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智胜强敌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84 2004.10.12 14:33

    

  这昏迷不醒的男子赫然就是刚才跳江逃命的白马帮主石明泰!他呼吸微弱,面若死灰,有几处伤口位于要害部位,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可以想见他经历过何等惨烈的战斗。他人不知鬼不觉地偷潜上大船,已耗尽了精力,看他伤势之重,若不是凭着一股信念支撑,早就一命呜呼了!

  胡青鹏道:“公子,他快不行了!你能否救一救他?”

  衣舞凤道:“此人关系着青龙会内部的秘密,还有利用的价值,若是这么死了实在可惜。他既然有缘遇上我们,或许也是天意。你抱他上来吧!”

  回到上一层的船舱,胡青鹏依着衣舞凤的指点,替石明泰上药止血,灌输真气疗伤,最后喂他服食魔教密制的灵丹。折腾良久,石明泰的气色渐渐变得红润,脉象亦趋于正常,终于摆脱了死神的威胁。直到傍晚时分,他才苏醒过来,打量着周围的人物,眼神里有几分迷茫,几分戒意。

  胡青鹏一直留意着石明泰,见他想要坐起,忙按住他的肩膀,轻声道:“石帮主,你冷静些,我们对你没有任何恶意。你的伤口刚包扎好,此时不宜乱动。”

  石明泰眼底闪过一缕悲凉,自嘲道:“白马帮灰飞湮灭,沦为了他人的附庸,我还有何资格称‘帮主’?往事不提也罢!小兄弟,是你们救了我么?这船行至何处了?”

  胡青鹏点点头道:“幸亏我们及时发现了你,不然你失血过多,恐怕会有性命之虞。你放心罢,我们的船即将抵达荆州了,那些追杀你的人都没有跟踪过来。”

  石明泰神色稍安,眼见身边的少年眼神坦荡,气宇不凡,不由心生好感,道:“恕我眼拙,阁下是哪门哪派的高徒?如何知道我的姓名来历?”

  胡青鹏微笑道:“我乃衡山剑派弟子胡青鹏,坐在窗边品茶的是我的同伴,她姓衣。石大叔是湖广武林大名鼎鼎的人物,自然不认得我这等无名之辈,但我对阁下闻名已久了。”那边衣舞凤轻抿清茶,略带忧郁的目光投向窗外,欣赏着落日的余晖,浑身透出一种宁静的味道,似乎对他们的谈话毫无兴趣。

  石明泰汗颜道:“原来是衡山派的胡少侠!我是靠黑道起家的,名声再响亮又有何用?若石某眼睛未瞎,胡少侠的功夫绝对在我之上!我刚才为了躲避追兵贸然登船,实属无奈之举,恳请两位见谅!至于这救命之恩,我一定铭刻于心,将来必有回报。”

  衣舞凤忽的插言道:“我们之所以救你,并非奢望得到你的什么回报。那些蒙面人是青龙会派遣的吧?只要你告诉我们,青龙会追杀你的缘由,大家就算扯平,互不相欠。”明亮如星的眼眸望过来,闪烁着摄人的神采。

  石明泰脸色微变,失声道:“你怎会知道他们是青龙会的杀手?”

  衣舞凤不客气地说道:“现在是我在问你,还轮不到你盘问我!”

  石明泰愣了一愣,摇头道:“并非我不信任二位少侠,而是此事非同小可,关系到千万人的性命,需要进一步求证核实,还不到公开的时候。我绝对不能说!”

  衣舞凤沉吟道:“莫非是你发现了青龙会的什么阴谋,不肯同流合污,所以萌生了叛逃之念?而你又顾虑青龙会庞大的势力,害怕逃不出它的魔掌,于是偷偷联系上丐帮,请他们助你一臂之力。但结果功亏一篑,仍是被青龙会发觉了!他们为了防止秘密外泄,因此派出杀手追杀你们,对吗?”

