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禁功修行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62 2005.04.18 19:36

    

  待胡青鹏闭目跌坐,玄宗凝功于指,蓦的一声低喝:“开始了!”指出如风,重重地戳在他的气海穴上。胡青鹏但觉气海穴一阵刺痛,如火流贯体,几乎将血液都点燃起来。玄宗并指连点,一口气点了七十二下,将自身的功力分别贯注到他的七十二处要穴中,方收手退后,脸色略显金黄,分明损耗了相当的真元。

  胡青鹏陡然接受了如此浑厚的功力,只觉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一跃而起,又惊又喜地道:“教主,您不是说让我禁功修行吗?为何我此刻仍然能够驱动体内的真气?”

  玄宗一边暗运心法调息,一边答道:“冥神真气锁的作用要到十二个时辰后才会显现出来。明日的此时,你体内的真气将会被完全禁锢,无法驱使,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在你突破冥神真气锁的禁锢之前,不能修炼任何内功心法,因为你各大穴道已无法储存真气了。你恢复功力的唯一途径,便是设法解开这三重禁制!”

  胡青鹏问道:“那我该如何去做呢?”

  玄宗道:“修行的法门千差万别,因人而异,全靠修行者自行领悟,我是不能替你回答的。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即使到了生死关头,也绝不可放弃!”

  胡青鹏心中一动,喃喃道:“生死关头……”似乎捕捉到了一丝灵感,但朦朦胧胧地又说不清楚,玄之又玄。

  玄宗道:“本教历代以来的每一位修行者,都背负着重任周游天下,历练心志。在你下山之前,我同样要交给你一项任务,希望你能在三年内完成。”

  胡青鹏弓身道:“请教主吩咐!”

  玄宗神情一变,不自觉地露出睥睨天下的霸气,缓缓道:“不管其他人如何评论,当今天下武林,有资格做我对手的惟有大宗师君忘忧而已!君忘忧的武学修为惊世骇俗,极受白道中人推崇,我早有心与他比试一场,看看究竟谁才是天下第一人?可惜君忘忧神龙不见首尾,出没无常,而我又不能离开战神宫太久,四处寻觅他的下落。所以,我要你找到君忘忧,代我下战书,邀他来巴颜喀喇山绝顶一会!”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凡是练武之人都有比试高低的念头,玄宗亦不能免俗。

  胡青鹏一愣,脑海中幻化出当世两大绝顶高手决斗的画面,不禁心驰神往,热血激荡,大声道:“请教主放心,弟子一定把您的战书送到君忘忧手中!”

  玄宗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铁拳,悠然道:“人生多寂寞,高处不胜寒啊!君忘忧,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平淡的语气中,蕴藏着无可比拟的斗志和自信。

  胡青鹏感受到玄宗渴望战斗的心情,再联想自己将要面对的强劲对手和困境,立时冷静下来。成鹰对他恨之入骨,而且在圣城内势力强大,一旦得知他出关的消息,必定会遣人前来刺杀。他虽然承受了玄宗的部分功力,但十二个时辰之后真气即被锁死,与常人无异,届时岂能逃过对方的追杀?他必须在十二个时辰之内逃出成鹰的势力范围,否则大难临头。一念及此,简直不愿再浪费一丁点时间,朗声道:“教主,若没有其他要事吩咐,请容许我即刻下山!”

  玄宗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微微笑道:“你是担心成鹰有所动作吧?你们的事情我不插手。不过考虑到你羽翼未丰,孤立无援,你可以从秘密地道离开圣城。但出城以后,你只有靠自己了!”

  胡青鹏大喜:“多谢教主!”这秘密地道是圣城建立时预留的一条地下通道,当圣城遭到敌人围困时,众教徒可以从此撤走,仅有教主知道它的出入口和机关。他顿了一顿,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衣舞凤长老有消息了吗?”这三年期间,他与世隔绝,刻意将那个美丽的倩影深埋起来,一心一意地投入武学的修炼中,没有去打听衣舞凤的生死。如今重入江湖之际,那份积蓄多年的思念一起涌上心头,让他坚如金刚的心颤抖起来。既希望听到她平安,更害怕听到她遭遇了不幸,心情复杂之极。

  玄宗摇了摇头,皱眉道:“她在乌蒙山落水失踪之后,本教弟子搜遍了乌蒙山的每一个角落,既没有发现她的骸骨,也没有找到她随身的兵器极乐魔笛。整整三年了,她的生死去向仍然未能确定,相当的奇怪!”

