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通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无头绿汉】

通魂 文刀煮酒 3095 2019.03.15 18:10

  “这....这是怎么回事?”崔征眼睛瞪得颇大,死死得盯着阳间簿道。

  若说玉家人已亡,那断不会出现在《阳间簿》上,可既然出现了,又为何会如此记载?

  就连一旁的魂尚也是沉默不言,眉宇间似透露着某种思绪。

  倒是玉如雪,沉思半晌后,道:“这个玉临风的确能看到魂魄,回来前,我曾打探到,因为没有人相信他的话,所以,才将他禁足……可如果玉家人真的都已死了的话……”

  说到此,她不禁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也许……玉家人本来就知道玉临风有这个能力,为了掩盖族人身亡的真相,所以才……”

  崔征听出了言外之意,一脸肃穆道:“你的意思是说……蚩灵!?”

  玉如雪沉重地点了点头。

  “玉如雪,听令,我令你及刻前往玉家查明真相,若真相属实,速速回报于我!”魂尚转身大步走上殿堂,当机立断道。

  而后冲崔征道:“崔征,你去查一下所有到往阴界的名单包括打入地狱的资料有没有这个玉家的记载,我就不相信我堂堂地界仙灵,还查不出一介凡人!”

  玉如雪和崔征连忙应声:“是!”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他们这个魂尚,若做起事来,向来雷厉风行。

  二人立刻行动起来,就在崔征即将走出大殿时,魂尚又再次叫住了他。

  “崔征,你顺便去趟阴书房,去帮我找一些关于...通灵人的记载……”

  崔征眉丝一紧,这三个字他已许久没有听到了……

  宽敞的大殿内,独剩魂尚一人,他眉头紧锁,似在回忆着什么。

  空气一时沉默,良久,他缓缓地从袖口内掏出一把精巧的折扇,凝重地端详了片刻,而后又看了看身后的宣阴镜,神情越发沉重起来。

  “难不成...传闻都是真的?”魂尚喃喃道。

  玉如雪快步离开大殿,很快就到了直通阴阳两界的铁墙下,她摇身变回了先前的布衣,刚欲离去,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柔和的嗓音。

  “玉妹妹这是又要舍我而去了?”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从天而落,恰巧落在玉如雪的身前。

  一张如刀削般俊俏的脸颊猛然凑到她的面前,柔声道:“不如此次带上哥哥我可好?”

  猝不及防下,玉如雪慌忙后闪,冰冷的看了那少年一眼,凛声道:“文良,你以后若是再敢如此接近我,我便砍了你的鼻子喂狗!”

  少年含笑而立,笑容文雅,身着和玉如雪款式相同的魂卫锦衣,只不过他的是黑色,想来就是玉如雪的搭档了。

  “哟哟哟~~”文良打了哈哈,笑道:“几日不见,妹妹还是如此冷淡,也罢~~~我们相处的日子多着呢。”

  玉如雪白了对方一眼,不愿废话,举步向城外走去。

  文良连忙跟了上去,悠道:“妹妹莫忘了规矩,今日无论你去哪,我都跟定你了。”

  玉如雪莲步一顿,再次鄙夷地看了对方一眼,看来今日是怎么也甩不掉对方了,便开口道:“那你就给我换套衣服,以免在阳间招摇过市。”

  “得令!”文良乖巧地应了一声,摇身一变,立刻换了一套和对方相同的黑色布衣。

  玉如雪眉头一拧,眼下事关重大,实在懒得和对方计较,转身离去。

  #####

  一阵微风袭过,卷起了玉府内的一片柳叶,府内闲散清净,族人早已忙于生计。

  玉临风仰躺屋顶,双手背于脑后,温润的阳光犹如轻洒的温泉,滋润着少年每一寸肌肤,他懒洋洋的,犹如初生的幼儿正在享受阳光的怀抱,嘴角长挂的笑容与金灿的暖阳和煦相应.....

  只不过今日他的额头微微皱起。

  “魂卫?”

  玉临风喃喃自语,想起了少女离时的话语,思绪间,一张倾世绝俗的容颜瞬时出现在脑海中,让他不禁联想到了那令人窒息的美.....

  “再见她时,一定要问清她的姓名。”玉临风暗下决心,从小到大,还没有哪家的女子能让他如此挂心,只不过.....他黯然一笑,心中又道:“此一别,还不知能否再见?”

  正在思绪间,他头顶的上空突然虚幻起来,逐渐清晰后,闪现出一道绿色的身影。

  “原来你还没有走啊...”玉临风微微开口,犹未苏醒的眼皮懒洋洋的舍不得睁开。

  忽然出现的绿色身影正是张仁未进屋前与玉临风谈话的绿汉,只见他身材伟岸,一身绿锦罩袍,更显得威武雄壮,只不过脖颈上少了一颗搭配的头颅....

