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鼎神丹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误闯祝融离火宫 偶遇朱雀神鸟兽

九鼎神丹录 zzq 5880 2005.07.18 19:32

    炎炎真火,位镇南方,为善除恶,惟光明故;熊熊圣火,焚我身躯,除残去秽,惟光明故。以木为体,火焰不灭;以水为用,火不酷烈。多则不实,烈则伤物,生居离位,果敢有为。木燃火生,辉映千里;土赖火生,积深万丈;金得火和,则能熔铸;水得火和,则能成济。是故火为五行之宗主,天地之尊者。

  火有毁灭之威,亦有铸造之能,不实之物遇之则成灰,坚实之质遇之则成钢。李彻阴火焚身,本来应当化为灰烬,谁知他有五行真气,因祸得福,反而炼就不坏金身。这也许就是佛家所言:“方便门,善巧开,火中生莲终不坏”吧!

  世人只知人体五行,阴阳调和,却不知人生于天地之间,全凭一口阳气,阳气失则人必死,死则成阴魂,入冥界!人体形骸五脏六腑十二经络,唯以心火为君,命火为臣,方能助生化食,资养骨肉。此火不调,则百病生;此火一散,则骨骸废。也就是说,火是五行的宗主,是事物运动变化和生命的源泉。李彻的火真气,就是一股深厚的阳气。只要这一股真气不散,他便不会轻易死去。

  他顺利闯过了第一关,接下来就是三味真火这一关了。日、月、星三味真火不是人间的凡火,是天火!世上的凡水是不能克制它的,据说只有观世音大士净瓶里的水才能熄灭它。幸好李彻学会了避火诀,三味真火再怎么利害,必竟是阳火,惹不起还避得起么?此时他心想:“这一关应该容易过些,我捻好避火诀,直冲进去,取得火之精华就走人,管它是几味真火,不理它就是了。”

  抬头睁眼四望,却发现只有来的路,没有前行的路。他来的时候是先直下近千丈才来到这一个八边形大厅的,此时大功告成却发现大厅四周再无去路,怎么办呢?洞中除了受他一击处有些破损外,其它墙壁都光滑发亮,不可能藏有机关一类的东西,况且这里是洞天仙府,怎么可能有这些东西呢?

  他来回仔细找了几遍,依然没有发现前行的路。本来他想火位在南,往南方离位找应该不会错的,可惜怎么找也找不到,只能看到光滑发亮的石壁,连缝隙都见不到一条,而且这些墙壁还坚硬异常,拳打不碎。李彻实在没有办法,叹了口气,走到中间,盘膝坐下,想静静想一想怎么办才好,谁知此时异变突生。

  刚刚一坐下,就觉得地板激烈震动,缓缓沉了下去。李彻急忙站起来,往旁边跑去,只见刚刚坐的那个地方,这个八边形的大厅中心的一块直径有两丈大小的圆形石板沉了下去,速度越来越快,已经看不到它了。李彻走了过去,往里一看,热气冲天,有如火炉,却看不到里面的火,红通通的一片深不见底。

  他心中叹道:“怎么办呢?看起来这是唯一可以继续前进的路,下不下去呢?这里已经很深了,再下去会是什么情形呢?这南岳衡山洞可真不大一样啊,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嘛!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还是下去看看再说吧!”

  主意拿定,他稳定心神,深深的吸了口气,就跳了下去。奇怪的是,他有如落叶一般,轻飘飘的,并不是急速下堕。他觉得自己身处于急流之中,热气上升,挡住了他下堕的冲力。片刻之后,他好象在急流中逆水行舟,必须花费好大气力才能行进,不同的是水是冷的而气是热的,舟往前行而他往下堕。李彻两手抓住井壁,借力用力缓缓往下,此时的他,绝对不用担心会被摔死,要担心的是手抓不牢就会被冲回上面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李彻终于都来到洞底。进洞已经花了大半天时间,可离目标似乎还很远,不过能顺利到这里,已经是很值得庆幸的事,要知道功力再强,没有机缘偶合,也过不过阴火那一关,更别提这里了。他透了口气,叹道:“看来上天待我不薄啊!李彻何德何能,有此福份,就算死在这里,又有何遗憾呢!”

