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永不后悔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79 2004.11.21 18:43

    第十五章 永不后悔

  夜色如墨,山林中伸手不见五指,偶然会有磷火悠悠飘过,加重了几分阴森鬼气。闻风而至的江湖豪杰散开遥相呼应,不遗余力地在水潭边搜寻目标。每一个人都知道,杀一个落单的、没有还手之力的魔教长老,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谁能割下衣舞凤的头颅,必将名扬宇内。

  胡青鹏早已借着浓稠夜色的保护,穿过树林,翻越了几个山崖,但体内刺痛的经脉让他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尽管他已服下魔教密制的灵丹,可是因为无暇静修调养,药力发挥有限,这一轮放足狂奔极耗功力,小腹中翻腾的气血又有呕吐的征兆。

  衣舞凤见他汗出如浆,呼吸粗重,知道他的体力消耗已至极限,随时会有吐血倒地的危险,柔声道:“你不要太勉强了,最好先觅地休息,避免内伤发作!万一你昏迷过去,我们俩就难逃杀劫了!”

  胡青鹏停步喘息了半响,一字字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谁都别想夺走你的性命!”

  衣舞凤心中感动,泪水又模糊了双眼,轻轻靠在他的肩头上,叹息道:“你、你又是何苦呢!”

  胡青鹏胸中暖流激荡,一句日思夜想的话语几乎冲口而出。他咬了咬牙,硬生生把话咽回肚里,事分轻重徐缓,杀机当头,现在还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不过衣舞凤的提议甚有道理,他的确需要立刻调养伤势,否则遇上敌人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当下找了一处隐秘的山洞,跌坐调息,吸纳天地真气,一心一意治疗自身的内伤。衣舞凤则守在洞口处,握着玉笛警戒。

  拂晓时分,山洞外忽然传来沙沙的脚步声,偶尔还可听见兵器撞击岩石的声音。山林间寂静得可怕,连山雀的鸣叫声亦消失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着。衣舞凤霍然一惊,立时意识到追兵近在咫尺了,望了一眼胡青鹏,他仍处于入定的状态中,一旦受到惊扰极易走火入魔。饶是她往日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这时也急得银牙紧咬欲碎,手心直渗冷汗,惟有暗暗向上天祈求,他能及时功行圆满苏醒过来。

  脚步声渐渐接近了,仔细分辨,来的约有六七人。衣舞凤竭力抑制自己的心跳,悄无声息地移到洞口一侧,紧紧贴住岩壁。忽听金刃破空,遮住洞口的藤蔓被刷的斩断,光线斜斜射入,一把清脆的女声叫道:“师姐,这儿有一个山洞,我进去瞧一瞧是否有古怪!”“小心!”话音未落,一位持剑的尼姑已跳进洞中。不等她的眼睛适应洞内的阴暗,衣舞凤玉笛直送,点中了她腰侧的穴道。那尼姑哎呀一声惊叫,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洞外顿时响起几声惊呼:“快救师妹!”“洞里有人!”“是那妖女吗?!”忽然剑光闪烁,一人挥剑开路,大步冲进山洞。衣舞凤故计重施,玉笛直点过去,不料那男子耳力极佳,沉剑格挡,当的一声,竟将她的玉笛击得脱手飞出。

  那男子目光一转,已将洞内的情形尽收眼中,傲然大笑道:“斩杀魔女的头功非我莫属了!”剑花一抖,寒芒直刺衣舞凤的咽喉。

  衣舞凤面上煞气忽闪,冷喝道:“鼠辈找死!”曲指一弹,叮的正中剑脊,将刺来的利剑震得左偏三尺,跟着踏步出掌,迅疾无伦地击中那人的小腹。那男子闷哼声中委顿倒地,肌肤上笼罩了一层白霜。衣舞凤这下妄动真气,苦苦压制的毒性立即发作,体内如万蚁啮骨,冷汗滚滚而下,身子一歪,痛得单膝跪倒。

  那受制的尼姑大喜,忙喊道:“师姐,快进来!魔女毒性发作快要不行了!”

