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独探金斧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72 2005.06.28 08:51

    

  次日一早,胡笑天独自出门打探消息。走到大门的时候,正好撞见苏浩然、苏玉卿携手而来,只见男的矫健豪迈,女的妩媚温柔,犹如神仙佳侣一般。胡笑天本想开口寒暄几句,哪知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瞧他,旁若无人地出门上车去了。胡笑天嗅着苏玉卿经过时留下的如兰体香,看着马车扬起的尘沙,心里不禁涌起难言的失落和酸涩。

  出了苏府,胡笑天在附近找了一处僻静的树林,换掉身上的装束,洗去易容药粉,将换下的衣物藏好之后,才悄悄走了出来。在城里面打听各种消息,最佳的场所无非是妓院、赌场、酒楼和茶馆。眼见时辰尚早,胡笑天边走边问,向城内最有名的“天上来”茶馆行去。

  “天上来”茶馆位于黄河岸边,依山而建,高有两层,可居高临下地俯瞰沿岸景色。由于大雪冰封,黄河河面冻结,仿佛一条白色巨龙逶迤东来,蔚为壮观。尽管外面北风呼啸,茶馆内却温暖如春,弥漫着奇异的香味。

  胡笑天一走进茶馆,即感觉到有数双眼睛打量着自己。他不动声色地转首四顾,只见茶馆内散坐着十几桌客人,服饰、形貌各异,龙蛇混杂,一时难以分清身份来历。他在一张空桌旁坐下,吩咐跑堂的上了一壶浓茶,几样点心,慢慢地斟茶自饮,倾听周围众人的议论。

  一杯茶还未喝完,一个皮肤白净、上唇留了八字胡须的男子晃了过来,笑眯眯地抱拳道:“这位兄弟面生得很啊,是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喝茶?在下莫余,绰号‘八面玲珑戏花浪子’,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结交的朋友多,对兰州城内的风吹草动了如指掌。不知兄弟你是想找人还是找发财的门路?在下定能为你提供最正确的消息!”他是专门贩卖消息的包打听,最善于察言观色,揣摩他人的心思,一见胡笑天的举止神态便猜到了他的来意。

  胡笑天失笑道:“你叫墨鱼?!”

  莫余无奈地摸了摸八字胡,道:“是‘莫须有’的‘莫’,‘余下’的‘余’,不是那种水里的墨鱼!”说着一偏屁股坐到胡笑天身边,自己伸手倒了茶,自然而然地问道:“兄弟你高姓大名呀?”

  胡笑天道:“我姓胡。不知莫兄的消息价值几何?”

  莫余啪的一拍桌子,道:“我没看错人,胡兄弟果然爽快!冲着你的面子,所有消息我都给你打对折。绝密类的我只收你十两银子,机密类的五两,普通类的一两足矣。怎么样?”顺手又拿了两块糕点,毫不客气地塞进嘴里。

  胡笑天见他漫天要价,微微一笑,道:“我只问你三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给你五两银子,如何?”说着掏出一锭银子,在手里转动把玩。

  莫余的视线随着那锭银子转来转去,笑道:“成交!在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证让你满意!”

  胡笑天道:“第一个问题——兰州城内最强大的帮会有哪些?是如何划分彼此的势力范围的?他们的堂口位于何处?”

  莫余一惊,眼珠飞快地转了两圈,压低声音道:“如今城内最强大的帮会依次是黄河帮、金斧帮、飞燕盟,三强鼎立,其他的小帮会都分别与这三强联盟,短期内成不了气候。不过,我听说青龙会最近打算在兰州开设堂口,一旦谣言属实,又免不了有一场大战!”

  他顿了顿,接着道:“黄河帮人数最多,帮众大都出身贫苦,主要买卖集中在船运、车行、粮食、土产等,堂口设于白龙码头。现任帮主周镇虎,能赤手开碑裂石,一身外功登峰造极,手下有八大金刚辅佐,是个敢作敢为的人物。金斧帮成立的时间最长,也最有钱,控制了城内的毛皮、玉石、丝绸、药材、酒店、建筑等行当,堂口即位于城东的临江大道上。现任帮主不详,平时都是由副帮主宋谦出面打点各方关系。宋谦人称‘智多星’,城府深沉,足智多谋,一手剑法威震黑白两道,只是为人吝啬了些。飞燕盟是城内各大赌坊、青楼组成的联盟,消息最灵通,和官府的关系也最密切,堂口位于城北的金龙赌坊。盟主燕三娘,绰号‘女赌神’,不仅赌技精湛,而且美艳绝伦,风情万种,是所有成年男子的梦中情人!她的女儿燕青青更是美若天仙,位列兰州府‘四大美人’之列,若是胡兄弟你见到了,保管要神魂颠倒!”边说边露出一付神往的痴迷神态,口水都流了出来。

  胡笑天似笑非笑道:“真的吗?”这燕青青容貌再美,也不会胜过苏玉卿吧?如果被莫余知道了他回绝苏家的婚约的事情,恐怕会当场吐血而亡。

  莫余一说到美女,两眼直放亮光,炫耀地道:“兰州府的四大美人你不知道吧?燕青青排名第二,人送雅号‘星河玫瑰’,玫瑰虽美却长满了刺,是不能轻易触碰的。排名第三的是众香苑的纪香影,人送雅号‘月下寒梅’,梅花孤芳自赏,傲然独立,非有缘者不能亲近。排名第四的是回回大族马家的小姐马宛儿,人送雅号‘西域野菊’,野菊芬芳怒放,自由自在,不受世间礼法的约束。至于派名第一的美女嘛,”有意拖长了音调,见胡笑天露出全神倾听的模样,才得意地说道:“是本府通判的千金苏玉卿,人送雅号‘梦影幽兰’,兰花名贵高雅,香入梦境,其中之回味缠mian非笔墨能描述呀!”