  石明泰越听眼睛瞪得越大,忍不住叹道:“阁下推理严密,宛如亲眼所见,石某衷心佩服!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青龙会谋划的阴谋于国于民不利,石某良心未泯,自然要强烈反对。至于其中的细节,我真的不便透露太多。请勿要逼我!”

  衣舞凤眼底精光一闪,恍然道:“我明白了!哼,青龙会的野心不小啊!”转眼望向窗外,手上玩弄着细瓷茶碗,若有所思。

  石明泰暗暗吁了一口气,脊背上已渗透了冷汗,这姓衣的年轻人太厉害了!如果他继续往下追问,再多秘密都会被挖出来。胡青鹏则心中纳闷,衣舞凤到底明白了什么?自己还是一头雾水呢!

  入夜时分,船终于平安抵达了荆州,靠岸停泊在码头。石明泰因为行动不便,又急着赶回岳阳送信,央求胡青鹏将他送到丐帮的荆州分舵。胡青鹏索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一口答应下来。这种差事衣舞凤自然不会插手,和胡青鹏约定半个时辰后在城南醉仙阁酒楼碰面,独自下船去了。

  胡青鹏背起石明泰进入城中,越走越是惊异,偌大的荆州城竟然看不到一个乞丐!胡青鹏讶道:“莫非是荆州的官府将乞丐们都驱逐出城了?那我们去哪里打听丐帮的消息?”石明泰忽的惊咦一声,脸色凝重,指着墙角一个隐秘的标记道:“这是丐帮弟子留下的暗号!通常是在他们遭遇劲敌或重大变故时才使用的。他们有大麻烦了!”他曾和丐帮弟子一起逃避青龙会的追杀,同生共死,因此对丐帮使用的特殊标记略知一二。胡青鹏慨然道:“我们既然适逢其会,正好助他们一臂之力。”

  两人根据标记上指示的方向,在街巷中七曲八拐,渐渐走到城西偏僻荒凉的所在。地面上开始出现血污和打斗的痕迹,草丛里还散落着折断的竹棍、刀剑,分明刚刚爆发过一场激战。走不多远,忽见寒光闪耀,人影飞跃,数十人围在一座破落的庙宇外厮杀。只听一声呼哨,其中一伙人同时扬手打出暗器,乘敌人闪避之际,不约而同的飞身撤进庙宇内。他们的对手正想跟进追杀,忽听弩箭破空声大作,如蝗的弩箭当面射来,他们措手不及,登时被箭撂倒了数人。其他人忙躲到树木后面,纷纷破口大骂。

  胡青鹏蹑手蹑脚地潜到近处,一路见到了十几具尸首,有的是丐帮弟子,有的是体形彪悍的青衣大汉。石明泰看清那些青衣大汉的衣服兵刃上的记号,低呼道:“他们是青龙会的人!”胡青鹏一震,看情形青龙会和丐帮之争也波及到荆州了,丐帮分舵正受到青龙会的攻击,难怪城里看不见丐帮弟子的身影。如果自己此时出手,那就是正面挑战青龙会的虎威了!只是他单人独剑的,能击退群狼,力挽狂澜吗?他暗暗评估对方的实力,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先将石明泰放下,以免动手时受到影响。

  青龙会仍有近四十人散布在庙宇四周,但因顾忌丐帮的弩箭威力,一时不敢贸然进攻。场面上冷清了片刻,青龙会一方忽然跃出四人,作势往前冲击。他们刚一现身,顿时风声大作,一波又一波猛烈的箭雨怒射而至。那四人武功高强,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封挡,竟是滴水不漏,将射来的利箭全数磕飞,但他们亦难以前进半步。双方僵持了一阵,箭雨逐渐变得稀疏,每一波只有十余支箭,威势大减。

  胡青鹏眉头微皱,难道丐帮弟子看不出对方是诱敌之计吗?一旦他们储存的箭支用完,如何能抵御对方的进攻?

