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再见丽儿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87 2004.06.10 15:02

    

  第二天一早醒来,胡青鹏请小兰去打听衡山派的消息,看看掌门师伯他们是否还留在株洲城中?半个时辰之后,小兰风风火火地奔回住处,人未至声先闻:“不好了,不好了!胡少侠,你的师伯师叔师兄师姐统统都走了,是昨天离开株洲的!”

  胡青鹏心弦剧震,失声叫道:“什么?他们都走了?”尽管早有预料,但心中的猜想的一旦得到了证实,不禁感到一阵苦涩和难过,还有深深的失望。毕竟被独自抛弃在这陌生之地,其中的滋味绝不好受。估计陈天雷他们因久久没有他的消息,对他能否生还已不抱希望,所以断然起程赶赴嵩山。此行千里迢迢,若是在一处地方耽搁太久,就无法如期参加同盟例会了。胡青鹏也理解同门的心思,但被遗弃不顾的感觉,如毒蛇般钻进他的心底。

  小兰嘟着嘴,替他打抱不平道:“哼,你那些同门太差劲了!还没有弄清楚你是生是死,就急匆匆地离开株洲,把你一个人抛下不管,真是自私!”

  胡青鹏定了定神,笑道:“不要紧,等我的伤养好了,再追上去也不迟!而且一个人闯荡历练,不必事事请示长辈,也是难得的机会啊。小兰,辛苦你了,谢谢!”既然掌门一行已经上路,多想其他也是无益。只有老老实实养好伤,才能争取尽快和同门汇合。反正他怀里还有几张银票,足够自己路上开支的。

  小兰瞪圆双眼,惊讶地道:“不是吧?他们这么对你你都不生气?”

  胡青鹏道:“生气有什么用?于事无补,徒然伤身而已。再说男子汉大丈夫迟早要独立行事的,这次正好给了我一个磨练的机会。即使没有人同行,我相信自己也能克服一切艰难,顺利到达目的地。”

  小兰看着他自信满满的模样,眼中不禁闪过一缕动人的异彩,忽的娇笑道:“胡少侠,我很佩服你哦,先后躲过穆柔柔、范雪樱等白云宗高手的追杀,即使被同门抛弃了,也从未丧失信心,难怪我们长老这么看重你。”

  胡青鹏吓了一跳,忙道:“小兰你不要乱讲话,你们长老眼高于顶,怎么可能看得起我?万一被她听见,我就惨了!”

  小兰扑哧笑道:“你很怕我们长老吗?你放心吧,她早就出门办事去了。你最好抓紧时间疗伤,我们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胡青鹏并不想打听魔教中人的动向,识趣地住口不问。当下盘膝打坐,凝神入定,很快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经此一战,他发觉自己的经脉扩宽了不少,在呼吸吐纳的过程中,体内那两道异种真气开始缓慢而均匀地融入丹田,一冷一热,互相交融时带来温暖舒适的感觉。这两道真气在他体内已经盘恒了五年,一直被他压制着,直到近年来他本身的真气足够强大后,才试着炼化它们,可惜进展非常缓慢。这次他与范雪樱的对决可以说是死中求生,在巨大的压力下,他竟然无意中将三股真气凝聚为一,使出了超越自身极限的杀招。如今危局已过,三股真气虽然又分离如初,但再吸收炼化的时候已有章可循,自然就容易多了。

  胡青鹏着迷地追求着炼化异种真气时带来的舒畅感觉,每吸收一分异种真气,他自身培育的真气就强大一分,此消彼长下,他的真气流转速度越来越快,将经脉愈加拓宽,整个人如沐春风,飘飘欲仙。不知真气运转了多少周天,胡青鹏感到那两道异种真气已被炼化了五分之一,丹田内真气充盈,才收气养神,缓缓睁开眼帘。

