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酒楼风波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92 2004.06.23 08:16

    

  胡青鹏将蒙正南满门被杀之事和盘托出,请大家帮忙分析,到底谁是凶手?众人听见这等惨剧发生,无不震惊变色。净尘断然道:“现今敢挑战我七大剑派,使出如此血腥手段的,江湖上只有两大势力:魔教或白云宗!不知道你们衡山派在株洲得罪了其中哪一派人马?这是典型的报复手段!”

  胡青鹏黯然道:“我们在蒙师叔府上做客的时候,曾经与阴阳双妖发生过冲突。后来阴妖穆柔柔被人暗杀,而我恰好在现场——也许正是因此被白云宗的人误会,最终导致蒙师叔全家死于非命。净尘师姐说得不错,这起惨案很可能是宫一雄干的,那作案的手法很符合他嗜血淫毒的个性。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不到这么快就将凶手击毙,告慰在天之灵,只是人死不能复生了!”

  唐雪眼红红地道:“鹏哥哥,你不要难过好不好?人家看见你这样子也好想哭呀。”

  胡青鹏苦笑一声,那数十具尸体散布的场面岂是容易忘却的?而且此事多多少少和他有关系,令他隐隐有些愧疚。为避免唐雪担忧,还是将满腔恨意隐藏起来,逗她展颜欢笑,心里则暗暗发誓,迟早有一天,他要向白云宗讨还这笔血债!胡青鹏和高青城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视死如归的决心,从这一刻起,他们有了共同的目标和敌人。

  长沙乃中南名城,秦汉以来不是王朝的都城,就是州郡的治所,名贤荟萃,人才辈出,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古书上曾这样概括长沙的山川形胜:“……控荆湘之上游,吐纳洞庭,依附衡岳,荆豫唇齿,黔粤咽喉,保障东南。”凭此可以想象长沙城地位之重要性。长沙以岳麓为屏,湘江为带,风景优美,早在唐代就已形成了山水城市的格局。其中又以晋代的佛寺、汉代的名人故居、唐代的园林、宋代的书院和明代的王府最为有名。经历了元末战火兵灾的洗劫,长沙这二十年间重新繁荣起来,不愧是潇湘第一大城。

  来到长沙之后,峨嵋派四人自去寻觅寺院投宿不提。胡青鹏等找了家客栈安排好住处,略微休息一阵便出去吃晚饭。

  今天已是四月二十二,距离天下会会主曾志雄的寿辰只剩下四天,南方各地的黑道豪雄云集而来,络绎不绝。傍晚时分城里仍然热闹非凡,各大酒楼都挤满了客人,胡青鹏等人好不容易才找到位置坐下。四人之中,阅历最丰富的当数唐敬天,这点菜的重任自然非他莫属。不一会东安仔鸡、冰糖湘莲、清蒸泉水鱼、牛中三杰等几样湖南名菜端了上来,直教胡青鹏他们吃得赞不绝口。

  忽听脚步声响,伙计引着一位黑衣少女步上酒楼。那黑衣少女腰插一对短剑,肤色雪白,苗条如柳,一双xiu长笔直的美腿亭亭玉立。她凤眼含霜,鼻梁透挺,薄薄的嘴唇几无血色,神态间显示出倔强好胜的性格,容貌却是极美,堪称是万中无一的绝色。她上得酒楼后,双眸迅速扫了一眼喧闹嘈杂的食客,眉心微皱,流露出几分不快。

  正在饮酒划拳的大都是黑道豪雄,陡然见到如此美丽的少女,人人看傻了眼,口水狂流,整间酒楼刹时变得静悄悄的。

  唐雪轻轻笑道:“高大哥,这位姐姐的气质和你很相象哦,都是那么的冰冷、倔强、傲然不凡。”

  高青城随口应道:“是吗?”抬头望了那少女一眼,两人的目光一触,心头同时砰然跳动,不约而同地扭头他顾。唐雪扯了扯胡青鹏的衣袖,做了个可爱的鬼脸,两人同时笑了起来。高青城看见他们两人诡秘的笑容,不禁脸上发热,仿佛有什么把柄被他们抓住一般,浑身都不自在。

  那黑衣少女皱眉道:“你们这里连空位都没有,难道让我站着吃饭吗?我另换一家好了!”

