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教训美女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366 2006.01.14 08:52

    (各位书友,本人工作岗位正面临重新抉择,状态不稳,写得时间较少。但原工作能够尽早确定下来,才能有时间下笔.抱歉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红衣美女不仅热辣如火,手上的劲道同样十分惊人,马鞭抽落时隐隐夹着风雷声,一旦被打中,绝对是皮开肉绽的下场。胡笑天眉心一皱,正欲出剑,眼角处人影一闪,李山已横身跃了过来,五指凌空一抓,啪的握住了马鞭。

  那红衣美女又惊又怒,用力往回一扯,但马鞭纹丝未动,怒道:“矮猴子,你是哪根葱,竟敢跟我作对?!还不撒手!”

  李山的手稳如铁铸,轻叹道:“你一个姑娘家,为何这么蛮横霸道,随意出手伤人?”望着她美丽骄傲的面容,眼底蓦的掠过一缕哀伤,不由回忆起那个逝去的倩影。她们的身材相貌是如此的相似,但一个温柔如水,一个性格火暴,相差何止天远!

  那红衣美女怒视着这又黑又矮的刀客,不知怎的一看到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心弦莫名的一颤,涌到唇边的骂声竟然咽了回去。这时,她的同伴蜂拥而至,都是二十多岁、傲气十足的年青人,见状纷纷破口大骂:“臭小子,你抓着雷大小姐的马鞭做什么?”“喂,快松手!不然跺碎你的狗爪!”“废话少说,先扁他一顿!”

  其中三四个性急的,想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的英勇威武,同时跃离马背,剑枪拳脚卷起狂风,劈头盖脸地罩向李山。

  李山喃喃道:“嵩山剑法、谭家快腿、洪氏冲天拳、道门花枪,原来都是名家之后啊!”说话的同时宝刀带鞘闪电般挥出,啪啪啪啪四声,几乎不分先后地击中对手的关节部位。那四人齐声痛呼,落地时踉跄倒退,英俊的面孔都扭曲起来,惊恐地注视着李山,简直难以相信刚才的事实。若不是对方刀下留情,他们此刻已成残疾了。

  喝骂声嘎然而止,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众人面面相觑,刚才的嚣张狂傲一扫而空,脸上取而代之的是紧张敬畏的表情。

  那红衣美女却是不服,冷哼一声,抛开手中的长弓马鞭,一闪跃下马背,指着李山的鼻尖道:“喂,你不要太狂!本小姐要和你比刀法,你敢不敢?”她一站到地上,愈发显得身材健美高挑,竟比李山高出半个头。

  李山愣了一愣,反问道:“你真的要跟我比试刀法?”

  那红衣美女脸一沉,冷冷道:“你耳朵聋了,听不到我的话吗?”

  李山摆摆手道:“好男不与女斗,赢了你也没什么意思。何况刀剑无眼,万一伤到了你,我如何向你的家人交代?你们玩你们的去罢,不必在此浪费时间。”

  那红衣美女双眼喷火,银牙咬的格格直响,一字字道:“你敢看不起我?!”“仓啷”反手拔出一柄雪亮的百炼钢刀,刀藏肘后,左掌虚立,大声道:“在下雷丽,现向阁下讨教刀法。请!”

  李山看着她的起手刀式,讶道:“你姓雷?那雷红滔雷堡主是你什么人?”那雷红滔乃是五大家族中的雷家家主,性格直爽刚烈,擅长火器和刀法,江湖人称“九龙狂刀”。不论身份地位,武功财富,都是江湖上第一流的。雷家堡位于西安城郊,已建有三十多年,固若金汤,乃雷氏子弟聚集生活之地。

  雷丽一扬头,傲然道:“他是我爹!”

  她身后的那些年青人仿佛忽然恢复了活力,纷纷叫道:“你看清楚了,这位可是雷堡主的千金,你得罪不起!”“喂,你快弃刀投降吧!”“雷家刀法一出,天下无敌!”“没错!”