  只见窗外一片漆黑,不知不觉已是夜深时分,四周静悄悄的。胡青鹏哑然失笑,自己居然入定了整整一天,真是从未有过的事情。他转动视线,忽见桌子上放着自己的宝剑和一个黑白相间的瓷瓶,瓷瓶底下压着一张白纸,写了几行蝇头小楷。他心头莫名地狂跳起来,一跃下床,将那张白纸抢到手中,细读之下,才知道是衣舞凤留给他的字条。原来衣舞凤发现白云宗一行忽然离开了株洲,去向不明,于是亲自率人跟踪监视,连小兰也带走了。她走的时候不忍叫醒胡青鹏,但留下了魔教密制的灵丹,有助他治疗内伤。

  胡青鹏看完字条心中百味杂陈,没想到她们走得如此匆忙,连告别的话语都来不及说。他环视空荡荡的房间,孤独的疲惫感袭来,信步走出房间,仰望冷月凄凄的夜空,仿佛看见了衣舞凤绝色的容颜,看见了她舞剑时的英姿,看见了她羞怒时的动人表情。人海茫茫,此时一别,就不知何时再能见面了。他心中惆怅烦闷,只觉空落落地失去了什么,耳听着拍岸的浪涛声,看来今夜难以入眠了!

  次日,胡青鹏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座江边小院。他一路向人打听,找到了蒙正南的府第。株洲城中,也只有蒙正南最清楚陈天雷等人的行程。他必须向这位师叔了解情况,以免赶路时走错方向,永远追不上衡山同门。

  蒙府初看上去与他第一次登门时毫无分别,但大门紧闭,府中悄无人声。胡青鹏叩门良久,始终不见有人答应,眉尖一皱,心道不会这么巧吧?难道师伯他们刚走,蒙府便发生了变故?沿着围墙走到后院,看看四周无人留意,轻轻一纵,提气跃过墙头。

  他尚未跃落地面,便闻到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心底不由一沉,反手拔出长剑戒备。后院里同样静悄悄的,仿佛墓地一般,透着几分阴森诡异。他走了几步,忽的望见墙壁拐角处倒卧着一具仆人的尸体,头颅破裂,身下的一滩血迹乌黑浓稠,引来了无数的绿头苍蝇,估计已死了两三个时辰了。

  胡青鹏不自觉地握紧剑柄,手心开始渗出冷汗,莫非蒙府上下均遭到毒手了?来袭的敌人连不懂武功的仆人都要杀掉,其他人的下场可想而知。他一路寻去,只见各间厢房都被强行撞开过,房里处处是鲜血和尸体,大多数人还来不及呼救,便在睡梦中被人击杀了。行凶者手段残暴冷酷,没有哪一具尸体是完整无缺的,肢体血肉飞溅四周,即使是看多了死人场面的胡青鹏,站在房间里也有种呕吐的感觉。

  在最大一间卧室里,胡青鹏找到了蒙正南的尸体,他的身边还有一位浑身****的********。那妇人丰满白皙,面部肌肉痛苦地扭曲着,肌肤上布满了红色的爪痕和类似野兽撕咬的伤口,下体一片狼籍,显然在临死前曾遭到野蛮的淫辱虐待。只是看着她的表情,就可以想象得到她当时的绝望恐惧。

  胡青鹏既悲且怒,究竟是什么人干下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是魔教?是白云宗?还是天下会?不忍那妇人的尸体如此暴露,取了床上干净的被单,将她的身子遮住。

  就在这时,忽听前院传来一阵激烈的撞门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人群的喧闹声。胡青鹏纵身出房,跃上树枝高头,远远地望见一群人撞开了紧闭的大门,闹哄哄的涌入蒙府,领头的竟然是几名捕快。胡青鹏略一思索已明究竟,大概是附近的居民发觉蒙府的情况反常,向官府报了案,所以他们撞门而入。他可不想被官府当成杀人疑犯通缉,也知道凶手肯定不会在现场逗留,悄悄跃下树梢,沿原路翻墙而出,立即往城门奔去。城里出了这等惊天大案,若不乘早离开,只怕改日不易脱身。何况如此的血海深仇必须告知陈天雷,由掌门来决定如何追查元凶,他自己是无能为力的。

