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虎落平阳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305 2005.02.23 21:58

    (因为春节和企业改制的关系,最近有点混乱。希望大家少仍砖头吧。)

  ————————————————————————————————

  胡青鹏度日如年,在客栈中焦急地等待着赤阎的消息。当然,他也担心点苍派的人去而复回,一旦他武功已失的秘密被对方发现,恐怕将大难临头了。他只能寄期望于赤阎比点苍派的人早一刻来到。盘灵儿不愿一天到晚的守在客栈,独自溜到城外玩了几趟,每次回来时都是一脸的笑容,似乎天塌下来也不在乎。

  如是过了数日,城内平静如常。这天中午,胡青鹏正在房中闭目休息,忽听大街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如旋风般快速奔近,转眼间来到了客栈门前。骏马嘶鸣中,只听有人沉声问道:“齐健,你们就是在此遇上那姓胡的小魔头吗?”

  “是!”

  胡青鹏心头一跳,推开临街的窗户望去,只见五名身背长剑的汉子勒住坐骑,纷纷跃下马来,其中一人正是前日败走的齐姓点苍弟子!不由暗暗叫苦,屋漏偏逢连夜雨,他们终究是比赤阎早来了一步。隔壁的盘灵儿也发现了来者不善,闪身跃进胡青鹏的房中,跃跃欲试道:“胡大哥,我们是战还是逃?”

  胡青鹏叹道:“我已不能施展轻功,如何逃得过对方的追杀?灵儿,你莫要理会我的生死了,乘他们还未上来,你自己悄悄逃命吧。”

  盘灵儿抿嘴一笑,俏皮地道:“胡大哥,我这几天找了许多朋友帮忙,足以把敌人吓走,你不用担心啦。虽然我没有见过世面,但我知道做人要讲义气嘛,危急关头不可以抛下朋友不管的,何况你是我的大哥!”

  “你的朋友在哪儿?”胡青鹏满头雾水地问道。盘灵儿人生地不熟的,哪来的朋友?而且从未见过他们露面,究竟可靠不可靠?但听楼下一阵喧闹,跟着风声轻响,有数人飞身跃上二楼,仓啷啷拔剑出鞘,一间间客房挨着搜查过来。一时之间,破门声、叫骂声、怒喝声交杂,客栈里乱成一团。

  盘灵儿眨眨眼道:“他们来了!”耳听足音来到门前,衣袖一扬,一股红色的粉末撒出。就在这时,哐的一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那踹门的汉子正想闯进房中,哪知一团红粉扑面打来,大惊之中本能地转身躲避,但仍是被不少的粉末溅到脸上、手上。立时间,凡是碰到粉末的肌肤都红肿起来,那汉子又痛又痒,忍不住反手乱抓,在脸上抓出一条条血痕,大声痛呼。

  “王师弟!”“师弟,你怎么了?”随着几声惊呼,跃过来三名年青的汉子。那齐健往客房里扫了一眼,浑身一颤,指着胡青鹏大叫道:“师父,小魔头躲在这里!”

  胡青鹏手心冒汗,对方的师门长辈既然到场,不是容易能打发走的,上次吓退齐健的方法可行不通了。

  盘灵儿眉尖微皱,愠道:“胡说,我大哥怎会是什么魔头?你们才是大坏蛋!”也不见她有何动作,衣袖内蓦的滑出两条碧绿如翠的小青蛇,嘶嘶嘶吐着蛇信,闪电般扑向门外之人。胡青鹏不禁恍然,原来她所说的“朋友”就是这些毒虫,她多次出到城外想必便是为了寻找剧毒之物,用来抵御敌人。盘灵儿身为百毒教教主的女儿,用毒驱毒的本领自然非同小可。

  齐健等人异口同声地叫道:“小心!”剑光荡漾,迅快地斩向扑来的青蛇。可是这些青蛇乃是盘灵儿精心挑选出来的,反应迅捷,颇有灵性,岂是那么容易被斩到的?但见青影腾跃,竟从剑光缝隙间闪过,毫不客气地狠狠咬去。

  齐健等人见状大惊,或向上跃起,或向两侧急闪,但那受伤的汉子动作比同伴慢了半拍,左右手臂一麻,已被青蛇咬中,吓得大叫:“师父救命!”

