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烟雨双煞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13 2003.08.12 15:00

    众人眼前一花,莫天风嗖的飞掠过去,突然出现在怒风甲士身侧,手中剑光如惊鸿乍起,紧跟着连串血珠飞溅,瞬息间已刺伤了三人。他原先隐身一旁,就是想起到出奇制胜的作用,他剑出如风,每一剑都刺中敌人的手腕,深及腕骨,虽然不是致命伤,但足以让伤者暂时失去战斗力。

  那三名甲士双手几乎同时受伤,手里的兵器一起掉落在地,大惊下急忙跳开,有的撞到同伴身上,出击的队形顿时大乱。他们都没有预料到人群中还隐藏着高手,只顾集中精神对付东方长河等人,这下遭到敌人偷袭,不禁有些措手不及。

  莫天风左手迎风一抓,扣住一杆斜刺过来的钢枪,长剑急探,刺入敌人的眼睛,剑锋直贯脑骨。那人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宛如恶鬼悲嚎,让人头皮发麻,寒毛倒竖。莫天风脚下不停,扭腰拔出长剑,立即对准另外一人的咽喉刺去,下手极其狠辣,左手将夺来的长枪运劲掷向另一侧出击的甲士。他深知对这种悍不畏死的狂徒不能手软,万一对方临死反扑,采取同归于尽的战法,自己必然吃上大亏,所以能杀一个是一个。

  长枪疾如飞龙,噗的扎进一人后背,血淋林的枪尖从胸口处冒了出来。那人面容扭曲,双手握住突出的枪尖,倒地身亡。

  东方长河等正苦苦支撑,突然见到莫天风出手重创敌人,不由精神大振,同时展开反击,一时间绝招尽出,劲猛如山。怒风甲士听到同伴发出的惨叫声,心神未免一阵波动,此消彼长下被东方长河等乘隙击伤了几人。

  刘三霸没提防对方暗藏有奇兵,见阵脚被对手冲乱,手下纷纷受伤,心里又惊又怒,看来今晚上啃到硬骨头了。假如旁观的人群里还暗藏有两三个高手,这次不要说取胜无望,能侥幸逃出祠堂就是祖宗显灵了!可是如果这时撤走,回去无法交差,肯定会遭到仇老大的责罚。一念未完,眼前一点寒光突然放大,直奔面门而来。他百忙之中无暇细想,把头一偏,只觉左眼一阵剧痛,已被一柄尖锐的飞刀射中,鲜血长流。

  赵阳、周子欢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刘三霸已捂住眼睛退入阵中,嘴里嘶声大叫:“快撤!”众甲士见首领意外受创,军心动摇,纷纷往后退却。但他们在撤退的时候仍是面对着敌人,秩序井然,没有人脱离队伍独自逃跑,保持着阵势的完整和严密。他们动作极快,顺便把同伴的尸体一起带走。

  东方长河叫道:“穷寇莫追!”莫天风等收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怒风甲士退出大厅。他们很清楚对方的战斗力,不想逼人太甚,免得对方狗急跳墙,疯狂反扑,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刘三霸见他们不敢衔尾追杀,心下稍安,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们有种的就不要走,我怒风寨一向是有仇必报,非把你们千刀万剐不可!”

  莫天风哈哈笑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雨夜路滑,阁下千万小心,恕不远送了!”

  刘三霸羞得几乎吐血,实在没脸再呆下去了,带领人马仓皇离开。只听呼喝声、马蹄声在风雨里迅速远去,终至不闻。祠堂里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地上的多了几滩鲜血和无主的长枪。

  眼见强敌退走,众人不约而同的吐了一口长气,面面相视,都露出轻松的微笑。胡小毛情不自禁地拍拍心口,才发现衣服全被雨水浸透了。头顶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抬头一看,那小姑娘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小声说道:“胆小鬼!”胡小毛气得面孔通红,正想出言反驳,那中年男子低喝道:“丽儿,不要跟生人讲话!”那小姑娘撅起嘴巴,身子一阵乱扭,撒娇道:“不嘛!我要跟小哥哥玩,我要跟小哥哥玩!”

  周围众人见状莞尔,那商人首领道:“李兄弟,小孩子家天生喜欢粘在一起,何况还要在这里留宿一晚,你就别管得太严,让他们一起玩好了。反正也不能出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那中年男子不好意思驳他的面子,而且也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无奈地把怀中的女孩放下地来,对胡小毛低声道:“可不许欺负我女儿,否则我饶不了你!”

  胡小毛心道又不是我一定要跟你女儿玩,是她要缠着我呀!这话当然不敢说出口,笑道:“李大叔,你放心,我会当她是妹妹一样爱护的。”那中年男子想不到他会这么说,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沉声道:“好!”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那小姑娘得到父亲的准许,兴奋得抓住胡小毛的手,娇笑道:“小哥哥,我叫丽儿,你叫什么名字?”胡小毛道:“我姓胡名小毛,以后你叫我‘小毛哥’好了。”丽儿用力地点点头,眉开眼笑,显然欢喜异常。那中年男子看见女儿如此开心,眼中露出慈爱、伤感、愧疚的复杂神色,忍不住仰天长叹。

  那边东方长河收起惊月双轮,击掌笑道:“莫兄不愧是名闻天下的高手,快剑一出,猖狂如怒风也难以抵挡,只有如丧家之犬般狼狈而逃。若不是莫兄连伤敌手,一举挽回不利局面,我等恐怕要被恶徒羞辱了!”

