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巧戏强敌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71 2005.01.08 15:54

    

  山风吹过,篝火摇曳,寒意悄悄涌来。一轮残月挂在山岗上,惨白的月光照耀着山林。

  衣舞凤望了望黑夜深处,眉心微皱,胡青鹏为何迟迟不见踪影?莫非他打猎时发生了意外?不过按常理推断,山中的毒虫猛兽不可能威胁他的安危。除非……强烈的不安感觉袭来,霍然起身,冷喝道:“是何方魑魅魍魉?滚出来!”

  只听一阵低沉的冷笑声响起,黑夜中忽然凸现出三条人影,呈三角合围之势向她缓缓逼近,为首之人正是宇文政!

  衣舞凤心底一沉,对方居然乘胡青鹏外出未回,自己落单的时候出现,难道仅仅是巧合吗?如果对方早有预谋,采取分而击之的策略,恐怕也不会放过胡青鹏的。内心焦急,表面上却毫不慌乱,傲然道:“宇文政,你这跳梁小丑又想玩什么把戏?你一而再地蓄意挑衅滋事,莫非是受了宁无凡的指使,要跟我神教开战吗?”

  宇文政大笑道:“衣长老,不、不对,应该是衣舞凤小姐,在下自湖南追到四川,又追到贵州,千里迢迢痴心一片,为的只是一亲芳泽。今夜月淡风轻,正适合你我畅谈风花雪月,何必说那些大煞风景的俗事,拒人于千里之外?”他自恃把握了绝对优势,神色轻佻,得意洋洋地打量着这冷若冰山的美女,越看心里越爱,恨不能立刻将她扑倒,直捣黄龙。

  衣舞凤皱紧眉头,厌恶地道:“宇文政,少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故做风雅!你听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俗语吗?我最瞧不起你这种自做多情,一肚草包的男人!”

  宇文政被她一番奚落,气得脸色忽红忽青,狞笑道:“好,说得好!我就是癞蛤蟆又怎么样?老子今天就吃定你这只天鹅了!”

  衣舞凤不屑道:“手下败将,也敢口出狂言,真是可笑!”

  宇文政道:“我单打独斗不是你的对手,但今日以三打一,我不信收拾不了你!瞧你一身的细皮嫩肉,我已经忍不住流口水了!”

  衣舞凤脸色微红,叱道:“无耻之徒,狗嘴吐不出象牙!”蓦的张口一声清啸,声震四野。

  宇文政双臂环胸,冷笑道:“你是在召唤姓胡的小子助拳吗?嘿嘿,本宗李媚仙门主亲自出马对付他,估计他们正在行云布雨,********。即使听见你求助的啸声,那小子也分身乏术,不可能挣脱李门主的消魂迷洞,迟早要精尽人亡。所以,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不然划伤了你的脸蛋,我可舍不得!”

  “什么?!”衣舞凤浑身剧震,花容骤变。“李媚仙也来了!”李媚仙乃白云宗四大门主,一身媚功天下有名,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死在她的石榴裙下。胡青鹏遇上这专门蛊惑男人的妖女,能抵御得了她的魅力吗?万一真如宇文政所言,胡青鹏被****控制了心神,岂不是成为妖女玩弄的工具?一想到胡青鹏可能正和其他女人在颠鸾倒凤,她心如刀割,银牙几乎咬碎,喝道:“让开!”纤指轻挥,几道凌厉的指风射向宇文政的面门,足下一顿,却往聂不人的方向冲去。

  聂不人早有预防,身法飘扬,闪动间无数的暗器铺天盖地地射出,封锁了衣舞凤周围的空间,阴笑道:“请衣长老尝一尝我的‘漫天花雨’!”

