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艰难抉择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39 2005.07.15 10:49

    

  燕三娘脑海中迅速把江湖上胡姓高手的资料回想了一遍,对比胡笑天的年龄相貌等特征,心底一震,难道是他?!面上却保持着亲切的微笑,道:“飞燕盟和金斧帮一向交好,而且浩然又亲自来访,这个面子我是要给的!胡公子想找的人只要在兰州,不出三日,我飞燕盟一定送上确切的消息!”

  胡笑天道:“好!胡某代表金斧帮先行谢过了。”当下将搜寻青龙会中人、黄教喇嘛和“七修罗”之事托付给燕三娘,最后说道:“此事关系重大,还请燕盟主查探时不要张扬,以免惊动了对方。尤其是这三拨人都是武功强悍,心狠手辣之徒,你们的人行动时千万要小心,一旦被发现了恐有杀身之祸!”

  燕三娘越听越惊,青龙会和黄教实力何等的雄厚,为什么会同时在兰州出现?金斧帮如此留意他们的行踪,难道跟他们是敌对的关系?金斧帮又凭什么跟这两大势力争锋,竟不怕遭到灭顶之灾?再联想到眼前年轻人的身份来历,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从未有过的恐惧预感袭上心头,兰州城内大乱将至了!勉强笑道:“多谢公子提醒!恕我冒昧地多问一句,你们和青龙会、黄教有过节吗?”

  胡笑天摇头道:“我们不过是想弄清楚,青龙会、黄教秘密潜入兰州的真实意图,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呀!如果他们的目标正是金斧帮,我们也好早做防备,免得届时猝不及防。飞燕盟只需要把消息传递给我们就好,不必做什么打草惊蛇的事,万一被对方误解了,飞燕盟可能会损失惨重。”

  燕三娘见他口风极紧,试探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心中微感失望,点点头道:“我们自有一套特别的收集消息的方法,不会惊动他们的。这一点请公子放心罢!”

  胡笑天道:“有了盟主的金口承诺,我自然放心得很。既然事情谈妥,我们就不打扰了,有什么意外变故的话再随时联系。告辞!”

  苏浩然从怀里抽出一叠银票放到桌子上,道:“这是先预付的一万两酬劳,事成之后还有三万两奉上!”拱了拱手,率众兄弟护着胡笑天出了议事厅。

  燕三娘心乱如麻,冲女儿挥了挥手道:“青青,替我送一送客人!”

  燕青青的心早飞了出去,忙跳起叫道:“苏大哥,等一等我!”如飞燕般掠出门外,追着苏浩然等人去了。

  燕三娘轻叹一声,低声道:“你出来罢!他们都走了。”

  话音刚落,墙上一道隐秘的暗门转动,走出一位相貌斯文的中年男子,赫然是青龙会“四大神将”之一的许一郎!他看着桌上的那叠银票,轻笑道:“金斧帮出手还算大方!这姓胡的身份来历,容儿你可知道?”

  燕三娘脸一沉,冷冷道:“青龙会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帮会,人才济济,耳线广布,许先生怎么反而来问我?” 原来青龙会和黄教最初策划的阴谋失败后,许一郎等倾尽了全力,也找不到云黛儿的下落。眼看时间逐渐流逝,明教各分坛的首脑即将起疑心了,他们不得不转变策略,转向当地消息最灵通的飞燕盟求助。许一郎孤身来到金龙赌坊,见面之后,才发现燕三娘居然是自己分手多年的老情人!恰在这时,胡笑天、苏浩然等接踵而至,燕三娘匆忙中只好打开密室,让许一郎暂时隐藏起来。

  许一郎长叹一声,柔声道:“容儿,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知道从前是我做得不对,我不该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前途一走了之。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曾经回开封老家找过你,但是一无所获。你的家人说你含恨离开了,但不清楚你去了哪里。原来你改名换姓,躲到了这西北荒凉之地!今天若非我亲自来拜会你,就要和你擦身而过,后悔终生了!容儿,既然上天注定了我们重逢,你就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偿还以前的欠债好吗?”

  燕三娘冷笑一声,道:“许先生,你我的情义在十八年前就一刀两断了,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容儿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金龙赌坊的主人、飞燕盟盟主燕三娘。你想叙旧的话,既找错了时间、地点,也找错了人!我没有闲心听你瞎扯。你青龙会和黄教联手闯进兰州,究竟抱有什么目的?”

  许一郎碰了一鼻子的灰,不禁有些尴尬,哈哈笑道:“传闻燕三娘是女中豪杰,为人决断干脆,果然是名不虚传!许某来此,亦是有事相求,烦请三娘替我查找一人,越快越好!”说罢自袖袍中抽出一幅画像,放到桌上摊开。只见画中之人容貌绝美,气质高贵圣洁,如同太阳般耀眼发光。

  燕三娘讶道:“世上竟有如此美人!她是谁呀?”

  许一郎淡淡道:“她是明教圣女云黛儿,此刻正躲在兰州城内。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两天之内把她找出来!”

