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患难真情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12 2004.08.23 16:33

    

  “湘波血染,书尽英雄意。

  一剑在手轻虎寇,惆怅红颜漂去。

  寒风摧花情残,闻香黯黯销魂。

  长夜不知归处,醉时偏爱金樽。”

  燃起火折子,微弱的光线照亮了狭长的地道,众人默不作声地快步前行。隐隐传入地底的打斗声和墙壁的震动,无不提醒着他们,曾志雄正在和追兵殊死搏杀。他们必须抢在敌人发现地道入口之前到达安全之地,否则曾志雄的死将毫无意义。

  胡青鹏想起这几日以来的遭遇,颇有些荒谬的感觉。自己身为衡山派弟子,不仅参与黑道的权力之争,成为了其中的关键人物,甚至现在还和师兄一起,尽力保护着曾志雄的女儿!若是掌门师伯得知此事,他们两个非被重重责罚不可。但曾瑛身世实在可怜,身边缺乏高手保护,又要躲避白云宗、烟雨楼的追杀,如果他们不施以援手,她岂非要任人宰割?或许真正的侠义精神,是没有黑道白道之分的,不论谁处于急难困苦的境地,理应一视同仁。一念至此,心中坦然起来。

  不知走了多久,空间陡然变得宽敞起来,地道中段出现了一间石室。待众人都进入石室后,曾瑛在石壁上找到机关按钮,用力往上一推,只听轰隆隆连声闷响,泥石崩落,来时的通道口处涌出无数尘烟,呛得众人掩鼻直退。

  曾瑛轻轻吁了一口气,低声道:“这截地道已被泥土石块堵死,敌人不可能追上来了!我们暂时安全了!”这条地道内的机关布置是临走前曾志雄告诉她的,只要地道坍塌,将来路严严实实地堵死,即使敌人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找到他们了。

  胡青鹏凝神望去,曾瑛的眼睛里除了流露出悲痛,还燃烧着复仇的火焰,那紧抿的双唇显示出她的坚强。他暗叹一声,她不过是一位花季少女,却要背负起沉重的责任,未来的路将无比艰辛、凶险,充满了血光和荆棘,不知她能否坚持下去?

  章玉昆一愣,问道:“小姐言下之意,莫非是要暂时在此躲避追兵吗?”

  曾瑛点点头道:“正是!敌人蓄谋已久,策划周密,一旦发动攻击必定不会给我们突围逃亡的机会。我敢断言,总坛附近布满了敌人的眼线,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现在恰是他们最警觉的时候,如果我们贸然露面,十有八九会遭到敌人的围攻。以寡击众,智者所不为也!此外,胡令全背叛变节,对我们的威胁最大!他是长沙的地头蛇,在这里的势力根深蒂固,水陆码头、驿站车店无不在他掌控之下。没有筹划好如何出城之前,我们决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将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章玉昆听她分析得合情合理,思虑周详,心中不禁佩服,恭敬地道:“小姐所言句句在理,属下完全赞同。只是地底缺乏食物清水,不利于藏身呀!”

  曾瑛微微一笑,眼底的悲痛之色愈浓,道:“这一点嘛,我爹爹早就考虑到了!”

  原来当初在建造地底密道的时候,曾志雄便考虑到日后可能出现的各种不利情况,提前做好了准备。除了这间核心石室外,还开凿有数间相连的密室,建有必需的生活设施,清水干粮药品兵器一应俱全。石室内建有完善独立的通风系统,四壁上镶有长明灯,众人身处地下并不觉得气闷。

  高青城将曾瑛小心地放下地来,看着她腿上染血的伤口,眼中闪现出几缕罕见的柔情,低声问道:“你、你的伤口疼吗?”

  曾瑛摇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唐敬天道:“我略懂医术,不如让我来替曾姑娘治伤。箭头若不尽早取出,对身子大大不利。”

  曾瑛浅笑道:“那就麻烦唐大哥了!”

  当下胡青鹏等去分头清点储存的物品,唐敬天则替曾瑛疗伤止血,取出腿上的弩箭。他的动作虽然麻利,但曾瑛所受箭伤颇深,将箭头拔出来时,仍痛得她死去活来,冷汗如浆。曾瑛硬是咬牙忍住剧痛,整个过程中不发出半点呻吟。唐敬天暗暗佩服,假如换做一般人,早痛得呼爹喊娘了,而她居然能忍受下来!

