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邪踪再现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91 2004.12.20 09:12

    

  极目远眺,淫雨霏霏,景物迷蒙,远处的山峰被白云封锁着。雨水汇集成线,敲打着檐下的青石,发出单调的声音。清风不时摇动着窗户,带来了清新湿润的气息。

  茶馆楼上,净云百无聊赖地把玩着竹筷,嘟着嘴道:“宁师叔,我们到底还要守侯多久呢?都过了十天了,仍然没有那个人的消息。假如他从此绝足江湖,我们岂不是白费工夫吗?”

  清宁眼帘微垂,转动着手中的佛珠,道:“入世亦是修行,只要心中有佛,又怎会虚度光阴?你默诵佛经,自然能去除嗔念,心安神明。纵使三年五载,不过是弹指刹那间。”

  净云吐了吐舌头,低声道:“是!”转眼望向同桌的点苍派马竹盛夫妇,笑道:“马夫人,你再跟我说一说大战川西四虎的故事好不好?”

  马夫人微微笑道:“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不便一而再、再而三的炫耀,若是让江湖同道听见,岂不是要笑话我吗?”她肤色白皙丰腴,面若银盘,举手投足充满成熟妇人的韵味。她年轻时曾是名震西南的女侠,惩处过不少恶人,亦留下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

  净云摇着她的手道:“这里又没有外人,谁会讲闲话?如果没得故事听,那会闷死人的。”

  忽听蹄声骤响,由远而近。只见雨雾中,三匹骏马飞驰而至,三名骑士轻若柳絮般贴在马背上,目光如电,面带邪气。马竹盛等人居高临下,眼见那三人直奔进古镇,都不禁暗皱眉头。对方一看就非善类,偏偏人人武功高强,不知是黑道或是邪道的高手?双方立场迥然不同,万一发生冲突,恐怕会影响到原定的计划。

  那三骑来到茶馆楼下,勒住缰绳,骏马嘶鸣。少倾,茶馆伙计引着三名男子步上二楼,毕恭毕敬的请客人坐好。清宁等人侧首望去,暗暗留意戒备。

  不料对方立时有所感应到,座中一位相貌英俊,衣着华贵的青年公子举目望来,目光在马夫人丰满的胸口和净云清秀的脸庞上转了几转,嘴角浮起淫邪的笑容,似乎将她们看成了赤裸裸的猎物。他身旁一位阴阳怪气,面目阴柔的男子见状笑道:“美色当前,公子莫非动心了?”那公子笑道:“孔圣人曰:‘食色性也!’见色起意,人之常情。路边的野花不采白不采嘛!”说着又狠狠地盯了几眼。

  马竹盛大怒,啪的一拍桌子,瞪着眼道:“格老子,你眼睛瞧到哪里去了?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

  那公子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你这丑鬼,想吓唬本公子吗?瞧你这付模样,哪里配得上如此美貌多情的女人,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马竹盛头大眼小,鼻孔朝天,长相确实不敢恭维,自己也知道和妻子颇不相配。偏生妒心极重,一旦有人议论此事,立刻就会火冒三丈,暴跳如雷。明知对方是有意激怒自己,挑起事端,一把握住剑柄,怒道:“我剑下不杀无名之鬼,你报上名号来!”

  清宁忙制止道:“马大侠,请息怒!别忘了我们的任务,何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马竹盛气得脸红脖子粗,胸口起伏,道:“可是……”

  马夫人拉住他的手道:“四师兄,要以大局为重!目标未出现之前,我们不宜多树敌人。掌门人的吩咐你都忘了吗?”

  马竹盛愣了半响,脸色忽青忽红,忽的一跺脚重重坐下,扭头看向窗外,握剑的手背上青筋毕露。马夫人轻叹一声,不住的低声劝慰。

  那公子正是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宇文政,左侧是他形影不离的护卫刀奴,右侧则是双面邪魔聂不人。宇文政见对方不愿应战,冷笑一声,吩咐伙计拿来茶点,边吃边等。

  聂不人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皱眉道:“公子,已过了约定的时辰,李门主却未现身,莫不是她路上出了意外?”

