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暗使毒计(下)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2842 2003.12.29 08:15

    眼看尹天云不幸落败,连仅剩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衡山派众人心沉如铅。此刻他们动弹不得,就如同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即使要反抗都不可能。

  宋天德媚笑道:“还是卢大人高明!这一掌迅雷不及掩耳,变化莫测,姓尹的武功再高几倍也躲不过去!”

  卢淮西听了甚是受用,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道:“尹天云竟敢一味顽抗,不‘杀鸡儆猴’怎么行?若非念在他还有点利用价值,刚才就一掌结果他的性命了!”

  陈天雷怒道:“我呸!以多打少,背后伤人,哪一条符合武林规矩了?你们还居然洋洋自得,实在无耻到了极点!”

  宋天德沉下脸道:“陈师弟,你对卢大人不敬,莫非是想找死不成?……”卢淮西打断他道:“宋总管,陈大侠毕竟是一派掌门,我们应以礼相待。何况我们还需要陈大侠精诚合作,共创江湖大业。”宋天德忙道:“卢大人高瞻远瞩,考虑周详,是宋某卤莽了。”亲自将陈天雷搀扶起来,把他移到椅子上坐好。

  陈天雷半坐半躺在座椅上,尽管姿势别扭,仍努力维持掌门的威严派头,单刀直入地问道:“你们入侵衡山究竟为了什么?我们习武强身,遵守律法,可没有得罪过官府!”从宋天德的称呼中,他可以初步判定卢淮西是官府中人,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何要对付衡山派。

  卢淮西好整以暇道:“陈大侠健忘了不是?我说过,只要你退位让贤,改由宋总管出任衡山掌门,我们的目的就算达到了。如果你肯答应此事,不论你开价多少黄金珠宝、田地房产,卢某可以保证一个月之内足额兑现。”

  陈天雷哈哈大笑:“陈某从未听说过掌门之位可以买卖的,今天算是大长见识了。衡山派门下不过三四十人,门中也没有藏有什么绝世武功惊天神器,不知道你们到底看上本门哪一点?居然在占尽优势的局面下,还肯许下重金,以换取我的承诺。陈某对此困惑不解,不知卢大人可否明示呢?”

  卢淮西忽然岔开话题道:“陈大侠,若我记性不差,七大剑派的同盟例会今年就要举行了吧?”

  陈天雷愣了一愣,道:“是的。今年的例会将由嵩山派主持,预定于七月份举行。”

  卢淮西微微笑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衡山派在近几届同盟例会上,论剑比武的时候排名都不甚理想啊!大约总是在第五、第六的位置上徘徊,对也不对?”总共只有七个门派参加,第五、第六名几乎是排在最末位了。

  陈天雷面孔微红,对方的问话正戳到他的痛处上,无奈的道:“我们人单力薄,与其他大门派相比确实不占上风。不过我可以断言,今年的嵩山大会上衡山派必将大放异彩!”他近几年为了重振衡山派威名,痛下决心练功,日前祝融神功已突破了第九重,自信有实力和任何一派掌门一争高下。加上八代弟子的迅速成熟,尤其是高青城、胡青鹏、赵青河三人青出于蓝胜于蓝,更是他将来炫耀的资本。

  卢淮西别有深意道:“陈大侠有信心固然是件好事,但宋总管同为衡山弟子,也想为振兴师门出一份力,挑起这份重担。宋总管的武功剑术都不比陈大侠差,如果再由他出面,邀来京城里的高手助拳,衡山派的实力必将大增。届时不要说排到前三名不在话下,即使是争当盟主也有五分把握。大家都是为了振兴衡山派着想,陈大侠何不卸下掌门的责任,让宋总管尝试一下呢?”

  宋天德拍着胸口道:“就凭我的面子,至少可以请到京城里十名一流高手助拳!有了这些人的鼎力支持,我要让其余六大剑派俯首称臣,共奉衡山为尊!”顾盼间意气风发,仿佛当真已登上了盟主宝座,正在接受万众欢呼。

  陈天雷手脚冰冷,吃惊地道:“原来你们野心不小,竟想打七大剑派同盟的主意!”