  衣舞凤忍痛瞪了她一眼,冷冷道:“再罗嗦,我先杀了你!”

  “且慢!休要伤我师妹!”声落人现,又一位尼姑提剑闯进山洞,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显然是害怕遭到偷袭。她的剑术比前面两人均高出甚多,一团银光如球滚动,冷厉的剑风嘶嘶卷扬,令仅剩一成功力可用的衣舞凤无处下手。

  那尼姑适应洞内的光线后,见衣舞凤果然痛苦万状,心头一喜,长剑晃出五点寒星,不分先后地刺向她的要害。

  衣舞凤虽看出对手是三虚二实的招式,但无奈此时有心无力,勉强往后一让,右臂吃痛,竟被刺中一剑,鲜血刹时染红了白衣。

  那尼姑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冷笑道:“什么魔教长老,不过如此!受死罢!”长剑一挥,凌厉之极地当头猛劈而落。

  衣舞凤定定看着剑锋斩落,已没有气力避让,脑海中闪电般掠过一个念头:难道我就这么轻易地死了吗?就在这时,她身后响起一声大喝:“住手!”黑影一闪,胡青鹏如山般雄峻的身躯已挡在她的跟前,断剑上撩,当的一声剧响,将那尼姑震得倒退三步,虎口裂开。衣舞凤惊喜交加,情不自禁地伸手搂住他的虎腰,泣声道:“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胡青鹏轻轻拍了拍她的玉手,柔声道:“别担心,把他们交给我应付好了!”经过大半夜的运功自疗,他的伤势已好了八成,功力似乎又精进了不少。刚才恰是他运功的紧要时刻,幸亏有衣舞凤把那三人都拦住,不然只需轻轻一剑,就能了结他的小命。

  那尼姑见状怒喝道:“呸,不要脸!胡青鹏,你果然和魔教妖女勾当成奸,违背了武林正义!你辜负师门教诲,哪里配做我七大剑派的弟子?你贪图女色,自甘堕落,必将遗臭万年!”

  胡青鹏沉声道:“住口!净尘师太,你既不是胡某的师门长辈,也不是武林盟主,有何资格对我下此定论?你不要含血喷人,徒逞口舌之快!”原来对方正是峨嵋派的净尘,曾与他共同诛杀了宫一雄,也算是旧识。

  净尘不屑道:“你这个叛徒,做了丑事还不许人家说吗?有胆子便把天下人都杀了灭口!”忽的俯身抓起师妹,嗖的跃出洞外。她可不是傻瓜,既已领教过对手的厉害,当然不会跟他单打独斗,自取其辱。

  胡青鹏忙道:“公子,我们要马上突围,不能等他们召集人手!”衣舞凤道:“不错!”拣回玉笛,直接跃到他的背上。胡青鹏一紧手中断剑,飞起一脚,将地下受伤的男子先踢出洞外,然后纵身跃出。

  那男子甫飞出洞口,便有数道剑光射来,几乎同时刺中他的身体。他惨叫着跌落在地,鲜血自伤口处汩汩喷涌,出气多进气少了。那些出剑的人惊叫道:“不好,认错人了!”“是骆师兄!”“魔头可恶,竟用李代桃僵之计!”