  胡笑天喃喃道:“梦影幽兰?用来形容她倒也贴切!”

  莫余瞪大了眼睛,愕然问道:“难道你认得苏大小姐?”

  胡笑天摇摇头道:“我初来兰州,哪有机会认识这么著名的美女?闲话少叙,我的下一个问题——许一郎是什么人?”

  莫余奇道:“你居然不知道许一郎是谁?!他可是青龙会中四大神将之一,北方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擅长用计,心狠手辣,是青龙会征讨八方的功臣。其名头之响亮,尤胜过许多帮会的首脑。胡兄弟,假若你得罪了他,惟一的出路就是逃去南方,否则你永无宁日。”

  胡笑天笑道:“莫兄多虑了,我跟许一郎并没有什么过节,纯粹是好奇而已。”心中暗惊,难怪云黛儿一行几乎全军覆没,原来是青龙会在捣鬼!青龙会在黑道上的势力仅次于魔教,近年来四处出击,不断收服各地的大小帮会,已隐隐有北方黑道盟主的势头。青龙会此次和黄教联手,企图生擒明教圣女云黛儿,分明是针对明教的一招狠棋,其目的很可能是想瓜分明教的地盘,进一步扩充霸业。这青龙会的首领野心不小呀!他随手将那锭银子抛到桌上,道:“麻烦莫兄替我结帐,剩下的都归你了!告辞!”说罢起身扬长而去。

  莫余呆了一呆,叫道:“你还差一个问题没问呢!”

  胡笑天头也不回道:“你已经告诉我了!”

  莫余纳闷道:“我已经告诉你了?告诉你什么?莫非是四大美人的事?嘿嘿,果然是同道中人!”凝望着胡笑天的背影,脸上的轻浮之色忽敛,心中暗道:这小子来路不明,似乎和苏大小姐相识,又扯上了青龙会的高手,必有古怪!我若是弄清楚他的身份来历,再向老大详细禀报,或许是奇功一件。一念及此,立即结帐离去。

  胡笑天出了茶馆,走不多远,便察觉背后有人跟踪,他不经意间回头一瞥,但见人影一缩,赫然是刚在茶馆结识的莫余!他眉心微皱,趁莫余躲避之际,疾行数步,闪身拐进一条小巷,随即返身站定。

  只听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由远而近,莫余快步奔来,想也不想地冲进巷口,正好和胡笑天打了个照面。莫余尴尬地停下脚步,哈哈干笑道:“哎呀巧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看来我们两人的缘分不浅!不知胡兄弟在这儿等谁呀?”

  胡笑天不动声色道:“莫兄对胡某如此关心,真令人感动!如果莫兄没有太紧要的事情,不如暂时充当向导,陪我去一趟金斧帮如何?”

  莫余笑道:“胡兄弟,我最大的长处就是爱帮助朋友!既然你开了口,我哪怕再忙,也要抽空将你送到金斧帮的大门前!请!”

  两人心里各自打着如意算盘,言谈中互相刺探,不一刻来到了城东的临江大道上。大道宽达三丈,临近黄河一侧种了数排树木,树枝上压满了冰雪,另一侧则密密麻麻地开满了各种店铺门面,当铺、茶馆、酒楼、珠宝店等一应俱全。因为天寒地冻,大道上行人稀少,偶尔有马车飞快驶过。

  莫余道:“这些店铺全都是金斧帮的产业!金斧帮的堂口就位于大道的最深处,胡兄弟是想上门拜会朋友,还是去踢场子呢?若是后者,恕我不能奉陪了!”

  胡笑天笑道:“我既没有失心疯,又没有长着三头六臂,怎会独自一人挑战这么庞大的帮会?……咦!”目光转处,看到一家绸缎店外停着一辆宽大的马车,甚是眼熟,正是苏玉卿、苏浩然今早乘坐的马车。猜到他们两人正在店中购物,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郁闷。莫余看看他的表情,又看看那辆马车,若有所思。

  走到那辆马车旁时,胡笑天忽然感到一股寒意袭来,本能地一抬头,正好和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眸撞上,登时汗毛倒立。那坐在茶馆二楼临窗的汉子竟然是“七修罗”中的血矛蒙烈颜!蒙烈颜几乎是同时看清了胡笑天的相貌,想也不想地砰的击碎窗户,临空猛扑而下,下一瞬间两支铁矛来到手上,仿佛长空划过耀眼的霹雳,直直刺向胡笑天的头顶要害,冷厉的杀气铺天盖地地狂压下来。