  众人清点完毕,互相通报情况。章玉昆略一盘算,道:“石室内储存的食物只够我们六人应付十天左右。十天之后,我们将不得不离开这里,否则便会饿死。”

  唐敬天道:“曾姑娘箭伤颇重,虽然已用上唐门最好的金疮药外敷,但也至少要十天的时间,她才能行动自如。”

  章玉昆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暂时先躲藏起来,按兵不动,反正谁也猜不到我们藏身之地。这样既可以避开风头,麻痹敌人,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疗伤。过了五六天,等敌人稍稍松懈的时候,我再出去联系可靠的弟兄,安排逃亡的相关事宜。”

  胡青鹏、高青城对视一眼,同时皱起眉头。他们俩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即使即刻起星夜兼程,也未必能追赶上陈天雷一行。假如再延误几天,恐怕是来不及参加在嵩山举行的论剑大会了。他们是衡山派中最杰出的弟子,一旦不能按期参加大会,将会大大影响衡山派未来五年的江湖排名。陈天雷定会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胡青鹏遥想嵩山论剑大会的盛况,心底泛起无奈的感觉,如今身陷旋涡之中,要想脱身绝非易事,失去一个扬名天下的大好机会了。当然,平心而论,保住性命比起成名的诱惑更为重要。命都没有了,还要那些虚名有什么用?这一点他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唐雪不悦道:“难道我们要一直呆在这老鼠洞里吗?我可不干!我要出去!”

  曾瑛叹道:“雪妹妹,凡是知悉今晚天下会事变真相的人,都逃不脱被追杀灭口的命运。你虽然不是敌人追捕的主要目标,但对方同样不会容许你活着揭露他们的阴谋。为了你自己的性命着想,即使此地条件太差,你也要忍耐。”

  唐雪不以为然道:“我精通易容术,只要改变一下相貌气质,还有谁能够把我辨认出来吗?届时就算走在大街上,也照样平安无事。”她的易容术传自父母,手法精湛,即使是练过天眼通的胡青鹏都不能识破,何况其他人!

  章玉昆眼睛一亮,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喜出望外地问道:“唐姑娘真的精通易容术吗?那能否将我们的形象彻底改变,以避过敌人的搜查?”

  唐雪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易容术这么简单吗?一个人若想彻底改变形象,除了面部的化妆易容,还要改变身材、口音、肤色、须发、举止,以及原来自身比较明显的特质。尤其是把练武之人易容成普通人,难度最大!因为练过武功的人,眼神、气质、姿态、筋骨、动作都大异常人,稍不留意就会露出马脚,惹人怀疑。再说我身上备的易容材料不多,勉强可替三个人粗略地改头换面,再多就不行了!”

  章玉昆苦笑道:“只得三个人吗?那可怎么办?”除开唐雪本人不算,剩下的五人都需要易容,这可是一个难题了。

  曾瑛忽然笑道:“章叔叔,你就不要为难唐姑娘他们了!他们甘冒大险,阻挠敌人的阴谋实施,对天下会已是仁至义尽,我们又何必太过自私,不知满足?若是唐姑娘你们执意要走,便一起易容离开好了,不必考虑我们俩人。”

  章玉昆急道:“小姐!属下可以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小姐你肩负重任,万万不能……”

  曾瑛打断他道:“不要说了!我们自家的事自己能够解决!”凤眼闪光,不怒自威。

  章玉昆被她目光一扫,心中立时泛起服从的感觉,暗暗惊讶,不愧是曾志雄的女儿,天生便有一种领袖的气质。垂首应道:“是!”

  唐雪忙道:“曾姐姐,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弃你们不顾,独自脱身的意思。我是说易容之后,我们可以另换一处地方躲避搜捕,不一定非要呆在这里嘛!至于易容材料不足的问题,只要派人悄悄出去买一些回来,便迎刃而解了。”

  唐敬天摇摇头道:“小雪的提议不妥!一动不如一静,小心能驶万年船。风头正紧的时候我们没有必要去冒险,一旦露馅,追悔莫及!再说对方并非傻瓜,多半也能想到我们会易容逃亡,会针对这一点加强布置。白云宗、烟雨楼有不少奇人异士,我们切不可轻敌大意。我赞同章堂主的意见,先隐身于暗处,再伺机而动,是目前最佳的选择。”

  唐雪撅着嘴道:“可是呆在这里会闷死人的!”她生性好动,实在不乐意躲在黑咕隆冬的地道里面。

  胡青鹏深知此时外出的危险性有多严重,轻轻握住她的小手,道:“丽儿,不要闹了!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容不得半点疏忽。何况并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你呢!”

  唐雪眼珠转了两转,道:“那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胡青鹏笑道:“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只管说!我答应你就是。”

  唐雪反握住他宽厚的手掌,娇笑道:“鹏哥哥,你说过的话可不许反悔!我要你每天给我讲二十个故事,而且不许重复哦!”

  胡青鹏失声道:“讲故事?!”他从未尝试过讲故事来哄女孩子,闻言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幸好还记得不少《史记》、《战国策》等典籍上记载的历史故事,也许可以蒙混过关吧?苦笑点头道:“没有问题,我尽力而为好了。”众人暗觉好笑,都同情地望着他。

  唐雪道:“鹏哥哥,我可有言在先,如果你讲的故事不能让我满意,我要罚你!”