  他身躯傲立,全然没有面前少年的懒散,如久经沙场的战将,镇守一方。

  “那蟾蜍呢?”绿汉开口问道。

  玉临风眼皮微动,道:“原来你一直都在....”

  绿汉转身,方才他本想出手相助,怎奈自己也是魂魄一个,根本不能伤那蟾蜍分毫,而且他隐隐的感觉到,若自己现身,下场恐怕会和那妇人一样。

  “你会功夫?”绿汉再次询问道。

  “不会。”玉临风道。

  “那你是如何脱身的?还有,那妇人怎么样了?”绿汉见少年无恙,想来无碍,只不过他实在想不出这少年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才能化解方才的危险。

  “得高人相助.....”玉临风淡淡一笑,不由得再次想起了少女绝美的容颜。

  无头绿汉耸了耸肩,又道:“那个张仁呢?你可杀了他?”

  玉临风缓缓睁开了眼,道:“我为何要杀他?”

  谁知,那绿汉顿时恼怒起来,道:“像他那样薄情寡义的人,就该处死。”

  玉临风一愣,随即笑道:“你杀机为何如此之重?难道你方才没有看到他二人的感情吗?张仁是有错,但...”

  他话未说完,就被绿汉打断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他心思不纯,害死发妻,就该陪葬!”

  玉临风一时无语,绿汉的话其实并无过错,只不过如此做法完全违背他的心性。

  他抬头看了看天,软绵绵的白云游荡在蓝天当中,目光充满向往,良久,幽幽道:“我既非王法,也非天道,所以没权利决定他人的生死....”

  绿汉虎躯一震,冷笑道:“你有常人所不及的能力,可惜心性太过软弱,日后难成大器。”

  闻言,玉临风也不恼怒,反倒是悠然自得,理所应当,道:“我本来就没想过有所成就...”

  说来也是,玉家在当阳是出了名的首富,产业众多,算上玉临风在内,玉家族人共计八十三口,每一人都有各自的产业需要打理。

  唯独玉临风从小不理家事,常与好友呼啸街头,挥金如土....

  而他的哥哥玉树却恰恰相反,八岁从商,十岁接管家族生意,到了十五已能打理玉家一半产业,简直是商界奇才。

  其父玉隐也常因这个小儿子而感到头痛,自己本来有三个孩子,小女儿先天夭折,自然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他兄弟二人身上。

  不曾想两人的差距竟如此巨大,最后不得已放弃了玉临风,任他逍遥自在.....

  “咦?不对啊!你怎么...?”就在这时,玉临风一声惊呼,身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若不是有什么能吸引他的事,他是绝不会舍得站起来的。

  他围着大汉的躯体转起了圈圈,还不时伸手摸摸,嘴中发出啧啧称奇的声响,就如同见到稀世珍宝一般。

  对方突然的举动,让无头绿汉不知所以,只不过这般让人“观赏”,有种说不出来的别扭,若他此刻有张脸的话,也会涨的通红吧。

  “你做什么?”绿汉不解道。

  “人死后,魂魄,也就是灵体会如青烟一般,肉眼难寻,为什么你的灵体会如此清晰?简直如活人一般。”玉临风缓缓开口道。

  闻言,绿汉不由得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喃喃道:“没错,我也一直觉得自己和其他灵体不同,只是不知到底哪里不同。”说着,他将身体转向玉临风,仿佛期待对方能给出答案。

  奈何,玉临风也摇头,道:“对不起...这个..我也不知道。”

  “哦?”绿汉并没有表现出多失望,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答案,因为他已不知询问过多少次,但那双依旧紧握的铁拳显示出他心中的不甘。

  “你说...我都已经死了,居然连自己叫什么,父母是谁,生前做过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很悲哀?”

  望着绿汉威猛却颓废的身躯,玉临风上扬的嘴角骤然一逝,道:“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记忆吗?”

  绿汉惨然一笑,忽然抬起了自己的手臂,阳光透过十指,映射出一只虎口满是老茧的手掌,伴随着余辉的光芒,那手缓缓下落,最终狠狠地捏住了自己的胸口。

  “有...我能感觉到有人在等我,甚至每天都在召唤着我,而他每召唤一次,我的心就会痛一次。”

  玉临风无奈的叹了口气,道:“那一定是你的亲人吧,他们一定很思念你....”

  “或许吧....”绿汉微微叹息道。

  玉临风转眼看了看逐渐滑落的夕阳,似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下房,道:“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尽管过来找我。”

  绿汉虽无眼,但依然能通过灵力来了解身边事物,甚至可以讲话,此刻他冲着少年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道:“他真的能帮到我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