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明教神功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815 2003.07.05 11:12

    易辉被袁仲艺杀气锁定,如千斤枷锁压身,一时间不敢有所动作,以免引起对方误会,遭到无情的攻击。镇定自若道:“请问袁大侠,你是相信青龙会呢,还是相信我丐帮呢?”他这样问大有深意,毕竟袁仲艺和他是初次见面,相互不了解彼此的为人。但是丐帮和泰山派同属白道,而青龙会则是**帮会,於情於理,袁仲艺都应该相信他而不是何铁义才对。

  袁仲艺一愣,仔细想想双方同是正道出身,怎能反过来相信**人物的的一面之词呢?转头怒视何铁义,道:“哼,你想挑拨离间,坐山观虎斗吗?你中伤易长老,到底是何居心?”

  何铁义正色道:“何某虽说出身**,但向来一言九鼎,从不欺骗武林同道!袁大侠不信我的话,不妨问一问易长老,他昨夜是不是在青梅岭上?这麽多人上山,是不是仅仅只剩他一人生还?”他审时度势,自问在援兵未曾赶到之前,自己一方最有可能遭到围攻,所以要想方设法破坏易辉与袁、尹二侠的关系,巴不得他们立刻翻脸开战。

  袁仲艺望向易辉,狐疑道:“莫非易长老昨夜到过青梅岭?”

  易辉点头道:“不错,易某昨夜是去了青梅岭,但决没有谋害泰山派的师兄!易某敢以项上人头担保。”

  袁仲艺额头青筋毕露,冷冷道:“那麽请易长老告诉袁某,我那两个不成材的师弟现在何处?”他收到同门传来的消息後连夜赶往青梅岭支援,半路上偶遇尹天云,也顺便邀请一同前往助拳,谁知还是慢了一步。

  易辉叹息道:“袁大侠千万要保持冷静,请听易某解释。贵派的两位师兄昨夜在青梅岭上与烟雨楼、天下会的高手混战,因为对方人多势众,又使出毒烟暗器,结果力战而死。而那些参与围攻的凶手随即又自相残杀,後来易某赶到,侥幸把他们一一除去,也算是替泰山派的师兄报了血仇。两位师兄的遗体被我安葬在青梅岭上,日後有机会,我一定陪袁大侠去辨认。”

  袁仲艺冷笑道:“如此说来,袁某还要感谢易长老的慈悲心肠了?”

  易辉察言观色,知道他误会已生,恐怕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扭转的,庄容道:“易某所说字字属实,此心可昭日月!袁大侠如果非要怀疑易某的人品,轻信他人谣言,以至造成泰山、丐帮两大门派间出现裂痕,易某无话可说。”

  袁仲艺道:“袁某并非不相信易长老的人品,只是惟有阁下从青梅岭生还,其他人都命赴黄泉,死无对证了。袁某斗胆,想请易长老去面见我泰山掌门,届时是非曲直自有公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易长老若问心无愧,应该不介意走上这一趟吧!”

  易辉暗怒,对方言下之意是要把自己押解回泰山,交给掌门人处置,如果照他的话去做,自己还有何颜面在江湖上立足?换做他没有受伤之前,早就出手立威,以武功折服袁仲艺了。摇头道:“袁大侠的要求请恕在下不能答应。易某眼下身负重伤,急需回总舵修养,并不适合长途奔波劳累,还望袁大侠体谅一二。日後等易某养好了伤,定当奔赴泰山,亲自向贵派王掌门解释事情经过。”

  袁仲艺怒极反笑,指著易辉道:“尹三侠,你是局外人,你来评评理,袁某的两位师弟命丧荒野,唯一的杀人疑凶却不敢随我回本门接受质询,你说是不是做贼心虚的表现?”

  尹天云沈吟片刻,道:“易长老是丐帮八袋长老,号称‘江南侠丐’,人品信誉一向倍受称赞,乃是青年侠士中的佼佼者。以尹某的眼光来看,倒十分愿意相信易长老没有杀害泰山派弟子的嫌疑。”不等众人表态,话锋一转,“不过袁大侠说的也有道理,身为青梅岭一战的生还者,自然有义务澄清事实,消除大家的误会。但易长老身负重伤有目共睹,实在不适宜鞍马劳顿了。因此我有一个折中的提议,看看两位能否接受。”

  袁仲艺抢先道:“我信得过尹三侠,但说无妨。”

  易辉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尹天云笑道:“那我就厚著脸皮做一回和事老了。其实我的提议很简单,请易长老拿出一件足以象征阁下身份的信物做抵押,保证三个月内到泰山派接受任何质询。这样既不伤两家和气,又能解决问题,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袁仲艺大急,这不是便宜了对方吗!正要出言反对,忽见尹天云打了个眼色,不禁一愣,他葫芦里到底卖了什麽药?