  卢淮西含笑点头道:“不错!陈大侠果然是明白人,一点就通。你同意也好反对也罢,我们对此事志在必得。你衡山派的精英尽数落在了我的手中,如想保全他们的性命,延续道统,你就老老实实地昭告天下,衡山掌门从此换人!你若是不肯合作,男的我就逐一挑断手筋足筋,女的先奸后杀,直到你答应为止。陈大侠意下如何啊?”他语调虽然轻柔,但话语之冷酷血腥让人不寒而栗。

  衡山派门下同时打了个寒战,谁也不敢怀疑他说的话。刘天月最担心女儿的清白,急得眼眶含泪,颤声道:“二师兄,他们说得出做得到,你就答应他们的条件吧。咱们的女儿若被当众羞辱,我、我宁可自己死上一千次!”陈青华心中害怕,哇的大哭起来。

  陈天雷环视着倒在地上的妻子女儿,以及栽培多年的弟子,心如刀割,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年。他可以不惜一死,以维护掌门尊严和武林道义,但是对方以人质相威胁,正好击中他的弱点。他的意志再坚强,也不愿看到妻子女儿被人淫辱,精心教导的弟子丧失武功,那可比死难受百倍!黯然垂首,叹道:“罢了罢了!先师在上,不肖之徒陈天雷受制于人,今日被迫让出掌门之位,实在是愧对列祖列宗,百死不足以赎罪!”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悲怆莫名。

  高青城、胡青鹏等悲愤交加,如果目光可以杀人,卢淮西、宋天德等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卢淮西轻拍手掌道:“好,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大侠请放心,只要你言出必践,衡山门下将毫发无伤。除此之外,你们还将得到一大笔金银财宝,算是一点补偿吧。”

  陈天雷惨笑道:“成王败寇,我今日只好认栽了!不过,陈某对黄金白银不感兴趣,只想知道到底是败在谁的算计之下?请问卢大人的真实身份是——”

  卢淮西沉吟片刻道:“不瞒陈大侠,卢某乃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掌管本卫刑名,兼理军匠,大小是个五品官员。”

  陈天雷失声道:“你是锦衣卫的头领?!”难怪彭戈、邵一雄等人要看他眼色行事,不惜违背江湖道义,可能他们的门徒家人都落在了锦衣卫的手里,被迫同流合污,无力抗争。锦衣卫的霸道狠毒可是出了名的,没有谁不对他们心存畏惧。

  心念电转,锦衣卫乃皇帝的近身侍卫,一向远离江湖是非,怎会忽然插手门派纷争,安插自己的亲信耳目呢?而且对方野心勃勃,分明是想利用衡山派这块招牌,逐步渗透,以达到控制整个同盟的目的。宋天德只是前台唱戏的傀儡,真正在背后主使的是卢淮西。再往深想一层,指使卢淮西行事的又是谁呢?难道……难道是当今皇上朱元璋?衡山派即使实力再强出十倍,又怎能跟皇家抗衡?惊道:“你们是不是皇……”

  卢淮西打断道:“陈大侠,小心祸从口出!”

  陈天雷硬生生把话咽回肚里,问道:“七大剑派之中,你们为何独独选择衡山派下手?”

  卢淮西道:“很简单,一是衡山派地处南疆,附近没有什么大的帮派,万一事情闹大或者失败了不会引人注意;二是衡山派人材凋零,七剑如今只剩下五剑,容易得手;三是宋总管的身份资历非常适合担任掌门,而且他也极为配合,对我们言听计从。有了这三条理由,难道还不足够吗?”

  陈天雷沉默了半响,咬牙道:“果然是很好的理由!宋天德,你引狼入室,自甘堕落,将来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等到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一样会被你的主子一脚踢开!”

  宋天德又羞又气,掉头不愿搭理他。

  陈天雷冷笑两声,对卢淮西道:“卢大人,请把解药拿出来吧,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