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血染剑锋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095 2004.04.14 08:24

    

  这是胡青鹏学武有成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实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跟比武切磋时完全不同,空气中充满了凛冽的杀气。他全身每一处感官的灵敏度都提到了极限,综合气流、气压、风声和人影的变动,冷静地分析敌人攻击的角度和出招的先后轻重,权衡之后寻找其中的破绽空隙,以最小的代价杀伤敌手。他出击之时就有意选择了比较容易通过的路线,以便尽可能不受高手的阻截。他连杀两人后,须从孙大少和另一名买家之间闯过去,才有机会冲到台上解救师姐。

  孙大少和那名买家都是富豪,本身并不会武功,看见他凶神恶煞般舞刀冲近,吓得屁滚尿流,哀号着缩身挤到桌子底下,瑟瑟发抖。他们两人的贴身保镖护主心切,齐声大吼,一个抡圆铁拳猛击过来,一个亮出长剑当胸便刺,已用上了全力。至于其他人因为距离较远,还难以伤到胡青鹏。

  胡青鹏知道不能跟对方过多纠缠,必须速战速决,一旦落入众人的包围之中,就没有救人的机会了。眼看左拳右剑攻来,忽然提气跃起,闪过对手的杀招,单刀脱手一掷,闪电般插进出拳那人的胸膛。那人万万没料到他居然会将单刀当作暗器掷出,而且速度如此之快,才侧过半边身子,胸口一冷,刀尖已深深刺入体内,鲜血飞溅。

  另一人见同伴中刀惨死,又惊又怒,长剑幻出无数流星飞萤,刺向身在空中的敌人。

  胡青鹏手无寸铁,根本抵挡不了对手的利剑,但他精擅鹤舞轻功身法,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身体轻灵摆动,姿势优雅的避过长剑拦截,足尖一点中刀未倒的敌手头颅,宛如巨鹤腾空,急速扑向木台。那剑手立刻返身疾追,但已被甩开丈远。

  余楚阳暴喝道:“阿财小心,他想抢人!”

  余财眼见胡青鹏杀气冲天,悍不畏死地扑来,吓得面色如土,惊惶中转身一把将陈青华抓住,猛拉过来挡在自己面前,左手掏出一把匕首,横在她的咽喉处。

  胡青鹏沉足落在木台上,蓦的发现师姐命悬人手,本欲冲上的身形硬生生顿住,怒喝道:“余财,快把我师姐放开!”右腿外侧鲜血直流,刚才还是中了一剑。

  余财躲在陈青华身后,只露出小半边面孔,警惕地注视着胡青鹏的一举一动,阴笑道:“胡少侠,你再上前一步,我就割断你师姐的喉咙!你信也不信?”手中的匕首略一用力,立时在陈青华娇嫩的肌肤上拖出一道红印。陈青华惊骇欲绝,全身冰冷。

  胡青鹏大惊失色,急忙叫道:“住手!小心误伤我师姐!”对余财的小人行径恨之入骨,偏偏拿他没有办法。

  就这么稍一耽搁,拳风如山,凶猛地击向他的背心要穴,余楚阳的少林神拳终于攻到了。胡青鹏暗叹一声,心里清楚已错过唯一救人的机会了,接下来的恶战是九死一生,胜算渺茫了。尽管如此,他却不愿意束手就擒,脚步一滑,拳风擦身而过,蓬蓬两声大响,将木台击穿了两个大洞。余楚阳紧跟着箭步抢上木台,双拳交加,直击对手腰肋。

  胡青鹏自知内力不如对方深厚,而且拳脚功夫不是自己的特长,忽然一记鹞子翻身跃下木台。既然无法救出人质,那也没必要白白送命,先逃出去再说。如果能回城里搬来救兵,以陈天雷等人的实力,足以踏平此地。

  余楚阳大叫:“哪里走,看招!”他是何等样人,怎会看不出对方要设法逃走的念头?拳招急变,杀气更烈。

  胡青鹏刚一落地,剑光如电,直指他的中盘死穴。他前有强敌挥剑阻挡,左右两侧被高手封死路线,后有余楚阳追杀而至,再没有闪避的空间和余地,形势之危急真是平生未遇。胡青鹏看准敌剑刺来的线路,双掌忽然往里一合,出其不意地夹住剑身。

  那剑手想不到他居然敢用手掌夹住自己的利剑,愣了一愣,就欲转动剑锋,当场削断敌人的双掌。哪知胡青鹏乘他发愣之际,迅速松手前扑,一记头槌砰的撞中他的面门。那剑手受此重击,登时眼前发黑,鼻血长流,只觉手中一轻,长剑已被对方夺去。

  胡青鹏一剑在手如同猛虎添翼,长啸声中剑光暴涨,仿佛平地炸开了一个银色的光球,令烛火黯然失色。众人眼睛刺痛,不约而同地眨了一眨,再睁开眼帘时只见胡青鹏踢翻了桌子,用剑抵在孙大少的背心上。那剑手身子摇了一摇,缓缓地仰天跌倒,脖颈间鲜血喷涌,显然是活不成了。

  这几下兔起鹘落,形势骤变,大多数人看得喘不过气来。只是弹指的工夫,大堂上就多出了四具尸体。众人对这少年的胆量及武功都暗暗佩服,可是取其性命的念头更加强烈。屋外的守卫听见打斗声,纷纷拔刀涌入大堂。

  余楚阳见孙大少落入敌人的掌握,忙收住拳势,喝道:“慢着!大家不要妄动!”其他人闻声止住扑击的身形,目露凶光,将胡青鹏团团围住。

  胡青鹏冷冷道:“你们要想保全他的性命,就让开一条道路让我出去!”

