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风波再起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686 2003.07.23 18:09

    尹天云以手抚额,心想自己和陆峥积怨甚深,一旦彼此照面,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斗。可自己的身体状况差强人意,平时的武功发挥不出五成,凭什么强行闯关?如果这时掉头回转,更易遭人怀疑,如此进退两难,怎生是好?

  队伍缓缓向前移动,终于轮到胡小毛他们了。负责检查的大汉不耐烦地叫道:“车里的人快给老子滚出来,别******装大爷!”

  车帘微动,一条人影如猿猴般迅捷扑出,啪啪两声脆响,在那叫骂的大汉脸上正反抽了两记耳光。那大汉明明看到人家手掌打来,就是闪躲不开,脸上连挨两下重击,被打得脸颊红肿,门牙松动,张口吐出血沫,慌忙后退。他身边的同伴先是错愕,随即齐声大骂,一起舞动兵器,纷涌向前。

  尹天云冷笑道:“乌合之众,也敢猖狂!”只听一声龙吟,长剑出鞘,看似漫不经心地挥出,其实快如闪电。站得最近的四人只见寒光一闪,手腕刺痛,兵器当啷啷跌落在地,连对手的剑路都没有看清楚,惊得倒跃退开。

  “住手!”陆峥大声喝止手下,眼睛冷冷的盯着尹天云,掩饰不住内心翻滚的恨意,“姓尹的,居然是你!”

  尹天云手腕一震,抖落剑上的血珠,气定神闲道:“陆峥,五年不见,你不仅没有长进,反沦落到拦路为寇的地步,实在是令人失望!”陆峥额头青筋直冒,咬牙切齿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可是堂堂的烟雨楼头目,哪里会做这种不入流的事情?”尹天云冷笑道:“难道侮辱良家妇女的行径就入流了吗?”陆峥面红耳赤,情知刚才那一幕都落入人家眼中了,一时理屈词穷,怒道:“尹天云,你出手生事,是存心和我烟雨楼作对吗?”

  尹天云环顾四周,不屑道:“就凭你们现在的人手,岂能挡得住我?陆峥,以前我放了你一马,别不知好歹!你今天是不是还想尝一尝衡山剑法的滋味?”双目中神光暴涨,如利锥般刺到对手脸上。

  陆峥心生惧意,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眼角余光看见其他江湖人物蠢蠢欲动,不禁暗自叫苦。他五年前作案时被尹天云撞破,两人交手不过百合,就被尹天云刺中要害,差点当场毙命,幸亏他轻功不错,才侥幸逃过一劫。但从今往后对尹天云深怀惧意,以致不敢在江南露面,隐姓埋名远走他乡。今天和仇人意外重逢,眼看他长剑在手,威风凛凛,心有余悸。语气放软道:“尹大侠,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肩负重责,请你不要坏了规矩。只要你让我们检查一下车子,如果没有问题,你过去就是。”

  尹天云不满道:“你们冒充官府,私设关卡,这可是不轻的罪名!你们究竟要检查什么?如果不说清楚,休想我答应!”

  陆峥道:“想必尹大侠也听说了,元朝余孽、万人唾弃的妖妇李雁儿近来被人发现在湘桂一带出没。我烟雨楼身为武林一脉,自然有责任在斩杀妖妇一事上出力,所以楼主派遣我们封锁湖广边境的主要路口,严防那妖妇易容逃跑。为了杀那妖妇,我烟雨楼三分之一的人手都已调集湖广,布下了天罗地网,绝不许她逃脱!尹大侠如果不是那妖妇的同伴,给我们看一眼又有何妨。”

  尹天云奇道:“烟雨楼竟然对此事如此看重,那是为了什么?”陆峥脸色微变:“尹大侠,我只知道奉命检查过往行人,别的一概不知!”

  尹天云见他不肯吐露实情,也不愿节外生枝,道:“你们也不想想,我这是回湖南的方向,李雁儿就算在我的车上,她肯跟我往火坑里跳吗?算了,你们想看就看吧!”说着厕身让开。

  陆峥一挥手,两名大汉小心翼翼的靠近马车,很快把车子里外检查了一遍,禀报说一切正常。陆峥早想送走这尊瘟神,马上拱手道:“多谢尹大侠配合,请上路吧!”