  易辉不虞有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样式繁复的红色鱼形丝结,“这是我丐帮长老的身份凭证,在我帮中独一无二,凭此可以调动任何分舵的弟子财物。此结随我多年,从未有片刻离身,这回为表明易某清白,还请袁大侠暂为妥善保管。”

  袁仲艺不屑道:“区区一个丝结很珍贵麽?难道我泰山派稀罕你们丐帮的人手财物不成?”

  易辉忍无可忍:“那你到底想要什麽?”

  尹天云道:“易长老莫要生气!既然袁大侠不愿意保管阁下的鱼形丝结,那麽易长老身上还带有什麽珍贵的信物吗?”

  易辉愕然道:“易某只是一个普通的叫花子,身无长物,若袁大侠不肯拿我的信物做抵押,易某两手空空,无计可施了。”

  尹天云旁敲侧击道:“易长老好好想一想,当真没有什麽贵重的物品可以抵押为证吗?”

  易辉这时才恍然大悟,对方绕了一个大圈,无非是为了自己怀中的宝物,企图逼迫他双手奉上。至於泰山派的两条人命,不过是他们抢夺宝物的借口。想通了此节,不动声色地把鱼结放回怀里,干脆地拍拍双掌,“易某别的没有了,只剩下烂命一条,你们看著办吧!”

  尹天云面色一冷:“易长老这麽说,摆明了是不给在下面子了。袁大侠,这是你们两家的事情,在下无能协调解决,只好请袁兄看著办了。”

  袁仲艺道:“既然姓易的没有诚意,先把他拿下再说!”仓啷一声龙吟,背後的阔刃长剑弹上半空,左手一捏剑决,张口一声怒吼,仿佛平地响起一声惊雷,长剑抡圆当头劈落,声势惊人。他说打就打,一出手即全力以赴,根本不管对方手无寸铁,身上带伤。这一剑运足了九成功力,当真如开山巨斧一般,无坚不摧。长剑展开,剑气狂卷不止,吹得地上的砂石乱滚。

  泰山派的剑法走的是阳刚一路,大开大阖,最重气势,在进攻中才能完全发挥剑法的精髓。所以他们的长剑一律使用阔刃,设法增加剑身的重量,充分利用长剑舞动时产生的力度,使剑招威力更强。袁仲艺身材虽矮,但四肢粗壮,天生神力过人,手中重剑施展开来毫不勉强。只见剑芒夺目,仿佛一道阳光突然划破了黑暗,刺得众人眼球生疼。

  易辉赤手空拳,哪里敢挡这霹雳一剑,顾不得什麽身份雅观,伏地一滚,长剑擦身而过,轰的将地面劈出一个一尺多深、四尺多长的凹坑。

  其他人见了袁仲艺全力出手的威力,尽皆瞠目。

  袁仲艺剑式连绵,一剑落空紧接又发一剑,弹指间连劈六剑,每一剑都被易辉在间不容发之际避开。袁仲艺脾气暴躁,气得破口大骂,突然眼前白光闪耀,易辉抓起一柄钢刀搠来。他不理近身的刀刃,长剑仍是笔直的劈下。易辉可不想与他同归於尽,回刀一格,!当一声,钢刀竟被斩断。他应变奇快,手掌一扬,断刀脱手急射对手小腹要害。两人距离太近,袁仲艺又有点轻敌,闪躲时慢了半拍,腰腹一侧被断刀割裂,伤口立时流出血来。

  袁仲艺大意之下反被敌人所伤,气得七窍生烟,见易辉拣回长棍跳起,厉声道:“姓易的,我本想留你一命,谁知你不识好歹,胆敢还手!我拼著被掌门处罚,今天要结果你的狗命!”

  易辉喝道:“慢著!”左手吃力地握住长棍,棍尾拄地,右手自怀里掏出一个薄薄的四方形油布包裹,“你再踏前一步,我就毁了它!”

  场中四人仿佛中邪一般,死死的盯著他手中之物,无不射出炽热的光芒。

  袁仲艺赶忙刹住脚步,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唾沫,急忙道:“易长老千万不要冲动,凡事都好商量嘛!只要你交出手中之物,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前倨後恭,神态转化之快,不比手中的长剑稍慢半分。

  易辉冷笑道:“袁大侠不是要取我的狗命吗?易某怎能相信你的承诺?”

  袁仲艺老脸微红,顾左右而言他:“尹三侠,易长老受伤不轻,看在同为白道中坚的份上,你的‘九转续命丹’能否给他一粒?”尹天云和他眼神一触,已知其意,掏出药瓶倒出一粒丹药,曲指轻弹,直飞向易辉。

  丹药迎面飞来,带著一股清香舒爽的气味。易辉一嗅便知是疗伤灵药,老实不客气的张开嘴,咕嘟一声把药丸吞下。药丸入喉即化,清凉的药力在真气催送下迅速扩散,消解体内燥热狂乱的气息,果然对内伤极有疗效,连带身上的外伤也少了几分痛楚。可惜强敌在侧,虎视眈眈,不能盘膝静气调养,不然的话功力可以恢复五成以上。

  易辉精神稍振,目光一扫身旁四人,缓缓道:“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罢,昨夜青梅岭一战,仅仅剩我生还,不用说东西肯定落在了我的手上。青龙会深夜设伏,袁、尹二位大侠星夜兼程,无非都是为了它。”

  袁仲艺颤声道:“你手里之物真的是传说中的九阳神功吗?”

