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不速之客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493 2003.07.05 11:11

    耳听有高手接近,常乐文喜动颜色:“舵主,莫非是木长老带人来了?”他们在接到飞鸽传讯的时候,已经得知会主将派人接应,仔细算算时间也该到了。

  何铁义正想开口,压力突增,棍影如山,劈头盖脸的打了下来。左臂一横,护住上盘要害,右拳自腰眼冲出,一招“黑虎掏心”,毫无花巧的击向对手心口。这记直拳似慢实快,以摧枯拉朽的势头破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拳风凝而不散,全数落在易辉身上。欺负对手伤势严重,功力已大打折扣,以硬碰硬看哪一方能够占据上风。

  易辉听见来者可能是青龙会的人,心里叫苦连天,别无选择下出棍抢攻,企图打何铁义一个措手不及。哪知何铁义虽略为分心,警惕性却丝毫未减,这招守中有攻,法度严谨,不给他一丝可乘之机。

  易辉长棍疾落,砰的击在何铁义左臂上。何铁义左臂顿时痛彻心脾,整条手臂的肌肉几乎麻木,挡棍之处如骨折般火辣难受,右拳拳速不降反升,当胸击到。易辉双足飞起,啪啪踢中来拳,被拳力推送,整个人如弹丸般往后倒飞,正撞向挥枪向前的常乐文。

  莫森暴喝道:“小心!”双掌交叠,从旁侧横击敌手。眼前一花,敌人长棍直戳咽喉,棍风刮面生疼。忙藏头缩颈,双掌往内一合,啪的夹住长棍棍头,猛的往怀里一扯。不料易辉突然放手,不跟他抢夺长棍,莫森回扯的力道没有外力平衡抵消,结果全部返回自己身上,胸腹间如遭重击,面孔胀得通红。

  易辉去势不停,眨眼间来到常乐文面前。常乐文身形微晃,滑到对手左侧,手中短枪急刺过去。易辉没有了长棍护身,惊慌下左掌伸出,抓向枪身。常乐文一声冷笑,短枪去到中途突然一沉,骗过对手防守,刺中他的肩头。

  常乐文但觉短枪深深刺入对手体内,窃喜未停,易辉身体翻转,右掌乘他不备,无声无息的印到。一股庞大的力量透胸而入,常乐文惨叫一声,身体飞出五六丈远,口中喷出的鲜血热气腾腾,好象被高温加热过,转瞬蒸发殆尽。

  “赤阳功!你怎么也会这门功夫?”何铁义讶然大叫,满脸惊诧。

  易辉脸上似笑非笑,眼中还带着一抹淡淡的讽刺:“易某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何舵主的独门武功果然了得!”

  何铁义恍然大悟,易辉刚刚吃了自己一拳,拳劲滞留体内,本来非受重伤不可,但他及时把拳劲转移到常乐文身上,让常乐文承受了赤阳劲的力道。这样一来,自身既可以免受内伤,又可以杀伤敌手,可谓是一举两得。想通了其中的缘由,何铁义悲愤交加,想不到自己的独门功夫,却要了自家兄弟的性命。当下一声大吼,大跨步前冲,双拳疾如流星,照准对手的要害部位轰出。双拳之上红光萦绕,仿佛包裹着烈焰,劲气吞吐,十分骇人。

  胡小毛望见常乐文中掌毙命,心中不禁难过,想起在分舵的大厅上,他的一言一行,音容相貌,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三本秘芨,泪水不听话的流了下来。他和青龙会中人接触时间不长,但感觉上常乐文待自己如子侄般亲切,其他人也颇为看重自己。尽管仅有一面之缘,他们却把最珍贵的武功心法传给他,这份恩情让他如何报答?

  易辉不惜以自身受伤为代价,以苦肉计诱杀常乐文,体内伤势进一步加重,全靠钢铁般的意志支撑,才能勉强站立。刚才虽然成功的把赤阳劲转移出去,但经脉仍然受损,左腿已几乎无法用力,全身重量都落在右腿上,使下盘露出明显破绽,而且失去了称手的长棍,战力再打折扣。

  这时何铁义从正面、莫森从右侧各舞动拳掌攻来,两股炽热的劲风似乎要烤干他身体的水分,猛烈地刮过,撕扯着他的衣襟。

  易辉本能的吸气后退,避敌锋芒,右手抓住肩头的短枪往外一拔,鲜血飞溅,剧烈的痛楚令他险些张口痛呼。右手枪柄立即回转,连撞伤口周围的七处穴道,止住伤口流血的趋势。他动作虽快,何铁义的双拳也不慢,在他封闭伤口穴道时当胸击到。

