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水芙蓉皆安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吵死了

清水芙蓉皆安好 抓狂中 2292 2020.02.22 09:43

  安相和安夫人快要被这两戏精给气死了。心里都有一种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想法。

  安夫人更是目光凶狠的望向安相,恨恨道“安,俊,峰,管好你表妹,赶紧让人把她们带走,否则我就带着我的蓉儿回娘家了!”

  安逸兰和安美玉听着这话,两两对视,不仅没有识趣的走开,反而扭着腰肢进了安芙蓉的闺房。唯恐天下不乱。

  屋内的四人瞧着打扮花枝招展的母女,眼皮更是气的抬不起来。

  安夫人更是怒火烧心。这安美玉,她的蓉儿成亲之日时她穿一身素衣,如今却穿的如此艳丽。

  她记得安逸兰一家刚到安府时的唯唯诺诺,处处小心时的模样。秉着安逸兰失去双亲之痛,和感激当年她家为了俊峰卖掉两头牛作为盘缠来到国都,否则她哪里遇到的俊峰的恩情。对她们无微不至,越发宽容。

  谁承想这一家人不仅不懂感恩,反而认为她们对她的好,理应天经地义。理所当然。还连累她家蓉儿一起受罪。

  安逸兰瞧着屋内的人对她没有一个好脸色,也不在意“哎哟”了一声,对着安夫人说道“表嫂啊,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担心啊!现在外边多少人都在诋毁我们安府啊,他们甚至污蔑,诅咒,我们芙蓉啊,呜呜,我这个做姨母的,心都疼死了……”

  听这鬼哭狼嚎的哭声,不知道还以为安芙蓉真的快不行了。

  安逸兰话锋一转,哭哭啼啼说道“但是,芙蓉的名声臭了,不能让我的两个女儿也……她们也是安家的姑娘啊……”

  “呜呜呜……美玉不在乎什么名声,美玉只想姐姐快点醒来……”安美玉拿起手帕不停的擦拭那没有一滴泪珠的眼。

  “住口……”安相实在忍无可忍了。这两年,安逸兰越发的张狂了,她当自己是谁!张口闭口我们安府,真当自己成了这儿的主人?是时候让她看清自己到底算那根葱了,哪里的泥巴适合施肥就往哪里插……葱都比她有价值!

  吵死了,吵死了,安芙蓉此刻头疼的厉害,还有人不停的,不停的在她耳边闹腾。

  心里憋着自己研究了几年化妆品的成果,最后被最信任的人给偷走,甚至在追击的途中发生了车祸,所有的愤怒皆在这一刻爆发了“吵死了,吵死了,能不能安静点!没看见这儿躺着人呢嘛!”

  语罢,头又痛的厉害。一暮暮记忆画面在她脑海里浮现。随后又晕了过去。

  在场的人,面对突如其来发生的画面,都懵了一会儿。

  安相与安夫人反应过来,欣喜若狂的叫着青莲赶紧去请张御医。

  白莲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兴许是太过欣喜,说话都不怎么利索“我,我,去给小姐炖汤……”

  “快去,快去……”安相摆着手,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而一旁的安逸兰的母女,眼里尽是狠毒。安美玉瞧着床榻的人儿,躲在衣袖里的手捏成紧紧的拳头。她恨。凭什么这个人,哪怕就还剩一口气,面色如此的苍白,看上去还是如此的美丽,甚至比从前多了一副楚楚可怜的病态美,让人看上去就想保护她一生一世。为什么所有的美好,幸运都在她身上……

  要是没有她的母亲,有你安芙蓉,安相,如今的风光吗?这安府不是应该属于她的吗?安芙蓉拥有的不都应该是她的吗?

  安逸兰此刻的心里略有些失落,怎么就没有一口气提不上来呢!她的表哥安相,就安芙蓉一个女儿,要是安芙蓉没了,她的女儿才有机会!要是能让表哥把秦氏(安夫人)赶走,这安家就只有她的一个儿子。她不着急,安府早晚都是她的!

  “老爷,夫人,张御医来了!”

  安相与安夫人纷纷起身,腾出了地方。

  张御医诊断片刻后,露出笑容“安小姐本是胸口郁闷,气血攻心导致吐血,随后又撞上了喜轿。如今将心里的那口闷气发泄了出来,自然没事。只是需要好生调理身体。让她好好静养。切勿大吵大闹!”

  张御医特意盯着安逸兰母女两人说道。在来的路上,这叫青莲的小丫头就告诉他,有人在安小姐醒后,特意大声喧哗,这要是让安小姐火气攻心,久久不能治愈,岂不是侮辱了他的名声。所以对这二人没什么好感!

  安逸兰和安美玉微微一愣,这御医竟说她们的不是。还不是因为看不起她们的身份!

  安美玉心里更是打定主意,眼里皆是坚定!

  “安相,待会按照我的单子,抓药便可!”

  “多谢张御医,安某多问一句,小女要多久才能再次醒来?”

  “小姐已无大碍,大人不必过多忧虑!”

  “好,夫人,我去送送张御医!”

  安夫人点点头,待安相与御医走后,一直望着床榻上的人儿轻言道“哟,这还没回去呢,还真是担心我们家芙蓉醒不来呢?”

  安逸兰全当没有听见,笑着对着安夫人道“哎哟,表嫂,我可真为您感到高兴,芙蓉没事就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安逸兰瞧着秦氏不理睬她。挎着个脸走了出去,这秦氏越来越会摆架子了。想起当初对她的嘘寒问暖,还不是因为她是大户小姐在她面前找的优越感,哪些小恩小惠更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

  现如今安府里她的势力越来越大,秦氏干脆就卸掉了伪装的面具。安逸兰眼里尽是狠毒,得想个法子,让表哥把她两母女赶出去!眼不见为净!

  安美晶此时正认真的看着安美玉从安芙蓉手里抢过来的书籍。瞧得回来的娘亲与妹妹,看的她们略有气愤的脸,便才想到了。只是那张精致乖巧的脸,依然没有一丝表情。

  “砰”门被撞开了。安美晶拿起书籍径直的往闺房里去。她是不想看见这个人的!

  “嘿,这个死丫头,看见你爹回来了,就走,什么态度啊,哦嗝!”说话的醉汉是安逸兰的相公,张大牛。

  安逸兰嫌弃的摇着手,想散去这个男人散发在空气里的酒精味和汗臭味。自从来到安府后。

  张大牛每天酗酒滋事,回到家后就耍酒疯,这样的人怎么当她女儿儿子的父亲。不是搞事吗?

  安美玉也受不了这难闻的恶心气味,也不说话,径直的往房间里去了。

  “嘿嘿,臭婆娘,你看你养的什么贱丫头,老子都不叫……”

  张大牛两眼一番,倒了过去,呼呼大睡了!

  安逸兰瞧着这烂醉如泥的醉汉,闷气憋在胸口,在安府这么多年,她的眼光可长了不少。没没看到这个张大牛,都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望着摊在地面的醉人,眼里又来越来越冷漠!

  而此时的安芙蓉继承了本主的记忆后,只想说一句话:我嘞个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