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水芙蓉皆安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赌注

清水芙蓉皆安好 抓狂中 2104 2020.03.09 21:14

  风琼已经回到安美玉身边,在安美玉耳边私语。安美玉点点头,虽然装作面无表情。但眼里的兴奋却是藏不掉的。

  安芙蓉喝着茶,但内心并不平静。勾结处理丝线的,能下手的地方,要么把丝线剪断,要么就是颜色!国都的人都知道安芙蓉不能刺绣是因为分不清颜色,难道就只是给她换了颜色吗?那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不能怪她抢了安美玉的风头咯。

  花月妃看着安芙蓉神态自若的喝着茶,有些疑惑,她是胸有成竹,还是在这儿浪费时间?花月妃自嘲自己何必操这心,安小姐不会刺绣,是国都总所周知的,就算有人想使坏,对她好像也没多大的用。

  “时辰到,请各位绣女入场。”高台上,一名管事大声叫到,随后便了去。

  安芙蓉在青莲白莲依旧有些担心的神色下,进场找到自己的座位。看了看桌上摆放着的丝线,安芙蓉露出了笑容,原以为安美玉会有什么高招,结果也只是换了她要的丝线。原本绣百合的简单丝线,此刻给她换成了五颜六色的。这要是眼盲还真分不清呢。

  不过既然安美玉帮她这个忙,她也不能让她失望了。故意做出一副惊慌害怕的表情,战战兢兢的看向高台,最后失落的将眼前的丝线拿起,她该绣什么好呢?

  安美玉从坐下后就关注着安芙蓉的一举一动,心里乐开了花,这下看你还能绣出什么花花草草来,看你怎么收场。

  花月妃也是看向了安芙蓉这边,看着她有些打着哆嗦的安芙蓉,叹着气,果然是她想太多了,这个安府的郡主根本就是在她面前故作镇定,花月妃心想就算没人做手脚,这个郡主怕也会出丑的吧。

  徐清一在三楼的雅间看着。从刚才安芙蓉进场,他就一直观察着,这丫头演戏不是盖的,明明刚才还气定神闲的认真查看,而后一秒就像碰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真是厉害啊。

  这时二楼的人开始叫嚣了,“开注了,开注了,咱们就赌皇上封的淑雅郡主会不会刺绣。一赔十啊!”

  “切,谁不知道安家小姐不会刺绣,还来丢人显眼啊。”

  “是呀,安府的人就不来管管这人吗?”

  “你们懂什么,人家郡主想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呢。”

  “呵呵,浪费时间。”

  徐清一对着旁边严肃的男子使着眼色,男子领会大声道”我家公子开赌,安芙蓉会刺绣,并且绣的很好,赌注一千两白银。“

  ”谁呀,脑壳进水了?有钱还不赚,我压她不会。“

  ”真是财大气粗,待会输了可别哭鼻子哦。“

  而在另一间雅间的蓝色云色采霓衣裳的男子,看着徐清一示意手下开赌局,不由得想着难道安芙蓉当真会让人惊喜?招手让小厮过来,悄悄的说了几句。小厮有些惊讶,也有些不可信,但既然主人家都已经这样说了,也只好高声说道“我家公子也压一千两,安芙蓉刺绣极好!”

  “什么,又来个傻冒?”

  “难道安芙蓉真可能绣出个胖娃娃来。”

  “都是安芙蓉的托,赶紧压输,赚钱呀。”

  “就是两个钱多的傻子,谁不知道安芙蓉不会绣东西,还认为她行呢!”

  。。。。

  安芙蓉听着上边的喧嚣,有些抽搐的眼,刚才第一个压她能行时,她就看见是徐清一了,没想到徐清一这么挺她,看来自己要好好表现了,既能让徐清一开心,又能让安美玉不开心,真是一举两得。可第二次压她赢得是谁,还有谁这么有魄力呢?

  安芙蓉抬头望去,是一个穿着淡蓝云朵霓裳得男子,看上去温润如玉,知书达理,举手投足间有一种说不清得优雅气质,他是谁?记忆中没有一丝印象。男子对着她淡淡得笑了笑,仿佛在告诉她,不要让他失望了。安芙蓉回之以礼后,对着徐清一露出了真挚的笑容。

  成澄看着安芙蓉对他与徐将军的态度,微微一惊,难道自己猜错了,徐清一难道只是喜欢安芙蓉才如此?可最近在安芙蓉身上得闪光点太多,让他也有一丝觉得安芙蓉深藏不露得感觉。不过凡事都有未知得事,究竟压没压错宝,谁知道呢,不过这一千两白白没了,也是心疼啊。

  安美玉恨意布满了双眼,居然还有人异想天开得认为安芙蓉能绣得了,既然这些人钱多人傻,那就让他们破财把,对着风琼点头。风琼当然知晓了安美玉得意思。同时自己也有想赚钱的心思。来到赌局,不知道下了多少柱。

  花月妃整理着丝线,听着楼上热火朝天得押注,心里感慨,看来安芙蓉还是有追随者得,但是安芙蓉真的会刺绣吗,到底那个样子得安芙蓉才是真的?花月妃笑着,没想到自己闲工夫想着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心细又放回了眼前。

  云澈阁的总管看着绣女已经准备的差不多,高声说道“今天是初赛,大家就绣自己拿手的!比赛开始!”

  小厮将高台上的一根又粗又长的香点燃。

  比赛开始,大家都已经动了手。安芙蓉却还慢条斯理的理着丝线。

  “大家伙儿瞧啊,这郡主连针都穿不进呢!”

  “真是丢人,也不知道她来这儿干嘛!”

  “……”

  安美玉虽然没有去瞧安芙蓉,但听到楼上的嘲笑,心里也是开心,安芙蓉马上就又回到那个臭小鸭了!

  “将军,刚才同样压郡主赢的人过来了!”

  “那就请进吧!”

  成澄让小厮提着上好的女儿红来到许清一的雅间。“徐将军,成某不请自来,还请将军见谅!”

  许清一看着面前这个衣冠楚楚的少年,“请坐!”

  成澄也不客套,径直的坐了下来,看了看台中的安芙蓉“徐将军为何如此肯定郡主能赢呢?”

  许清一眼里有些柔情的看着安芙蓉终于把丝线穿过了针,开始在绣帕上动手了。“我没有认定她会赢,但就是相信她!”

  “是,是成某失言,郡主就算不能赢,但是也是个会刺绣的!”成澄看着许清一那张颇有信心的神色。内心同样期待,淑雅郡主,可别让人失望啊!

  安芙蓉看着面前的颜色鲜艳的丝线,已经想到知道自己该绣些什么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