  孙大少被长剑顶住要害部位,三魂七魄几乎出窍飞走,一动不敢动,涕泪横流:“大侠你搞错对象了,我跟你没有任何恩怨啊!只要你高抬贵手,我可以给你一万……不,两万两银子,怎么样?”

  胡青鹏的手掌鲜血淋漓,紧紧握住夺来的长剑,喝道:“闭嘴!你这家伙丧尽天良,我杀你也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长剑微送,刺进他的肥肉中。孙大少但觉背心剧痛,以为他真的动了杀机,大叫一声,竟然吓晕过去。

  余楚阳又好笑又好气,扬声道:“喂,这孙大少的父辈有三人在朝中为官,你若杀了他,你们衡山派迟早要被官府派兵剿灭!我劝你赶快放人,不然你没法向你的师门长辈交代!”

  胡青鹏一愣,蓦的瞥见对方眼底的狡诈神色,心中起疑,冷笑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反正我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如果你们不肯放过我,这个姓孙就陪我去见阎王爷罢!”

  余楚阳威胁道:“你今晚发现了我们的秘密,若让你泄露口风,我们在场的人还用在江湖上混吗?你早晚是死,区别只是死得痛快些还是受尽折磨再死而已。如果你放了孙大少,我可以给你自刎的机会。如若不然,等我们将你擒下之后,你才晓得什么是生不如死,什么是人间酷刑!”

  胡青鹏哂道:“你在吓唬我吗?哼,想要我的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信的话就放马过来!”

  余楚阳眉头紧锁,暗自焦急,这少年竟如此硬气,令他兴起束手无策的感觉。孙大少家大业大,富甲一方,若是在他的地头被人杀死,绝对是非常棘手的事情。既影响他的声誉,也会遭到孙家的责难甚至是报复。但如果用孙大少的性命换胡青鹏的生路,那更是得不偿失。左右为难中灵光一闪,转身一指陈青华,狞笑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救她而来的,对不对?我数三下,你再不放开孙大少,我就叫阿财杀了你师姐!”

  胡青鹏心头一颤,抬眼望上木台,和陈青华四目相投,刹那间交换了千言万语。

  余楚阳冷冷道:“一、二……”

  胡青鹏虎目中热泪忽闪,脸上浮现无奈痛苦之色。明明知道对方是在要挟自己,为了师姐的性命着想,仍不得不屈服。当啷一声,他松开手掌,长剑跌落在地。

  余楚阳奸计得逞,忍不住放声大笑:“小子,你想跟我斗心眼还嫩了点!你师姐身价超过十万两,你以为我真的会舍得杀掉她吗?我若砍掉这棵摇钱树,岂不是天下第一号傻瓜吗?哈哈哈!”得意猖狂的笑声在大堂内回荡着,刺耳之极。

  就在这时,忽听屋瓦上传来数声凄厉的惨叫声,跟着是人体滚过瓦面坠地的声音。众人面面相觑,难道又有高手闯进来了吗?余楚阳的笑声嘎然而止,心中惊疑恼怒,正想派人出去查看究竟,头顶上方忽然“哗啦”一声大响,屋顶被人击穿了一个大洞,无数碎瓦粉尘抛落,一道耀眼的剑芒自洞口处飞泻而下,迅雷不及掩耳。

  “有敌人!”众人一边抱头走避,一边嘶声大叫。

  只见杀气严霜,剑芒所指之处正是余财头顶百会死穴。余财但觉冷冽的剑气当头泼落,寒意直透骨髓,惊骇中本能地举起匕首格挡。只听嚓的一声轻响,剑光落处,如切豆腐般将他的匕首、手臂和半边肩膀削断,鲜血狂喷如浆。余财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呼声,滚翻在台上,呜呼挣扎,血流满身,令人看得心惊肉跳,直欲呕吐。

  白衣一闪,一个俊美无双的年青男子已站在陈青华身旁,手里提着一柄寒如秋水的宝剑,环目扫视着台下的余楚阳等人,面冷如冰,眼中盈满浓烈的杀机。他左手灵巧的挥动,迅速替陈青华解开束缚,傲然宣布道:“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畜生,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衣舞风!”胡青鹏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最讨厌的人居然如神兵天降,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一举救下了师姐。心中百感交集,反应却是极快,着地一滚,将长剑重新捞回手中。此时强敌环伺,手里没有兵器的话无异于自掘坟墓,他可不想任人宰割。

