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武林夜话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377 2004.04.26 07:21

    

  夜深人静,胡青鹏、陈青华不敢惊动他人,悄无声息地翻墙进入赵府,立即去拜见掌门。衡山派众人虽然跟胡青鹏的关系一般,但毕竟是同门手足,休戚与共,对他的突然失踪还是蛮关心的,这个时候大多未睡,听说他回来了,都聚到一处探望。他们看到浑身是血的胡青鹏,尤其是不该在此地出现的陈青华,不禁惊奇万分,七嘴八舌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陈青华哪好意思说出口,扑到母亲怀中,失声痛哭。

  胡青鹏将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从偶遇师姐开始到血战余家庄院,端的是惊险异常,峰回路转。他对拍卖女奴的过程和细节只是一笔带过,以免有人胡思乱想,误会师姐的清白。至于师姐倾心于衣舞风的这段小插曲,当然更不便当众讲述了。

  众人听他讲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年轻的弟子惊叹连连,痛骂余楚阳等人黑心无耻,年长一辈的却是神色凝重。

  刘天月痛惜女儿险些受辱,兀自不解恨地道:“杀得好!这种人面兽心的武林败类,就应该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轻轻拍着女儿抽动的肩头,不忍心再责骂她私自下山,转眼望向胡青鹏,心情复杂地道:“青鹏,你很好!能有这份勇气和胆量独闯狼穴,置生死于度外,不枉我们这些年的栽培教导!”只看他身上的伤口和血迹,就可以想象当时战况之惨烈凶险。

  胡青鹏汗颜道:“六师叔过奖了!这次若不是我带头闯入余府桃园,师姐也不会落入贼手。其实我也有不小的责任。”

  刘天月道:“年轻人谁没有几分好奇冲动?你们误打误撞,灭了地方一害,救出被拍卖的少女,也算是立了大功一件!”

  秦天日忽然插话道:“但他们杀了地府和天下会的高手,这可惹下大麻烦了!”

  胡青鹏忙辩解道:“他们并非死于我剑下,是被魔教的人杀死的!”

  秦天日摇摇头道:“这一战没有留下活口,谁能证明他们是被魔教之人所杀?万一有人得知我衡山派弟子参与了此役,消息传到地府、天下会耳中,我们在江湖上将寸步难行。”

  胡青鹏等年轻弟子初涉江湖,对江湖上的势力分布还不甚了解,有人发声问道:“四师叔,地府和天下会很厉害吗?”

  秦天日道:“对于当今武林大势,掌门比我清楚十倍,还是请他来解释吧!”

  陈天雷叹道:“你们也是时候了解武林格局了,以免无意得罪某些势力,招来灭门之祸。当今武林之中帮派教会林立,按性质通常划分为白道、黑道和邪道。白道自不必细说,如少林、武当、七大剑派同盟、五大家族等,乃是维护武林正义,弘扬侠义精神的门派,分布最广,门徒最多,也得到了朝廷的认可。黑道则顾名思义,是由那些见不得光的门派组成,如魔教、青龙会、天下会、烟雨楼、杀手盟等,他们杀人如麻,依仗武力欺压弱小,和白道势同水火。在白道、黑道之外,则是行事诡秘阴毒,神秘难缠的邪道,出名的门派有白云宗、地府等。

  黑道之中,目前以魔教势力最为雄厚,魔教教主玄宗被公认是黑道第一高手,据说其武功通玄,惊天地泣鬼神,乃魔教近百年来最杰出的人物。他座下有三位徒弟,每一人的武功都出神入化,尤其是他的首徒赤阎,纵横江湖未尝一败,人称‘魔龙’,所杀高手不计其数。据我所知,魔教内部权力分配比较独特,名义上由教主独揽大权,其实普通教徒基本上归属十三位长老掌控。这些长老地位平等,所辖教徒多寡不一,是教中的实权人物。据我推测,青鹏他们遇上的衣舞风乃魔教中最年轻的长老,专门管辖女教徒的‘冰山魔女’衣舞凤!”

  胡青鹏失声叫道:“冰山魔女衣舞凤?!二师伯,你的意思是说她是女的?”

  陈天雷道:“不错!冰山魔女当然指的是女子,她当时不过是女扮男装罢了,你们难道没有看破她的伪装吗?”

  胡青鹏神情古怪,喃喃自语道:“难怪她俊美无双,形体阴柔;难怪她如此痛恨贩卖女奴的恶人,原来她是女儿身!”想到自己居然雌雄不分,去喝人家的干醋,不禁哑然失笑,浑身轻松起来。

  陈青华则面红过耳,又羞又气,原来自己暗中倾慕的对象竟然也是女人,若让人知道了还不笑死!想到这里瞪了师弟一眼,警告他不要乱嚼舌头。胡青鹏强忍住大笑的yu望,冲她微微颌首,示意她不必担心。陈青华脸色稍霁,悲伤自怜之情减退了不少。赵青河不明内情,看见他俩眉来眼去,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

  陈天雷道:“衣舞凤在魔教十三长老中以冷傲美艳著称,向来在西南一带活动,但极少露面展示身手,一般的武林人对她都不甚了解。如果青鹏他们遇上的是魔教中以凶残暴虐著称的‘血煞’独孤宇或‘冷面修罗’项虎,恐怕就不会这么幸运地全身而退了。魔教弟子乃武林公敌,以后你们撞上的话能避则避,决不能跟他们交朋结友!如果谁胆敢庇护或投靠魔教中人,我立刻将他逐出门墙,永不复用!”