  衣舞凤身形急速旋转,抽出玉笛,叮叮当当地将射到的暗器打飞。蓦觉一股极强烈的冷风如山压落,冰针般的刀气刺痛肌肤,心知是刀奴乘隙杀到,正待往后方退让,一股阴柔的掌风已然向后心要害击来!转眼之间,她便陷入三人合击的绝境之中。衣舞凤情急之下抢进刀奴中门,巧妙地借用他的身躯阻挡暗器,横笛一拦,当的架住钢刀,同时反手和宇文政对了一掌,底下一脚踢中刀奴左腿膝关节。

  刀奴左膝剧痛下跪倒,钢刀回收,以极快的速度削向她的小腹。衣舞凤厕身急退,但觉丹田处如火焚烧,忍不住檀口微张,哇的喷出一口碧血。宇文政、刀奴的功力仅稍逊她半筹,她同时抵住两人的杀招,双方内力冲击之下,她受创不轻。

  宇文政见状大喜,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叫道:“跟她贴身近战,速速消耗她的功力!”边叫边踏步欺上,双掌直取对手后背要穴。他的目的是生擒衣舞凤,而非取其性命。眼下有如此的大好机会,当然要牢牢把握。

  聂不人怪笑道:“公子的心意我明白!”嗽的腾空飘近,手上多出一面乌黑的铁牌,重重往衣舞凤面门砸落。

  与此同时,刀光一闪,紧紧追向她的下盘。

  衣舞凤三面受敌,又不知爱郎的生死安危,心头不禁掠过一缕绝望——莫非我逃不过今夜之劫吗?她是宁死亦不愿受辱的个性,忽然转身跃高,玉笛如剑,倾尽全力刺向宇文政的眉心,竟不顾聂不人砸下的铁牌,要与敌人首领同归于尽!

  宇文政触到她那双坚定冰冷的眼眸,浑身一颤,不敢和抱定必死之心的敌人交手,足尖发力,拼命往后飞退。双掌上扬,冷烈的掌风击向衣舞凤的胸口,企图阻止她的追击。衣舞凤玉笛当中一划,破开汹涌的掌力,但已来不及回防身后的敌手。眼看她就要被铁牌击中,忽听一声刺耳的呼啸从天而降,电光一闪,仿佛迅雷不及掩耳,当的斩中铁牌,火星四溅。

  聂不人猝不及防,一下子被震得倒退丈外,虎口裂开,定睛看着神兵天降的剑手,讶然叫道:“怎么是你?!”

  衣物凤则是惊喜交加,握住及时赶回的胡青鹏的手掌,轻轻笑道:“你来了!”

  胡青鹏眼神何等的锐利,一瞥之下看见衣舞凤唇边的血迹,又是心疼,又是愤怒,抬手温柔地擦去那缕鲜红的血迹,环目一扫三位敌人,冷冷道:“你们竟然以众凌寡,统统该死!我要你们今晚来得去不得!”

  宇文政难以置信地指着他道:“你、你怎可能毫发无损!你难道没有遇见李门主吗?”

  胡青鹏皱眉道:“谁是‘李门主’?”

  衣舞凤毕竟是见惯风浪的女中英杰,迅速从惊喜中冷静下来,低声道:“他指的是白云宗四大门主之一的李媚仙,据说亲自去对付你了。你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特别妩媚放浪的女人?”

  胡青鹏失声道:“李媚仙!!原来是她!”顿时恍然大悟,刚才在水潭处看见的********,定然是李媚仙的化身!她企图利用美色诱惑他,使他在不知不觉中沦为丧失自我的玩物,用心可谓毒辣,手段可谓高明。若不是他练有佛门心法,心志坚如金刚,怎可能摆脱那绝美肉体布下的迷魂阵?连曾志雄这般黑道霸主,都惨遭妖女的摆布暗算,他能无恙脱身,实属侥幸!一念至此,背心冒出一阵冷汗。

  衣舞凤见他的表情如此怪异,猜到他多半遇上了李媚仙,只不过幸运地逃离了敌人设下的陷阱。如今己方实力明显偏弱,万一李媚仙再赶到这里,自己两人将危如累卵。她一扯胡青鹏的衣袖,当机立断道:“快走,不要给他们合围的机会!”