  周子欢眉头一皱,脸上惧是不满之色。

  莫天风心窍玲珑,可不想在武当、衡山两派间种下不和的种子,忙道:“东方兄言过其实了,刚才大家都奋力抗敌,不计生死,怎能把功劳只算到我一个人头上?其实多亏武当二侠拦下了对方首领,我才有机会偷袭得手。认真说来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行径,比起武当二侠的光明正大,我是大大不如啊!”

  赵阳、周子欢面上有光,一起笑道:“哪里,哪里!”众人回想起怒风甲士的坚韧狂猛,都觉得此战能够胜出实属侥幸。

  尹天云脸上却没有半分欢喜的神色,提醒同伴道:“各位莫要高兴太早!此地仍属于怒风寨的地盘,他们这次虽然暂时败退,但下一次很可能会精锐尽出,卷土重来。他们的寨主仇不信可是**上响当当的人物,武功堪称一流,说句泄气的话,咱们这些人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万一仇不信亲自带队前来,以怒风甲士刚才的表现,我们拼尽全力也难有胜算!”

  周子欢道:“诶,尹大侠多虑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们同心协力,何必怕这些跳梁小丑!”

  赵阳道:“师弟,尹大侠言之有理,你太小看对手了!我听掌门人提过仇不信这个人,他出身魔门,自创了一手裂狱刀法,据说已达到人刀合一的境界。我们能在他刀下撑过百招就算万幸了!”

  东方长河冷静地分析道:“刚才那些吃了败仗的人肯定会回老巢报信,仇不信确有可能率队前来报复。只是不知道怒风寨的巢穴在哪里?他们一去一来要花多长时间?如果我们能在仇不信追来之前离开山区,我可以动用家族的力量,摆脱怒风寨的纠缠。如果不能及时出山,我们恐怕就要面对一场生死较量了。对方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我们必败无疑。”与怒风寨开战,败的结果只有一死。

  东方燕看着外面浓浓的夜色,提议道:“不若我们连夜冒雨离开,或许能抢得一点宝贵的时间。”

  莫天风摇摇头道:“我们是往西回衡山,与你们此行的方向正好相反。更主要的是我师兄受了内伤,无法施展轻功,至少还要在山区里走上四五天。因此现在离开和明天早上走没有什么区别,连夜赶路对我们的意义不大。”

  众人这才记起双方的目的地是不同的,他们一旦分手,力量无疑大为削弱,岂不是给了对手各个击破的机会?

  东方长河沉吟道:“既然衡山两位大侠不便连夜赶路,我们干脆就一起留下来过夜好了。万一敌人去而复返,彼此也好有个照应,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们单独应战啊!赵兄、周兄,你们意下如何?”

  赵阳道:“当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武当弟子绝不会背弃武林道义,独自逃命的!”

  东方长河鼓掌道:“说得好,不枉你我相交一场!我们就在这里守上一夜,明日一早再做打算。怒风寨的人不来则罢,如果来了就杀他个痛快!”

  莫天风微微笑道:“仇不信虽然强悍,我们也不是吃素的!”其他人受他信心感染,都放下顾虑,谈笑起来。

  东方长河忽然想起一事,好奇地问道:“莫兄,暗器功夫并非是衡山派的专长,你是跟哪位高人学的?刚才在高速行动中一刀中的,好生厉害!”

  莫天风莫名其妙:“东方兄何出此言?我没有用暗器伤人呀!”

  东方长河讶道:“那黑甲巨人不是被你用飞刀射伤的吗?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他被飞刀射瞎了一只眼睛,不然怎会轻易撤退!如果不是你干的,会是谁呢?”望向尹天云,尹天云亦摇头否认。

  莫天风心中一动,指了指那独坐一角的剑客。那剑客端坐如钟,似乎对身外的事物不闻不问。尽管刚才怒风甲士闯入祠堂,引发了一场激战,他的姿势却始终没有改变过,可以说是胆色过人,处变不惊。众人都暗吃一惊,如果莫天风的推测正确,他刚才背对着战局,却能用飞刀准确地射穿人眼,而且射伤的是怒风寨的首脑人物,这份实力绝对惊世骇俗!即使是以暗器名闻江湖的蜀中唐门,也没有听说有这等超一流的人物出现。如果能争取到他出手助阵,那就不用担心怒风寨的报复行动了。

  东方长河出身世家,最注重结交各地的高手名人,当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走到那剑客的身后,轻咳了一声,拱手道:“前辈请了!晚辈是东方家的弟子东方长河,家父单名一个‘正’字。不知刚才是否前辈出手,击伤了怒风寨的的贼寇?晚辈在此谢过了。”

  那剑客头也不回,淡淡道:“你称我为‘前辈’,难道我很老了吗?”声音沙哑,带着一股穿透人心的无形力量,有几分沧桑,有几分冷峻,形成非常独特的风格,叫人过耳难忘。

  东方长河一开头就碰了个软钉子,也不生气,知道本事高强的人多半性格古怪,神态愈发恭敬:“在下不敢妄自推断他人的年龄,方才只是想表达崇敬感激之情,假如用词不当,还望阁下恕罪。”

  那剑客道:“你无须对我有什么‘崇敬感激’,也不必对我如此客气,因为我没有用飞刀的习惯。我只用剑!”