  胡青鹏苦笑道:“好好!只要我们大小姐开心,我任你处罚!”神态慷慨凛然,颇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架势。

  唐雪不依地扭了他一把,嗔道:“难道我有那么难伺候吗?别人想被我罚,我还懒得理会他们呢!”胡青鹏不敢还嘴,乖乖地举手求饶,承认错误,才把她哄得转嗔为喜。

  安抚了唐雪后,众人自然达成了共识,一致同意暂时留在石室之中躲避风险。曾瑛看着唐敬天等人真诚无畏的面容,想起与他们相识以来的患难与共,心中感慨,动情地道:“若不是因为我的关系,你们本来平安无事,不会遭人追杀,以至于被迫藏身地下。我、我连累了你们,心里委实是过意不去,不知将来该如何补偿才好?”眼角微现泪光,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唐敬天正色道:“曾姑娘,我们同生死,共患难,并未想过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回报。你若是也把我们当做真正的朋友,就不要再跟我们客套。”

  曾瑛低声道:“我们能成为朋友吗?在世人的眼光里,我是黑道中人了,而你们则是白道大侠,彼此水火不容,还怎么做朋友?届时不反目成仇就不错了!”说罢有意无意瞥了高青城一眼,幽怨之意清晰可见。她继承父亲的遗志,成为天下会新的领袖的话,其身份是被白道群雄所不齿的。

  胡青鹏见状心中微沉,掌门师伯对黑白正邪之分很看重,如果高师兄和曾瑛牵扯不清,怕是会遭遇极大的阻力,难有好结果。

  唐敬天道:“我们交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身份!即使是你做了帮会首领,也一样是我唐某人的朋友!高兄弟,你的意见呢?”似笑非笑地望向高青城。他自然猜得出曾瑛真正的意思,干脆替她逼高青城表态。

  高青城毫不犹豫道:“不管别人怎么说,一日为友,一世都是朋友!我才不在乎什么‘黑白’之分!”如果真的要在黑道、白道之间划清界线,他刚才就不该接受曾志雄的武功要诀了。他自幼丧失双亲,性格刚强孤僻,轻易不会接纳亲近他人。但是一旦将对方视为朋友,就再也不会改变这份感情。何况他对曾瑛心存好感,有着朦朦胧胧的情意,更不会主动离开她。

  胡青鹏暗暗一叹,既然高师兄已做了决定,自己做师弟的只能支持他了。

  唐敬天哈哈笑道:“说得好!曾姑娘,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曾瑛红晕上脸,啐道:“唐大哥你乱说话,我又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心中欢喜,倒将悲痛之情冲淡了不少。

  章玉昆双掌一拍,笑道:“各位少侠不拘泥于世俗之念,对朋友不离不弃,如此胸襟见识江湖罕见!既然各位与我家小姐如此投缘,章某有一个提议——你们年纪相仿,何不结拜为异姓兄妹呢?将来这必定会成为江湖上的一段佳话。”

  众人互望一眼,不禁意动。唐雪首先跳起赞成:“结拜兄妹吗?这挺好玩的!我也要有一份,你们不许把人家排除在外!”

  胡青鹏打趣道:“论年纪你是最小的,只能排在最末尾做小妹啦!”

  唐雪笑道:“那没有关系呀!我有这么多本领高强的哥哥姐姐,看谁还敢欺负我?再说遇上好吃好玩的,你们也不好意思跟我抢吧?”

  曾瑛轻轻抚mo着她光滑如丝的长发,微笑道:“我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每每觉得寂寞。如果能有这么一个可爱美丽的妹妹,那真是我的福气!”

  唐敬天笑道:“我这个妹妹精灵古怪,平时让我头疼不已,你若有兴趣,便多多管教她吧!”

  曾瑛转眼看去,高青城、胡青鹏均微微颌首,眼角一热,哽咽道:“这辈子能有你们这样的兄妹,我太高兴了!”从今往后,不论遇上多少艰险困苦,她都有人可以分担了。尽管她非常坚强,内心深处仍然渴望亲情和友情,渴望得到他人的支持和呵护。尤其在如此危难的时刻,意义格外不同。

  唐敬天道:“交友贵在真心,此刻情况特殊,我们也不必弄什么香案之类的了。我们就指天为誓,按年纪长幼排序可好?”胡青鹏等同声道“好!”。当下五人各报生辰八字,唐敬天年龄最长排在第一位,其次是高青城,再其次是曾瑛,往下是胡青鹏,唐雪排在最末位。五人携手对着空处拜了三拜,便算是正式结为异姓兄妹了。

  结拜完毕,众人相视而笑,同样的豪情在心中激荡,只想把酒高歌,指点千里江湖。再大的困难,在他们看来也微不足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