  胡青鹏一点即通,紧随衣舞凤纵身飞跃。但见长剑如虹,玉笛生辉,势不可挡地冲杀过去。那宇文政怎敢挡敌锋锐,吓得闪到三丈开外,装模作样地叫道:“胡青鹏,你这个孬种,是男人的就不要逃!”聂不人亦甚有默契地大叫:“站住!”十成的轻功只发挥出五成,越追距离越远。

  胡青鹏、衣舞凤堪堪奔到林子边缘,突然眼前人影一花,李媚仙、金月莲凌空跃出,拦住了去路。李媚仙娇笑道:“胡少侠,你要去哪里?我们来亲热亲热!”衣袖一挥,两条灵敏如蛇的金丝飘带滑出,分别卷向胡青鹏的右臂和双足。她匆匆穿好衣服后即刻赶来,正好来得及拦截目标。有了上次失败的教训,她再也不敢轻视这年轻人,施展出“百缚蛟龙”的绝技,力求将他一举擒获。

  衣舞凤喝道:“不要与她纠缠!”左掌右笛同施杀招,攻向金月莲。

  胡青鹏深明她话中之意,一旦陷入苦战的局面,宇文政等再加入战团的话,他们两人必死无疑。脑海中刹时闪过一段练剑箴言“求诸己心,神通自然,剑随心动”,心境空明,回忆起当日欧阳绝传授剑法时的一点一滴,微微一笑,长剑颤动,轻飘飘地划破虚空,刺向李媚仙的眉心部位。

  这一剑落在李媚仙眼中,却令她大惊失色。以她的武功见识,自然看出这一招意在剑先,突破了空间的限制,似慢实快,乃是世上罕见的绝顶剑法,自己稍有不慎就会饮恨剑下!这胡青鹏究竟还有多少秘密,超乎自己的想象?身形急闪,紧接着沉足落地,但觉一股冷冽的剑气自脸颊旁擦过,斩断了几缕青丝。

  胡青鹏更不停留,如大鹏般自她头顶上方飞过。与衣舞凤一道,没入林中不见。

  李媚仙又气又恨,自己枉为白云宗的四大门主,却被一个衡山派的弃徒一剑逼退,若是被其他三位门主知道,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她原来精心安排的计划,完美无缺的布局,到头来都因为胡青鹏的意外表现屡屡落空。莫非他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克星?自从遇见胡青鹏开始,诸事不顺,实在有点莫名其妙。

  宇文政却看不出那一剑的厉害,奇道:“仙姐,你为何这么轻易地放他走呢?放长线钓大鱼吗?”

  李媚仙恼羞成怒,不顾形象的竖眉骂道:“钓你个大头鬼!废话少说,跟我追!”莲足轻跺,跃上树梢。众人见她心情不佳,都识趣的闭嘴不语,跟在她身后提气狂追。

  入林后刚奔出数丈远,衣舞凤内伤发作,人在半空又喷出一蓬血雨,直坠下地来。胡青鹏大惊,反手一操搂住她的腰肢,焦急地问道:“凤姐,你受了重伤吗?服药没有?”

  衣舞凤低声道:“先别管我,他们马上就要追来了!”

  胡青鹏道:“是!”弯腰将她背起,纵步如飞,直闯进密林深处。由于他练有天眼通,在黑夜中奔行几乎不受影响,比起对方就占了极大的优势。起初还能听见身后追兵的破空呼啸声,再过了盏茶工夫,那讨厌的声音已彻底消失。偶尔撞上了深夜出行的毒蛇猛兽,胡青鹏总是依仗身法一掠而过,根本不与它们纠缠。衣舞凤如兰的气息轻轻喷到他的脖颈间,又麻又痒,让他难受之余浮想联翩。

  一口气跑出三十余里山路,掠上一处山崖,暂时停步歇息。衣舞凤已抽空服下魔教灵丹,催发药力,脸色红润了许多。胡青鹏心情稍定,关心地道:“凤姐,你内伤不轻,最好是抓紧时间运功自疗,我替你护法!”