  易辉短枪刺出,点上对手双拳。

  只听一声闷响,劲气交激,易辉手中的短枪竟被击飞,枪身弯成了弓形,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到了河水之中。

  同一时间,莫森双掌带风,又疾又快的拍落。易辉正欲接招,何铁义双拳一抖,一上一下的照准要害打来,迅如奔雷,让他不能不挡。易辉心中哀叹,双拳难敌四手,两害相衡择其轻,只有先挡住敌拳再说了。

  莫森双掌眼看就要击中对手,突然间一声喝叱炸响:“以多打少,算什么英雄!”喝声响起的同时,一道剑光如天外飞鸿,直指莫森死穴,用的是围魏救赵的策略。

  剑气及身,莫森脸色微变,要害部位被长剑指住,如果不加理会,必是血溅五步的下场。立即收掌斜退,立掌如刀,划向对手右腕脉门。对手身形一晃,眼前剑光突盛,仿佛急风骤雨,织成一张剑网当头罩下。

  莫森手忙脚乱的抵挡对手大刀阔斧的剑招,脚下连连后退,一直退出十三步,剑光忽敛,对手回剑入鞘,傲然而立。莫森惊魂甫定,低头一看,身上的衣衫被划破了七八条口子,凉嗖嗖的夜风灌入,虽然没有镜子,也知道自己这时的形象极为狼狈。惊怒下抬眼打量对手,只见刚才出剑之人五短身材,身后背着一把阔刃长剑,肤色黝黑,一张国字脸上浓眉阔口,鼻孔朝天,双目瞪如铜铃,大约三十出头的年纪,顾盼间有几分傲气,咄咄逼人。他身后的同伴年纪稍长,腰上插的却是一柄细长的利剑,手长脚长,面容瘦削,眉目间有一股清冷的气质,目光深沉,看见满地的尸体眉头也不稍皱一下,似乎早看多了血腥的场面。

  何铁义和易辉默契的停手跃开,各自打量这两名不速之客。

  何铁义抱拳道:“在下青龙会何铁义。恕何某眼拙,两位面生得很,不知是哪一派的高手?两位深夜来此,敢问有何指教?”

  那名身材矮小的剑手斜睨他道:“你就是江南武林盛传的何铁义么?听说你的赤阳劲霸道刚猛,鲜有人敌啊,久仰久仰。”神态间却毫无半分尊敬模样,明显是在打哈哈。

  何铁义强忍心头不快:“那是江湖朋友抬爱了,何某不过是侥幸闯出了一点名头。我看阁下相貌堂堂,气度不凡,想必在武林中名声响亮,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那人一拍背后的阔剑,大声道:“我泰山派的招牌阔剑你都认不出来吗?我乃泰山袁仲艺!”侧身一指身后同伴,“他是衡山派‘衡山七剑’中排行第三的尹天云大侠!”

  何铁义、易辉、莫森脸色尽皆震动,袁仲艺绰号“霹雳剑”,性如烈火,是泰山派排名前五位的高手。而“衡山七剑”武功之强在江南一带路人皆知,他们的侠行义举数不胜数,是江南武林的领袖人物,尹天云剑术之精湛凌厉不容置疑。这两名剑术高手不请自到,是偶然路过呢,还是别有用心呢?

  何铁义、莫森相视一眼,心中忐忑,预感到大事不好。袁、尹二人是白道大侠,和易辉是同路人,万一他们为易辉助拳,这次行动不仅毫无所获,还要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假如他们也是为争夺易辉怀中之物而来,就演变成了三方角力,局面愈加复杂难测。偏偏会中接应的人手至今不见踪影,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真让人心急如焚。

  易辉暗暗苦笑,袁、尹二人决不是碰巧路过的,九成九是为夺宝而来。青龙会高手未退,又多出两名武功高强的对手,以自己目前的状态根本抵挡不了。从三方实力分析来看,袁、尹二人最强,青龙会次之,自己无疑是最弱一方。难道到手的东西,还要送给别人吗?

  一直未开口的尹天云朗声道:“我与袁大侠有要事待办,所以星夜兼程赶路。不料远远听到打斗之声,一时好奇,过来看一看究竟发生何事。”目光扫了一遍四周,“谁知看见如此多人横尸荒野,何舵主能否解释一二吗?”

