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魔教长老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971 2004.04.21 14:12

    

  胡青鹏既惊且疑,这些忽然加入战团的女子是什么人?他自问从没有跟她们见过面,更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但是她们为什么会出手帮助自己呢?只看她们起落时的身法和眼中的神光,个个武功高强,不是弱者。

  余楚阳也发现了凭空出现的敌人,气急败坏地大叫:“这些妖女和他们是一路的,都给我统统杀掉!”

  话音刚落,那四名女子手上弩弓齐响,弩箭离弦,射向余府的守卫。那些守卫企图挥刀格挡,但是弩箭的速度快得出奇,他们的刀才举到胸前,眉心或咽喉部位已经中箭,当场毙命。只听弩箭破空声密如骤雨,每一箭射出,必有一人身亡,不管他如何封挡闪躲,总是躲不过追魂的利箭,连惨呼声都来不及发出便去向阎王爷报到了。余楚阳等人哪里见过如此恐怖的武器,人人心胆俱裂,抱头鼠窜。

  阎九眼角瞥见此景,失声叫道:“是魔教的‘追魂裂魄弩’!”

  衣舞风冷笑道:“算你有点见识!”乘他心神微分的良机,长剑忽然变招,刷的砍掉对手的三根毒爪。

  阎九痛得冷汗淋漓,情知再斗下去大势不妙,蓦的提气跃上屋顶的大洞,正想飞身远遁,腰腹一寒,一截血淋淋的剑尖从腹部冒了出来,被衣舞风的飞剑贯穿了身体。他如陨石般笔直坠落,啪的摔在地板上,口中血沫狂涌,忿忿地望着骄傲俊美的敌手,吃力地道:“你敢杀我地府之人,自己也不得好死的!我在地狱等着你!”运起最后的功力,反手一掌击在自己的脸上,面具碎裂,容貌尽毁。

  衣舞风想不到他会自毁容貌,对地府之人冷酷诡秘的作风暗惊,并未将他临死的诅咒放在心上,跃到人群当中,掌指纷飞,如秋风扫落叶般,当真是挡者披靡。

  不到片刻功夫,大堂上众恶人全被杀尽,到处是粘稠的鲜血,触目惊心。余楚阳身中三支弩箭,被牢牢钉在墙壁上,口角流着乌黑的血迹,死状颇惨。那些可怜的少女抱成一团,蜷缩在屋角哭泣,分明是被如此残酷血腥的场面吓坏了。

  胡青鹏拄剑站在血泊之中,伤口阵阵抽痛,环目四周,看着摆出种种死状的尸体,想到不少人是死在自己的剑下,忽然间心头感到一阵悲凉和厌倦,胃酸上涌,弯腰大吐特吐。

  那四名白衣女子收起弩弓,走到衣舞风身前,齐刷刷行礼道:“属下参见长老!”

  衣舞风取出手帕擦拭手掌上的血迹,随口问道:“其他人都解决了吗?”

  四女之中年龄稍长的一位道:“回禀长老,庄院其他地方尚有二十五名恶奴,已按计划全部灭口,请长老放心。属下还将地牢里的人放了,另有五名被劫来的少女已安顿好,等一会跟我们一起撤走。”

  衣舞风点点头,吩咐道:“好!你们把尸体上的弩箭收了,别留下供人追查的线索。顺便把这些家伙带着的金银珠宝搜出来,日后有用得着的时候。”

  那四名女子齐声应“是”,立即开始行动。

  胡青鹏挺直腰身,惊讶地望向衣舞风,壮胆问道:“你、你是魔教的长老?”

  衣舞风斜眼看过去,似笑非笑道:“是又怎样?难道你想除魔卫道,匡扶正义吗?”魔教是黑道上最强大的势力之一,教中高手如云,行事霸道,是武林正义人士心腹大患。近百年间,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魔教就有一位大魔头横空出世,肆虐武林,杀得天下血流成河,人人谈魔色变。为了剿灭魔教,不知有多少大侠剑客英勇赴义,舍身成仁。当今白道上几乎所有的门派家族都跟魔教有血仇,绝大多数白道中人提到魔教时都是咬牙切齿,恨不能将魔教弟子挫骨扬灰。即使是黑道中人,也不敢轻易跟魔教扯上关系,生怕激起众怒,被连根拔起。魔教弟子活动通常都很隐秘,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但凡是敢在江湖上亮出字号,以魔教弟子自居的,均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有横扫千军的超凡实力。江湖人对他们是又怕又恨,畏之如虎。