  那伙计还不及回答,只听一阵震耳欲聋的怪笑响起,临窗的两位光头大汉霍然立起,大声道:“慢着!小姑娘,陪我们兄弟喝两杯如何?”他们魁梧过人,手边放着两把重达五六十斤的鬼头大刀,眼中淫光毕射,一副垂涎欲滴的猪哥模样。

  “是乌蒙双熊!”有人惊呼道。

  众人一阵骚动,本来想争风吃醋的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乌蒙双熊”乃乌蒙山的巨盗,兄弟两人熊刚、熊猛,据说他们天生神力,可以赤手生裂虎豹,平时杀人不眨眼,刀法凶悍。

  那黑衣少女眼角微微跳动,本就苍白的脸色更白了,冷冷地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本小姐是那种陪酒的女人吗?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相互掌嘴十下,我就饶了你们。否则,我要割下你们那讨厌的舌头!”

  乌蒙双熊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哪里将对方的警告放在心上。熊猛大笑道:“愈辣的女人老子愈喜欢!大哥,看我的!”肆无忌惮地跃上,大手甫张,扣向那少女的香肩。他这一扣之下,已运上了六成功力,手指转动之间连换了五种小擒拿手法,务求一举成功。

  那黑衣少女冷笑一声,忽然一个极巧妙的步法转动,瞬间闪身来到熊猛身后,一脚踢到他的屁股上。熊猛猝不及防,偏偏对手的脚劲大得出奇,不由自主地向前跌倒,如巨大的肉球般从楼梯口骨碌碌滚了下去。众人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忍不住哄堂大笑。

  那黑衣少女冷笑道:“什么‘乌蒙双雄’,不过尔尔!”

  蓦的刀风刺耳,熊刚挥动鬼头大刀,恶狠狠地当头劈下,口中骂道:“臭娘们,去死罢!”

  “不要脸!”“******,竟然偷袭女人!”众人纷纷喝骂。

  那黑衣少女似乎早有预料,不慌不忙的抽出一双明晃晃的短剑,横身躲闪,左剑疾刺,点向对手咽喉。熊刚往后急退,不料对手欺近身来,双剑上下翻飞,招招不离他的要害。俗话说“一寸短,一寸险”,熊刚被对手抢进身侧猛攻,一身本领发挥不出五成,手腕被剑刃划过,顿时血如泉涌,大刀当啷坠落在地。那黑衣少女冷喝道:“看剑!”双剑齐齐指向他的双眼。熊刚吓得闭目狂叫,忽觉背后被猛踹了一脚,身不由主的踉跄前仆,正好撞上刚爬上来的弟弟。两人抱成了一团,又从楼梯口倒跌下去。

  众人见状又是一阵狂笑,亦暗自心惊,幸亏没有冒犯这辣手美人!酒楼伙计甚是机灵,立刻将乌蒙双熊留下的酒菜、大刀搬走,擦干净桌椅,毕恭毕敬的请那少女用餐。那黑衣少女也不客气,大马金刀地独据一桌,谁也不敢过来骚扰。

  唐雪羡慕地道:“这位姐姐好威风啊!哥,你能看出她的来历吗?”

  唐敬天低声道:“她闪动时所用的步法似乎是慕容家的‘凌云步’,踢人的腿法应该是慕容家独传的‘慕容神腿’,至于使用的剑法颇似恒山派棉里藏针的套路。据我估计,她应该是慕容家的旁系子弟。”

  胡青鹏纳闷道:“唐大哥,你又如何看出她是旁系子弟呢?”