  燕三娘倒吸一口冷气,惊道:“明教圣女?!”她当然知道圣女在明教中的地位和份量,可听许一郎的口气,似乎要对云黛儿不利。如果她答应了许一郎,就是他的帮凶,成为明教的敌人了。飞燕盟仅仅是地方性的帮会,又哪有资格与明教为敌?心思电转,摇摇头道:“此事我飞燕盟无能为力。你另请高明人吧!”

  许一郎冷笑道:“你怕得罪明教是吗?难道你不怕得罪我青龙会?既然你不肯谈旧情,那我们公事公办好了。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不答应,一个月之内,我必定把飞燕盟连根铲除!你信不信?”

  燕三娘脸色苍白,似笑非笑道:“你在威胁我?十八年前,你害得我尊严扫地,一无所有;十八年后,你又想把我辛苦创下的基业夺走吗?许一郎,不必等一个月了,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我认命了。”说着紧紧闭上眼帘,一动不动。

  许一郎看着她娇媚熟悉的面容,往日的欢爱缠mian一闪而过,心头一软,叹道:“三娘,你不要逼我!看在我们女儿的份上,你就不能帮我一回吗?”

  燕三娘浑身一颤,惊愕的睁开眼睛,尖声道:“你胡说什么?青青是我的女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警告你,不要在我女儿面前乱说话,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许一郎道:“三娘,你骗不了我,这孩子身上明显有我的影子!她是我许家的子孙,但没有你的同意,我不会贸然向她表明身份,更不会把她偷偷带走。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也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燕三娘如何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如果她坚持不肯合作,许一郎将会把燕青青劫走,以他的武功和实力,实在是易如反掌。这女儿是她的心头肉,呵护抚养了十八载,投注了无数的感情心血,怎舍得从此放手?定定地瞪着许一郎,全身的气力仿佛突然间抽空,颤声道:“我警告你,绝不许打我女儿的主意!把图留下,给我滚!”

  许一郎不以为意,笑道:“不要这么凶,我会再回来找你的!”人影一晃,穿门而出。

  燕三娘呆坐半响,两行泪水忽然夺眶而出,多年来的辛酸苦楚齐涌心头,性格坚强如她亦不禁哭了起来。待泪水流尽,她默默地拭去脸上的泪痕,走进暗门之后的密室。密室内极为宽敞,每隔三尺距离就竖着一排木架,木架分有五层,每一层都整齐的堆放着书册卷轴,贴有各种符号作为标签。这些是飞燕盟历年来得到的绝密信息和资料,是一笔无法估算价值的巨额财富。

  燕三娘对这些资料的分类烂熟于胸,扫了几眼那些标签符号,很快就从木架上抽出一幅卷轴。她将卷轴徐徐展开,首先入目的是一位少年舞剑出击的画像,眉目清晰,栩栩如生,右上角写有“衡山剑派胡青鹏”几个大字。紧接在画像后头则是有关胡青鹏的详细资料,末了用朱砂红字特别注明,胡青鹏被魔教赤阎所救,从此绝迹于江湖,不知所踪。

  燕三娘喃喃自语道:“魔教,难道他已经加入了魔教?”一想到“魔教”二字所代表的含义,莫名的寒流席卷四肢百髓,双手微微颤抖起来。魔教、青龙会、喇嘛教和明教同在兰州出现,飞燕盟到底该何去何从?在这四大帮会教派的掀起的惊涛骇浪中,飞燕盟仿佛一只小小的舢板,随时都会被碾成粉碎……

  苏浩然好不容易摆脱了燕青青,答应今后抽时间陪她游玩,拉着胡笑天匆匆逃离金龙赌坊。胡笑天回头望了一眼依依不舍的美少女,笑道:“燕姑娘热情如火,貌美如花,看来苏兄的桃花运不浅哦!连兰州府有名的美女都抵挡不住你的魅力,真令人羡慕!”

  苏浩然眉头一皱,道:“她年纪太小,对我只是盲目的崇拜,其实还不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感情。何况我已心有所属,这样的桃花运不要也罢,我并不稀罕!”

  胡笑天微微一笑,问道:“不知能令苏兄倾心的女子是谁?”

  莫余插话道:“当然是……”不料被苏浩然瞪了一眼,吓得后半截话咕咚咽回肚里,差点咬伤了舌头。

  孟强幸灾乐祸道:“祸从口出的道理你不知道吗?活该!”

  莫余恼羞成怒:“我爱说不说,关你屁事!有本事你不说话试试。”

  众人见他们两人斗嘴,莞尔一笑,懒得理会他们。走不多远,忽见一间酒店内飞出一道黑影,啪的重重跌在大街上,跟着一连串愤怒的叫骂声传来:“操你娘的,没钱就不要来喝酒!下次再敢踏进我金丰楼半步,打断你的狗腿!”

  那黑衣人左手握着一把长剑,右手抓着一把酒壶,挣扎着从雪地上爬起身,不料脚底一滑,又啪的坐倒在地,嘟哝道:“奇怪,是谁把我推dao了?是谁?!”边说边把酒壶倒转过来,但壶内空空如也,连一滴酒都没有了。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壶嘴,随手把酒壶抛开,嘿嘿笑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小二,快拿酒来,快!”