  猛听有人大喝一声:“并肩子,上!”隐藏在树后的青龙会人马同时腾身飞起,舞动刀剑冲上。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居然没有遇到任何拦截,顺利地冲进庙宇内。

  胡青鹏、石明泰面面相觑,丐帮的人为何放弃了反抗?难道他们自认必死,所以甘愿引颈就戮?就在这时,忽听庙宇内发出一阵惊呼,紧跟着轰轰数声巨响,整座庙宇陡然坍塌,四周燃起熊熊大火,直冲云霄。只见草丛晃动,一个又一个丐帮弟子如鬼魅般忽然从地下冒了出来,约有五六十人,迅速将火场围拢,近半人手上持有弩弓。这下情势逆转,青龙会反落在了绝对下风!

  胡青鹏暗暗喝彩,丐帮的首脑示敌以弱,给对方造成实力不济,身陷绝境的假象,引诱敌人自动踏进陷阱中,自己却借着事先挖好的地道脱身。青龙会的人马先是被坍塌的房屋掩埋,又被大火围困,即使有侥幸未死的,已不足为惧了。丐帮这回以智取胜,将来犯之敌全歼,又不必付出太大的代价,堪称经典之战。

  丐帮早在庙宇内外撒下了易燃的硫磺等物,火势猛烈,映红了夜空。那些未被炸死、砸死的青龙会弟子,倒有大半是被烈火烧死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断从火场内传出,令人毛骨悚然。偶尔有几个浑身冒火的人狂奔出来,立刻被无情的弩箭射翻在地。不过是转眼的工夫,青龙会的人已经全军覆没,一败涂地。

  突然,砰的一声,坍塌的瓦砾堆处应声炸开,无数的石块瓦片向外飞溅,令冲天的烈焰暗了一暗。就在这一瞬间,三条人影跃上半空,啪的挥掌互击,借力分向三个方向飞出,采取分头突围的策略。他们是青龙会此次行动中武功最强的,这等布置哪里困得住他们?弩箭射去,都被他们打掉,竟伤不了他们分毫。

  啸声忽响,大部分丐帮弟子有秩序的向后撤离,让出大片空地,另有数人抢出,棍影如山,击向企图突围的敌人。他们是丐帮的精英,肩负着阻击对方高手的重任。这种高手对决的战斗,武功低微的人毫无作用,贸然插手的话只会是白白送死。所以开战前他们早有严令,一旦遭遇高手,六袋弟子以下的全部让开。

  那三人中,恰好有一人是冲着胡青鹏、石明泰所在的方向扑来。但见他身材魁梧,秃头粗颈,单手握着一柄雪亮的短柄巨斧,斧刃如磨盘大小,仿佛是一尊杀气腾腾的战神,散发出当者披靡的气势,人在半空大喝道:“挡我者死!”

  胡青鹏一看即知此人身手惊人,担心丐帮弟子拦他不住,立时提气戒备。

  那秃头大汉刚掠出火场,两名丐帮七袋弟子斜冲上来,手中的竹棍如蛟龙出海,一左一右攻到。那秃头大汉自恃皮粗肉厚,只是略略厕身避开要害部位,任凭对方的竹棍戳到身上,蓦的张口怒吼,直震得大地颤动。众人心神失守的一刹那,只见斧刃闪耀,刷刷刷将两根的竹棍削断成七八截。那两名丐帮弟子应变神速,立即弃棍出拳,飞足猛踢。不料那秃头大汉存心拼命,并未费心防守自身,巨斧横扫,血光飞溅,两只残断的手臂掉下地来。与此同时,他自己也被重重踢中要害,不由喷出一口血箭。不过他急欲逃命,无暇理会受到重创的对手,看到空档便往外猛冲。

  附近的丐帮弟子来不及拦截,眼睁睁地看着敌人突围而去,只能喝骂泄恨。

  胡青鹏心道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偏来!自草丛中霍然立起,冷冷地望着冲到跟前的大汉,无形的剑气弥漫开去。