  宇文政神色自若,细心地品味清茶的味道,道:“李门主本领通天,媚术无双,哪轮到你替她操心?以她的行事风格判断,多半是在途中又遇到了英俊潇洒的少侠,一边风liu快活,一边赶路,自然就耽误了时间。不知这回是谁中了她的媚心大法?呵呵,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liu啊!”

  聂不人阴笑道:“但愿她迷住的是胡青鹏,那就省了许多麻烦。”

  清宁等人听到他提起“胡青鹏”的名字,同时一震,相视讶然。净云手上一抖,“喀嚓”将竹筷失手折断。荆山一战之后,峨嵋、点苍两派均将胡青鹏视为杀人凶手,倾尽门派之力,联合出动,在四川、湖北交界一带布下罗网,到处打探胡青鹏的下落。只要他一露面,格杀勿论。这里是往云贵方向的必经之路,清宁等人在此监视多时了,好不容易才捕捉到一点线索,自然十分激动。

  马夫人起身抱拳道:“打扰三位朋友了!我等是点苍、峨嵋门下,与衡山派叛徒胡青鹏有血海深仇,正在四处寻找此人。不知几位是否有胡青鹏的消息?如能赐告,点苍、峨嵋必有厚报!”

  宇文政与聂不人对视一眼,微微笑道:“原来各位也是找胡青鹏报仇的,真是巧了!我最是怜香惜玉了,既然美女相求,我可以考虑告诉你实情。但是要看你肯付出多大的代价?”

  马夫人道:“点苍、峨嵋两派虽不富有,一两万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手的。我大胆做主,用一万两银票买你的消息如何?”

  宇文政哈哈大笑,轻佻的眼神落在她动人的曲线上,道:“我的财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难道会贪图这蝇头小利?夫人未免太小瞧我了!只要你陪我共渡一宿,我可以免费告知你胡青鹏的行程。”

  “你无耻!下流!”马夫人虽是已婚妇人,听见对方开出的条件,仍不禁气得脸色通红,跺足喝骂。

  马竹盛就是泥人也有土性,哪里还按耐得住?何况他平时最恨其他男人调戏自己的妻子。仓啷拔剑在手,怒喝道:“无耻败类,居然敢公然侮辱我点苍派,看剑!”身形展动,剑走偏门,陡然间横跨过两丈的距离,剑尖如毒蛇般,斜刺向宇文政的心口部位。他相貌虽丑,武功却相当高明,深得点苍剑法三昧,否则怎会赢得师妹芳心?这一剑含怒而发,又急又狠,大有将对手一剑穿心的势头。

  宇文政脸色一沉,冷冷地盯着马竹盛,眼底闪过一缕残忍的绿光,身子却一动不动。眼看长剑就要刺中他的心口,蓦的白光跃动,一把长刀忽然凭空出现,当的重重劈在剑刃上。跟着刀光连闪,刀奴已跃出座位,连人带刀直杀入马竹盛身前的空门。

  马竹盛被一刀震得虎口发麻,见敌人如猛虎下山般气势汹汹,不由激起了好胜之心,挺剑大喝一声,毫不退让地反击而上。一个刀法刚猛凌厉,一个剑法迅捷毒辣,这下铿然相撞,顿时在空中溅起无数火星。楼上空间本就狭窄,两人放手打斗下,桌椅板凳纷纷爆裂,其他喝茶的客人抱头鼠窜,跑得迟的被劲风扫跌在地,痛得呜呼哀哉。

  马竹盛越打越是吃惊,对手的功力似乎永无穷尽,每一刀劈到仍如第一刀般神充气足,势大力沉。他连接了二十余刀,五指早被震得麻木,再这么硬拼下去,非被累跨不可!他有心采取避实就虚的策略,但刀奴刀刀紧逼,招招不离要害,丝毫不予他游走腾挪的机会。心中叫苦,额头上不禁冒出汗水。

  观战的双方均是高手,如何看不出马竹盛战况吃紧?宇文政笑道:“喂,点苍派的丑鬼,你若肯弃剑认输,我便叫我的奴仆饶你一命。不然再过十招,你定会肚破肠流,血溅五步!”

