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毒蝎追命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64 2004.05.26 08:40

    

  韦汉翔看着对方那神秘从容的微笑,不知怎的忽然间信心全无,恍惚中似乎看到了死神在向自己招手,一缕悔意不由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选错突围的方向了。在这种时候,做出了错误判断的后果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范雪樱手指轻弹,一抹红光在空中掠过。

  韦汉翔还来不及反应,只觉手腕一麻,一股奇异的麻痹感觉迅速传遍全身,关节筋肉再不听自己的意识指挥。惊骇中凝神一看,只见右手脉门处趴着一只三寸多长、通体血红的蝎子,高翘而弯曲的尾钩闪烁着可怕森冷的光芒。是毒蝎子!好强烈的毒性!蓦的背后剑气森寒,一柄长剑乘机刺中他的后心,直贯前胸。

  韦汉翔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猛地发力前冲,竟然越过了范雪樱的头顶,扑通跳进江中,血浪翻涌。

  范雪樱见状并不着急,反而责怪岳宗谨道:“这家伙中了我的蝎毒,已是必死无疑了,你为何要多此一举刺他一剑?你是不是自恃剑术高强,故意在我面前卖弄?”

  岳宗谨笑道:“在毒蝎面前,哪里轮到我来卖弄本事?你知道我的规矩是每天必杀一人,但今天还未开张,所以刚才抢先一步将姓韦的杀了。反正他左右是死,死在你我手上不都一样吗?你若是生气,我改日弄两道拿手好菜请你品尝,纯当做是赔罪。”

  范雪樱连忙摆手道:“免了!你做的菜天下还有人该吃吗?不是‘清炖人脑’就是‘人脑紫菜汤’,光是想一想就恶心死了,哪里吃得下去?!”

  岳宗谨道:“人脑乃绝顶美味之物,滑而不腻,你若是吃了……”

  范雪樱毛骨悚然,打断道:“不要说了!我可不想把今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这时,天麻四郎已将韦汉翔带来的手下斩杀殆尽,刀身上竟未沾一滴血珠,呵呵笑道:“岳,这里有四个人头,你的,拿去!”

  岳宗谨舔了舔嘴唇,垂涎欲滴道:“今晚的宵夜有着落了!”走到尸体旁,亮出银剑,将那四人的头颅全部割下。

  邓定南也是心狠手辣的恶人,但听了这几人的对话,又看见岳宗谨的举动,亦吓得手冒冷汗,幸好这食人妖没有生吃人脑的习惯,否则呆在他身边的实在是太危险了。颤声问道:“韦汉翔落水后不见踪影,要不要派人去打捞他的尸体?”

  范雪樱微微一笑,举手轻拂被风吹乱的发丝,妙目流转,道:“你急什么?我们还有客人没有招呼到呢!”衣袖忽扬,两点红光电射而出。于此同时,一直没有出声的“双面邪魔”聂不人纵身跃高,阴笑声中双手齐挥,十几种暗器闪着幽光,铺天盖地地射了下来。

  当范雪樱的目光忽然望过来时,胡青鹏心中叫糟,知道自己被人家发现了!想不到这些邪道高手灵觉如此敏锐,即使他躲在暗处有意抑制住呼吸和心跳,仍然逃不过他们的耳目。一念未完,范、聂同时出手,毒蝎加上致命的暗器蜂拥而至,丝毫不予他思索应对的时间。即使情势如此危急,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猛的前翻滚出,手中剑光大亮,仿佛是一个滚动的雪亮银球,急速冲向船舱入口。

  暗器射在他身后的甲板上,噗噗作响。

  范雪樱等人只提防他跳水逃走,没想到对方居然反冲向船舱,只是呆了一呆,胡青鹏已刺倒了两名警卫,冲下船舱。天麻四郎反应极快,紧跟着冲下去追杀敌手。范雪樱神色忽变,但见入口处的甲板上趴着两只红色的毒蝎子,一动不动,竟然已经死了!她饲养的毒物身怀剧毒,普通的刀剑难伤分毫,不料甫一出手就被人家弄死,而且对方身手利落敏捷,看起来一点都没有中毒的迹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胡青鹏翻滚之时,感到肩背上似被蚊虫叮咬了两下,麻痹的异感一闪即过,浑没留意自己是被毒蝎蛰了。出乎他意料的是,舱房内并没有什么奇珍异宝,只是整齐地摆放着一排排的圆木桶。有几个人正在清点核对木桶的数目,他们忽然间看到他闯进来,连忙拔出刀剑戒备。胡青鹏无意跟这些小角色纠缠,宝剑挥去,连续劈开三四个木桶,只见木桶内装着的都是黑色粉末,一包包用防水的油布包裹住。

  那几人见他劈开木桶,粉末飞扬,吓得惊惶大叫:“住手,这儿全是火yao!”其中一个机灵点的,立刻将舱里的油灯吹灭,船舱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伸手不见五指。