  何铁义冷哼道:“这是我青龙会的事情,似乎没有必要向衡山派通报吧!俗话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这种帮会纠纷两位大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不然日后麻烦不断,贵派的掌门或许会责怪两位多管闲事!”言语中暗含威胁,希望他们能知难而退。

  尹天云摇摇头:“何舵主此言差矣!江湖人自然管江湖事,何况有多位丐帮弟子被杀,在下身为正道中人,当然要问个清楚。万一将来遇见丐帮萧帮主,也好有个交代。”丐帮弟子的穿着装束十分特别,武林中决无别家分号,一看地上的尸体就很轻易分辨出来。现场到处是残肢断刃,可想而知刚才双方战况之惨烈。衡山派、丐帮同属白道帮派,他自然要站在丐帮一边。

  何铁义心底一沉,果然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尹天云话语虽然客气婉转,但一言不合,立刻会拔剑相向,替丐帮出头。他自问没有信心击败对方,脑筋急转,到底该如何化解当前不利的局面?

  袁仲艺突然指着易辉,惊咦道:“你、你怎么挂着八个麻袋?!你是丐帮的八袋弟子!”他刚才没有细看,这时发现易辉年纪轻轻,身上居然挂有八个麻袋,实在少见,不由惊呼起来。

  易辉抱拳道:“在下丐帮易辉,今日有缘结识两位大侠,实乃三生有幸!在下途经建阳遭人伏击,受伤不轻,今夜还需仰仗两位大侠出手援助。”他是丐帮年青一辈中唯一的八袋弟子,以袁、尹二人的江湖阅历,即使他想掩饰身份也不可能,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老实不客气的请求他们助拳,顺便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

  袁、尹二人同时动容:“原来你就是易辉!”易辉可是武林中近年来最杰出的白道高手之一,风头之盛,甚至盖过了不少名门大派的领袖。如果纯以名声而论,袁仲艺、尹天云还要比他差上一截。

  袁仲艺见他浑身沾满血污泥土,狼狈不堪,站在那儿摇摇欲坠,哪里有一点高手的风采,心里不免有几分轻视,哈哈笑道:“江湖传闻,易兄是丐帮五十年一遇的超卓人物,今日一见,果然是风度超凡,不同俗流啊!”

  易辉神色不变道:“多谢袁大侠谬赞,易某万万担当不起。袁大侠在黄河边上一剑诛七凶,黄山绝顶大战魔教高手风如狂,这等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武林之中谁人不知。泰山派出了袁大侠这种高手,实在当得上‘名门正派’这四个大字。”他如何听不出对方话中的讥讽之意,但眼下自己身负重伤,如果再和袁仲艺翻脸,实属不明智的行为。只能多给对方戴几顶高帽子,盼他赶走青龙会高手,好渡过此劫。

  袁仲艺咧嘴大笑:“哪里,哪里!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易长老何必挂在嘴上,别让人见笑了。”黄河岸边一剑诛七凶和黄山大战风如狂,是他毕生当中最得意的两件事情,前者以少胜多,后者以弱胜强,在当年也称得上是经典战役,传诵整个武林,奠定了他今天的地位。易辉提起这两件事,使他觉得很有面子,心里其实十分得意,再看易辉时也觉得顺眼多了。

  尹天云插口道:“易长老看来伤势不轻,在下自备有疗伤灵药,不知能否帮得上忙?”

  易辉大喜:“久闻衡山派的‘九转续命丹’奇效显著,功能起死回生。易某厚颜,还请尹三侠赠我一粒丹丸,丐帮日后定有重谢!”

  何铁义眼看双方越谈越投机,如果让他们联起手来,自己一方马上会就要遭殃,情急之下冒险问道:“两位大侠深夜急行,不知是要到闽北青梅岭去吗?”

  袁仲艺、尹天云交换了一个眼色,神情肃然,尹天云把掏出来的药瓶又放回怀中。易辉暗叫糟糕,脚步悄悄旁移。

  袁仲艺皱眉问:“何舵主为何无缘无故地打听我们的行踪?”

  何铁义见状心中笃定,道:“如果两位的目的地是青梅岭的话,何某奉劝两位不要去了,免得浪费时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何某刚刚收到一则消息,说是昨夜青梅岭上发生了一场恶斗,包括泰山派高手在内的十三人全部被人杀死了。”

  袁仲艺怒目圆瞪,伸手按住背后长剑。一字字道:“你是说我两位师弟都被人杀了吗?是谁下的毒手?!”浑身真气鼓胀,眼中射出熊熊烈火,无形的杀气逼迫全场。

  何铁义心中骇然,这小个子果然名不虚传,只看他的气势摄人,功力尤胜自己一筹,举手一指易辉:“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袁仲艺转头恶狠狠的盯住易辉,咬牙切齿道:“姓易的,是你干的好事?”眼中杀机毕露,长剑在剑鞘中不安分的低声鸣叫,渴望痛饮敌人的鲜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