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十一回 四杰慕道求宝诀 凌云轻敌陷火阵

九鼎神丹录 zzq 3897 2005.08.29 20:53

    却说李彻从‘云宵阁’购得大量的地火珠,匆匆别了凭杰人,竹风和任平军三人,回到四杰府,准备好好练习一下他从金木先生太叔西那里学到的炼器之术,也好顺便炼制一些防身装备,以备青莲邪教斗争之需。谁知才一进门,便见到京城四侠早已经在前院等他了。李彻定眼望去,心道:看他们神色,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却不知是何事故,四人齐在此处等我。

  四人一见到李彻进了大门,便急忙跑了过来,一齐跪下,齐声说道:“师傅在上,请收下弟子四人作徒弟吧!”

  这一变故着实让李彻吓了一大跳,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自从认识他们四人至今,一直都是以兄弟相称,何以今日突然要拜自己为师。心想自己本事低微,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当他们的师傅!一时之间不知所措,茫茫然毫无头绪,竟自惊呆了。

  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却不是没有一点原故。原来这兄弟四个人,孩提时代都是没有人家的孤儿,当然也就没有亲戚朋友,生活自然十分艰难,潦倒落拓。偶然一次他们聚在一起,两样的人生遭遇,同样的生存困难,使他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从此结为异姓生死兄弟,发誓要努力修行,闯出一番事业来。你想四人俱是没有什么本事的小孩子,生活尚且不能温饱,又有什么手段能够图强呢?只能是每日混迹于京城之中,成天无所事事,偶尔得到一些好心人的帮助,才得勉强度日。后来也是机缘巧合,有一个老道士见他们可怜,便传授他们一些基本的吐纳法门。也是他们慧根早种,福缘所至,具都学了一些本领,又得了几件法宝,从些扶危济困,倒好做了一些好事,打出了一些名堂。然而论神通武功,他们却只是刚刚入门,对于炼丹道、炼器术之类的,更是一点儿也不懂,虽然心存向道之心,却不得其要,那也是徒劳无功的。所以自从看到李彻神通广大,丹道通神,便都心动不已,早有了拜师求诀之心。特别是老二慕容剑,平生好强之心最盛,为人又善于经营,自从看了李彻种种厉害神通,更是眼馋得厉害,听了李彻也通晓炼器术之后,终于按捺不住,和三兄弟商量之后,便决定要一齐拜李彻为师,求取炼丹炼器的法门,所以便发现了今天这样的事情。

  李彻对于他们的心思,却是不大了解。沉默半响,方才回过神来,急忙一一扶起四人,说道:“长孙兄、慕容兄、尉迟兄、司空兄,你们这是做什么?快快请起!有话好说。”

  慕容剑道:“我们兄弟四人真心实意要拜你为师。请你收下我们四人吧!”

  李彻笑道:“慕容兄切莫开这种玩笑,你我兄弟相称已经多时,早已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好朋友,怎么突然说要拜我为师?诚惶诚恐,李彻能有什么本事当你们的师傅啊!我本事低微,你们这样说,实在是让我无地自容,惭愧难当!”

  慕容剑道:“你不必自谦,我们四人虽是异姓兄弟,心却是一样的真诚。我们自幼向往修真学道,虽历尽千辛万苦,却一直没有机会拜得名师,学得大道,所以至今落得一事无成,碌碌无为。你精通炼丹道,通晓炼器术,内力深厚,神通广大,正是我们所期待的名师。我们兄弟四人真心实意要拜你为师,请你念在我们兄弟一片赤诚,收下我们吧!”

  李彻从来没有想过要收徒弟,他自己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师傅,又怎么能够收徒弟呢?更何况收徒弟总得有个名堂吧,自己是那门那派都说不清楚,又能怎么办呢!如若收下他们四人,那就是开宗立派了,这是断然不能的事情。如若不收下他们四人,却又如何拒绝呢?李彻一时之间很是为难。

  长孙少华是他们兄弟四人的老大,看到李彻犹豫不决,便说道:“师傅,我们四人是诚心拜你为师的。其实自从当日初次见面,看到你一颗大草还丹便将烧毁了的草木救活,我们就已经知道你丹道厉害,是从心底佩服你的,早有拜你为师的意思了。我们兄弟四人自幼向道,十几年来花了我们无数心血金钱,也只不过是学了一点儿皮毛,每每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今日幸而让我们遇到了你,岂不是缘分,你就收下我们吧!”

  慕容剑道:“你的本事是我们有目共睹的,我们要拜你为师也是真心实意的,以后我们跟着你,火里来火里去,水里来水里去,生死不惜,绝无怨言。”

  李彻道:“李彻能力微弱,又怎么能成为你们的师傅呢!我是不想耽误你们的前程啊!况且我自己都没有师傅,我是机缘凑巧学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是不足为师啊!”

  慕容剑道:“我们兄弟真心实意,下定决心了。就算你现在还不能精通各家之长,但以我们兄弟看来,成仙得道也是早晚的事情。我们跟着你早晚也能修得一些正果,你就不要推辞了!”长孙少华三人亦纷纷附和,摆出一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

  深思片刻之后,李彻道:“你们要拜我为师,无非是想学我的炼丹术,我把它教给你们就是了。我的炼丹道学自神医华元景,能将之发扬光大,我想他也是很高兴的。至于我的其它本事,因为种种原因,我不能随便传授给你们。况且我们相识已久,一直都是兄弟相称,我觉得这样很好,我们没有必要改变这种关系。”

  慕容剑四人互相看了看,心知无法打动李彻,再说下去也是徒劳,无奈点点头。说道:“既然你不愿意收我们做徒弟,我们兄弟也不好勉强。那好吧,就依你!”