  胡青鹏听说木桶里装满了火yao,亦不由大吃一惊,万一药粉触火燃烧,船上的人岂不是都要被炸得粉身碎骨!幸好对方不是白痴,立刻将灯火弄熄,暂时避免了船毁人亡的下场。尽管船舱内漆黑如墨,但他练有天眼通,还能模模糊糊辨清人物的轮廓,忽觉一股浓烈的杀气自身后袭来,刀风刺耳,估计是那个扶桑刀客杀到了。他不敢挥剑格挡,生怕刀剑碰撞溅起的火星引燃火yao,首先把自己炸上天去,脚步一滑,左掌反手一挥,啪的击中一个木桶,将它往后送出。

  天麻四郎可没有黑暗中分辨事物的本领,他一刀劈到空处,忽听风声大作,有物直撞过来,本能地展开自己得意的“柳风一字斩”刀法,大吼一声,运足功力,刷刷刷猛劈三刀,把飞来的木桶斩成碎片。木桶内装满的火yao粉末立时飞散而出,从头到脚洒满他的全身。天麻四郎猝不及防,只觉眼睛刺痛,泪水狂涌,跟着无数粉末直冲入喉,呛得他咳嗽不止。

  胡青鹏可不想在此逗留太久,毕竟对方那几名高手实在太过厉害,多留一刻危险就多加一分。当下仗着宝剑锋利的特点,连人带剑冲向船板,蓬的一声,在船身一侧破开一个大洞,划着一道优美的弧线,毫不停滞地落入水中。

  邓定南、岳宗谨等站在甲板上,忽见敌手撞破船板跳进江中,脸上齐齐变色。他们合作一事乃是绝密的事情,如果被这不知姓名来历的人对外泄露,必定会引起黑道的强烈震荡。而且株洲分舵舵主被杀和船舱中装载的火yao,这都是不能被外人知晓的秘密,一旦曝光,后果必然严重,甚至会令他们筹划多时的计划泡汤。万一上头怪罪下来,谁能承担这个责任?

  邓定南马上发出指令,在码头上待命的七八名水鬼纷纷跃入江中,搜捕跳水逃亡的胡青鹏。岳宗谨望着漆黑辽阔的江面,眉尖紧锁,掩饰不住内心的焦急:“邓舵主,你的人能保证抓到那个家伙吗?”

  邓定南道:“岳先生,他们是株洲分舵水性最好的人,对附近的水域情况了如指掌,又占据了人数的优势,不出三刻定能将那家伙抓住。”想了一想,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命令手下驾了几艘快船,在附近江面上来回巡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决不许那人活着离开。

  岳宗谨皱眉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聂,你留在这里监督他们赶紧卸货,千万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毒蝎你沿江岸向下游搜索,我向上游搜,只要发现那个家伙,杀无赦!”

  胡青鹏闭紧呼吸潜入深水处,将长剑反手回鞘,手脚并用地拼命划水,争取尽快远离危险之地。水下功夫并不是他的专长,如果遇上精通水性的高手,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惟有任人宰割的份。只游出五六丈,便感到水流搅动,数道杀气自后方追蹑过来,心底一凉,对方果然派出水底杀手追来了!

  他憋气已久,不得不浮上水面换气。刚一浮头,就见数艘快船在江面上穿梭巡视,船上的大汉张弓搭箭,杀气腾腾。胡青鹏知道他们是在搜寻自己,急忙吸气下沉,心里一着急,划水的速度更慢。此刻那些水鬼已发现了猎物的踪迹,不约而同地加快速度围拢过来,仿佛是猎食的鲨鱼群,张开了狰狞森寒的利齿,追逐着血腥的气味。

  胡青鹏感到杀气在加速逼近,偏偏自己游水的速度不增反降,再不想办法的话,就要被对方撕成碎片了!就在这时,两股不同方向的水底暗流几乎同时冲到他的身上,使他不受控制翻滚了两周,一下子被水流带出三丈多远。他心中一动,情不自禁地回忆起江流奔腾的种种姿态,回旋、翻涌、交缠、起伏……变化万千的水流画面从脑海中掠过,今天悟剑时的空灵感觉又重新回到身上,通过全身的肌肤更真切地感到水流中蕴涵的无穷信息。

  胡青鹏彻底地放松了全身的肌肉,既不挣扎,也不抵抗,就这么顺其自然地任凭水流推动着,悠然地往下游漂移。他清晰地感受到每一路水流流动的方向和力度都截然不同,感到自己化身为一滴水珠,在这浩瀚的江流中自在的奔行着,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自己前行的脚步。他不再恐惧,也不再担心被人追上,心里惟有一片超脱尘世的宁静。

  毕竟已是夜晚,那些水鬼在水底无法看到任何事物,只能靠水流压力的变化来确定猎物的方向和深浅。正当他们以为猎物将手到擒来时,下一瞬间,他们再感受不到水流任何异常的变化,偌大的一个人仿佛忽然在水中融化了,什么也没有剩下。他们既惊且疑,象无头苍蝇般盲目地挥动水刺乱刺,但只是搅起一串串的水泡,毫无用处。他们死也不明白,这个初通水性的雏儿是如何逃脱的?