  话音未落,一名年近四旬的中年剑客嗖的跃上二楼走廊,二话不说挥剑便斩。他的剑术功夫明显高出一大截,但见白光一闪,鲜血飞溅,那两条青蛇身首异处,残躯啪啪掉在了地上,兀自在扭曲跳动。那中年剑客并指疾点,封住徒儿心口附近的穴道,以防毒素攻心。

  盘灵儿又惊又怒,跺足道:“你竟然杀了小青、小碧,真是心狠手辣,是一个大坏人!”

  那中年剑客面沉如水,森冷的目光流露出滔天的杀意,长剑一指盘灵儿,冷冷道:“小魔女,你驱使毒蛇伤人,手段阴险下作,可见亦是一付蛇蝎心肠!识相的,乖乖交出解毒药丸为我徒儿解毒,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如果你推三阻四的,别怪我用尽各种酷刑折磨你!”那青蛇毒性甚烈,只短短几眨眼的工夫,被蛇咬中的那人手臂浮肿麻木,脸色开始泛黑。

  盘灵儿小嘴一噘,仰起脸道:“你杀了我的好朋友,不但不赔礼道歉,反而凶巴巴地威胁我,我会给你解药才怪!别以为你们人多势众,就一定能占得上风。”

  那中年剑客见她如此孩子气,不禁一愣,望向胡青鹏道:“姓胡的,这小魔女倚仗着有你撑腰,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江湖传言你是近年来最杰出的年轻剑客,甚至曾击败过武当的清虚子,前几天更是一剑未出,便令我的徒弟含恨败走。夏某倒想瞧一瞧,衡山派的弃徒有多大的本事?”长剑轻颤,展开起手剑式。其实他最忌惮的就是不动声色的胡青鹏,如果不能击败这名震江湖的对手,其他一切免谈。

  胡青鹏心中苦笑不已,对手浸淫剑道数十年,剑术之狠辣、身法之迅捷均不容小觑,即使他未曾丧失功力的时候,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取胜,何况是此时?双方真个交手的话,他连人家的一剑也抵挡不住。当下硬着头皮道:“夏前辈,胡某对天发誓,我确实是受人冤枉的,并未在荆山杀害过任何一位点苍弟子。假若你我因此相争,正好中了他人的奸计,白白便宜了那幕后的黑手!那些地底的冤魂……”

  那中年剑客夏水英越听越怒,打断他道:“住口!胡青鹏,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有脸面狡辩?!远的暂且不提,你这禽兽不如的败类滥用邪术,害死了我四师弟夫妇,这是事实罢?我点苍派上下蒙受如此奇耻大辱,即使是倾尽全派之力,也要报仇雪恨!”

  胡青鹏大奇,皱眉道:“你方才说的可是马竹盛马大侠及夫人?他们是何时遇害的?”

  夏水英脸色铁青,厉声道:“胡青鹏,你还在装糊涂?你奸杀我师妹,逼死我师弟,自以为杀人灭口,做得天衣无缝是不是?可惜你千算万算仍是棋差一着,我师妹临死前用鲜血在地上写了你的姓名,铁证如山,这恐怕出乎你意料之外吧?”

  胡青鹏瞠目结舌,失声道:“奸、奸杀?!太荒谬了!绝对不是我做的!”灵光一闪,击掌道:“我明白了,这肯定是白云宗宇文政下的毒手!只有他才会做出这等令人发指的事,然后设计陷害我!”