  洞底是一片蓝色火海,到处都是蓝色的火焰,飘来飘去,这些火应该就是三味真火了。不过此时他捻着“避火诀”,自然而然的就避开了这些火,以至于都没感觉出这些火有多大威力,但从刚才的气流来看,这火温度应该相当高才是。火势太猛,蓝蓝的一片,看不清楚前方是什么,他只好摸索着前去,小心翼翼,避开真火,微步慢行,艰难寸进。走了大半天,真火似乎有所减少,就在此时,他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大门。

  那是一扇异常豪华的大门,古朴、雅致,镶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石。门顶三个金字闪闪发光,写的是“离火宫”。李彻大讶:“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到底是不是火之精华所在啊,真是奇怪。离火宫?火神祝融的离火宫么?据说南方火神祝融曾经在衡山住过,所居的宫殿就叫‘离火宫’,不过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

  既来之,则安之,到了这里当然要进去看看了。李彻走上前去,准备敲门,谁知他的手刚刚轻轻一碰,那扇大门就自行打开了。里面传来一个年经女子的声音,道:“已经等你很久了,进来吧!”李彻惊讶得嘴巴都张不开。心中呐罕:“里面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我来,还等了我好久?什么意思?难道是祝融,不对啊,书上说南方祝融,兽身人面,很久以前就成神了,怎么还会在这里。不管如何,且进去看看再说。”

  想到这里,李彻大步走了进去。这个宫殿有说不尽的壮美,大门尚且那样华贵,里面就可想而知了。只见那朱壁画廊,古色古香;亭轩错落,别具风格;雕梁画栋,赏心悦目;曲径通幽,美不胜收。可谓是仙宫琼阁,玉宇宝楼啊。如果说这里有所欠缺的话,那应该是缺少奇花异草吧,这不能不说是遗憾!

  李彻如置身幻景,不敢想象,这洞底下会有这样的地方,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里又是神仙府弟,有些奇异的地方也是正常的,可这样必竟太过惊世骇俗了吧。且不管这些,李彻沿路走了过去,直至大厅,却依然不见一人出来招呼他。心中叹道:“里面的人也太傲气了吧,就算是神仙,也不用摆这样的架子吧!管他呢,我进去就是了。”

  他毫不犹豫地走进大厅去,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大厅正中坐着一个妇人,她一身红衣闪闪发光,颜容俏丽,华貌妖艳,看起来很美丽,但显得很妖异。她身后站着七个人,却一个长得比一个怪,穿着怪,样子怪,简直就是一群怪物。左边这一个,长长的耳朵,尖尖的脸,没有头发,面色苍白。右边这一个却混身白毛,鼻子高高的,长得跟只羊似的。

  李彻可没有心情研究这群人的模样,他走了过去,行礼说道:“岭南李彻拜见各位前辈!”

  中间那个妇人说道:“不用多礼。请坐吧!”

  李彻道:“晚辈是来求取火之精华的,不想误闯仙府,还望前辈见谅。”

  那人道:“你没有误闯,是我引你来的。”

  李彻道:“前辈让我来此,不知有何指教?”

  那人道:“有件事要拜托给你!”

  李彻道:“晚辈有要事在身,危险重重,况且道行底微,只恐有负前辈重托,还请前辈另托他人为好。”

  那人道:“我还没说什么事你就拒绝了,年轻人这样可不好。况且你也太谦虚了,你能取得木、金、土三行精华,还能将阴火收伏,以为已用,就此看来,你是道行不浅,福缘深厚,仍是上天垂怜眷顾之人,我要办的事非你不可!”