  尹天云哼了一声,还剑入鞘,返身登上马车。那车夫啪的一甩响鞭,催马离开这是非之地。

  一放下帘子,尹天云原本镇定从容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额头冷汗直冒,一手按着胸口骨折之处,痛苦不堪。胡小毛大惊,叫道:“师父,你……”尹天云指了指车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胡小毛及时省悟过来,把后面的话咽回肚里。车子在山路上晃悠悠的驰远,转过山坳,离开了烟雨楼众人的视野。

  尹天云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虚张声势,勉强压制伤口的痛楚出剑,威慑烟雨楼诸人,其实掩饰得非常辛苦。如果陆峥胆敢出手,以他目前的状态恐非其敌,更不用说陆峥还有同伴助拳了。可惜陆峥胆怯,没有识破他的伪装,白白失去了千载难逢的复仇机会。此刻危机已过,尹天云赶紧服药,消减伤口的疼痛。

  胡小毛拍掌笑道:“师父,你的空城计演得真好,把那些恶人吓得乖乖不敢乱动,实在精彩。”

  尹天云面无喜色,道:“烟雨楼这次兴师动众,对李雁儿志在必得,如此举动大异往常,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烟雨楼总部设在应天府,门下良莠混杂,行事亦正亦邪,颇为低调,真正的实力鲜为人知。这次一反常态,在李雁儿一事上大做文章,是向现有的几大势力发起挑战的预兆吗?

  忽然嗖的一声箭响,一支长箭从路边的密林中射出,夺的钉在车窗边框上。“有山贼!”车夫吃了一惊,勒住缰绳,翻身滚落车座,抱头缩成一团,动作熟练之极。

  尹天云眉头微皱,对胡小毛低声道:“藏好不要乱动!”拔剑在手,挑开车帘闪了出去。还未看清四周形势,又是一声利箭破空声响,正正射中车夫的背心要害。那车夫惨叫一声,四肢抽搐,当场身亡。尹天云心下凛然,对方居然杀死无辜的车夫,和山贼劫财不伤人的一贯作风大不相同,既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又断了自己驾车逃跑的可能,手段十分毒辣!

  他望向利箭发射的方位,朗声道:“道上的朋友若是冲我尹天云来的,就正大光明的现身讲话,何必藏头缩尾,滥杀无辜!”话音刚落,劲风扑面,一支黑漆漆的铁箭疾如流星射到。忙横剑一拨,当的一声火星飞溅,逆气上冲,足下不由退了半步。

  “嘿嘿,大名鼎鼎的衡山大侠居然接不下这一箭,真是天下奇闻啊!”道旁树叶晃动,陆峥和两名手下竟然狞笑着闪身出来,眼中凶光毕射。

  尹天云倒吸一口冷气,“怎会是你!”胡小毛听见陆峥的声音,又惊讶又担忧,悄悄爬出车厢,躲在尹天云身后。

  陆峥皮笑肉不笑道:“尹天云,很意外吧?我刚才差点被你的伎俩蒙骗过去了。幸好我不蠢,还来得及追上你们。今天我们就把过去的老账清算清算,顺便加上一点利息,你看如何?”他刚才放走尹天云之后,心里头越想越不是滋味,害得自己流落他乡多年的大仇人就这么轻易过关了?同时又觉得奇怪,尹天云身为白道大侠,明明看见自己当众调戏妇女,为什么不出面制止?而且尹天云为什么不施展轻功赶路,偏要坐在车上呢?莫非他受了内伤,需要静养?

  陆峥越想尹天云的举动越可疑,于是带了两名亲信衔尾疾追。等追上了目标,又怕料敌有误,先以弓箭偷袭试探,当确信对方外强中干之后才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这时他自认为稳操胜券,言语中就不再客气。

  尹天云心中叫苦不迭,口中却不示弱:“姓陆的,你不要嚣张!既然你这么着急去见阎王爷,我来成全你!”长剑一指,一股冷冽的剑气直逼过去。

  陆峥胸口微窒,手心捏了一把冷汗,刚才尹天云不会是故意示弱,好引自己上钩的吧?但骑虎难下,无论如何不能打退堂鼓了,牙关一咬:“究竟是谁先去拜见阎王爷,手底下见分晓罢!”抓住铁鞭一抖,呼的一声,黑影翻卷,仿佛恶龙出海,杀气腾腾。左手一指胡小毛,对手下喝道:“你们两个去把那个小孩杀了,老鬼交给我对付!”

  胡小毛心道:不是吧,怎么连我也不放过?眼见两个面目狰狞的大汉不怀好意地逼近,一矮身躲到马车下面。

  就在这时,陆峥一声怒吼,身形急闪至尹天云身前,铁鞭在空中啪啪连串炸响,仿佛恶龙扑击,夹着凌厉的劲风劈面抽下。他这五年来埋头苦练,此次重出江湖,武功更胜从前,否则也不敢回到江南。他存心试一试对手的真实功力,这一击既快且狠,势沉力猛。

  尹天云不敢硬接,滑步斜退,避敌锋芒。

  陆峥见他一招未接便主动退避,心中雪亮,哪里还猜不出对手身有隐疾,不宜动手?哈哈大笑道:“衡山七剑不过尔尔,浪得虚名!”手腕发力,长鞭似有生命一般,在空中划出美妙的弧线,缠向尹天云的脖颈。

  山路狭窄,尹天云退了几步已没有躲避的空间,眼见黑影毒蛇般飞缠过来,长剑一举,叮的点中鞭首。内力相激,只觉小腹气血翻涌,一口鲜血险些冲口喷出。左肋骨折处剧痛钻心,连拿剑的力气几乎都要丧失。陆峥感到长鞭上的反震力道出奇地微弱,放胆直踏中门欺近,一掌拍向尹天云的胸口。