  胡青鹏混在一队商旅中出了北门,行了十数里地,翻过几座丘陵,将株洲城彻底抛在了脑后。

  株洲和长沙相距不远,路上的商人行旅往来不绝,更有不少练武的人纷纷赶往长沙。胡青鹏见他们大多面目凶恶,举止粗鲁,知道那是去参加天下会曾志雄寿宴的黑道人物,敬而远之,有意远离这些江湖人。

  走到午时左右,前方出现了一座小镇。路旁一排排都是饭庄、酒铺,家家生意兴隆,极为热闹。南来北往行人基本都在这里打尖休息,店铺外停满了各种货车马车,有的人干脆摆开了摊子,当场进行以货易货的交易。胡青鹏见每一家店铺都挤满了人,亦懒得跟陌生人抢桌子,随手买了几个包子,边吃边继续赶路。正行走间,忽听路旁一家酒店内传出激烈的叫骂吵闹声,跟着乒乒乓乓打了起来。只见人影一闪,一条黄衣大汉腾空飞起,重重地跌在街心,右边脸颊上清晰地印着一个红色的掌印。

  由于这几日奔赴长沙的江湖人骤然增多,经常有打斗的场面出现,众人已见怪不怪,任他在一旁打得死去活来,该干啥的你照旧干啥,只要不掺和进去就行。这时看见又一场好戏开场,镇上的人不仅没有半分慌乱,相反还“呼啦”围拢过来,低声议论。

  那黄衣大汉眼睛猩红,猛一翻身爬起,拔出腰间的钢刀狂舞,怒吼道:“******妈的,老子跟你拼了!”话音未落,嗖的一声疾风劲响,一支短箭穿过钢刀的阻截,颤巍巍地钉在他的右肩要穴上。他哎呀惨叫一声,钢刀当的跌落脚下,伤口鲜血泉涌。只听店内传出一把清冷悦耳的声音:“你再敢口出秽言,我下一箭要你的狗命!快滚!”那黄衣大汉脸色惨白,自知远非人家对手,低下头灰溜溜地跑开了。围观众人轰然讥笑,对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

  胡青鹏心底剧震,那短箭发射时的声音和样式自己再熟悉不过,竟然是“穿心箭”!六年之前,在护送尹天云返回衡山的路上,因为他不懂武功,所以尹天云给了他一具极厉害的暗器“穿心箭”,用来防御敌人。他仗着这暗器护身,几次死里逃生,还射杀了数人。后来他跟丽儿分手时,将发射穿心箭的箭匣当成信物送给了她,从此再也没有见过这种见血封喉的杀人利器。今日穿心箭在这里重现,那岂不是说丽儿就在附近吗?

  尽管他不知道穿心箭的威力为何不如以前,没有将黄衣大汉当场击毙,但短箭发射时的速度、力量和特殊的样式绝对错不了的。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丽儿动人纯真的笑容,记起了自己别离时曾立下的誓言,胸口一阵暖流涌动,激动得双手颤抖起来。一别六年,当年的小女孩应该已经长成了少女吧?不知道她有没有继承母亲的天姿国色?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自己这个“哥哥”?恍惚中,他似乎又看见一个美丽的女孩依偎在身旁,甜甜地叫道:“小毛哥!”