  李彻道:“前辈说笑了,彻自出生以来,连遭恶运,父母双亡,至亲尽逝,孤苦伶仃,无依无靠。至今还无处藏身,四处奔波,屡受人欺,怎么能说是上天垂怜眷顾,福缘深厚呢?”

  那人呵呵笑道:“男人大丈夫,何惧艰难困苦。你不用妄自菲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李彻道:“适才在外面看到写着‘离火宫’三字,不知是否?”

  那人道:“不错,这里正是离火宫,本来是祝融神的宫殿,我借来见你一面,说来你我都是客人。”

  李彻道:“前辈到底有何事?还请明示。”

  那人道:“这个事一会再说,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李彻这才想起还没问对方是谁呢!忙道:“晚辈失礼,还末请教前辈大名?”

  那人道:“别人称我朱雀神兽,后面的是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七星宿。”

  李彻“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太让人惊讶了,这竟是一群神兽,怪不得奇奇怪怪的。忙道:“晚辈失礼了。”

  朱雀神兽道:“没有关系。这次来是麻烦你的。”

  李彻心想:“朱雀神兽法力无边,找自己什么事呢?这下麻烦了,她的小事对我来说可就是比登天还难的大事啊。可是又不好拒绝她,要是惹她不高兴了,自己小命不保不说,那火之精华可就没有希望了。”忙开口说道:“前辈要什么吩咐,晚辈自当尽力而为。”

  朱雀道:“好!我神兽朱雀一族人丁单薄,近千年来只生一女,谁知她却全无神通,软弱无力,体虚多病,一点不象我神族中人。我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是让她到人世间来:一则是人世间众生必竟法力低微,对它而言威胁较小;二则希望它能经受住种种考验,在烈火中成长,以期恢复它的神威。”

  李彻心想:“凤凰是百鸟之王,已经四海威名远扬,强大无比了,而朱雀却是天之灵兽,比凤凰更加稀有尊贵,破坏力也更强。要是答应带着个没有神通的小朱雀,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身死事小,让神兽朱雀一族千年来的唯一后代受损,那可就麻烦大了,这个事情万万不能答应。”

  他想到这里,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事太过重大,晚辈无力承担。”

  朱雀道:“不行,我是不会看错人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个合适的,就不要推迟了,而且没有我的允许,以你现在的实力是不可能取得火之精华的。”

  李彻道:“在下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拿到火之精华,前辈又怎么肯定我就拿不到呢?”

  朱雀道:“这还用说,你现在身在此处,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去拿那火之精华?况且你用避火诀,没有经受过三味真火的考验,那也是不能拿到的?”

  李彻道:“为什么?我在泰山时,也是凭借避火诀取得的。”

  朱雀呵呵一笑,道:“总之你没有得到我的同意,是不可能取得火之精华的,就算你粉身碎骨,那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我怎么说也是火神之一。”

  李彻心中叹道:“去,火神了不起啊!”口中却说:“可我实在没有能力保护小朱雀啊!你这是强人所难啊。”

  朱雀道:“这样吧, 我让轸水蚓和你过几招,你要是能不被打败的话,这件事就算了。”

  李彻心中想道:“这不明摆着算计我嘛!我那能打得过神兽,答应了和他打不就等于答应了带着小朱雀,那是肯定不行的。就算真的支持几招不败,到时她说神兽都打你不赢,还敢说实力不够,你分明是在有意推托,生起气来,那怎么办?打是稳输啊,这事!”他踌躇不决,心乱如麻,真不知道这个什么神兽朱雀怎么会找到自己来的。无可奈何,只得说道:“晚辈年少力弱,怎敢与神兽争锋,前辈说笑了。”

  朱雀道:“不行,你一定要打,不然就留在这里不要出去好了。”

  李彻大惊,这是怎么回事,遇上这么一个蛮横不讲道理的神兽,这下可真是倒霉了。说道:“恕我直言,前辈刚才说的,晚辈听不大懂。”

  朱雀道:“你不懂的事多得很,好多事还是不知道为好,至少现在不要知道,这个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其它的事我也不会说,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晓。”

  李彻道:“那你是一定要将小朱雀强加给我了?”