  惊变忽生,胡笑天根本来不及思考对方为何会在此出现,身子嗖地往前窜出,就地一滚,钻到了马车底下。蒙烈颜一声怒吼,如猛禽般半空变向,铁矛落势如雷,轰的击中马车顶部,狂猛的力道顿时将整座马车炸成无数碎片,骏马受创痛嘶。

  胡笑天在马车碎裂的一刹那,毫不犹豫地疾扑而出,一头撞进那绸缎店中,背后一阵剧痛,已然被碎裂的木条刺伤,身不由主地踉跄仆倒在地。无巧不巧的,他正好跌在苏玉卿身前,一颗脑袋差点碰着了人家纤美的绣花鞋。苏玉卿一惊,斥道:“你要干嘛?!”

  忽见寒光电闪,大门处的布帘被铁矛撕得粉碎。蒙烈颜带着一股冷风跃进店中,看也不看其他人,铁矛破空,恶狠狠地刺向胡笑天的背心死穴。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冷喝:“放肆!谁敢在我面前撒野?!”话音未落,苏浩然仿佛猛虎下山,双拳呼的击向蒙烈颜的前胸要害,拳未至,猛烈的拳风已令对手感到窒息。蒙烈颜大惊,这是哪里来的高手?如果不变招抵挡,死的首先会是自己!手腕翻转,铁矛划了两道弧线,疾刺对手肩肘要穴,以攻为守,招式相当凶悍。苏浩然冷笑道:“是杨家枪法么?”不知怎的脚步一滑,避过矛锋,一掌重重拍在铁矛矛身上。蒙烈颜五指剧震,虎口当场迸裂,登登登连退数步,脸色涨得火红。

  胡笑天听到苏浩然出手时带起的风声,便知道蒙烈颜必败无疑。他刚才之所以冲进店中,就是要惊动苏浩然这个高手,想那苏浩然一身傲骨,身边又有一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相伴,岂会坐视蒙烈颜行凶杀人?只要是男人,总会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强大的一面,苏浩然也不会例外。结果证明,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赌注押对了。当下强忍背后的剧痛,撑地站了起来。

  苏玉卿见这陌生的男子高大强健,眉目间霸气流露,尤其是他那对坚定深邃的眼睛,竟似在哪里见过,令她泛起一种似曾相识的奇异感觉,芳心顿起涟漪,忍不住柔声问道:“你、你的伤严重吗?”平生第一次主动和男子说话,红晕上脸,心跳骤然加速。

  胡笑天摇摇头道:“只是皮肉之伤,不碍事的!”转首看去,那蒙烈颜自知突破不了苏浩然的阻拦,横矛当胸,慢慢退出门外,冷冷道:“我会再回来的!”人影一晃,随风遁走。

  胡笑天吁了一口长气,却没留意到苏玉卿脸色骤变,下唇咬出血印来。她原本以为自己的魅力无人可挡,谁知前有“夏文涛”,后有这陌生男子,面对她时都无动于衷,让她的信心倍受打击。

  苏浩然回身望了胡笑天一眼,不禁一愣,好一个铁骨铮铮,卓然不凡的伟男子!这时候,莫余轻身跃了进来,笑嘻嘻地道:“老大,好威风、好气派!仅用了一掌就把如此高手逼退,放眼兰州城,还有谁有这般功力?兄弟们脸上大大有光啊!”

  苏浩然不耐烦地挥手道:“废话少说!马上派人查清楚,刚才手持铁矛的汉子是什么人?在哪里落脚?是否还有同党?为何一直隐藏在金斧帮的地盘上?”

  不等莫余发话,胡笑天沉声道:“我知道他的身份来历!”

  苏浩然眼睛微眯,淡淡道:“你又是什么人?”

  胡笑天左右扫了一眼,微笑道:“此地不宜说话吧?”

  莫余凑到苏浩然身旁,低声说了几句。苏浩然听罢点头道:“胡兄远来是客,何况是专程来拜会金斧帮的,我们自然要隆重接待,请!”

  出了绸缎店后门,有一条秘密小巷直通向金斧帮。胡笑天草草处理了伤口,跟在苏浩然等人身后,畅通无阻地走进金斧帮的堂口。一路所遇上的守卫,都对苏浩然必恭必敬,眼神里充满了尊敬和服从。胡笑天心中一动,难道他竟是金斧帮的首脑人物?

  一行人走进大堂,只见一位白衣短须,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笑着迎了上来:“是什么风把苏大小姐吹来了?怎么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你大哥又欺负你了?”他眼神锐利,太阳穴高耸,腰上挂着长剑,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丝毫没有破绽。

  苏玉卿扁着嘴道:“宋叔叔,你别冤枉大哥!不关他的事。”说罢有意无意瞥了胡笑天一眼,有几分幽怨,几分恼怒。

  那中年男子乃是金斧帮副帮主宋谦,顺着苏玉卿的视线望去,饶是他城府深沉,定力过人,亦不禁浑身一震,惊喜交加地叫道:“你是胡四公子?!你终于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