁边写着“惠居”。想来应该就是真人惠车子居住的地方吧!李彻走向前去,叫道:“岭南李彻,求见惠真人前辈。”

  半天竟没人应,正当李彻想再叫一声时,门终于开了,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长得朗目高鼻,天庭饱满,仪表堂堂,龙章凤姿,白衣长衫,书生打扮,手持一把纸扇,年纪不过二十,正是翩翩风度美少年。李彻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就是“真人惠车子”?长得竟如此英俊潇洒。

  李彻发呆时,东方凌云却说话了,道:“东方凌云见过惠真人。”李彻也醒悟过来,修道之人,多有驻颜之术,他一定是修炼了这种功夫了,所以显得很年轻。急忙行礼道:“李彻见过惠真人。”

  惠车子看了看两人,说道:“两位来此,所为何事?”

  李彻道:“只因好友身中巨毒,须要五行精华救治,特来向惠真人求取金之精华。”

  惠车子道:“你为朋友而来,却也有义,可惜那金之精华,并不易取。”

  李彻道:“义之所至,在所不惜,虽千难万难,我亦誓取之。”

  惠车子道:“汝既有义,我亦不阻。然汝可知,若取之不得,汝命休矣!”

  李彻道:“我辈男儿,生于天地之间,只为情义二字。若无情义,空有一身臭皮囊,又有何用。”

  惠车子道:“汝当真愿为朋友而冒此巨险!”

  李彻道:“彻心意已决,请前辈指路吧!”

  惠车子看了看东方凌云道:“汝又如何?”

  东方凌云道:“兄弟同心,其力断金,我当与彻贤弟同往。虽死无怨!”

  李彻两眼盯着东方凌云,却不说话,此一时刻,无言更胜千言。

  惠车子道:“我华山洞天,从来为有义之人而开,从左边那路直去便可!危险重重,两位小心!”

  李彻和东方凌云同时道:“多谢前辈指点。”

  两人头也不回,便往洞中深处走去。一路上平平静静,无惊无险。忽然一阵寒风吹来,李彻只觉得阴凉刺骨。就在此时,眼前景物一晃,顿时天地变了个样。

  突然间李彻到了一个冰天雪地的空间,好大,一望无际。前面是一座座的冰山,地上尽是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果然不假。不远处还有一条小河,冰块浮在水面上顺流而去。他四处张望,却看不到东方凌云,急忙叫了一句:“大哥。”没有人应他。李彻心中惊讶莫名,暗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东方大哥那里去了?”种种问题困扰着他,怎么办?天地之间,竟只剩自己一个人,该往那里去,该怎么去?空虚,孤寂,迷茫,何去何从?李彻心神不定,不断地问着自己。一时之间,他惶惶不安,感到无比彷徨。

  李彻到处乱跑,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当然也不会知道应该怎么离开。但是他要跑,他不能站在原地不动,他要跑到一个有人的地方,至少是个有生物的地方。可这里没有,这里有的只是雪,除了雪就是冰水,再无它物。怎么办?

  李彻召出七星宝刀,运转青龙真气,一刀劈向前面一座山。他是全力施为,不留余地,可是却没有什么效果,连冰渣都没有看见,也声音没有。忽然李彻发现自己没有了听觉,什么都听不到,听不到水声,风声,甚至于自己的呼喊声。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了?李彻问着自己。他思前想后,忐忑不安,他已经面如土色,心惊胆战了。

  就在李彻要发疯时,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那是梦霞的声音:“彻,雪花满天,那是在祝福你我的梦,勇往向前吧,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你左右。飞向那海阔天空吧,不要彷徨,不要停留,我就在你身旁。”梦霞的声音在彻的脑海中回荡,另一个声音又响起,那是东方凌云的声音:“贤弟,来!与为兄共饮这杯酒。义之所至,何惧之有。你我兄弟情深义重,愚兄自当与弟同生死,共存亡。”两道声音在脑中激荡,李彻顿时醒悟。自己明明在洞中,怎么可能突然来到此处,这必是幻景无疑,心中稍定,平静神志,坐地运功。

  就在李彻识破幻景,走出迷茫时,异变又起。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了,她长得太美了,美得让人不得不心动。她冰肌玉肤,白腻光滑,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柔和的阳光下,泛着洁白无瑕的光泽。她眼如秋水,含情脉脉,秋波频动,致命的眼神让人无法抗拒。她声音圆润,清脆的歌声在耳中回荡,一下,两下,好像在安慰李彻刚刚的迷茫,指引着他往前走去,到她身边去!