  胡青鹏探手入怀,握住了丽儿临别时赠送给自己的玉佩,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这几年不论到什么地方,他总是珍藏着这块意义重大的玉佩,想不到今天可以见到它的旧主人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他举袖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兴冲冲地走进店中。

  这家酒店同样挤满了客人,有大半食客一看便是出来闯荡江湖的,小部分则是过路的商旅百姓。经过刚才短暂的打斗,店里又恢复了正常的喧闹,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各地口音交杂一起,令人听得头脑发胀。胡青鹏环目一扫,瞬息间将店里的各色人等看得一清二楚。除开那些平民百姓不算,门口右侧坐着四位身背长剑的尼姑,再过去是一对身着白衣的青年男女,左侧有三桌大呼小叫的江湖豪客,其中两位是身材火辣的女子,正面不改色地跟身旁的男人斗酒划拳,野性十足。

  胡青鹏眉头微皱,这些女人当中谁才是丽儿?当然,肯定不会是那两位正在拼酒的****。而那对青年男女看起来年纪都有二十岁左右,男的刚毅威猛,女的秀丽苗条,神色亲密宛若夫妻,明显比丽儿年长数年,也不太可能。剩下的就只有这四位尼姑了,难道说丽儿削发出家了不成?想到丽儿居然会看破红尘,从此长伴青灯古佛,他的胸口仿佛被重重击了一拳,眼前发黑,几乎喘不过气来。

  胡青鹏定了定神,仔细看那四位尼姑,年长的约有三十岁,年幼的大概是十六七岁,虽然人人均是眉清目秀,但离美人的标准仍有一段距离。丽儿的母亲乃元朝公主,曾被公认为武林第一美女,容颜之美天下无双,她的女儿长大后也应是倾国倾城的美女才对。

  那白衣女子瞧见胡青鹏进店之后举止怪异,呆呆地盯着这几位尼姑,不禁心中鄙夷,冷冷地哼了一声,对身旁的男子道:“哥,武林中的败类越来越厚颜无耻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打出家人的主意!”

  她有意抬高了声音,整间酒店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的目光刷的射了过来,惊讶、好奇、鄙夷、疑惑……各种各样的表情都有。原本热闹非凡的酒店忽然间针落可闻。

  胡青鹏大窘,面对众人暧mei的目光,恨不能找个地洞藏起来,知道自己心急之下引起别人的误会了,忙辩解道:“不是的,我不……”

  那四名尼姑脸上同时变色,年纪最长的啪的一拍桌子,打断他道:“你这不长眼的狗贼,居然敢如此无礼,是不是活腻了?贫尼峨嵋净尘,今天要替天行道,剐出你的狗眼!”

  胡青鹏吓了一跳,净尘乃峨嵋派十大弟子,以嫉恶如仇、剑法狠辣著称江湖,他曾听师门长辈提起过,急急说道:“净尘师姐,你误会了!我是衡山派弟子胡青鹏,来此只为寻找一位多年未见的故人,绝对没有其他用意!”

  “当啷”,一只瓷碗跌落在地。

  净尘微微一愣,冷笑道:“谁知你说的是真是假?这年头江湖骗子多如牛毛,希望你不是其中一个!”说罢忽然挺身站起,剑光疾闪,不知何时已拔剑在手,当胸便刺。这一招是峨嵋派的杀招“佛光如意”,长剑荡起千百条银丝迷惑敌人的视线,而真正的致命一击却隐而不发,等待敌人自己暴露出防守上的破绽。

  “好!”胡青鹏轻喝声中左足后撤,长剑以攻为守,使出衡山派的绝招“银钩飞月”,刷的刺进对手的剑网之中,准确的找到了目标。只听当的一声,双剑相交,两人同时一震,眼中均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净尘长剑一收,微微点头道:“果然是正宗的衡山剑法!想不到衡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竟出了你这等杰出的人物!”其他三名尼姑见胡青鹏跟师姐战成平手,好奇地打量着他,跃跃欲试。

  胡青鹏谦虚道:“哪里,净尘师姐过奖了!”正想请她解答心中的疑问,忽听有人颤声叫道:“小毛哥!”

  这句话石破天惊,胡青鹏仿佛被闪电击中,浑身僵直地呆了片刻,才懂得循声望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