  东方长河心里一阵失望,忍不住问:“那阁下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出手解围的呢?”

  那剑客道:“既然人家不愿抛头露面,你又何必刨根问底呢?你走吧,不要再来骚扰我!”说罢沉默下去,摆明了不愿再解答他的疑问。

  东方长河见人家一点都不买东方家的账,只得拱了拱手,转身走回同伴身边。莫天风等已听到他们的对话,正在低声议论谁是神秘高手。东方燕不满地嘀咕道:“那个人明明知道是谁,偏偏不肯说出来,真是气死人了!”

  就在这时,众人身上突然掠过一股寒意,心生感应下齐刷刷地望向大门处,只见不知何时走进来了两名目光阴鸷的陌生汉子,身材精壮结实,移动无声。众人暗暗纳闷,这又是何方神圣呢?不会是怒风寨的人吧?

  这突然现身的两人长得一模一样,一看就是孪生兄弟,大约有四十多岁的年纪,鹰鼻薄唇,颧骨高耸,鼻孔里伸出黑色的长毛,相貌十分丑陋。他们穿着考究,虽然在雨夜里走了挺远的山路,衣服已被大雨淋湿,但鞋子上干干净净,几乎没有沾上污泥,分明轻功造诣不凡。那两人神态倨傲,先打量了一下大厅里的情况,才并肩走了过来。众人不知他们是什么来头,因为刚遭受过怒风寨的袭击,人人抱着警惕之心,注视这两人的一举一动。

  那两人走到近前,火光映出他们锈在胸口的金色图案——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尹天云、莫天风脸上不禁同时变色,原来来者是烟雨楼的高手!想起不久之前和陆峥的纷争,难道是烟雨楼方面为了挽回面子,派出了高手追杀他们吗?一旁的周子欢惊咦道:“那是烟雨楼的独门标志!”

  那两人同时立定,面无表情道:“原来是道上的朋友!我兄弟俩是烟雨楼‘夺命双煞’左超、左骏,奉命公干,幸会了!”兄弟俩一起开口闭口,连说话的腔调和内容都相同,没有一丝差别,好象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化身,让人分辨不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丽儿从未见过这么相似的两个人,扑哧一笑,“小毛哥,他们好有趣哦!”她的笑声虽轻,但大厅上怀有内功的人无不听得清楚,东方燕更是跟着笑了起来。

  左氏兄弟身体一震,刷的一扭头,在人缝中发现了身材矮小的丽儿。两人在看到她的一刹那,目光徒然变得十分凌厉凶残,仿佛饿狼看到了搜寻多时的羊羔,杀气毕露,丑陋的面孔更显狰狞。丽儿吓得立时躲到胡小毛身后,一双小手紧紧抱住他的腰部,浑身颤抖。胡小毛忙安慰她道:“丽儿别怕,有我保护你呢!”

  众人见左氏兄弟心胸如此狭窄,竟然为了小姑娘的一句笑谈动怒,以大欺小,哪有半点武林高手的风度,不由齿冷。

  左氏兄弟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口中发出一连串怪笑,阴森森地道:“或许就是她了!小的在,老的想藏也藏不住了!”左超轻轻一纵,横身落在胡小毛面前,冷笑道:“小鬼,滚开!”胡小毛鼓起勇气道:“你想抓丽儿吗?我偏不让开!”

  众人见他小小年纪不畏豪强,颇有骨气,都不由暗赞一声。站在胡小毛身边的一名商队保镖喝道:“欺负小孩算什么英雄!”伸手去推左超。左超面上青气一闪,左手一格,右手鹰爪疾扣对方咽喉,手指一收,只听喀吧一声脆响,捏碎了他的喉头软骨。左超松开右爪,那人软绵绵地跌倒在地,双目鼓凸,咽喉处多了三个流血的孔洞,已经当场毙命。左超杀人的手法干脆利落,对方哼都不哼一下,就被结果了小命。

  众人大惊,没料到左氏兄弟会为了这等小事杀人。

  莫天风叫道:“小毛快跑!”边叫边拔剑冲了过去,只怕晚上一步就要替胡小毛收尸了。他刚迈开双腿,眼前掌影交叠,留在原地的左骏运起铁掌功夫,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莫天风心急如焚,挥剑或刺或削,将对手的杀招封挡在圈外,大叫:“快去救人!”

  赵阳忙一扯周子欢,两人拔剑跃出。东方燕却是抽刀冲进战圈,与情郎携手对敌,对着左骏一阵狂砍。

  左超也不多说废话,五指如钩,往胡小毛脑门抓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