  衣舞风年纪轻轻已能位列魔教长老之尊,自有他过人之处。因为在魔教中推崇的是强者为尊,不管你的出身性别如何,只要你具备高人一等的实力,是众教徒公认的强者,就有资格向教中的任何一位高层人物提出挑战,胜的话自然取而代之。甚至历代的魔教教主也是经过无数搏杀,由最强者出任的,而不是由上一代教主指定。魔教内这种奇特的风格造就了无数高手,身处高位者尤其小心,苦练不缀,没人敢放松懈怠片刻。

  胡青鹏摇摇头道:“我的武功没有你高明,向你挑战无异于以卵击石。除非我是白痴,才会做这种蠢事。”说着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叹道:“何况是黑是白,是正是邪,又岂是光看门派出身就能定论的?像这余楚阳,身为少林俗家弟子,被人称为‘大善人’,谁又知道他竟然在干着贩卖妇女的勾当?”想到自己的师父尹天云,也是一个黑白难辨的人物,不由感慨良多。

  衣舞风道:“你年纪虽轻,比那些自命大侠宗师的人明白事理多了,至少没有那么顽固迂腐。人性善恶,只在一念之间!”

  原来他是为了追查各族少女失踪一事而来的,循着蛛丝马迹查到了衡阳余府,但观察了数日,并没有发现府内有何异常。这天在余府中撞见了胡青鹏、陈青华,灵机一动,想以他们为诱饵,找出那些被囚禁的少女。结果正如他所料,胡、陈二人被连夜送出城,他一路跟踪监视,终于找到了余府的秘密庄院。

  胡青鹏对魔教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或恶感,也没有亲眼看见魔教中人犯下伤天害理的事情,犯不着找对方拼命,撕下衣服布条包扎伤口。

  这时陈青华跳下木台,侧首打量着衣舞风,喃喃道:“你会是魔教长老?我不信,我不信!”

  衣舞风奇道:“你为什么不相信?是不是觉得我太年轻了,武功不足以服众?”

  陈青华咬着嘴唇道:“我听师门长辈说,魔教高手个个是头上长角,强壮如牛,凶神恶煞般的人物,可是你这么、这么英俊潇洒,跟他们的描述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谓正邪不两立,如果衣舞风真是魔教长老,那她心中的美梦便要破灭了。

  衣舞风皱眉道:“道听途说之辞如何能当真?你如此轻信人言,将来行走江湖时有得苦头吃了!”说罢不再理会陈青华,对胡青鹏道:“你的剑插在阎九尸体上,自己去拿罢!”解下剑鞘,抛到他的身前。

  胡青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道:“你肯把宝剑还给我?!”他自知技不如人,本没有奢望能夺回宝剑,因此对衣舞风的决定深感意外。

  衣舞风淡然道:“我只是借剑一观而已,难道真的会贪图你的东西吗?天下的神兵利器何止千百,你的剑虽好,还不够资格排进前十名,我不稀罕。”

  胡青鹏心道你不稀罕我稀罕,赶紧跑到阎九身旁,将血淋淋的惊神剑拔出,顺便擦净血迹。这把剑可是莫天风赠送给他的礼物,有着特别的意义,不止是一把佩剑这么简单。何况江湖上有句名言“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身为剑客却保不住自己的剑,那绝对是奇耻大辱。

  忽听“诶呀饶命”声叫唤,一名白衣女子单手轻松提起一个肥胖如猪的商人,禀报道:“衣长老,这里有人企图装死蒙混过关,该如何处置?”

  那商人正是刚才吓晕过去的孙大少,一边拼命挣扎扭动,一边颤声哀号:“姑奶奶,神仙姐姐,观世音菩萨,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们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们,我有的是钱!只要你们饶我一命,我把一半的家产送给你们,好不好?”

  衣舞风不屑道:“你这家伙为富不仁,助纣为虐,该杀!”

  胡青鹏喝道:“且慢!”

  衣舞风冷眼望去,不耐道:“怎么,你又有什么意见?”

  胡青鹏道:“此人虽然作恶多端,但他若是有悔过之心,我们就应该给他重新做人的机会。而且他不懂武功,没有还手之力,若就将他这样杀了,有违武道的精神!”

  孙大少忙叫道:“我一定重新做人,改过自新!”

  衣舞风失笑道:“你在跟我讲大道理么?你忘了我是什么人吗?在我魔教弟子眼中,只有实力才是唯一的真理!谁的武功高明,谁就有权决定他人的生死。我最痛恨这种ling辱妇女、欺压少数民族的人,凡是被我撞见的话,必杀之而后快。动手!”

  那白衣女子将孙大少轻轻一抛,出手如电,“啪”印上他的背心死穴。孙大少被一掌打飞丈远,内腑尽碎,碎片随着鲜血不断从口角涌出,或许是膘肥肉厚的缘故,竟然一时未死,垂死的目光望向胡青鹏,似乎有话要说。胡青鹏于心不忍,叹息一声走到他身边蹲下,问道:“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的吗?”