  那秃头大汉陡然见到前方冒出一人,骇了一跳,还以为是对方埋伏的奇兵,待看清胡青鹏的相貌年纪后,顿生轻视之念,大喝道:“哪来的黄毛小儿,给爷爷滚开!”巨斧一挥,当头劈下。蓦的眼前一花,巨斧劈在了空处,忽然一点寒意凌空袭来,正对准了头顶的百会穴,如迅雷不及掩耳。他无须抬头,也猜到是对手的长剑刺到,心中骇然,急忙低头往前仆倒。胡青鹏身形急沉,剑芒吞吐,准确地刺中那大汉后背的九处穴道。那大汉扑通一声,如死狗般跌倒在地,啃了满嘴的泥土,狼狈之极。

  丐帮众人虽然不认得胡青鹏,但见他一剑制服了秃头大汉,定然是友非敌,尽皆鼓掌喝彩。当下有数人冲出,把那大汉捆了个结实,押下去不提。另外两处战斗几乎同时结束,那两名青龙会高手当场战死,都没能逃走。

  胡青鹏扶起石明泰,正想询问谁是主事之人,只见丐帮弟子潮水般让开一条通道,两名男子微笑着迎了上来。其中一人头发花白,满脸沧桑,身材精瘦,背着八个大小不一的麻袋,肩臂上有多处伤口,神情却是兴奋无比。另一人大约二十出头,相貌平平,黝黑结实,背上斜插着一柄厚背长刀,与众不同。他步履沉稳,精光内敛,看到胡青鹏时,眼底倏的闪过一缕异彩。

  那年纪较长的男子抱拳笑道:“幸亏少侠关键时刻拔剑相助,不然就让那家伙逃了!我是荆州分舵舵主郑长江,这是我们帮主的关门弟子李山。不知两位如何称呼?不会是凑巧路过的吧?”

  胡青鹏还礼道:“在下衡山派胡青鹏,见过郑舵主、李大哥!我是专程护送这位……”正要说出石明泰的名号,石明泰忽然咳嗽一声,打断他道:“郑舵主,我有话私下里跟你说!”说着右手掌心向下,拇指内弯,连续做了几个古怪的手势。

  郑长江浑身一震,脸色立变,压低声音道:“不知阁下有何吩咐?”

  石明泰道:“我有要事须立即拜见萧帮主,还请郑舵主派人送我回岳阳。”郑长江点点头,立刻下令下属去准备船只。

  胡青鹏牢记着衣舞凤的约定,也有几分担心她的安危,眼见任务已经完成,道:“石大叔,郑舵主,李大哥,既然此间事了,我也该告辞了!我的朋友正在等着我,若是耽搁久了,她会担心的。”

  郑长江道:“既然如此,挽留的话就不多说了!下次见面,我们一定要喝个痛快,不醉不休!”大战刚毕,他们仍有许多善后的事情要马上处理,胡青鹏一个外人,实在不便留在此地。

  胡青鹏含笑道:“好,一言为定!”他转身行出数丈,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胡兄弟,等一等!”回头望去,只见那李山纵身跃近,奇道:“李大哥,莫非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李山咧嘴一笑,如春风般温和自然,道:“这里远离城区,黑灯瞎火的,郑舵主怕你初到荆州不识路,耽误了和朋友的约会,特令我来送你一程。你们约在哪里碰面?”

  胡青鹏忙推辞道:“李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虽然不识路,但可以向人一路打听,怎么好意思让你带路?”

  李山道:“胡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就不要跟我客气了!你如果再拒绝,就是不给我们丐帮面子!”

  胡青鹏听他把话说到这份上,只好点头答应。心中忐忑,李山乃丐帮帮主的徒弟,见闻之广可想而知,假若他认出衣舞凤,那就糟糕了。衣舞凤魔教长老的身份,是不容于白道的!何况衣舞凤性格刚强高傲,不会违心掩饰自己,更不会给李山好眼色,万一两人发生了冲突,那该如何是好?心中千回百转,蒙上了一层不详的预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