  胡青鹏等弟子心底凛然,齐声应“是!”。

  陈天雷正色道:“我刚才说的话决非是在开玩笑,希望你们能铭记在心!我衡山派门下决不容许出现武林败类!”

  陈青华道:“爹,我们都记住了!你接着往下说呀。”

  陈天雷道:“黑道中实力仅次于魔教的,是近年来上升势头迅猛的青龙会。”

  胡青鹏的心脏霍然跳动,立即回想起六年前的那一幕幕。正是结识了青龙会的何铁义,他才决定弃文习武,踏入江湖。他对青龙会有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他现在掌握的几种武功,就是青龙会高手赖以成名的绝技。饮水思源,何铁义等人对他的赏识青睐,他始终不能忘怀。如果不是阴差阳错,造化弄人,他现在应该是青龙会的一员,而不是衡山剑派的弟子。当年何铁义等人和对手同归于尽,他尽管深感悲痛,但杀人者亦被杀死了,他也没必要设法报仇,错怪到无辜者头上。

  只听陈天雷道:“我只听说青龙会的总坛设在北方,具体位于何处则不得而知了。青龙会的会主也是个神秘人物,如神龙不见首尾,他的姓名江湖上鲜有人知,更不用说见过他的相貌了。此人雄才大略,目光长远,善于用人,手下汇集了各门各派的高手,甚至有的远自西域天竺而来。青龙会自北向南扩张,近十年间吞并大小帮会教派约四十余家,声威之盛,如日中天。魔教势力虽强,但遭到白道人士的全面打压,因此对黑道的影响力反不及青龙会强大。我们都担心青龙会继续扩张下去,将会成为武林大患!”说罢面现忧色,眉尖紧锁。

  众人都知道他言下之意,如果任由青龙会扩张,一统黑道的话,它的实力将远远超过任何一个门派,独步武林。一旦青龙会兴起问鼎武林盟主的野心,黑道白道间必然是争战不断,血流成河,尸骨如山。届时不论青龙会成败与否,武林各门派都将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古天星笑呵呵道:“二师兄多虑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魔教岂会听凭青龙会坐大,威胁到自身的地位?依我看,不出三年,这两大黑道教会必有一战,而且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在此之前,我们正道人士不妨韬光养晦,静待其变。”

  秦天日点头道:“五师弟言之有理!我们最好先创造机会,让他们狗咬狗火拼一场,然后再集合白道英杰来收拾残局,以雷霆扫穴之势,将他们两家的黑恶势力一举铲除!”

  胡青鹏愕然看着两位师叔,心想这种做法未免欠缺光明磊落吧?如果要把魔教、青龙会剿灭,为什么不靠自己的本事去完成,而要耍弄这些手段伎俩呢?难道白道之中无人能够担当重任吗?如果少林、武当、丐帮、七大剑派等联手,即使青龙会再强,估计也会完蛋的。

  陈天雷道:“魔教教主和青龙会首脑都是枭雄级的人物,我们能想到的问题他们会考虑不到吗?事情绝没有这么简单!总之,武林大乱将起,我们衡山派应明哲保身,少管闲事!”顿了一顿,接着道:“青龙会之下,就是总坛设于长沙的天下会了!在余家庄院出现的舒姓堂主,很可能是天下会白虎堂的舒运杰。此人贪杯好色,性情暴烈,是天下会八大堂主之一,在黑道上亦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哪知竟会被人悄然杀死!”

  秦天日插话道:“舒运杰这人我见过,早被酒色淘空了身子,不复当年之勇,只剩下一付空架子了。这次被冰山魔女击杀也不算意外。”

  陈天雷点点头,道:“天下会势力主要集中于长江以南,会主曾志雄乃绝顶高手,成名已久,甚至被好事之徒列入天下十大高手之中。他三十年前白手起家创立天下会,经过无数血战,将天下会发展成八堂三十六舵,门下弟子过万的江南第一大帮会。不过曾志雄好大喜功,宠信小人,最不爱听逆耳忠言,最近又沉湎于醇酒美色之中,渐渐不理会中事物,致使天下会内部矛盾重重,派系割据,各自为政。其实青龙会的崛起,部分原因就得益于天下会的混乱及不思进取。在青龙会的强力进攻逼迫之下,天下会的灭亡是早晚的事了!”

  胡青鹏道:“掌门师伯,弟子听那舒堂主提起过一件事,似乎曾志雄这个月下旬要大摆寿席,庆祝自己的五十大寿。”

  陈天雷和秦天日等交换了一个眼神,摇头道:“外有强敌虎视眈眈,内有分崩离析的迹象,天下会大厦将倾。值此生死关头,曾志雄不仅没有整顿内务,积极备战,还要耗费人力财力为自己贺寿,实在是轻重不分,缓急不当,危在旦夕矣!”