  唐敬天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当今江湖之中,有唐、东方、慕容、雷、莫五大家族,唐门擅长制毒、暗器,东方家长于内河航运,慕容氏专攻药材,雷堡专卖火器火yao,莫家以制造兵器闻名。这五大家族均有上百年的历史,每一族中都人丁兴旺,高手辈出,是以族长之争历来激烈无比。因为登上了族长之位,不仅立刻成为天下的风云人物,还能掌握整个家族的巨大财富,控制成千上万人的命运,权利之大只有每家的子弟才能切身体会。为避免整个家族因为权利之争瓦解,几乎每一个家族中都有规定,只有直系子弟才有资格继承族长之位。但即使是有这样的规定,明争暗斗仍层出不穷,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潜在的竞争对手杀掉。所以,今后你注意观察一下,凡是这五大家族的直系子弟,不论男女身旁必定有忠心耿耿的死士护卫。”

  胡青鹏恍然道:“她精通慕容家的武功,却又是孤身一人,因此绝非慕容家的直系子弟!”语气顿了一顿,望着唐敬天问道:“唐大哥,如此看来,你是唐门的旁系子弟了?”

  唐敬天点点头道:“正是!”

  唐雪插言道:“天哥虽不具备竞争族长的资格,但他的武功和暗器手法是唐门年青一辈中最出色的!他曾跟我爹爹练过三年功夫哦。”唐雪的父亲唐伯文乃昔日唐门第一年青高手,唐敬天得到他的指点,自然获益匪浅。

  胡青鹏这才明白,为何唐敬天会陪同唐雪千里迢迢扫墓,原来他们还有一层同师学艺的关系!不平地道:“唐大哥,既然你是唐门最杰出的弟子,为什么不能争当唐门门主?难道你不想唐门在你的手上发扬光大吗?规矩都是人定的,你可以打破呀!”

  唐敬天虎目中火光一闪,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一言不发。胡青鹏的话在他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使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想法,而这些想法将会引起唐门的剧烈动荡。

  就在这时,一伙人闹哄哄地从楼梯口涌了上来,酒楼老板跟在他们身后告罪不停:“胡少爷,胡少爷,真是对不住,楼上也客满了!”那为首的青年男子抬着下巴道:“黄老七,本少爷来‘福星楼’吃饭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客满了怎么着?如果你没办法把桌子腾出来,我叫你月底关门!”那酒楼老板愁眉苦脸地告饶,这楼上的客人都是带刀舞剑的,他就是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逼人家让出桌子呀!万一被一刀劈到头上,焉有命在?

  胡青鹏斜眼望去,只见那姓胡的男子身穿锦袍,装饰华贵,初看像是富家子弟,可偏偏嘴脸上透着江湖气息,有点不伦不类。另外四人都跟他同样的年纪,身上带着兵器,人人飞扬跋扈,流里流气地不似善类。

  那姓胡的男子眼睛忽然一亮,撇下同伴,径直走到那黑衣少女桌前,摆出自认为最帅的姿势,轻咳道:“姑娘,在下胡亮,眼见姑娘一人太过寂寞,忍不住过来打扰。如果姑娘不嫌弃的话,胡某陪姑娘小饮两杯如何?”

  众人唇角都浮起一抹笑意,乌蒙双熊刚刚被踢下楼,又一个不怕死的冒出来了!不知道那少女会不会把他直接从窗口抛下去?

  不料那黑衣少女说道:“只要你能拿出一样东西,这张桌子就让你随便坐好了。”

  胡亮大喜过望,忙拍胸道:“姑娘尽管开口!除了天上的月亮,你要什么我都可以办到!”

  那黑衣少女淡然道:“我要一张天下会镶金边的寿帖,你有吗?”