  夏水英冷笑道:“姓胡的,纵使你口灿莲花,也休想我会相信你的一派谎言!看剑!”长剑凌空一挥,仿佛白虹贯日般直射胡青鹏的胸膛,大有将他一剑穿心的气势。

  胡青鹏暗叫糟糕,对手这一剑含怒而发,来势太快,丝毫不予他思索应对的时间,仓促中顾不得姿势难看与否,就地厕身一滚。剑刃掠过,把他身后的座椅卡嚓斩成碎片。

  夏水英没想到对手居然不堪一击,原本拟定好的后着变化都用不上了,愣了一愣,狐疑地盯着爬起来的胡青鹏,长剑反撩,扫向他的腰腹。胡青鹏不敢硬接,踉跄着向后倒退。夏水英心中大定,这胡青鹏动作迟缓,脚步虚浮,行动间全无半分高手风采,估计是受了严重的内伤,短期内无法运用真气了,大笑道:“胡青鹏,活该你倒霉,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手腕一抖,空中刹时出现了五朵剑花,分击对手的五处要害。

  忽然,腥风扑面,白影闪过,两根雪亮的獠牙猛然咬向夏水英的右腕。夏水英手腕急缩,剑身一抖,啪的拍中一条雪白如玉的小白蛇。那白蛇甫一落地,又嗖的弓身弹起,张口扑向他的小腿部位。夏水英又气又恼,提气跃起,挺剑直刺它的七寸要害。不料这白蛇比刚才的青蛇灵敏数倍,身躯扭动,恰好避过长剑。夏水英剑出如风,却总是刺到空处,奈何不了小白蛇,反要时刻提防被咬上一口。

  盘灵儿得意地笑道:“大坏人,小白是我饲养了十年的宠物,排名天下毒物的前二十位,很厉害的哦!”

  夏水英暗暗胆寒,闪动间愈发小心,蓦的瞥见门外观战的徒弟,忙叫道:“姓胡的武功全失,你们快联手将他杀了!”

  齐健等人相视一眼,壮起胆子劈碎窗户,同时挺剑扑上。

  盘灵儿娇叱道:“不要脸!”双手挥动,将藏在身上的蜈蚣、蝎子、毒蜘蛛、蟾蜍等等各种毒虫掷出,顺手抽出腰间的银刀,横身挡在胡青鹏身前。胡青鹏既感动又惭愧,低声道:“灵儿,谢谢你!”盘灵儿嫣然一笑,绽放出别样的美丽。

  齐健等人哪里遇见过这么多希奇古怪、行动如风的毒虫,刚避开毒蝎的纠缠,冷不防蟾蜍偷偷喷射过来一股毒汁,皮肤上登时起了一片诡异的红斑,痛彻肺腑。那边的夏水英本来是和小白蛇形成僵持的局面,但是各种毒虫的加入,立刻令局面大变。他不仅要避开小白蛇的毒牙,还要防备其他毒虫的啮咬,一时间手忙脚乱。眼见情势危急,左掌猛的一拍地面,平地卷起一阵狂风,将各种毒虫纷纷吹向后方,口中喝道:“我们撤!”首先跃出客房,一把抓起受伤的弟子,跳下楼去。齐健等人骇然失色,争先恐后地飞身而出,尾随着夏水英仓皇退走。

  盘灵儿雀跃道:“胡大哥,我们胜利了!坏人被吓走了!”那小白蛇跃回她的肩头,蛇头轻轻擦着主人的脖颈,甚是乖巧可爱。

  胡青鹏反手抹了一把冷汗,不由连呼侥幸,道:“灵儿,幸亏有你的‘朋友们’帮助,不然我难逃死劫!这里是不能再呆了,我们要赶紧离开。”

  盘灵儿笑嘻嘻道:“那些坏人吃了大亏,决不敢再回来惹是生非的,我们干嘛要走?”

  胡青鹏摇摇头道:“我们在明,对方在暗,他们既已得知我武功全失,定会用各种手段来暗杀我。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呀!你毕竟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紧随我左右,只要稍有疏忽,我的脑袋必定不保!”