  马竹盛怒喝道:“你做梦,我宁死不降!”说话时略微分心,刀奴乘隙一刀斩落,在他肩头上割开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刹时染红了衣衫。

  马夫人夫妻情深,见状心痛如绞,忍不住叫道:“四师兄,我来助你!”长剑出鞘,哧的刺向刀奴,卷入了战团之中。

  宇文政使了个眼色,聂不人冷笑道:“点苍派以多打少,不讲江湖规矩吗?”蓦的手腕微动,五六种形状怪异的暗器似毒蜂般,呼啸着射向马夫人。

  马夫人长剑急挥,点、削、挑、拨,在身前舞出一片严密的剑网,同时抽身急退,避开原先站立的位置。但聂不人的暗器如同附骨之蛆,一步不落的紧追而至,或左或右,或前或后,划着诡异的弧线射到,有时在空中还会忽然改变方向和速度,令人防不胜防。马夫人一时之间被逼得不住躲闪,完全帮不了自己的丈夫。

  忽听马竹盛一声闷哼,被一枚暗器冷不丁射中左腿,足底一个踉跄,上盘空门大露,刀奴照准他的胸膛狠狠劈到。马夫人肝胆欲裂,失声叫道:“四师兄!”马竹盛不愧是点苍高手,临危之际不守反攻,长剑急削对手下yin部位,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刀奴脚步一错,避开敌剑,反手就是一刀,直往他后颈处斩下,势不可挡。

  “住手!”清宁声落剑到,当的及时架住钢刀,运劲一抖,居然将刀奴震退一步。不等对手明白怎么回事,剑出如风,往他眼睛刺去。刀奴反应却是极快,叮的横刀架住来剑,清宁步法展开,长剑顺势削向他身侧要害。她刚才旁观刀奴的刀法,已深知对手的可怕,决不能让他把握进攻的主动权,所以一上来就频频抢攻。峨嵋派是天下七大剑派之一,而她乃是派中有数的高手,剑术之精深,内力之绵长尤胜马竹盛一筹,这时展开峨嵋剑法的精妙招数,银光四溢,剑花绽放,于杀机中隐见三分秀丽。

  马竹盛正待上前夹攻,忽然发觉下肢麻痹,举步维艰,已然中毒了!他一咬牙,挥剑将暗器连着皮肉削掉,血喷如浆,颇有几分壮士断腕的勇气。

  宇文政惊咦道:“老尼姑武功不差,居然能敌得住刀奴!嘿嘿,既然大家都在忙活,我们也来玩一玩如何?”身形霍然闪动,跃到净云跟前,肆无忌惮地伸手摸向她嫩滑的脸颊,淫笑道:“好清纯的俏尼姑,本公子喜欢!”

  净云哎呀一声惊叫,如受惊的兔子般跃到窗边,紧紧握住背后的剑柄,咬着嘴唇道:“你、你想干什么?你再踏前一步,我就出剑了!”她自幼便在山上清修,与世隔绝,几乎从未与青年男子接触过,这时望见对方炽热贪婪的眼神,本能地感到了害怕和恶心。

  宇文政有着*美女的癖好,见到她惊恐惧怕的神情,愈加亢奋,下体顿时坚硬如铁,轻笑道:“我想干什么?当然是要干你了!”大手忽然前探,抓向她微微隆起的双峰。

  净云尖叫道:“不要!”剑光电闪,直斩安禄之爪。

  宇文政手臂急缩,险些被长剑划伤手指,点头道:“好剑法,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呀!”双掌舞动,忽的在空中幻化出万千虚影,将净云罩在其中。

  净云剑术虽强,但欠缺实战经验,眼前一花,敌人竟化身无数,从四面八方攻到,不由慌了手脚。长剑连刺数下,都刺到了虚空之处,手腕蓦然一疼,被对手掌刀击中,长剑当啷一声失手坠地。她一颗心如坠冰窟,眼见宇文政狞笑逼近,而自己已经是退无可退,吓得大叫:“师叔救我!”