  胡青鹏如同回到母体的婴儿般,被江水紧密包裹着漂流了数里,才毫发无损地爬上江岸。他一上岸就看见沙滩上横躺着一条大汉,下半shen被江水浸泡着,衣服上沾满了血迹,双手还紧紧握着两柄钢刀。“韦汉翔!”胡青鹏失声惊呼,伸手一探他的鼻息,发现他竟然尚未气绝,忙将他抱上堤岸。

  韦汉翔缓缓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蒙面的黑衣人,嘴唇蠕动,一缕鲜血从嘴角涌出,低声道:“你是什么人?”

  胡青鹏当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身份,简单地道:“我是过路的人。你是天下会韦汉翔韦舵主吗?”

  韦汉翔一愣,狐疑地问道:“阁下认得韦某人,莫非我们见过面?”

  胡青鹏摇摇头道:“你不用打听我的来历了!你眼下身受重伤,需要马上找人医治,否则有性命危险。我不能见死不救,这就将你送回株洲分舵如何?”

  韦汉翔惨笑道:“多谢阁下好意!不过韦某身中剧毒,又被一剑穿胸而过,纵使大罗神仙在场,也救不回我这条烂命了!我此刻是回光返照,说不了几句话了,阁下不必浪费时间。”

  胡青鹏明白他说得是实情,只看他面色乌黑,胸口血迹殷然,说话时上气不接下气,的确是离死仅一线之遥,黯然道:“相逢总是有缘,你有什么遗言交代吗?”

  韦汉翔眼睛一亮,拼着最后一口气道:“请阁下拿我怀中的铜牌,去长沙天下会总舵求见章玉昆堂主,就说我是被邓定南所杀,着他提醒会主,胡令全勾结外人,意图反叛我、我……天……下……会”声音渐渐低微,终至不闻,一双眼睛望着夜空,充满了愤怒、不甘、担忧和恳求。

  胡青鹏叹息一声,低声道:“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把话传到!”伸手阖上韦汉翔的眼帘,然后在他怀中一阵摸索,掏出一面又厚又重的铜牌。铜牌正面雕刻有一只似虎似狮的怪兽和“天下会”三个阳文大字,背面凹刻有“株洲”二字和韦汉翔的姓名,显然是一件信物。不知道那章玉昆是什么人,竟能得到韦汉翔如此的信任?而胡令全和邓定南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韦汉翔会判断胡令全要背叛天下会呢?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胡青鹏也看不出这面铜牌有什么名堂,顺手纳入怀中,正想挖个土坑将韦汉翔的尸体埋好,忽听数丈外破空声响,一股杀气紧跟着如山压落!他灵觉超凡,杀气尚未及身时已经有所警觉,看也不看偷袭的人,抓了一把泥砂用力掷出。那人惊呼半声,在半空中翻滚避开漫天的泥砂,落在胡青鹏身旁,艳若桃花,柔若无骨,正是毒蝎范雪樱!

  胡青鹏暗吃一惊,对方果然不简单,这么快就追杀而至,万幸的是只来了一位敌手,自己还有逃命的机会。但是毒蝎的功力高出自己数筹,看来一番血战在所难免了!下山以来数次出生入死的经历使他明白,临敌之际决不能胆怯畏缩,特别是在局面不利的时候,更要振奋斗志,力拼对手,否则必死无疑。他心念转动的同时,手中已拔剑出鞘,剑尖微垂指地,目光平视对手,不卑不亢道:“这位姑娘,在下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突下杀手偷袭?请你把其中的原由讲清楚!”

  范雪樱嘴角一撇,冷笑道:“你装什么糊涂!你就是刚才在船上杀死我两头宝贝的人,你的装束和身形我是不会看错的。你是谁?为什么会去刺探我们的秘密?如果你说实话,我待会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让你尝遍生不如死的滋味!”眼见对手气势坚强,剑式沉凝,倒也不敢轻视。

  胡青鹏道:“你的问题真是幼稚!你以为我是在闹着玩的吗?我不可能告诉你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即使说了,九成九也是假的,你会相信吗?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但想将我顺利拿下,恐怕还有一点困难!”隐忍的剑气散发开去,整个人仿佛变得愈加高大,强烈的战意熊熊燃烧,一双眼眸亮如晨星。

  范雪樱大怒,寒声道:“臭小子,别以为你用黑布蒙面就能隐瞒身份!只要一交手,不出十招我定能猜到你的师门来历。”

  胡青鹏摇摇头道:“不可能!你不信的话,我们打赌如何?”

  范雪樱皱眉道:“打赌?什么意思?”

  胡青鹏道:“我打赌你十招之内你猜不出我的师门来历。如果你赢了,要打要杀任凭你摆布,我绝不反抗。如果你输了,就必须放我一条生路,至少今晚不能再为难我。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范雪樱冷笑道:“赌就赌,难道老娘还怕你不成?希望你能够撑完这十招,不要在中途被我杀了!”

  胡青鹏道:“好!一言为定!”深吸了一口气,长剑急颤,嗤的抢先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