  胡青鹏岂容对方组织起第二轮攻势,乘他们震惊失措的机会,剑出如风,把距离洞口最近的两名尼姑刺倒。第三剑递向一名白衣汉子时,对手已经醒觉,本能地纵身跃后,挥剑相格。与此同时,净尘与另一名黄衣女子齐声娇叱,双剑急出,一左一右地刺向胡青鹏要害部位,企图救援同伴。

  胡青鹏忽然拔身跃上半空,如鹰隼搏兔般,断剑倾尽全力斩下。“当!”双剑交触,那白衣汉子拿捏不稳兵器,长剑滴溜溜地飞出十数丈远。胡青鹏疾刺数下,封住了他的穴道,接着落地转身,从容地挡住净尘等的追击。

  净尘见同伴转眼间仅剩下一人,而胡青鹏剽悍迅捷,剑法凌厉,知道绝对阻拦不住他们,尖叫道:“吴师妹,快发信号求援!”那黄衣女子如梦初醒,忙探手入怀摸索。

  胡青鹏心底一沉,猛扑而上,挥剑直刺那黄衣女子。忽然白光闪过,净尘不顾生死的合身扑来,逼得他回剑抵挡。只见剑光交错,净尘啊的一声低呼,被剑柄撞中后腰穴道,仆倒在地。这时,空中砰的一声大响,绽开了一朵艳丽的烟花——那黄衣女子终于发出了求援信号!胡青鹏无奈地摇头轻叹,刷刷猛攻四剑,忽然虚晃一招,闪到那黄衣女子身侧,并指点中她的穴道。

  只听远处响起此起彼伏的啸声,散落山林中的江湖豪杰们看到烟花后,正疯狂地赶来。

  胡青鹏哪敢在原地停留,换了净尘手中的长剑,飞身窜入林中,向着啸声最稀疏的方向奔去。他刚刚离开,一个神秘人自树顶飘然而落,冰冷入骨的眼眸扫向动弹不得的净尘等人,杀机毕露……

  短短半日工夫,胡青鹏已遭到五次拦截,被他击倒的江湖豪杰超过了二十人。每一次他都速战速决,拼命逃亡,但是追兵们的呼喊声、尖啸声始终挥之不去,如噩梦般纠缠着他。林子中处处布满杀机,淬毒的暗器、冰冷的长剑、致命的铁拳,随时都会从枝叶间飞出,无情的攻击他们。若非胡青鹏眼力超凡,熟悉树林的环境,能提前一步察觉异常情况,他至少死了七八次了。

  树木渐渐稀少,眼前的光线越来越明亮,意外的袭击居然不再发生。胡青鹏隐隐感到不安,但无暇探究其中的原因,一味地向前狂奔,呼啦一声,终于冲出了这片死亡树林。

  林外是一处地势平坦的山谷,谷中长满了高高的野草,一直蔓延到山坡上,仿佛是一幅巨大无比的绿色地毯。无数色彩缤纷的野花掺杂其间,随风起伏摇曳,端的是秀丽动人。在草海之中,突兀地伫立着十多人,身背兵器,破坏了自然和谐的景象。他们似乎已在阳光下等候了许久,但人人脸上都看不到半点汗水。

  胡青鹏狂奔的脚步嘎然而止,冷冷地望着前方的那些人,心里却掀起惊涛骇浪。他一眼看去,竟有几位熟人赫然在列,包括东方世家的东方长河,武当派的周子欢,以及丐帮的李山!其他人虽然是初次见面,但均是气势沉凝,功力精深的高手。他和李山的目光一触,微微点头示意,两人同时流露出几许无奈。

  东方长河似是这次行动的首脑,位居行列正中,朗声笑道:“胡少侠,你终于出现了,害我们找得好辛苦!你乃衡山派弟子,理应懂得是非善恶之别,莫要站错了阵营。你若能迷途知返,改过自新,把魔教妖女交给我们处置,现在还来得及。”他和胡青鹏曾在六年前见过一面,但事过境迁,当年的小男孩已长成了英武不屈的少年,他完全认不出来了。

  胡青鹏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道:“不,我不会把她交给你们!”

  东方长河面容一沉,不悦道:“胡青鹏,你好糊涂!你难道不晓得魔教是江湖各门派帮会的死敌吗?你难道不知道魔教弟子是冷血无情,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败类吗?你拼命维护这魔教妖女,究竟是为了什么?你是衡山派栽培多年的弟子,应该要报答师门的恩情,但你如此任性胡闹,只会给衡山派抹黑,令陈掌门难堪!你难道不怕被逐出师门,成为孤魂野鬼吗?”