  衣舞凤点点头,当即跌坐入定,默运魔门玄功疗治内伤。

  胡青鹏不敢大意,仗剑守在她的身旁,警惕地扫视四周的动静。过了片刻功夫,忽听一阵极轻微的声音如蛇行般逼近。他凝神望去,只见草丛摇动,探出一只毛茸茸的脑袋,竟是一只红色的小狐狸。那狐狸毛皮鲜红发亮,鼻尖眼圆,十分的机灵可爱。它似有灵性般望了两人几眼,忽然掉头沿来路飞奔而去。

  胡青鹏心头一跳,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他居高临下地眺望来时的方向,远远的看到枝叶摇动,敌人竟然笔直地往这个方向奔来。奇怪,李媚仙等人又没有天眼通的本领,怎可能丝毫不差的衔尾追到?难道是……脑海中立刻回忆起刚才出现的那只红色狐狸,不妥的感觉愈加强烈。一跺脚,喃喃道:“原来她们用狐狸来追踪我们的气味!”眼见敌人亦步亦趋的追近,而衣舞凤仍然在入定运功中,心中大急,知道躲不过对方的搜索,索性飞身而下,悄无声息地潜回树林,藏在一株大树高头。

  李媚仙等人来得极快,跟在一头小狐狸后面纵跃如飞。那只狐狸窜到胡青鹏藏身的树下,忽然一顿,仰头向上,发出吱吱的叫声。

  胡青鹏情知行踪败露,不等李媚仙发出警告,猛的一掌击在树干上,震落无数的枝叶。

  “小心敌人偷袭!”李媚仙一声尖叫,一双飘带首先护住自身。

  黑暗之中剑光一闪,仿佛霹雳一般劈向宇文政的头顶要害。宇文政尽管在黑暗中看不见敌人的身影,但他警觉性极高,立即大叫:“刀奴,上!”

  那刀奴虽然一样看不见敌人,但他有着近乎野兽的直觉,一听到主人的命令,闷声不响的舞刀拦截长剑。但听当的一声巨响,火花飞溅,刹时照亮了四周的景物。

  不好!胡青鹏暗叫一声,立即借力倒飞。可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已足够对方看清他的身形方位,聂不人的暗器、金月莲的短刀、李媚仙的飘带几乎同时向他攻来。光线一闪即没,胡青鹏失声痛呼,负伤踉跄离去。众人听见他虚浮的脚步声,不禁精神大震,不约而同地往他逃亡的方向扑去。胡青鹏有意放慢速度,若即若离地吊着身后的敌人,不时假装撞到树枝上,发出哗哗的声音。李媚仙等人耳听得真切,恨不能马上冲过去将他拿下,但在黑暗中要边跑边躲避树枝藤蔓,难度实在是高,明明离胡青鹏不过数丈远,就是没办法追上他。

  胡青鹏带着众人兜了一大圈,蓦的大笑道:“多谢各位陪我漫步山林,胡某不胜感激,告辞了!”足下忽然发力,在树顶上如飞掠走,转眼消失无踪。李媚仙等人方醒悟到上当受骗,个个气得破口大骂,词锋之利,尤胜过他们的独门绝学。

  胡青鹏懒得理会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掠回山崖上,恰好见衣舞凤运功完毕,喜道:“凤姐,你没事了吧?”

  衣舞凤见他衣衫划破,肩头染血,惊疑地问道:“你是不是和李媚仙他们动手了?”

  胡青鹏点头道:“李媚仙养了一只嗅觉灵敏的小狐狸,能紧紧追踪我们的气味。我怕他们影响你疗伤,就带着他们在树林里兜圈散步。现在他们被我甩开了,一时半会找不到我们的。”

  衣舞凤知道他嘴上说得轻松,其实情形凶险万分,只是不想让自己担心而已。心下感动,展颜一笑,柔声道:“我内伤未愈,你仍背着我好吗?”

  胡青鹏笑道:“我求之不得!”当下重新负起衣舞凤,向着莽莽深山闯去。衣舞凤环臂搂住他的脖颈,侧着脸贴在他宽厚的脊背上,倾听着他有力强劲的心跳声,一时心神如醉,只盼两人相偎至永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