  朱雀道:“不错,作为交换条件,我可以帮你取得火之精华,但你要负责它的安全。”

  李彻心想:“要是不答应她,恐怕是真的没办法去取火之精华,看来只好先答应她了。”开口说道:“那请小神兽出来相见吧,看看再说。”

  朱雀道:“她不就在那里,你没看到吗?”李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只全身火红的雀鸟,十分可爱,但是要说它是神兽,却不能让人相信,这也相差太远了吧。

  李彻讶道:“这位就是小朱雀吗?”

  朱雀道:“不错,很美丽是吧。”

  李彻心想:“指望这么一只小雀鸟飞上枝头变凤凰,那可真不太容易,不过还好,是只小雀鸟,还不会变成人形,要是来个小孩子那就麻烦多了,而且半天也没听它叫一声,似乎文静得很啊。”心里的石头稍稍放下,说道:“它不会到处乱跑吧?我怎么带着它呢?”

  朱雀道:“这个容易,它可以藏在你身上,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帮你一把呢。”

  李彻道:“好吧!我尽力而为。对了,它叫什么名字啊?”

  朱雀道:“它叫赤鸟。”又对着那只赤鸟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话,那小雀鸟便点了点头。只见它拍动翅膀,展翅高飞,不一会儿便来到李彻身前,叫也不叫一声,化成一团火炎,附着在他的手臂上。

  李彻再看时,只见右手臂膊上有一个火红的朱雀图案,心想:“这便是那个赤鸟吧,这样最好,不会妨碍我。”谁知他刚刚想到这里,就发现自己的青龙真气极速流向那个赤鸟,大惊失色,喊道:“这是怎么回事?”

  朱雀道:“不用担心,我忘记告诉你了,它每天会吸收你一点点真气,这样它才能成长啊!放心,就一点点。”

  话末说完,李彻就发现自己的青龙真气少了三分之二,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它终于停止了吸取。心中暗叹:“不担心才怪呢,这下成血牛了,早晚让它给吸光。”叹了口气,说道:“前辈快让我去取那火之精华吧!”

  朱雀呵呵一笑,道:“看你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安啦,小赤鸟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至于那火之精华,你出到外面就会看到的,要多少取多少,我不会介意的。”

  李彻道:“那晚辈告辞了。”

  朱雀道:“好吧,你去吧,我们也要走了。”

  李彻长揖作礼,就往外走去。

  看着他彻走了出去,井木犴悄悄对朱雀说道:“主公,你真的要让少主跟着那个人吗?”

  朱雀道:“我是不会看错的,你不用多问。”

  井木犴道:“是!”

  李彻踏出离火宫,吸了口气,转身一看,那座宫殿已经不见了,看了看手臂,那赤鸟却还在,看来不是在作梦。他捻好避火诀,往前再走了二十几丈,便见眼前一亮,那三味真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往前继续走去,不远处无数奇形怪状的硃砂飘浮在空中,说它怪,是因为看起来似乎是气体,又宛如实质。李彻不管这么多,他走上前去,从体来分出一点点木之真气聚于双手,将那硃砂一一收入带来的玉瓶之中。他还记得这种火之精华最特别的一个特点是见火即飞,所以不能带半点火真气去碰它们。

  来的时候艰难曲折,回去就显得简简单单了。片刻之后,他回到了仙人石长生住处,见到东方凌云,两人都欣喜若狂,说到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更是唏嘘不已。

  东方凌云道:“贤弟因祸得福,可喜可贺啊!”

  李彻道:“大哥说笑了,尚且不知是福是祸,又何喜之有!”

  两人相对大笑,告别了仙人石长生,便往恒山而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