  孙大少虚弱地道:“少侠,这些人当中只有你心肠最好。我快不行了!孙某临死之前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能否答应?”

  胡青鹏道:“请说!若我能办到,一定替你完成。”

  孙大少面上浮现一层喜色,吃力地将手上一枚通体乌黑透亮的戒指褪下,塞到他手里,道:“请你顺路的时候到开封孙府,将我的死讯告诉我家人,叫他们千万不要为我报仇!这枚戒指是我家历代相传的信物,也请你转交给我夫人。”

  胡青鹏郑重的点头道:“我答应你!你放心去罢!”

  孙大少微微笑道:“多谢!”心情一松,双眼缓缓闭拢,就此撒手西去。胡青鹏黯然立起,将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预备将来到了开封,再将它设法交还给孙大少的夫人。

  这时,衣舞风的属下已将全部尸体检查过一遍,招呼那些被拍卖的少女离开大堂。胡青鹏不放心地问衣舞风:“你们要把她们带去哪里?”衣舞风道:“今晚被杀的人之中,有几个是大帮会的高手,最迟明天中午他们接应的同伴就会被惊动,她们必须连夜离开衡阳,否则将大难临头。我会安排人手护送她们回南疆的。”胡青鹏默然无语,这种时候他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也只有借助魔教的势力,才能摆脱接踵而来的追兵,把众少女平安送走。

  胡青鹏和陈青华离开庄院,辩明了方向,展开轻功往衡阳城奔去。他们刚奔出数里地,忽见夜空大亮,回头一看,熊熊火光冲天而起,估计是衣舞风等人撤走时将余楚阳的庄院放火烧了。只看那大火肆虐的势头,庄内的物品都要化为灰烬。

  陈青华愣愣地望着火光升腾的方向,心头一酸,压抑已久的泪水滚滚而下,转身扑在一棵大树上,放声大哭。胡青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端端地她伤心什么?抓耳挠腮地问道:“师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被恶人欺负了?”

  陈青华跺足道:“不是啦!你……你一点都不懂人家的心思!”

  胡青鹏挠头苦笑,女孩子的心思千变万化,他如果能猜透就是神仙了!叹道:“你到底有什么伤心的事情,你不说出来我怎能知道?如果你告诉我听,或许我还可以帮你出一出主意。”

  陈青华欲说还休,低声道:“你也没有办法解决的!”

  胡青鹏道:“是吗?如果你不愿意说,那就算了。”他挺了解师姐的性格,心里有什么话是藏不住的,即使你不问她也要主动说出来,否则睡觉都不安稳。

  陈青华渐渐停止了哭泣,半响后低声道:“他……衣公子是魔教长老,而我是衡山剑派的弟子,我们、我们以后即使见了面,也是势同水火,形同陌路了!”语气幽怨,酸楚不已。

  胡青鹏耳中嗡的一声响,热血直冲顶门,脚底轻飘飘的,好象重心不稳,眼中看到的景物都在摇晃。原来师姐竟然倾心于衣舞风!他定了定神,本想安慰师姐几句,哪知妒意上涌,话到嘴边竟变了味:“哼,衣舞风行事乖张毒辣,杀人不眨眼,十足的魔教霸道作风,这种人有什么好挂念的?凡是魔教弟子,人人得而诛之!下一次见了他,我要请掌门师伯取其性命!”说到最后一句,当真是杀机毕露,恨不能将衣舞风碎尸万段。

  陈青华将眼泪一擦,怒道:“不许你这么说人家!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杀了那些为非作歹的坏蛋,我们还能活命吗?你应该感谢人家的救命大恩才对。”

  胡青鹏冷笑道:“笑话,我为什么要感谢他?他是利用我们为饵,才找到余府的秘密据点的。如果不是他故意封住我们的穴道,我们又怎会落入余财手中,任人摆布,以致于差点送命?这人满腹诡计,城府深沉,将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陈青华打了个冷战,颤声道:“你是说他利用我们?”想到在余府中的可怕经历,被人当众拍卖的屈辱,不禁战抖起来。再仔细回忆衣舞风在余府桃园中最后留下的那句话,以及他出现的时机和言行,分明是早有预谋的。那么自己在人家的心目中是什么地位,不想可知。

  胡青鹏道:“师姐,魔教弟子都是冷酷无情,自私自利的人,你不要被他华丽虚伪的外表给骗了!我们……”

  “不要再说了!”陈青华打断师弟的话语,泪流满面。她默默地抽泣一阵,举袖拭泪,低声道:“我们回城去吧!”不等胡青鹏回应,衣袖飘舞,提气飞奔。

  胡青鹏知道她心情不好,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奔向衡阳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