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回 狭路相逢 飞箭神光斩群邪

九鼎神丹录 zzq 3266 2005.07.25 20:22

    李彻定眼一看,只见此时连同冯远图在内竟有二十五人之多。这群邪教妖人将他团团围住,纷纷祭出飞剑来,发出五颜六色的光,缤纷灿烂,光怪陆离,十分好看。再看那冯远图飞剑耀眼,全身发出黑雾,慢慢腾腾地越积越厚,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随着黑雾越来越多,到处一片冷森森,黑沉沉地令人毛骨悚然。环顾四周,有些地方竟结起了片片冰花,白茫茫的附着在墙壁上,反射着暗淡的光芒。李彻心道:“看来冯远图的“白虎真气”又精进了不少啊!只是不知道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这二十几个人功力又如何?要先留着一手才好,一会不敌趁早走人。”

  说时迟,那时快。冯远图飞剑一晃,化作一条白茫,直朝李彻打来,却是一招平平无奇的“追踪剑”。那剑一来便咬住敌人不放,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它也要追你到天涯海角,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过这种剑法太过稀疏平常,各大门派修炼飞剑,一般都是以这个做为基础的。所以只要会飞剑的人,就会这一招,几乎是所有的剑客都可以轻易使出,就是在场的其余二十四人,估计也在感叹冯远图这一招使得没有水平。李彻一看那剑来势,便知其中奥妙,忍不住呵呵一笑,说道:“冯远图,怎么几年不见,手段变低了。”

  冯远图怒道:“不知死活的家伙,老子的厉害你还没见识呢!”说话时黑雾更盛,只见那剑一变成二,二变成四,一瞬之间竟有千万把之多。这些剑有如实质,剑剑可至人死地,而且好像活了一般,无须使用者指挥,竟自懂得拐弯避角,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四面八方一齐朝李彻而来。这个变化引起那些妖人纷纷高声称赞,“好”字之声不绝于耳。

  李彻看到这一下变化,大吃一惊。一般的“追踪剑”都是只有一把,要应付实在不难。但是现在这么多,避得了这一把避不了那一把,要完全避开去就不大容易了。不过对于现在的李彻来说,这种程度的攻击,却也伤害不了他。只见他心念一动,顿时金光暴涨,那七星宝刀随既围着身体高速转动。开始时还能看清楚那刀在转动,慢慢地竟只见一片光影极速转动,看不清刀的模样,接着竟忽然不见了踪影,连光景也不见了,只留下强烈的气息证明它的存在。李彻哈哈大笑,说道:“任你风起云涌,我自岿然不动。冯远图,你这招是什么名堂,能攻破我的最强防御“真龙护体”吗?”

  冯远图怒目而视,拼命催动真气,说道:“我这一招‘万剑追魂’万夫莫当,一定可以将你砍成肉泥!你受死吧!”只见无数剑光真逼李彻,那剑来势极快,就在离李彻还有两尺左右时,却纷纷被击落地,铿锵之声不绝于耳。似乎每一剑击来,便有一刀迎上,无数的刀光剑影在李彻身外两尺拼杀,就是不能再越雷池一步。

  李彻气定神闲,得意地笑道:“冯远图,你这个奸诈小人,你就这么一点手段,能奈我何?今天我非把你挫骨扬灰不可。”

  冯远图脸色苍白,气喘吁吁,说道:“你才是真小人,伪君子。你用毒箭暗算我,这也是大丈夫所为吗?若不是我受伤在先,你能在这里意气风发?现在我们二十几个人,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死无葬身之地。”

  随着他一声令下,二十四人同时向李彻攻来。这与刚才的‘万剑追魂’不同,这二十四把飞剑都是真真实实,每一把飞剑都和他的使用者血脉相通。一人之力弱,众人之力强。冯远图功力虽然深厚,却新遭重创,后力不续;这群人虽然功力较浅,却人数众多,相辅相成。所以这二十四剑飞来,其攻击力绝对远在冯远图一剑之上。

  李彻看到这二十四飞剑来势凶猛,锐不可挡,但却缺乏一致的行动,各自为政,杂乱无章。看来这群人没有经过阵法训练,只不过是各凭着匹夫之勇的乌合之众罢了。心念一动,跳到半空,心想:“七星宝刀虽然厉害,但以一敌二十四,未免有些吃力。不若试试新得的宝弓威力如何,让他们尝尝万箭穿心的滋味。”心中想着,也不迟疑,只见左闪右避,指挥着七星宝刀挡住那些攻来的飞剑,一有空隙,左手一扬就是一箭射去。七星宝刀防守,射狼鼎湖弓攻击,配合默契得心应手。

  这把射狼鼎湖弓发箭速度极快,一箭射出无须停留,亦无须续力,甚至于可以随心所欲,连续发箭。又由于其速极快,又是一道光箭,就如同神光发射一般,所以往往能够例无虚发,箭箭中的。