  盘灵儿想了想道:“有道理!我们跟他们玩捉迷藏好了。”手脚麻利地将地上乱爬的毒虫全数收好,回房捡了包袱,和胡青鹏走下楼来。

  因为双方刚才的一场激战,客栈内的人惟恐秧及池鱼,早被吓跑了。整间客栈静悄悄的,四处散落着人们逃走时遗落的衣物铜钱,显得十分的凌乱。两人踩在楼梯上,木板吱吱作响,刺耳之极。

  两人刚下到一楼,忽见门外人影晃动,砰的一声巨响,半掩的大门被人击得粉碎,木屑乱飞。一位身材消瘦,面冷如冰的中年人当先踏进门中,然后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和夏水英,最后则是齐健等点苍弟子,共有十一二人,均背负着青钢长剑。胡青鹏、盘灵儿料不到对方的援兵来得这么快,相顾失色。

  那中年人陡然和胡青鹏二人打了个照面,鼻子冷哼一声,道:“三师弟,你说的就是他们吗?”

  夏水英咬牙切齿道:“回禀掌门师兄,正是这两个小魔头!”

  那中年人乃是点苍派的掌门古金强,拳头用力一捏,指关节劈啪作响,冷冷道:“小魔女,是你放毒伤了我门下弟子么?快交出解药,否则有你好瞧的!”他接到胡青鹏现身的消息后即刻赶来,仅比夏水英等慢了半个时辰。双方汇合后实力大增,自然不把敌人放在眼里。

  盘灵儿叉腰道:“我就不给你,怎么样?”

  古金强冷笑道:“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真是狂妄!”身子倏然前扑,使一招“二龙戏珠”,食中二指狠狠插向她的双眼。

  盘灵儿撤步后退,右手同时一掏,将小白蛇掷向敌人。但见白影电闪,快得几乎分辨不清它的动作。古金强左掌一扬,发出一股阴寒凌厉的掌风,将扑过来的白蛇击退数丈远,右手化指为掌,隔空击中盘灵儿的手臂上端。只听喀吧一声,盘灵儿小臂骨折,痛得她花容惨淡,汗如雨下。

  胡青鹏心疼如绞,大喝道:“住手!”双臂一伸,挡住了古金强,“古掌门,你是白道大侠,以你的身份地位,欺负小姑娘可不够光彩!我才是你们欲杀之而后快的仇人,要杀要剐,冲我一个人来好了,不要迁怒于无辜!”

  古金强眉毛一挑,一字字道:“姓胡的,你先杀我儿,后加害我师弟师妹,与点苍一门仇深似海,你以为今天能活着走出这间客栈吗?”肩膀微动,一掌印在他的胸口。

  胡青鹏闷哼一声,身子倒飞,“蓬”重重的撞在墙壁上,跟着软绵绵地滑落在地,忍不住连呕出几口黑色的淤血,不知被击断了几根肋骨。吃力地道:“古掌门,你要杀我就痛快点,别浪费工夫!”

  古金强狞笑道:“假若一剑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吗?我要先挑断的手筋脚筋,刺瞎你的眼睛,割下你的舌头,把你放在粪池中浸泡七日,再杀你也不迟!”

  胡青鹏听得寒毛倒竖,四肢冰冷,怒道:“枉你是一派掌门,心肠却如此恶毒,简直不是人!”

  古金强恼羞成怒,喝道:“你死到临头还敢嘴硬?我先割了你的舌头!”正想有所行动,忽听一阵异声响起,垂首只见数十只毒虫龇牙咧嘴地狂冲而来,有的远在丈外便喷出毒汁,形状可怖。他当即退后数步,轻呼道:“丁师叔!”那白发老者道:“来了!”和他并肩站立,同时大喝一声,四只手掌向前推出,但见一团淡淡的白色气雾急涌过去,立时把大半毒虫冻僵在地。剩下的毒虫吓得瑟瑟发抖,纷纷掉头逃跑。

  盘灵儿又是痛惜,又是惊惧,六神无主中退到胡青鹏身旁,低声道:“大哥,我打不赢他,怎么办?”

  胡青鹏看着她惊惶苍白的面容,眼眶一热,愧疚地道:“灵儿,对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盘灵儿拼命摇头道:“不,不是的!和大哥在一起我从未后悔过。”

  古金强刷的拔剑出鞘,冷笑道:“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演戏了!胡青鹏,我们先从你的哪边手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