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恶人挡路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74 2004.09.30 12:16

    第

  大门处人影连闪,一缕奇异的甜香随风飘来,在空气中弥漫着。只见一位手摇折扇的华服公子当先走进客栈,他相貌英俊,身材修长挺拔,腰带上系着名贵的玉佩,嘴角上始终挂着一抹邪邪的微笑,颇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紧跟在他身侧的两位少女,一位身着白衣,肌肤白嫩如雪,身材婀娜,柔软的腰肢只堪盈盈一握,秀丽可人;另一位身穿红衣,丰满高挑,双峰高耸几欲裂衣而出,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春意,眼神飘荡过处,男人们口水狂流,眼珠子差点掉到了地上。走在最后的是一名黑衣护卫,他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整个人如寒冰雕刻成一般,右手牢牢握着刀柄,周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气。他们一踏进客栈,便成为众人的焦点,店内针落可闻。

  胡青鹏警惕地注视着新来的客人,当他看清那黑衣护卫的面容时,心头狂震,险些惊呼出声。这人和高青城相貌酷似,几乎就是同一个模子铸出来的,但明显比高青城成熟健壮。不晓得他和高师兄有没有血缘关系?为何象行尸走肉般不带半点感情呢?

  那华服公子环目一扫诸人,眼中陡然暴射出一阵奇光,“啪”的一收折扇,径直向衣舞凤走来,远远地抱拳笑道:“想不到在荒远偏僻之地,竟能遇上人中龙凤!这位兄台气宇轩昂,犹如鹤立鸡群,令人顿生仰慕之心。小弟宇文政,贸然打扰,请勿见怪。不知兄台能否赐告名号,好让小弟亲近亲近?”

  随着他们走近,空气中的香味愈加浓郁。胡青鹏眼见宇文政气度不凡,衣着高贵,举止大方得体,自有一股成熟男子的独特魅力,不禁自惭形秽,顿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暗暗揣测着对方的意图,宇文政没事献殷勤,必有所谋吧!不知他们的目标是衣舞凤,还是自己?但愿他们和白云宗扯不上关系。

  衣舞凤眉尖微皱,露出不易觉察的厌恶之色,淡然道:“宇文公子多礼了!在下乃无名之辈,不敢高攀公子。君子之交淡如水,我的姓名不提也罢。”

  宇文政笑容一僵,一缕怒色从眼中闪过,哈哈笑道:“既然有缘相会,兄台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吗?”手掌突然探出,抓向衣舞凤置于桌面的纤手。这一招看似简单随意,实则乃是极高明的擒拿手法,落势忽左忽右,劲气笼罩桌面三尺范围。

  胡青鹏见宇文政一言不和竟然动武,实在有辱斯文,对他的评价立刻大打折扣。心中好笑,衣舞凤身为魔教长老,从来只有她欺负人,几时被别人欺辱过?尤其是她最不喜欢与男子接触,而宇文政竟然妄想轻薄她,岂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吗?

  衣舞凤眉头一皱,冷哼道:“放肆!”手指微翘成兰花状,指尖急速颤动,在狭小的空间内衍生出千百种变化,仿佛在弹奏着无形的琴弦,一道又一道凌厉的指风划向对方的脉门。

  宇文政没有料到衣舞凤武功高明若斯,不由惊咦一声,手掌急缩,仍被两道指风击中手臂,半边身子一阵麻痹。他面不改色,足下却往后退了两步,皮笑肉不笑道:“我看走眼了,原来兄台不仅人品风liu,还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失敬失敬。”

  衣舞凤冷笑道:“免了,我不吃你这一套!如果阁下没有其他要事,恕不奉陪。”当的抛了一锭银子在桌上,拂袖而去。

  胡青鹏忙跟着去了。

  宇文政目送着衣舞凤的背影消失,脸色刷的阴沉下来,内力过处,麻痹的经脉迅速恢复了知觉,喃喃道:“有意思,居然会撞见魔教的美女!如此个性,如此气质,千万人中难得一见啊!”

  他身旁的红衣少女贴上来,腻声道:“主人,您是不是看上她了?她好冷哦!”

  宇文政捏了捏她娇嫩的脸颊,意味深长地道:“对一个男人来说,如果能让一座冰山融化,那种征服的快感或许是最强烈的吧!”眼中燃起一团炽热的火焰,赤裸裸的yu望显露无疑。

  一夜无话。次日天明,衣舞凤、胡青鹏启程奔赴武昌。他们离开小镇不久,只听来路上蹄声得得,车轮滚滚,一辆华丽的马车风弛电挚般追来,赶车的赫然是宇文政的黑衣护卫。

  胡青鹏道:“公子,看来宇文政贼心不死,明目张胆地追来了!”

  衣舞凤冷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呀!我倒要看一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勒马让到路旁,冷冷地望着逼近的马车。

  岂料那黑衣护卫对他们两人视而不见,马车似一阵风般自他们面前刮过,丝毫不曾停留,迅速消失在道路尽头。

  期待的战斗竟然没有发生,胡青鹏挠头道“奇怪,难道是我们多虑了,人家根本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只是碰巧同路?”