  “衣公子,是你!”陈青华吐出口中的软球,不禁喜极而泣,一把抱住衣舞风的胳膊,满脸的幸福陶醉。衣舞风眉尖微皱,心中分明有几分厌恶。

  余楚阳眼见来者身手高强,下手无比狠辣,生恐夜长梦多,厉声叫道:“并肩子上,不留活口!”刹时间杀声雷动,众人暴起发难,各种暗器兵刃齐往胡、衣二人身上招呼。

  衣舞风手臂一甩,陈青华身不由己地踉跄退后,长剑横胸,不屑地望着最先冲到的四名高手,左手屈指一弹,一缕指风从刀光棍影中穿过,正中一人的眉心。那人眉心洞穿,死不瞑目地轰然仆倒。另外三人见状大骇,气势顿时受挫,其中两人急忙变攻为守,护住自身头脸的要害部位,仅剩下一人盲目地舞棍猛冲上台。

  那使棍的好手骤然发现同伴没有跟上,只有自己傻乎乎地冲到强敌面前,与衣舞风冷厉的眼神一触,心胆俱寒,腿脚发软,莫名其妙地扑通跪下,斗志如冰雪般消融殆尽。衣舞风冷笑道:“废物!”手起剑落,将对方连人带棍砍成两截。

  众人看见他如此冷酷的杀人手段,无不倒抽一口冷气,胆小的人已经弯腰呕吐起来。

  突然,一条黑色的人影自人群中高高跃起,手上戴着尖利的蓝色钢爪,仿佛是一只凶猛捕食的夜枭,狠狠扑向衣舞风,厉声道:“小子莫狂,让我阎九来会一会你!”

  衣舞风瞳孔收缩,神色变得慎重,淡淡道:“原来是地府九鬼中的阎九!来得好!”面对敌人诡异万变的鬼爪不闪不避,手腕急旋,剑尖在虚空中颤动如花,封死敌人攻击的角度。他持的乃是胡青鹏的惊神宝剑,剑锋锐利非凡,削铁如泥。阎九自然识得厉害,怪啸声中似夜鬼横空,不可思议地强行改变扑击线路,忽然出现在衣舞风右侧,双爪扫了过去。衣舞风见招拆招,与阎九斗成一团。

  混战一起,几个欺软怕硬的好手同时杀向胡青鹏。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少年剑术再怎么高,也比台上那位煞星容易对付吧!

  杀气逼近,胡青鹏早有防备,生死关头出奇的冷静,将敌人的杀招丝毫不差的映入脑海中,捕捉他们的动作中的每一个破绽,战意熊熊燃烧。一个使枪的好手从左侧踏步攻来,长枪攻袭上盘,劲气十足。另一个用刀的好手从侧后方杀到,双刀绞动如蛇,阴险地划向他脚踝关节。而从正面攻到的剑手武功最高,使的竟是正宗的嵩山剑法,剑势雄浑刚猛,力度惊人。他们三人虽然是第一次联手对敌,但合击之下有开山裂石之威,气流搅动如狂。按他们的经验推断,胡青鹏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惟有纵身跃高闪避,不可能同时接下三人的攻击。一旦他跃上半空,他们的下一招必能将他致于死地。

  不料胡青鹏的举动大违常理,竟然连人带剑直撞向正面武功最高的对手。那剑手准备不足,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舍弱击强,自寻死路,原本剑上蕴藏待发的力道骤然迸发,长剑加速,猛刺过去。

  双剑交错,几乎同时刺中对方的躯体。

  那剑手咽喉生凉,全身精力忽然散失,喉头荷荷有声,一缕鲜血流了下来。

  原来那剑手施展的是嵩山剑法中的一招“斜阳飞花”,胡青鹏在后山密洞修行时,恰好在岩壁上见过,当时岩壁上还注明了如何破解此招。因此胡青鹏看见对方使出这记杀招后,立刻记起破解此招的方法,对敌人招式的破绽和可能的后着变化了如指掌,不惊反喜,所以敢跟他对剑,抢先半拍刺中对手要害。由于他正遭到多人的围攻,腾挪移动的空间有限,破解敌人招式时不能按照岩壁上记载的生搬硬套,于是用左臂硬挡了对手的一剑。如果只是两人公平对决的话,他完全可以不用受伤。可怜他的对手至死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反而送掉了性命?

  胡青鹏得手之后没有时间庆祝,忍痛旋身回挡,当当拦下另两名对手的砍刺。兵器交击,内力激荡,胡青鹏毕竟修为尚浅,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那使双刀的汉子冷笑一声,敏如猿猴般跃起,双刀疾探,刺向对手的双目。

  胡青鹏挥剑格挡,忽见寒光一闪,直没入对手的后背。那汉子一声惨叫,如同烂泥般栽倒在地,七窍流血,背心上赫然插着一支红色的短羽弩箭。那使枪的大汉急忙回身戒备,生怕自己沦为下一个被射杀的目标。

  胡青鹏讶然望去,只见四名白衣装束的女子如云般飘进大堂,每人手里都握着一把色泽乌黑的奇形弩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