  胡青鹏心底一痛,似被一剑刺中,眼眶登时红了。以魔教如此的势力,三年之内都找不到衣舞凤,绝对是凶多吉少!她坠落的那条大江水流湍急,泥沙滚滚,只怕她九成九是被埋葬在江底的淤泥中了。他轻轻闭上眼睛,仿佛又看到了衣舞凤舞剑弄花时的清冷飘逸、傲然出尘,对敌时的狠辣果决、自信从容,相依相偎时的安详温柔、如海深情……心底愈痛,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若是在三年之前,他肯定会自杀徇情,追随心爱的人于地下。但现在的他武功初成,正欲闯荡天下成就霸业,又肩负着扭转魔教颓势,避免九夷亡族的使命,焉能轻易言死?自从他拜玄宗为师那一刻起,他的性命就不单单属于自己了,必须要背负起教主继承人的责任。此刻他尽管心痛如绞,却没有半点求死的念头。相反,活着的***从未如此强烈过。他要用行动来证明,衣舞凤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她爱的男人乃是叱咤风云的杰出人物,绝不会辱没她!何况害死衣舞凤的凶手仍安然无恙地活在世上,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他要为衣舞凤报仇,用仇人的鲜血来祭奠她的在天之灵。这段刻骨铭心的仇恨,永远不会从他心中淡忘。

  他默默擦去脸上的泪水,睁开眼睛,眼底射出锐利的光芒,神情坚毅冷静,似乎从未有过任何悲伤哀痛,沉声道:“时间无多,弟子告辞了!”

  玄宗道:“我最后送你一句话——‘志行万里者,不中道而缀足;图四海者,匪怀细以害大’!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受情爱羁绊,你务必记住,你命由你不由天!”

  “咔……”密道出口处的暗门缓缓合拢,与周围的岩壁融为一体,毫无分别。

  胡青鹏不由得赞叹设计者的巧妙,转过身来,只见眼前一片白光闪耀,冰川纵横,雪山起伏,看不到一点生命活动的迹象。这时已是午时,阳光直射,融化的雪水汇聚成无数涓涓溪流,顺着山势盘旋而下,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他临走前从战神宫拿了一把剑护身,万一在途中遇上雪豹或者野狼,有剑在手总比没有强。看清了地势方向,他略一沉吟,嗖地拔身跃起,沿着溪流下落的方向奔去。

  刚奔出数里地,胡青鹏心头忽然袭来不安的阴影,仿佛周围有人在窥视他一般。他眉头一皱,运足眼力四下望去,却并未发现任何异样,难道是自己多疑了?他摇摇头,依旧向前飞奔,眼角余光扫去,偶然看到雪地上有一点模糊的黑影跟着他快速移动,心头一惊,立刻仰首望天。只见蓝天上,有一只白色的雪雕振翅翱翔,始终在他头顶上方盘旋着,在空中划出奇怪的符号。

  胡青鹏既惊且疑,这只雪雕紧紧追随着他,看来决非巧合,九成是受成鹰驱使,专门被派来跟踪他的!否则,野生的普通雪雕不可能有这么古怪的举动。可是他出关下山一事仅限战神宫的人知道,成鹰又是如何得到消息,立刻展开行动的呢?难道战神宫内有成鹰的内线,将消息第一时间传了出去?这恐怕是最合理的解释了!

  胡青鹏暗暗凛然,成鹰还真是神通广大,居然连玄宗身边的人都能收买!雪原上一览无遗,他不论逃往哪个方向,都摆脱不了天上追踪的雪雕。成鹰的人只要跟着雪雕的指示,迟早能把他包围起来。尤其是他并不熟悉地形,根本不晓得哪里是敌人的薄弱环节,无法选择正确的突围路线,弄不好会一头撞进人家的埋伏圈。而且他的真气十二个时辰后就会完全锁住,乃是致命的弱点。目前惟一有利的是,成鹰的人不能使用密道,必须从另一端的山谷出口处绕过来,将会落后他不少距离。在真气被锁定之前,他只有尽可能地跑远些,一旦被敌人追上,后果不堪设想。当下提气疾奔,再也没有什么保留。他体内充盈着玄宗传输过来的真气,此刻发力奔行,简直如疾风闪电,飞一般掠过苍莽的雪原。

  胡青鹏狂奔了近三个时辰,不知跑了多少里路,眼前的涓涓溪流早变成了汹涌的山涧。地势已降低了许多,黑色岩石和白色的冰雪混杂着,不时可以看到几丛绿色的植物,以及在危崖上跳跃的野山羊。太阳渐渐西沉,夜幕低垂,无数的星辰在夜空上闪烁着,仿佛晶莹璀璨的宝石,触手可摸。刺骨的寒风,开始在高原上肆虐呼啸。

  他途中曾经装死,企图将那雪雕引诱下来捕杀,但它偏不上当,总是在高空盘旋,挥之不去,让他恨得牙根发痒。这一路狂奔体力消耗极大,他胡乱嚼了几口冰雪,在一处山洞里休息了两个时辰,又起身继续上路。

  胡青鹏沿着河岸东行,天色微微发白时,一座横跨冰河的铁索桥赫然出现在眼前。索桥长约二十丈,由十三根铁链组成,铁链两端分别贯穿了厚重的岩石,在寒风中微微颤动着。铁链上凝结了一层薄冰,看上去滑不溜手,再衬上桥底翻涌咆哮的河流,真令人心惊胆颤。

  胡青鹏心中一动,真是天助我也!若自己渡桥而过,到了对岸之后再斩断铁索,即使敌人有通天彻地之能,恐怕也追不上来了!他想做便做,身形一晃,跃上了铁索桥。

  刚刚走到索桥中间,胡青鹏心灵间惊兆忽现,感到身前身后有四股冷烈的杀气冲天而起,竟有人在此设下了埋伏!心中不禁后悔,一时大意失察,贸然踏入了敌人布下的杀局,进退两难,形势极为凶险。他陡然停步,如山岳般岿然不动,冷冷道:“成鹰,是你来了吗?”