  李彻呆了,热血方刚、风华正茂的少年郎,怎堪忍受这样的诱惑。他正想起身,忽然一股阴凉从胸前北斗红叶传出,直至心里,凉遍全身。“好凉!”李彻暗道。瞬间神志清醒,热血平伏。李彻看了一下那美女,心中叹道:“彻!不可!”闭眼挥刀,一道金光朝那美女而去,一时间云消雾散,美女消失。

  就在李彻暗道庆幸之时,只听道一声努吼,一只雪妖跑了出来,个子好大,混身雪白,毛茸茸的,像是个白色的大猩猩。李彻连忙召出七星宝刀,准备迎敌。只见那雪妖张牙舞爪,朝他冲了过来,看起来力道很大,却没有什么技巧招式可言。李彻微微一笑,七星宝刀应声劈去,正中雪妖。定眼看时,他大惊失色,这能将巨石打得粉碎的一刀竟丝毫不起作用。宝刀悬于半空,雪妖安然无样,还继续向他冲来。李彻只得召回宝刀,使出青龙刀法,一招“双龙取水”应手而出,两条巨龙一瞬之间打在了雪妖身上,顿时将它打退了好几步,胸前也打出了一个坑。李彻大惊失色,敢情这雪妖是实心的啊!果不其然,只见那雪妖往地上一滚,又完好如初地向李彻冲来。

  李彻心道:“看来要打败这个雪妖,非将他整个打成粉沫不可。”想到做到,李彻青龙刀法连绵不断,一招接着一招,直打得满天刀影,金光大作,天上的,地下的,一道道朝那个雪妖攻去。雪妖也不躲让,就让那些刀影一道道打在身上,直打得雪花乱飞,不成模样,有如暴雨乱点平湖,湖面顿时开花一般,只不过此时雪妖被打出来的雪花掉落在地上,而湖面上的水依旧落回湖中罢了。一番狂攻之后,李彻真气损耗大半,那雪妖终于都灰飞烟灭了。正当他想着战斗结束,应该去找东方凌云时。只见地上雪花凝聚,不一会儿,那个雪妖就又毫发无损地站了起来,李彻觉得奇怪,正想攻击,灵光一闪,想道:“那个雪妖一定是假的,这只不过是幻景,那有死而复生的道理。”心念一动,窥破天机,一时间种种幻象全都消失。

  李彻已经回到洞中,只觉得有些疲劳,却无大碍。抬眼一看,便见到东方凌云就在身边,忙道:“你没事吧?”

  东方凌云道:“你都没事,我能有什么事?这种幻景还不能难倒我!”

  李彻道:“怎么你也进入幻景了吗?”

  东方凌云道:“不错。”

  当下两人互相诉说刚刚面对的景象,结果竟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东方凌云功力高深,不为所惑,轻易识破其中奥妙,跳出幻景,在此等候李彻不少时间罢了。

  李彻听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说道:“我们去看一看下一关是什么!”

  说话间二人已经往洞深处走去了,除了觉得有点冷外,却也没什么。但越往深处却也越来越冷,初时只不过是有点冷,刚刚还只是冷飕飕,现在已经是刺骨冰冷了。李彻已经不得不运转青龙真气护身,才能勉强抗御寒气,继续往前走。

  李彻说道:“那木之精华在火中,这金之精华想来定在水中,就现在的情形看,应该是在极寒冷的地方。”

  东方凌云道:“你说的有道理,再冷下去我也受不了。现在已经滴水成冰了,再下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李彻道:“大哥有什么办法吗?”

  东方凌云道:“我想合二人之力方可成功穿过这酷寒。就由我布一个‘天罡北斗阵’助你过去如何?”

  李彻道:“大哥这阵怎么布法?”

  东方凌云道:“我将七巧剑布成一个‘天罡北斗阵’,你站在北极星位,我就可以令七剑保护你,再加上你的护体真气,一定可以抵御这寒冷。”

  李彻道:“那大哥你呢?”

  东方凌云道:“七剑早已和我心意相通,我留在此处便可将真力传送给它们。”

  李彻想一想,道:“也只好如此了。”

  东方凌云不再迟疑,席地盘坐,召出七巧剑,布成一个“天罡北斗阵”,七剑相通相连,将李彻守护得严严实实。

  李彻得到七剑保护,顿时不觉得寒冷。带着七剑,直奔下去,过了一个多时辰,在两层保护中,他都已经感到筋骨瑟缩了,心道:“这比那炎热更难对付,幸好有大哥帮忙,不能真没法过这第二关。”想着时,已经到了最底下了,只见前方冰柱中心,有一根根“白金”,那应该就是金之精华了。

  李彻毫无疑问地召出七星宝刀,一刀劈去,将其中一个冰柱整个打碎,那条“白金”便掉落地上,看起来足有一丈多长,中指般粗。俯身捡起那根“白金”条,李彻就往回走。这天地之精华不易凝聚成长,拿到这么多已经是有伤天和,不可多拿。

  李彻和东方凌云顺利取得金之精华,回到惠车子住处,向他道别,就凌空而去!

  他们所去何处,有何奇遇,下回分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