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清水芙蓉皆安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等

清水芙蓉皆安好 抓狂中 2280 2020.03.23 15:06

  今日难得的出了太阳,花明萱经过两日的挤痘摧残,脸上的痘看着有些骇人,到处都是红彤彤的大窟窿。

  但是当阿姐抹上小姐给的药膏时,她又感觉冰冰凉凉,还有若有若无的茉莉香,非常的舒服!

  就连这两日睡觉时,背上的感觉也是舒适了许多!

  昨日张御医来替她诊脉,她可是想也没敢想的,这辈子居然享受一次御医诊脉的殊荣。这些都多亏了小姐,她才有如此待遇。

  只是花明萱连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已经如此糟糕了,想着当时御医一直不停地摆头,可把她吓了一跳。

  原来她长期不注意饮食和作息时间极其的不规律,体内的毒素已经积累了许多,肝火旺盛,脾胃虚浮,要想彻底清楚,花上的时间可是许多的。

  所以花明萱决定不再学习刺绣,而是想在跟安芙蓉身边帮她的忙。一辈子对郡主马首是瞻。

  因此花明萱在昨夜阿姐商量了一下,没想到阿姐也有此想法,只不过她想的是帮安芙蓉做衣裳!

  于是二人心照不宣的已经默认此生跟定安芙蓉了!

  安芙蓉打着哈欠起了床,不知道花家两姐妹已经决定要跟随她了!

  因为花明萱的脸,所以安芙蓉不能对她敷面膜,必须要等这些痘痘消散了一些后,她才能给花明萱定制护肤计划。

  安芙蓉休闲的在院子里炼制洛神花油,她已经开始准备制作彩妆了!

  当花明萱看见小姐带上用羊皮特别制成的手套时,脸上不经意的抽搐了几下,下意识的举起了手,差点就捂住了脸,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但那种痛入心扉的疼痛,让她还是吓得退后了几步。心有余悸的看着小姐捣鼓花粉后,才上前帮忙。

  安美晶作为安逸兰的女儿,每隔两天就回去兰心庵看望安逸兰和安美玉。

  当然少不了安逸兰和安美玉的咒骂讽刺声。

  安美晶出了兰心庵,春香有些替她委屈“小姐每次都偷偷的给她们带肉食,她们还不领情,说您的坏话。”

  安美晶右手后仰,示意春香不要在多嘴。春香只好将委屈憋在了肚子里。

  只是眼里闪着泪花,小姐太仁慈了,还有那个刘赌徒,看着安逸兰和安美玉进了兰心庵,索性就来找小姐要钱,甚至都逛到窑子里去了,拿着女儿的钱给青楼女子用!

  可怜她们的小姐只有默默承受。老天爷有时候真的不公平!

  安美晶沉着眸,走到一株野花前,对着委屈可怜的春香道“春香,再过几日就是少爷的科举考试了,千万不能出现什么意外,影响到少爷的科考就不好了!”语罢,安美晶脸色难得去了冰霜,变得柔和,却一下将野花给摘落。

  春香擦了脸上的泪水,没有注意安美晶的举动,她们家小姐就是这样善解人意,处处为人着想。只是她没想到,小姐所说这句话的意思竟然是……

  安逸兰和安美玉正在给兰心庵菜园里施肥!

  安美玉很小就住进了安府,怎么会干这种活,捏着鼻子,也闻的到那刺鼻的恶臭味。眼泪唰的流下来了,从来兰心庵的第一天,她的眼泪就没停过。

  “娘,我真的快吐了,呜呜!”安美玉一边施肥,一边痛哭流涕着,高贵的她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安逸兰虽然以前做过这些事情,但这几年在安府养尊处优,颐指气使的嚣张样儿,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只是悲恨“行了,少说两句,还不是你害的!蠢得和猪一样,谁做事一样,到处留有把柄!”安逸兰想到这儿,简直就要被安美玉给蠢哭了。

  安美玉不情愿的哼了哼,还不是怪风锦,风琼两个丫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害得她在这里做着如此恶心的肮脏事情!

  安美玉突然想到今天安美晶提起再有几天就是科考了,还有那个赌徒老爹,安美玉问着安逸兰“阿娘,上次你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商量吗?”

  安逸兰看着安美玉,不屑的回道“这件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她还怕让安美玉擦手的话,自己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安美玉眼里闪过狠毒,不说就不说,她还不想管安逸兰的糟心事呢!

  风锦和风琼在牢房里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怕是活不了走出牢房了。

  祝成斤和他的小伙伴干着苦役,心里同样怨恨,特别是祝成斤,不仅秀才的名声被除了去,连参加科考都没了希望。他恨,恨花家,安家的每一个人!等他出去,绝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好过!

  “啪”又是一声鞭子落下。牢头嚣张的语气在祝成斤耳边不断地回响。就是要这种感觉,他就是要这些害他的人跟他一样,甚至比他难过一百倍,一千倍……

  安祺裕这几日都在安丞相哪里做着安丞相给他出的考题。当年安丞相也是考自己苦读诗书才能一步一步走到这个位置。

  现在看着同样认真的安祺裕,心里也是感慨和一阵安慰!

  慕容冰看着赢的三千两嘴上泛着冷笑。后来他又让成旭押了安芙蓉四千两,算作对她的补偿。没想到到头来,赔了安美玉的赌注,竟还赚了三千两。他捏了捏那张白色百合手帕,现在的安芙蓉还是那个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安芙蓉吗?

  答案很肯定,从那次进门风波后,安芙蓉就变了一个人似的,这样想起来,慕容冰已经和安芙蓉两清了,以后若是有谁妨碍他,他不会手软了。

  “成旭,等安美玉出来后,拿上一千两给她,说本王念及旧情,会给她一个好名分的!”

  说完看着桌上一个英俊男子的画像,至于这个名分是谁家能够给她的,他就不能保证了!继而将画像给收了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秋天也快落幕了,三年一届的科考也如期举行。

  安芙蓉和安美晶一起送了安祺裕进考堂后,两人是第一次做马车一起回去。

  安芙蓉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冰冰冷冷,没有笑容的姑娘。明明一张让人亲切的脸,却终有一层冰霜,让人不敢亲近。

  安美晶同样打量着眼前的芙蓉姐姐。相比以前她变得自信,漂亮了,安美晶垂着眸子,睫毛弯弯长长,不知道她再想什么。

  韩烟若在客栈里逗留了数日,销售了不少胭脂水粉出去。露芝不解“小姐为何还不去找安芙蓉商量合作之事!”

  韩烟若优雅的吃了一口燕窝羹,简单的动作让人看着十分魅惑!

  声音懒洋洋道“怎么,你怕被成家先下手不成?”

  “咱们不得不防啊!”

  韩烟若掩着嘴笑到“知道为什么成家也没有动静吗?因为他们也在等……”

  韩烟若看着窗外的天空,她们在等安芙蓉是否有能力将花家的那个姑娘给治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