  李山皱眉道:“雷家的九龙紫金功和烈血刀法的确是武林绝学,若是由雷老英雄使出来,在下当然是甘拜下风,俯首称臣。但据说这两门绝学在雷家是传男不传女,雷大小姐纵然天资聪颖,恐怕学得仅是皮毛。而且雷家刀法以刚烈迅猛著称,雷大小姐若没有至刚至强的内力相辅,一旦强行施展,必受内伤。如果各位为了雷大小姐着想,就不要挑唆她出刀!”

  雷丽虽知人家说的是实情,但越听越不是滋味,愤然道:“我就算只学到了一点皮毛,也够把你打趴下了!看刀!”钢刀刷的一亮,犹如一道耀眼的霹雳,直往李山面门砍去,出招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胡笑天、李山见状不禁暗赞一声,果然不愧是名门之后。雷丽的身法、步法明显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使刀如运臂指,力道之强在女子中也是少见的。这一刀砍下来虎虎有风,还能在空中作出微妙的变化,不断调整落刀的方位,技巧已是相当高明。难怪她如此骄傲,看来确有几分真实本领,并非是绣花枕头。可惜正如李山所提到的,她身为女儿身,无缘修炼雷家最精深的武学,这烈血刀法的真正威力又哪里能发挥出来!

  李山此时刀法大成,乃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雷丽的快刀又岂能伤得了他?眼见钢刀如电劈来,镇静地往后跨了一步,刀尖呼的从他鼻尖前划过,差之毫厘。雷丽不等刀势完全用老,手腕急翻,刀锋横拖,又快又狠地往对手腰腹部扫去。但李山似乎早有预感,轻轻一闪,恰好退到她攻击的死角处。只见刀气纵横,来去呼啸,总是和李山擦肩而过,偏偏碰不到他的一片衣角。片刻的工夫,雷丽已攻了二十余招,芳心里是又羞又怒,又气又急,刀法不由自主地出现了破绽。

  李山见她呼吸急促,刀法紊乱,不忍再跟她过多纠缠,以免再战下去害人家身负内伤。当下随手一封,当的架住了雷丽的钢刀,双方劲气交击,登时将雷丽逼退出丈外。朗声道:“雷大小姐,雷家的刀法在下已见识过了,不必再打了吧?”

  雷丽尽管冲动自负,却非傻瓜,呆呆地瞪着气定神闲的李山,眼眶忽然就红了。她自幼深得父兄疼爱,长大后又因美貌非凡广受欢迎,从来没有吃过什么亏,今日却挫败在一个无名男人手下,心里头只觉得无限委屈。脑子一热,再也不顾父亲的告诫,忽然自怀中掏出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弹丸,举过头顶叫道:“你少得意!认得我手里这颗‘惊天雷’么?怕死的话就求本小姐饶命!”

  “惊天雷!”众人失声惊呼,不约而同地往后退开。胡笑天担心秧及池鱼,亦抱起雪狐缓缓远离李山。这“惊天雷”乃是雷家堡三大火器之一,携带方便,威力巨大,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曾为雷家抵御外敌的入侵立下过赫赫战功,埋葬过千百名强悍的勇士。江湖各门各派无不晓得其厉害,一旦遇见,多半会退避三舍。

  李山冷冷地望着雷丽,如山岳般岿然不动:“雷小姐,你我无怨无仇,难道非要动用如此神器吗?何况在下亦非十恶不赦的败类,罪过再大尚不至死吧?我听说雷家子弟行走江湖时都格守祖训,不到生死关头决不妄动此类火器,更不会滥杀无辜,莫非到了雷小姐这儿就破例了吗?”