  胡笑天冷眼望去,只见那人眉目俊朗,肤色苍白,身材瘦削,一身黑衣沾染了不少垢污,双眼布满了血丝,醉醺醺地不辨东西南北。心中一动,低声道:“此人不是‘魔剑’南宫仇吗?现在怎么变成酒鬼了?”他初下衡山时,曾被白云宗的“阴阳双妖”生擒,幸亏南宫仇刺杀了阴妖穆柔柔,他才得安全以脱身。谁知时隔三年,昔日敏捷如豹、剑出如风的年青杀手,竟变成了任人欺辱的无能酒鬼,反差实在太大了。

  苏浩然道:“不错,他就是南宫仇。他在两年前行刺白云宗一名高手时,不幸被对方刺断了右手一根筋脉,尽管后来伤势痊愈了,右手却从此无法用力,再也不能挥剑杀敌。南宫仇万念俱灰,于是自暴自弃,混迹于酒肆之中,天天喝得烂醉如泥,搞得没有人愿意搭理他。他这一辈子算是完了!”

  胡笑天道:“原来如此!他曾救过我一命,知恩图报,我不能眼看着他毁了自己。”说着走到南宫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喝道:“南宫仇,你还记得我吗?”

  南宫仇缓缓抬起头来,无神的眼光投到胡笑天脸上,迷迷糊糊地道:“你、你是谁?是朋友的话拿钱给我,我要买酒喝!”

  胡笑天一字字道:“你要学左手剑法吗?”

  南宫仇喃喃道:“什么左手剑法?我只要酒……”蓦的浑身剧震,眼中陡然暴射出冷芒,酒意消退得一干二净,沉声道:“你会左手剑法么?你是谁?为什么要教我?”

  胡笑天道:“如果你想学左手剑法,明日一早来苏府找我。至于我的身份,现在不宜告诉一个醉鬼。来或不来,你自己决定!”不再多说半句废话,转身就走。南宫仇瞧着他和苏浩然等人汇合一起,眼神一阵颤动,握剑的左手青筋毕露。

  胡笑天等人回到金斧帮,向苏泉禀明金龙赌坊之行的结果。苏泉甚是满意,让他们和苏玉卿先回苏府,他还要处理其他帮务。

  胡笑天和苏氏兄妹坐进马车,其他人则骑马护卫,不疾不缓地奔向苏府。胡笑天心知自己的另一个身份迟早要向他们透露的,待大家坐稳,率先开口道:“苏兄、苏小姐,有一件事我要向你们宣布,希望你们不要太惊讶。因为我们原先并不了解彼此的身份,若有得罪唐突之处,请你们见谅。”

  苏玉卿好奇地问道:“是什么事?很严重吗?”

  胡笑天笑而不答,转身背对他们两人,取出镜子、药粉等易容材料,在自己脸上或涂或描,手法快捷,几眨眼的工夫易容成“夏文涛”的模样。他一回头,苏氏兄妹都骇了一跳,苏浩然失声道:“怎么是你?”苏玉卿脸色忽白忽红,直勾勾地瞪着他,咬牙道:“为什么是你?”

  胡笑天忙将自己半路偶遇夏文涛,遭到山贼屠杀一事娓娓道来,当然隐去了部分细节,更没有揭露领头者就是袁寒、孟强的事实。苏浩然简直如坐针毡,直到胡笑天说完了最后一个字,没有半点影射到自己,才偷偷舒了一口长气。毕竟是他派人杀了苏玉卿的未婚夫,若被苏玉卿知道实情,那就难堪了。

  苏玉卿和夏文涛从未谋面,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得知他的死讯之后并未有太多悲伤,幽幽叹道:“夏大哥遭仇家陷害,以至家破人亡,不幸客死他乡,着实可怜!大哥,将来如机会,你要为夏大哥报仇雪恨!”

  苏浩然擦去额头的冷汗,敷衍道:“那是自然!”

  苏玉卿转眼望着胡笑天,冷冷道:“原来‘夏文涛’是公子假扮,难怪瞧不起玉卿!我听张伯说,昨晚和公子同来苏府的是一位女子,是吗?”

  胡笑天听出她话语中浓浓的醋意,苦笑道:“她是我刚刚结识的一位朋友,为了躲避仇家追杀,不得不暂时在苏府内藏身。此事我已跟苏伯父说过了,他同意暂时收留她。”

  苏玉卿面沉如水,咬牙道:“你们只是普通的朋友?”

  “这……”胡笑天忍不住直挠头皮,道:“应该算是盟友吧!”

  苏玉卿对他的迟疑大是不满,冷笑道:“但愿你没有骗我!”说罢闭目靠在软垫上,再不多看他一眼。马车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

  注:南宫仇曾在第三卷第十章出场,因妻女被杀,转而加入魔教,专门行刺白云宗的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