  这二十四人本是绿林好汉,江湖游侠,只因学过几年功夫,有些手段,便让青莲邪教召来,传授一些基本的妖术魔功,炼成了飞剑。但他们本是不受约束的人,又喜欢逞强斗勇。若是单打独斗,还能像模像样地打上一场,如今群起而攻,反而不能使尽全力,让李彻占尽便宜。

  相斗不过片刻,这二十四人就显露了他们的本性。只见飞剑在空,竟互相碰撞。或是两三人同攻一点,互不相让;或是出手缓慢,有意让别人先上。李彻见他闪互相之间毫无默契,便有意钻这个空子。他左穿右闯,如游龙一般穿梭于他们之间,一大群人竟乱成一片,看不清李彻身在何处。

  李彻也不相让,飞箭神光威力极大,中者无不重伤倒地,只见飞箭所到,便有一个人倒下。或是穿胸而过,留下一个血淋淋碗口般大的洞;或者正中四肢,顿时打得粉碎,从此缺胳膊少腿。才过片刻,便见有七八人倒在血泊之中,不断呻吟。如此情境,看得冯远图冷汗淋漓,心惊肉跳,巴不得有个洞可以钻下去,不再看到这血腥场面。但是他知道此时不能逃跑,因为他一定跑不掉。中了李彻一箭后已经是元气大伤,经脉尽损了,刚刚又拼命使出那一招‘万剑追魂’,本来是想凭着这一招将李彻置于死地,谁知竟是不痛不痒,毫发未损。其实就在那个时候他已经是心惊胆战了,不过看到自己还有二十几个好手帮忙,顿时心又安了不少。谁知才过一会儿,便已经倒了好几个,如此下去,不过三五刻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任人宰割了。

  生死关头,冯远图忽然喷出一口血来,就见他那把漆黑发亮的飞剑从空中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看来他是想舍弃这把宝剑,但是如果这样他却如何攻击?就在此时,他血口一张,一把火红的宝剑飞了出来,顿时四周震荡着一股热浪。李彻定眼一看,忍不住叫道:“火龙宝剑。”不错!这正是梦霞的火龙宝剑,让冯远图夺走之后一直藏在丹田气海之中,“白虎真气”也因此提升了好几个层次。这把宝剑本是就是一个丹田气海,它的最大功效就是可能储存真气,以备需要。现在他舍弃原剑,将火龙宝剑召出,显然是要利用火龙宝剑的威力作最后一搏。

  李彻看到冯远图召出的火龙宝剑,不由得想起了梦霞仙子。顿时怒火中烧,热血沸腾,不可抑止。本来也已是杀红了眼,现在更加杀气腾腾,面目狰狞,有如一只发了狂的野兽一般。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腔怒火只想找一个地方发泄。随着他真气的灌入,左手上的射狼鼎湖弓泛着耀眼金光,一阵一阵向四周扩散。只见他左手握紧拳头,心念一动,顿时飞箭四射,神光扫荡。有如天降箭雨,飞茫穿空,打到人的血肉模糊,打到物的粉碎四散,一时之间尘土飞扬,沙石满空。石头粉碎声,人的哀号声,飞剑落地声,各种声音互相激荡,有如正在激战的战场。

  片刻之后,李彻真气消耗怠尽,已经到了无力射出飞箭的状态。慢慢地他稳定心神,看到遍地狼藉,血肉横飞的惨境,不由得心生恐怖,后退了几步。心中不停地问自己:“这是我干的吗?这是我干的吗?这是刚才怎么会突然之间狂性大发,做出这样的事来。”

  就在此时,一个声音传来。“魔鬼、魔鬼,你是魔鬼。”李彻朝着传来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冯远图目光呆滞,神魂颠倒,一副痴呆模样,不停地喃喃自语。旁边不远处一把火红的宝剑掉在地上,正是火龙宝剑,此时没了冯远图的真气,竟失去了光泽,显得有些暗淡。

  原来刚才冯远图召出火龙宝剑,本来是想借助它的威力,再加上自己的全部真气,和李彻最后一搏,以求一线生机。谁知李彻突然间狂性大发,不知使用了什么法宝,只见满天飞箭乱射,有如雨下,锐不可挡。一招都还未来得急使出,那飞箭已经将一座坚固的院子打成废墟。凭着火龙宝剑的威力,他只是堪堪挡住射向自己的飞箭,才得幸免一死。而那其余的二十四人,却已经粉身碎骨,不知所踪了。

  李彻见他这般痴呆模样,又已经断了一只臂膊,成了残废之人,不再忍心将他杀死。心中感叹,走了过去,将掉在地上的火龙宝剑检起,劲自凌空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