  古天星道:“二师兄,这些黑道帮会起落兴亡正常得很,我们没必要替他们感到悲哀。”

  陈天雷也不多说什么,叮嘱门下道:“各路黑道豪雄近日要来给曾志雄贺寿捧场,这段时间湖南境内肯定是热闹非凡,高手云集。因此我们要小心行事,万一遇上外人挑衅,由我出面去解决,其他人不许轻举妄动。”

  刘天月指了指泛白的窗纸,嗔道:“二师兄,有什么话留到明天再说罢,天都亮了!”心疼女儿受苦受累,想让她早点休息。

  陈天雷笑道:“夫人有令,岂敢不遵?大伙回房睡觉去!”

  众弟子正听到兴头上,哪有半点睡意,纷纷嚷道:“师父,我们不困!”“掌门师伯,继续说完嘛!”

  陈天雷拗不过他们,道:“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至于烟雨楼、杀手盟等详细的情形,路上有机会再告诉你们。我最后提一下地府。地府乃邪道组织,诡秘莫测,永远在黑暗中活动,其弟子极少在正式场合抛头露面。偶尔在公众面前出现的,均用面具或黑布遮住面容,从不给外人看到他们的真正面目。即使在交手中不敌对方被杀,也会尽量毁去容貌。所以,地府之人平时可能借用任何人的身份,来达到掩饰自己的目的。江湖上不少高手直到被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妻子或丈夫是地府之人。

  地府有多少弟子谁也不知道,它的总部设在何处同样是一个谜。他们的首领被称为‘鬼王’。地府对外的一切事物通常由‘地府九鬼’来操办,九鬼都以‘阎’为姓,按数字大小排序,武功越高者排位越靠前。被衣舞凤击杀的阎九,在九鬼之中武功最低。地府之人可怕之处在于,只要你得罪了他们,就永世不得安宁,会遭到他们无穷无尽地报复,直到你的所有亲人死光死绝为止。据说地府之人被杀前都会诅咒对方,结果全都灵验。”

  胡青鹏等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冷气,这世上还有如此可怕诡异的人!胡青鹏忍不住问:“那‘鬼王’的武功和魔教教主相比,谁的更高一点呢?”

  陈天雷沉吟道:“据我所知,江湖上没有人见过鬼王动手,谁也不知道他的武功高到何种程度。但邪道中公认的第一高手乃白云宗宗主宁无凡,他与魔教教主玄宗应有一拼。”

  话音刚落,胡青鹏忽然听见身旁咬牙切齿声咯咯作响,转眼一看,高青城眼射杀气,双拳紧握,英俊的面容有几分扭曲,显然正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恨意。胡青鹏心中起疑,这高师兄平日冷峻如山,性格刚强,很少会出现情绪波动的状况,为什么一听到宁无凡的名字就沉不住气了呢?难道他和邪道第一高手有仇?胡青鹏为自己的推论吓了一跳,不敢继续多想。

  赵青河好奇地问道:“师父,你说的这些都是黑道、邪道的顶尖人物,那我们白道的顶尖高手呢?”

  陈天雷笑道:“白道高手数不胜数,一时之间哪里说得完!自古正邪相抗,彼此对立千百年了,基本上总是我正义之师占得上风。目前也不例外。远的不必说了,我们七大剑派就藏龙卧虎,能人辈出。上届同盟例会上剑术排名第一的昆仑掌门周明野,三年前与魔龙赤阎约战于昆仑绝岭,两人激战一日一夜不分胜负,最后以平局收场。周掌门凭此一战震慑天下,正是你等学习效仿的榜样。”

  高青城忽然沉声问道:“难道没有人能与玄宗、宁无凡之流抗衡吗?”周明野不过是和玄宗的大弟子战平,肯定不是玄宗的对手。

  陈天雷道:“少林寺有几位高僧,以及武当掌门、丐帮帮主,都有资格与玄宗、宁无凡一战。但白道公认的第一高手是大宗师君忘忧,相传他的修为已达到天人合一,不战屈人之兵的至高境界。”语气一转,叹息道:“可惜君大侠每两三年才露一次面,来去匆匆,从不结交各门派的高手,关于他的传闻永远是只言片语,难尽其实。但凡是跟他见过面的人,如丐帮帮主萧长空,虽未出手较量,均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秦天日笑道:“不过近来江湖上冒起了一位绝顶高手,被称为江湖第一剑客,名叫欧阳绝!”

  胡青鹏一愣,这个名字好熟悉呀!难道是六年前那个风雨之夜,一剑击杀了怒风寨仇不信的剑术高手吗?他还记得血战结束之后,正是欧阳绝护送唐氏父女上路的。这六年来,他一直渴盼着能与丽儿重逢,但不知道这个愿望还有机会实现吗?

  刘天月打断道:“好了!你看你们越说越远,还有完没完?有话改天谈,都给我睡觉去!”但见窗外夜色褪尽,一缕曙光落在了窗台上,雄鸡的啼唱声此起彼伏。

  众人见掌门夫人生气了,谁敢不听她的命令?顿时一哄而散,去补睡一觉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