  雷丽当然知晓本族的规矩,但此刻势同骑虎,岂有退缩的道理?鼓着嘴倔强地道:“你既不是我爹,也不是我雷家的长辈,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我高兴,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反正惊天雷是在我手上!怎么样?害怕了罢!快向姑奶奶我赔礼道歉,如果你态度诚恳,我会考虑放你一马。”

  李山哑然失笑:“道歉?凭什么?你以为区区一颗惊天雷就吓破了我的胆吗?我就偏不向你低头,你又能把我怎样!”

  “你——”雷丽气得脸色铁青,下唇咬出血来,想不到这家伙的脾气比自己还要倔强,是个死不低头的主!看着李山傲然不屈的神情,怒火再也控制不住,大喝道:“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人吗?去死吧!”用力一掷,惊天雷脱手呼的飞去。

  李山一声轻啸,宝刀划着一道弧线向前挥出,刹那间已发了十数刀,每一刀都送出一缕柔而不弱的真气,如无形的手般卸去惊天雷的来势。但见刀锋回旋,在那弹丸的上下左右快速切削,带动起空中的真气气流,象龙卷风一般把它紧紧缠住。李山刀随人动,刀尖末端似有绳索牵着那惊天雷,完全控制住了它下落的方向。他右臂用力一甩,那惊天雷滴溜溜地顺着刀尖的指向飞出。轰隆一声巨响,硝烟弥漫,泥土四溅,竟将数丈外的地面炸出了一个丈二方圆的大坑。

  众人耳鼓被震得嗡嗡直响,数匹坐骑更吓得嘶叫乱蹦,险些将马背上的主人颠落下来。众人一方面震惊于惊天雷的威力,另一方面则被李山出神入化的刀法折服。刀本是刚硬暴烈的兵器,却在他手中使出阴柔之力道,变化由心,这可是一流高手才能达到的境界。

  雷丽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的杀手锏会被人家破解,惊愕中眼前黑影一闪,只见面沉如水的李山纵身跃近,不禁惊叫道:“你要做什么?”李山冷冷道:“我替你家长辈教训教训你!好叫你记住,以后不要滥用惊天雷!”一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在自己的大腿上,用刀鞘毫不客气地啪啪啪连打了三记臀部。

  众人目瞪口呆,嘴巴大张至几乎脱臼。

  雷丽乃是天之娇女,从来没有被人打骂过,今天是破天荒地被人打了,而且打的是那么羞人的部位!她想反抗,但李山手上的劲力如山,根本不给她逃脱的机会。感受着香臀处蔓延上来的疼痛麻辣,恨不得当场羞死过去。她俏脸涨红,泪水开闸般狂涌而出,嘶叫道:“臭男人,放开我!我一定叫我爹来杀了你这个混蛋!快放开我!”

  李山眉头一皱,随手一掷,把雷丽抛到了她的座骑上,肃容道:“雷小姐,希望你记住,江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并非是任你胡闹的地方!如果今日你遇到的是黑道中人,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收场了!”话锋一转,接着道:“何况雷小姐你违背雷家规矩,妄用惊天雷恐吓对手,一旦被雷堡主知晓实情,那你可难逃家法严惩啊!”

  雷丽此时哪里听得进他的话,怒道:“我家的事不用你管!你有种的就报上姓名,我跟你没完!”

  李山微微一笑,抱拳道:“在下丐帮弟子李山!”

  “李——山!”雷丽咬牙切齿地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走着瞧!驾!”一催跨下骏马,头也不回的纵马飞驰。余下的人亦不敢再做停留,纷纷扬鞭打马,一阵风般呼啸远去。

  胡笑天望着那远去的红影,似笑非笑道:“李兄侠骨柔情,待这雷大小姐是用心良苦啊!”雷丽经过这次教训,所作所为必然大为收敛,今后不会闯什么惊天大祸了。

  李山脸上一热,摇头道:“胡兄不要乱说!李某只是不满她的骄横跋扈,小小地出手警告一下,决无他念!”

  胡笑天不置可否,轻轻拍着怀中的白狐,叹道:“自古以来,人心难测呀!”