  易辉道:“不错,这正是明教的至尊宝典《九阳神功》!”《九阳神功》是明教的独门密芨,昔日明教教主张子毅能独步天下,啸傲武林,依仗的正是这门神功。

  张子毅是上一任的明教教主,十八年前已是武林公认的第一人,武功之高,内力之深,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无人能在他手下接满十招。而且明教在反元起义的过程中,曾派出无数人才支持当今皇上朱元璋,屡次替他化解危机,刺杀对手,扫平了他统一道路上的障碍,堪称是他的第一强援。传闻朱元璋落魄时曾加入明教之中,凭借明教的力量才得以角逐天下,所以称帝後追本朔源,立国号为“明”,以示对明教的尊敬。不论传闻是真是假,明教当时内有无数高手坐镇,外得朝廷庇护,威望如日中天,是当之无愧的武林霸主,势力遍及天下。江湖上的大小帮会门派,均退避三舍,不敢与之争锋。

  可惜天地万物盛极而衰,乃是不变的真理。十年前的中秋之夜,正当明教众高手欢聚一堂,共庆佳节之时,众人聚会的大堂突然被强力火yao引爆,数十间房屋被一同夷为平地,明教高手死伤惨重,就连张子毅也被火yao炸伤。大爆炸刚刚停止,上百名蒙面高手忽然攻进明教总坛,发动了猛烈袭击,见人就杀。明教当时势力鼎盛,众弟子做梦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深入虎穴发难,防守松懈,一触即溃,兵败如山倒。是夜张子毅战死,总坛上下无一人幸免,事後现场发现的三百多具尸体全都是明教弟子,袭击者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供人追查。是谁居然能潜入明教总坛埋下zha药而不被发现?又是谁组织了如此多的神秘高手围攻明教?这些神秘高手从何而来?他们为什麽攻击明教?因为当时明教无人生还,这些疑问至今未能解答,堪称十年来江湖第一大悬案。

  明教经此一战元气大伤,教中精英几乎全部丧生。尽管後来朝廷出面册封了新的教主,统领明教徒众,但新任教主无论武功、声望、资历均不能服众,明教从此四分五裂,再也难现往日辉煌。如今已沦为二流教派,仅仅在西北总坛附近还有一些影响。

  原本被明教压制的各路帮会门派乘机发展各自势力,各派高手纷纷粉墨登场,迅速取代了明教的地位,从此江湖进入了一个百家争鸣,群雄逐鹿的新时期。也就在中秋一战中,明教总坛供奉的护教宝典《九阳神功》遗失,不知被什麽人偷偷抢去。这些年来,围绕这本丢失的明教神功要决谣言不断,不知发生了多少起流血争斗,也不知有多少高手因此丧命。每当江湖上有谣言《九阳神功》出世,紧跟而来的就是一场腥风血雨。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学武之人哪个不梦想达到张子毅的境界,成为武林第一人?!

  这一次易辉是第一批收到《九阳神功》出世消息的人,不管真伪,及时赶到了青梅岭上,乘乱夺取了密芨。他原本是不想把它拿出来的,但所受的伤实在太重,刚刚与袁仲艺对了一剑後,全身经脉刺痛,再勉强硬撑下去,立刻要走火入魔,吐血毙命了。只好亮出最後的护身符,需求脱身的机会。袁仲艺投鼠忌器,果然不敢逼人太甚。

  尹天云喃喃道:“想不到我今日能亲眼见到《九阳神功》!传说张子毅教主死後,即使是明教之中也没有人会练这门绝学了。”张子毅虽然死去多年,但余威尤存,武林中人提起这位曾经的武林霸主时,仍敬畏地尊称他为“教主”。

  袁仲艺大声道:“《九阳神功》是江湖之中人人窥伺的宝物,一旦这本密芨落入歹徒魔头手里,必将危害天下,後患无穷。易长老目前伤痛缠身,恐怕肩负不起守护的重责。为了武林正义著想,袁某不才,甘愿担负起守护神功密芨的重任,纵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易辉道:“袁大侠,就算我肯把它交给你保管,青龙会的何舵主也不会同意罢!”

  “是吗?”袁仲艺目光一转,盯住默不作声的何铁义、莫森,一抹杀机再难掩饰。

  注:1、本文纯属虚构,读者切勿强求文中的背景资料与历史吻合。

  2、本文提到的“打狗棒法”、“九阳神功”,盼得到金庸迷的谅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