  李彻拒绝了收他们为徒的要求,答应传授一些炼丹道的基本法门给他们,这本是两皆欢喜的事情。谁知此时李彻心系自己的炼器术,因此没有多余时间传授他们丹道,只好随便讲了一点基本知识,传了他们一些炼好的丹药和吩咐他们去搜寻一些炼丹用的仙草灵木,准备过些时候有时间再好好讲解。这样安排本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谁知慕容剑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李彻不收他们为徒,而故意拿一些简单的炼丹术来敷衍他们,是不想传授他们真正的丹道,因此对李彻的作法有些不满,怀恨在心,虽然此刻没有说出来,却已埋下了祸根,惹出了以后许多麻烦,此系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李彻心系炼器术,几日来忙着炼制他的赤晶,虽然没有什么得意的作品,却也炼制了一些简单的玩意儿。特别是他炼制了近百只赤日箭,用来配合鼎湖弓使用,威力巨大。此外最让他花费心机的是那张“噬血魔网”,他先用文武之火日夜锻炼,将那些戾气化去,转而灌入大量的青龙真气,再加入赤晶,地火珠等加以锤炼,终于炼制出了他第一件堪称法宝的兵器。

  这日李彻正在闭关研究炼器术,慕容剑慌慌张张闯了进来,说道:“大事不好了!东方凌云出事了。”

  李彻一听说东方凌云出事,也顾不得手中的东西,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慕容剑喘了口气,说道:“据江湖传信使反馈回来的消息称,东方凌云东方大哥等十数人和青莲教烈火堂发生争斗,现在被困于南海,形势危急。你写的那封信也无法传到他手,只能原封返回。你看。”说着将李彻写的那封信交还给李彻。

  李彻看了看信,的确是自己前日所写的那一封。脸色微变,急道:“还有什么详细的消息吗?”

  慕容剑道:“据说东方大哥这边有十来个人,具都是江湖成名的侠客,本来实力雄厚,不应被困的。只不过青莲教那边人数更多,又都是高手,相比之下,东方大哥就落了下风了。不过我也只是道听途说,不足为信。事实如何?我看最好还是过去看看,也许事情并非如此,那也不一定。不过信退了回来,却是千真万确,东方大哥受困,那应该也是真实情况。”

  李彻道:“既然如此,我要立刻赶赴南海,寻找东方大哥下落,必要时也好助他一臂之力,反正离武将选拔还有多日,我速去速回,应该可以赶得回来。要是那边事态严重,一时之间赶不回来,那就只好不参加了。你帮我去和凭杰人他们说一下,事不宜迟,我这就要去南海了。”

  慕容剑道:“我们兄弟四人想和你一起去,就算帮不了什么大忙,跑跑腿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李彻道:“这个事情原本与你们兄弟无关,你们如果愿意帮忙,我是求之不得。这样吧,你先去跟凭杰人说明现在的情况,然后再往南海那边赶去。你们不必马上到达南海,一路之上随便探听消息,而我就先行一步,直奔南海,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找到我大哥再说。你们要是到了南海,再来找我不迟。”

  慕容剑道:“这样也好,我们就南海见。”

  李彻道:“这件事情太过突然,而且生死难期,福祸难定,我看就不要凭杰人他们去了。你去跟他说,我尽可能赶回来参加武将选拔大赛,如果赶不回来,请他务必夺冠,这对我们以后对付青莲教有莫大作用。”

  慕容剑道:“我知道了!”

  李彻二话不说,心念一动,动作疾如流星,一下子便凌空而起,飞奔南海。

  不说李彻赶往南海,却说东方凌云自从与李彻分别,三年间纵横四海,神通固然精进不少,可是祸闯下很多。只因他生平行侠仗义,最好打抱不平,专门替人出头,所以惹下很多祸根,和天下各大门派皆有恩怨。于人有恩的,具都说他为人仗义,莫不佳其品行,许以生死。而那些和他有仇,那自然是巴不得他死,一有机会,总是千方百计陷害他,搞得他不得安定。东方凌云与青莲邪教素有仇怨,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那青莲邪教遍布天下,到处为祸,又都神通广大之辈,岂是东方凌云一人所能对付得了的?幸好他朋友也多,每逢危急,总有一些人前来相助,化解危机。此番争执,却是因不久之前,青莲教烈火堂一帮妖人将他一个好朋友害死,义之所至,自然在所不辞。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便约了一帮朋友,准备前往报仇雪恨。谁知那烈火堂众妖人早已料定他会前来报仇,便设下圈套,四面埋伏,专门等东方凌云前来。一个努气冲冲,不顾一切前去报仇;一个守株待兔,等你自投罗网。成败显而易见,东方凌云轻敌草率之下,一头栽在妖人圈套之中,被困于烈火阵,难以逃出,至今已经过了十日有余,情况危急,如若再无援兵,恐怕就要被烈火烧成尘土了。就在这紧急关头,偏偏惹出一个李彻,又生许多事端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