  胡亮大笑道:“我还以为是什么稀罕物呢,不就是区区一张寿帖吗?”说着随手从怀里掏出一张镶了金边的红色寿帖,屁股一歪,老实不客气地坐到少女身旁,笑嘻嘻地道:“是这种帖子吗?”

  那黑衣少女点点头,素手疾伸,迅快地将寿帖抢了过来,随即起身离桌,向酒楼伙计招手道:“结帐!”

  胡亮没想到对方会玩这一手,摆明了是在耍弄他,气得脸色忽红忽青,咬牙冷笑道:“站住!拿了本少爷的东西,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天下还没有这等便宜买卖!”边说边向同伴猛使眼色。那四个人不怀好意地围拢上来,把黑衣少女的去路封死。其中一人淫笑道:“大哥,这小妞太迷人了,荷香楼的红牌姑娘都赶不上她漂亮!”

  那黑衣少女脸色忽沉,身形一晃,啪啪连抽了那人两记耳光,冷冷道:“别拿我跟那些下贱女人做比较!”

  那人捂着红肿的面颊,怒道:“你、你敢打我的脸?!我要报仇!大哥,你怎么说?”

  胡亮叫道:“这丫头敢跟我们五兄弟动手,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把她拿下了!”“好!”那四人轰然答应,同时拔出兵器扑上,枪刀剑棍分从不同的角度击落,配合娴熟,显然擅长联手作战。

  酒楼上空间狭小,那黑衣少女骤然间遭人围攻,无法腾挪闪避,剑光疾闪,一双短剑跃入掌心,交织成一片严密的剑网,当当当将诸般兵器一起拦下。那四人正欲变阵再攻,忽见人影闪动,还未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其中两人已中脚倒飞而起,啊呀呀乱叫着压坏了两张桌子。那黑衣少女冷笑道:“脓包!”反手一剑刺去,又有一人腰上中剑,惨叫着踉跄退后。

  胡亮没想到这绝色少女如此棘手,竟然转眼间伤了三位兄弟,惊怒中抽出暗藏的一根三尺长的黑色短棍,纵身跃近,猛的击向对手的后脑。

  “小心后面!”唐雪忍不住惊叫道。

  那黑衣少女及时撤步转身,回剑格挡敌棍。只听唰的一声轻响,短棍被拦腰削断。就在这一刹那间,短棍的断口处忽然喷出一股粉红色的烟雾,将那黑衣少女完全笼罩住。她大吃一惊,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红烟,只觉一阵晕眩的异感直冲脑门,忙闭气后跃,心中暗叫糟糕,中计了!

  众人见形势急转直下,那黑衣少女吸入了毒烟,纷纷喝骂胡亮卑鄙无耻,竟在交手中使用阴着。

  胡亮面上毫无半分惭愧神色,环视众人喝道:“你们******鬼叫什么?天下会朱雀堂堂主胡令全的是我亲爹,白虎堂堂主是我干爹,本少爷在长沙城里说一不二,你们算什么东西?谁想跟我天下会为敌的,有种就站出来!不然,乖乖闭上你们的鸟嘴!”

  众人面面相觑,原来他是天下会首脑的至亲之人,难怪这么嚣张霸道!长沙乃天下会总部所在,即使是称霸一方的黑道大豪来到这里,也只有夹起尾巴做人,避免和天下会的弟子发生冲突。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这条“地头蛇”还不是一般的强!

  胡亮见无人再敢出声,得意地望着那黑衣少女,一步三摇地逼近,道:“呵呵,小美人,你中了我的‘桃花软筋散’,滋味如何呀?你只要一运内力,立刻就会瘫软如泥。这下我看你还能飞出我的手掌心么?等本少爷伺候你舒坦了,再把你放走不迟!”说罢发出一阵猥亵的淫笑,令人毛骨悚然。

  那黑衣少女又羞又急,试着一运内力,果然发觉筋骨酥软,连短剑都拿捏不住,噗噗两声轻响,短剑脱手插在地板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