  宇文政淫笑道:“你师叔自顾不暇,怎会来打扰我们?小美人,我们来好好地亲热亲热!”

  就在这时,风声忽响,一条人影穿过窗口直跃上楼,正好挡在净云的身前,立时把宇文政迫退三步。来人是一位身材健壮的男子,身背长剑,头戴竹笠,浑身散发着一种坚强不屈的气势,如山雄伟,如松挺拔,身上的雨水滴答落地,显是经过了长途跋涉。净云嗅到他身上年轻男子的气息,不知怎的手心冒汗,脸颊发烫,一个念头忽然跃出脑海:不知他相貌长得好看吗?

  宇文政一手指着那年轻男子,沉声道:“你是何人,胆敢来坏我好事!信不信我白云宗即刻灭了你满门?!”他欲火中烧之际被人打断,心情自然极差,杀气直冲过去。

  那男子冷笑道:“宇文政,你仍是那副狗改不了****的德性!是不是世间的女子,你都想任意ling辱?”头颅微抬,斗笠下露出一双喷火的眼睛。

  宇文政呆了一呆,失声道:“胡青鹏!”

  这三个字如同晴空一个霹雳,震得众人心神摇动,不约而同的收手停战。刀奴本想继续追杀清宁,被宇文政及时喝止。双方退出战圈,目光都落在了胡青鹏身上,猜疑、仇恨、惊讶等神情兼而有之。

  净云心乱如麻,呆呆地盯着胡青鹏的后背,既想乘机出手偷袭这本门的仇敌,又不忍伤了救过自己的恩人,不由犹豫起来。清宁甚是了解师侄的个性,怕她犹豫中动手的话反遭伤害,忙叫道:“净云,到这儿来!”净云答应一声,跃到师叔身边站好,心里竟有些淡淡的失落。她偷偷瞥了胡青鹏一眼,只见他眉毛浓密,双眼虎虎有神,脸部轮廓粗犷,虽然称不上英俊,却充满阳刚健康的气息,自有种卓然不群的风采,心头莫名一跳,忙垂首不敢多看。

  宇文政上下打量着胡青鹏,狐疑道:“只有你独自一人么?”

  胡青鹏冷笑道:“你说呢?”话音未落,一阵轻风掠过,白衣如雪的衣舞凤出现在他的身旁。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衣舞凤冷冷地望着宇文政,想到差点死在他的毒针之下,一股怒意直冲心头,寒声道:“真是冤家路窄啊!宇文政,废话少说,今日我们一决生死如何?”

  宇文政皮笑肉不笑道:“衣长老说笑了,昔日一点误会却要生死相拼,岂不是让别人笑话吗?那边的点苍、峨嵋两派要杀胡青鹏报仇,你们还是先把人家打发走再说吧!”以他们的实力而言,不足以同时跟两方高手对阵,索性示敌以弱,等候援兵到达。并借机挑拨两方人马的关系,最好是鹤蚌相争,渔翁才能得利。

  胡青鹏愕然望向清宁等人,缓缓道:“原来是点苍和峨嵋的前辈,胡某有礼了!各位想必是为了同门报仇而来,但他们确实不是死在我的剑下。我是冤枉的!我今天不想跟各位动手,以免中了小人的挑拨离间之计。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马夫人和清宁交换了一个眼色,再看看脸色发青的马竹盛,断然道:“好,改日见面,我们决不容情!”转眼怒视聂不人,恨声道:“你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誓取你的狗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