  尹天云提气飞起,从对手头顶跃过,反手洒出点点剑星,刺向对手头顶空门。突的人影一花,陆峥在原地消失,不等他剑招收回,长鞭凭空出现,如吸血虫般紧紧缠住剑身。尹天云大惊,运气往回猛扯长剑,但一股巨力立时从鞭上涌来,震得他半边身子发麻,五指一松,长剑呜呜地飞上半空。

  尹天云面如死灰,眼睁睁看着佩剑远远落下,倒插在道路中间,惨笑道:“虎落平阳被犬欺!陆峥,你有胆就动手吧,我的师兄弟们会替我报仇雪恨的!”

  陆峥轻松击败对手,心中得意非凡,狞笑道:“你不用拿衡山派的名头吓唬我,难道我是被人吓大的吗?”斜眼望去,心头一紧,自己的两名手下都仆倒在地,一动不动,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中丧命了。那个瘦小的男孩一手扶着车轮,正在不停地呕吐。

  陆峥又惊又怒,难道自己看走眼了,这个小孩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可是他浑身上下毫无内力气息,应该是一个不懂武功的普通人才对,没有理由能够杀死两个身怀武功的大汉呀!难道有外人插手?举目环视四周,沉声道:“何方朋友伸手架梁,报上名来!”

  道路两旁的树林中静悄悄的,没有人答话,只听见树叶在山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

  陆峥目光一凝,瞪着刚直起腰来的胡小毛,冷冷地问:“这两个人是谁杀的?”胡小毛用手背擦去嘴角的污迹,脸色煞白如雪,空洞的眼神里还带着浓浓哀伤和懊恼,身子不停地颤抖,抽泣道:“他们……他们是、是我杀的!”

  陆峥和尹天云交手之时,那两名大汉一人拿刀,一人手持双斧,恶狠狠地扑向胡小毛。胡小毛躲在马车底下,眼看着这两个索命小鬼逼来,不禁手足冰凉。那两人丝毫不把胡小毛放在眼里,拿刀的大汉弯下腰,凶巴巴地叫道:“小鬼,快从车下滚出来,不然我杀了你!”

  胡小毛两眼一翻,出去是死,不出去也是死,干嘛要听你的?

  拿刀的大汉见他不肯挪窝,冷笑一声,挺刀刺了过去。生死关头,胡小毛可不想坐以待毙,举手向对方一指,一声轻响,一支三寸长的穿心箭钉上那大汉的额头。那大汉做梦都想不到这小孩居然藏有极为犀利的暗器,如此近的距离,根本连闪避的念头都还未起便中了一箭,哼都不哼一声,面朝下仆倒,整张脸刹时变得乌黑浮肿,口鼻中流出黑血,十分可怖。胡小毛自己也不知道穿心箭上淬有剧毒,眼见那人死状恐怖,吓得连滚带爬地远远避开。

  那持斧的大汉见同伴突然仆倒在地,口鼻流血,不禁大惊,这小孩难道会妖法不成?正好见胡小毛从车底下爬了出来,双斧呼呼生风,照准他的脑门直劈而下。

  胡小毛急忙翻滚躲过杀招,举手对着那大汉叫道:“你不要过来,我不想杀人了!”语带哭腔,手臂不住颤动。

  那大汉哪里肯信,大步追上,挥斧便砍。胡小毛尖叫道:“是你逼我的!”短箭嗖的激射而出,正中对方的胸口。那大汉只觉心口一麻,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全身乏力,软绵绵地一头栽倒地上,七窍流血而亡。

  胡小毛呆呆看着这两具尸体,又是后怕又是难过,脑中乱嗡嗡的响成一片,再也抑制不住胃部的搅动,弯腰呕吐不止。尹天云没有告诉过他箭上有毒,中者立毙,不然他也不会轻易使用。

  尹天云心中一动,大笑道:“不愧是我的徒弟,杀人干净利落,干得好!”

  胡小毛呜咽道:“师父,我、我不想杀人啊!”

  陆峥此刻再无怀疑,自己的手下果然是被这小孩杀死的,怒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去死吧!”一个箭步抢上,铁鞭凶狠抽落。

  杀气骤然临头,胡小毛本能的举起手臂对准对方。陆峥见他举臂的动作古怪,灵光忽闪,忙飞身跃起。就在这时,胡小毛的衣袖内突然飞出一支短箭,箭头闪着蓝色幽光,正对着小腹射来,如果他反应稍慢半拍,十有八九要挨上一记。陆峥背心暗冒冷汗,长江大河都走过了,今天险些在阴沟里翻船,鞭梢疾沉,打落射近身前的毒箭,鼻孔冒烟道:“小家伙,你今天死定了!”

  请投票支持我,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