  这时,营地里的众人听见爆炸的巨响后纷纷奔来,查看发生了什么意外。盘灵儿见到胡笑天怀中的赤耳雪狐,欢喜得不得了,当即讨要过去玩耍。那雪狐甚有灵性,居然不畏生人,也没有自行离去的意思,乖乖地随众人回到了营地。

  当下一行人收拾物品,整理行装继续赶路。在黄昏时分终于走出山区,穿过宝鸡峡,进入了关中平原。

  宝鸡古称“陈仓”,位于“八百里秦川”的西端,是华夏始祖炎帝的诞生地,也是周秦王朝的发祥地。唐至德二年,因东南鸡峰山有“石鸡啼鸣”之祥兆而改称宝鸡。这里是佛、儒、道三家文化的汇集地,有炎帝活动过的天台山,佛教圣地法门寺,张三丰主持修道的金台观,姜子牙隐居垂钓的钓鱼台,雄伟壮观的周公庙等等。更因比邻太白山侧,盛产珍禽异兽,也是众多喜爱狩猎的王孙贵族出游的必到之处。

  宝鸡历来就是西北数省商贸中心,又因其位于平原之上,土地肥沃,人口稠密,城内甚是繁华。众人一路风餐露宿,好不容易到了这富庶之地,心怀大畅。

  刚进入城门,即有一名机灵精干的汉子迎了上来,向开路的叶小刀做了个手势,递给他一封信函。信函立刻转交到胡笑天手上,他展开迅速一扫,已知其大意,点点头道:“莫余办事有长进呀,跟着他去罢!”原来这人是莫余派来的,负责陪同打点沿途至西安的各项事宜,专门在此恭候大队人马的到来。

  走在大街上,只见来来往往的竟有许多江湖中人,人人神情亢奋。胡笑天心中奇怪,召来那汉子询问究竟。那汉子恭敬地道:“回禀公子,武林五大家族即将在雷家堡举行五年一度的盟主之会,会期就定在二十七天后。此乃轰动北方武林的一大盛事,这些人都是前往西安看热闹的。”

  胡笑天心下一动,转首对李山道:“这五大家族的盟主之会是怎么回事?”当今江湖之中,有唐、东方、慕容、雷、莫五大家族,唐门擅长制毒、暗器,东方家长于内河航运,慕容氏专攻药材,雷堡专卖火器火yao,莫家以制造兵器闻名。这五大家族都有上百年的历史,根基深厚,能人无数,不仅家产亿万,还和朝廷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五族的弟子中,均有人在朝中为官,因此其影响力远远超越武林,形成一股特殊而强大的势力。

  李山道:“这五族会盟颇类似七大剑派的盟主之争。每隔五年,唐、东方、慕容、雷、莫五族都要碰面一次,重新选举盟主。盟主一旦产生,便可在五年内代表这五族的利益,出面参与江湖上的重大事物,拥有发言权和裁定权。但他无权调用其他家族的人力、财力,亦不能干涉其他家族的族内事物。换而言之,这个‘盟主’的称号没有太实际的意义,不过是个空的头衔。当然,若能夺得‘盟主’,成为五大家族之首,无论如何都是十分光荣,极有面子的事情。所以每一次的盟主之争都相当激烈。”反手轻抚刀柄,眼中寒芒暴长,喃喃道:“真希望这回能见识见识五族的绝学!”

  胡笑天不禁想起了在衡山学剑时,长辈们提到过的七大剑派论剑大会。当年他曾随陈天雷下山,前往嵩山,可惜他在中途发生了太多故事,终究没能到达目的地,一睹七大剑派比剑的盛事,一直耿耿于怀。眼下他已被衡山派除名,成为了魔教弟子,此生再无机会参加此类盛会了。遥望东方,几张熟悉的面孔掠过了脑海,轻叹了一声,心里暗道:“五族会盟,风起云涌啊!不知道会遇见哪些故人?”纵然相见,人已改,情能依旧吗?

  寒风卷来,夜色渐渐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