  只见人影连闪,索桥前后两端各跃出两人,均是太阳穴高耸的强悍之辈。正面对着胡青鹏的那两人,一个满脸横肉,手握狼牙棒,另一个做苦行僧打扮,赤脚单衣,手持降魔杵,正是当日紧随在成鹰身侧的那些高手。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冷笑道:“嘿嘿,杀你何须公子出手!小公子果然料事如神,算准了你会沿河而下,一旦发现这座索桥必然心动,妄想渡河毁桥,以躲避我等的追杀。可惜孙猴子终究逃不过如来佛的手掌心,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胡青鹏心中暗吁了一口气,若是成鹰也在场,他可没有把握全身而退。当然,这夹击他的四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在正常情况下,他一对一可以稳占上风,但一对二则多半要落败,何况眼下是一对四!成鹰并没有低估他的武功,而是相当的慎重,力求有十成的把握将他格杀于索桥上。不过成鹰千算万算,都算不到玄宗竟然肯自损真元,把部分功力传给了他。这个意外的变数令成鹰的计划漏洞百出。

  胡青鹏冷笑一声,暗道:“成鹰,我不仅要破了你的杀局,还要好好教训教训你的手下,千万不可太过狂妄!”当下仰天一声长啸,抽出背后的长剑,剑尖笔直指向身前的敌人,傲然道:“我剑下不杀无名之辈,有名字的给我报上来!”

  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呸了一口唾沫,粗声道:“你爷爷是狂狮铁巴!”

  那苦行僧一字字道:“暗,魔,梵,月!”

  “九幽蛇妖战琳!”

  “血矛蒙烈颜!”

  胡青鹏身后响起一男一女的喝声。他们四人和三年前刺杀胡青鹏的那名刀手,同是“七修罗”中的人物,武功高绝诡异,乃是成鹰暗中培养多年的绝顶杀手。

  胡青鹏夷然不惧,默运起“灭世霸王诀”,足下猛然一踩,如雄鹰般弹上高空,连人带剑合身扑向索桥彼端。

  “杀了他!”

  铁巴一声暴喝,却没有逞能冲出,而是和梵月并肩守在桥头,等待胡青鹏冲过来。另一端的战琳、蒙烈颜舞动起长鞭、铁矛,旋风般冲上桥面,森寒的杀气卷向了胡青鹏的背后要害。

  转眼之间,胡青鹏如天神般冲至桥头,长剑急颤,仿佛在空中炸开了一团刺眼的光球,千百道剑光同时迸裂开来,凌厉的剑气毫不留情地当头劈向铁巴、梵月二人。

  铁巴、梵月大吃一惊,想不到敌人年纪轻轻,对剑术的理解、运用竟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剑未至,那刺骨的剑气已然夺人魂魄。若是反应稍慢半拍,绝对要饮恨剑下了!他们齐声怒吼,一个挥棒猛砸敌人肩头,另一个铁杵直进,似怒龙般撞进的剑光之中。

  只听当当两声巨响,胡青鹏的长剑几乎不分先后的击在对手的兵器上。饶是梵月下盘沉稳,可是敌人的真气出乎意料的强大,如怒潮拍岸,逼得他登登登往后连退数步,嗓眼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他强行咽下口中的鲜血,正奇怪铁巴为何能坚持不动,只见胡青鹏双手持剑,在空中大喝一声:“断龙角!”剑光一闪,一片白光割裂了虚空,迅猛绝伦地劈向铁巴的头顶。原来逼退梵月乃是胡青鹏的策略,他要全力对付这头狂狮,让铁巴尝一尝他的厉害!

  “斩龙十斧!”铁巴失声惊呼,纵身急退,同时抡起狼牙棒,如车轮般护住上方空间。

  这“断龙角”与“斩龙首”同为斩龙十斧中最刚猛的招式,胡青鹏以剑使出,虽仅有七成的威力,但他有玄宗的部分功力助阵,足以弥补其中的缺陷,铁巴又岂能抵挡得了?剑光落处,狼牙棒嚓的断为两截,跟着血光飞溅,铁巴的一条右臂被齐肩斩断。铁巴一声惨叫,倒地昏死过去。

  胡青鹏更不迟疑,翻身跃出索桥,头下脚上的投向奔涌的急流。就在这时,战琳、蒙烈颜堪堪赶到。战琳娇叱道:“哪里走!”长鞭飞出,凌空卷往胡青鹏的脚踝。

  胡青鹏双脚急缩,那长鞭灵蛇般一抖,变得标枪般笔直,贯满真气的鞭头呼啸刺来。胡青鹏反手一剑劈出,正中长鞭尾端,全身不禁一震,张口喷出无数血雨,扑通落入冰河中,转瞬消失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