  胡青鹏脸色煞白,对方的话似铁锤般重重地敲在他的心上,迫使他不得不面对一直在回避的问题——假如他仍然坚持保护衣舞凤的安危,便要面临被逐出门墙的后果!以他对陈天雷为人的了解,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即使他此刻放弃衣舞凤,就能得到白道中人的谅解吗?就能够回到原来的轨道,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吗?白痴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旦和魔教有了牵扯,他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轻轻闭上眼帘,任风吹拂过脸庞,心灵渐渐平静下来,淡然笑道:“东方公子苦口婆心,一番好意在下心领了。此间事了,掌门师伯如何处置我乃是衡山派的家务事,不劳公子费心。人,我是绝对不会交的!”

  衣舞凤悄然一笑,伸手轻轻抚mo着他肩背处强健的肌肉,眼神说不出的甜蜜。

  东方长河尚未答话,周子欢已怒喝道:“无知小辈,真是不识好歹!你跟魔教妖女鬼混风liu,恐怕早忘了什么是侠义之道!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就替陈掌门教训教训你!”他痴恋东方长河的妹妹东方燕多年,苦苦追求,数月前才如愿娶得佳人。前几日送妻子回娘家省亲,适逢其会,便与东方世家的高手一起行动。

  胡青鹏一扫对面诸人,冷笑道:“你们是一起上,还是要用车轮战法?”

  众人闻言大怒,仓啷啷几乎同时拔出兵器,竟是要抢着打头阵。他们都是名震一方的豪杰,自恃身份,不愿联手出战一个晚辈,居然吵了起来。周子欢见同伴们争持不下,眉头一皱,倏地提气跃出,长剑急颤,二话不说地刺向胡青鹏的眉心。

  胡青鹏与清虚子对剑时,恰好曾经见过这一招,知道周子欢剑刺眉心是虚,目的是引诱自己竖剑上挡,然后他就会抢入右侧空门,沉剑横削自己的腰肋。当下毫不理会虚晃的敌剑,矮身一弹,长剑长驱直入,剑芒如炽,闪电般插向对手的小腹要害。

  周子欢大惊失色,怎么都想不通这年纪轻轻的对手如此高明,竟然能提前看穿自己的招式变化,急忙回剑拦截。众人眼前一花,金铁交鸣声大作,只见周子欢倒飞出丈外,脸上布满了愤怒与尴尬。胡青鹏正欲一鼓作气击败对手,蓦的耳朵耸动,凝身立定,无形的剑气笼罩身体四周,将野草压得贴紧了地面。

  只听树叶哗响,一组又一组的江湖豪杰自树林中快步奔出,男女老少,高矮俊丑,服饰兵器各异,明显来自不同的门派。他们或先或后,足足用了顿饭工夫才全部走到草地上,黑压压的约有一百多人,把胡青鹏、衣舞凤团团围住,犹如发现猎物的狼群,目光中充满了猩红的杀气。绝大多数豪客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俩的真面目,或是惊讶于衣舞凤的美丽高傲,或是吃惊于胡青鹏年轻镇静,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胡青鹏游目四望,没有看到一双友善的眼眸,心底一凉,用力握紧了长剑。面对这么多敌人,即使他有三头六臂,也会被无情地斩成肉酱。低声道:“公子,我们这回逃不了了!对不起,我没能兑现自己的诺言。”

  衣舞凤似乎毫不在意,轻声道:“和我死在一起,你后悔吗?”

  胡青鹏虎躯一震,细细品味着她话中的深意,不由怦然心动,一股从未体验过的柔情刹时填满了胸膛,将冰冷的绝望情绪一扫而空。他仰首望天,蓦的长啸一声,缓缓道:“我永不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