  衣舞凤摇摇头道:“宇文政嚣张跋扈,岂是那种闷头吃亏的人?而且他衣着华丽,出门远行仍带着俏丽婢女侍侯,一看便是贪图享乐,沉迷女色之辈。他肯早早起床赶路,八成是为了要追赶我们,否则定会睡到日上三竿。我估计,他可能会在前面等着阻截我们。”

  胡青鹏皱眉道:“既然如此,要不要绕道避开他们,避免发生冲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对方不是弱者,交手起来胜败难测。

  衣舞凤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是什么身份,岂能因为畏惧对手绕道而行?一旦传到江湖上,不让人家笑掉大牙才怪。事到临头,我宁可选择战斗,而不是选择逃避!哪怕敌人再强,我也要试一试他的斤两!”说罢啪的一甩马鞭,催马直行。

  又走出十几里地,渐渐的人烟稀少,开始出现大片的荒草灌木,偶尔还有野狗群在附近游荡,乌鸦在空中嘎嘎怪叫。这时道路蜿蜒穿入一片树林,浓荫蔽日,野草丛生,静悄悄地没有半点人声。胡青鹏喃喃道:“这倒是一个杀人灭口,毁尸灭迹的好地方!”走进林中百余步,忽见道路中间停着一辆马车,正好挡住了去路,那黑衣护卫如雕塑般坐在车上,诡异的气氛笼罩四周。

  衣舞凤和胡青鹏交换了一个眼神,扬声道:“喂,好狗不挡路!请阁下把马车赶开!”

  那黑衣护卫一动不动,似乎听不懂衣舞凤话中的讥讽含义。

  衣舞凤暗怒,提起功力喝道:“宇文政,不要故弄玄虚了,我知道你躲在车上!是人是鬼,滚出来说话!”

  只听马车内响起一阵得意的笑声,车帘掀开,宇文政首先跳下车子,红白二女紧随其后。宇文政手摇纸扇,眼里射出笃定的光芒,仿佛面对的是手到擒来的猎物,笑道:“大家都是老相识了,小姐你何苦这么大的火气?需知爱生气的女人容易变老。”

  衣舞凤听他揭穿自己女扮男装一事,并不感到意外,寒声道:“少废话!宇文政,你无缘无故拦住我们,究竟有何企图?是不是嫌昨天吃的苦头少了?”

  宇文政正容道:“我的一片真心,难道小姐你看不出来吗?诗经有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对小姐一见倾心,不能自拔,昨夜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若小姐能接受宇文的心意,人世间的荣华富贵,我甘愿双手奉上!我……”

  衣舞凤不耐道:“住口!你也配称为‘君子’么?你这种口是心非的登徒子,任你说得天花乱坠,我半个字都不会相信!”

  胡青鹏暗暗喝彩:骂得好!这人模狗样的家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宇文政闻言也不生气,抬起下巴道:“凡是我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出我的手掌心的,你也不会例外!我今天就是来收服你,让你从此成为我跨下的女人!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让你尝到做为女人所能享受的最大乐趣!”

  衣舞凤大怒,虽然魔教中也有很多贪恋女色的人,但在她面前都循规蹈矩,还没有人敢放肆无礼,厚颜无耻地提出过这等非分之想。银牙暗咬,面上挂满寒霜,额头的青筋隐隐跳动,显然是气到了极点,冷冰冰地道:“宇文政,你是第一个如此侮辱我的男人!今天不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

  宇文政毫不在意,大笑道:“那你放马过来杀我呀!怎么,不舍得吗?”

  胡青鹏听到宇文政言语中的调戏之意,气得肺都要炸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杀意直冲顶门。虽然衣舞凤乃魔教长老,与他身份地位悬殊,却是他心目中最仰慕的女人,如冰山上圣洁的雪莲,不容他人玷污。偏偏宇文政一而再的冒犯她,触犯了他的禁忌。怒喝道:“宇文政,你去死吧!”倏地腾身跃起,似大鹏般掠过半空,双拳以泰山压顶之势猛然轰下,暴烈的拳风惊得骏马嘶鸣,惊慌退却。

  宇文政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区区一个仆人竟有如此身手!喝道:“狗奴才,你也配跟我动手吗?刀奴,杀了他!”

  话音刚落,只见黑影一闪,原先稳坐车上的黑衣护卫,瞬息间移动到高空,一道寒光似闪电般破开空气,直劈胡青鹏头顶大穴。

  刀气如冰水般当头泼下,胡青鹏心中凛然,敌手杀气强盛无匹,尤其刀法刚猛凌厉,一刀劈下,竟有开天裂地之威,绝对是第一流的用刀高手!杀机当头,他身子一挺,硬生生拔高三尺,铁拳砰的轰在刀面上。那被称做“刀奴”的黑衣护卫手腕扭转,回刀急削而至,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胡青鹏右手迅捷无伦掏出匕首,叮的刺中刀锋,借力后跃,落在衣舞凤马前。但见刀光如雪,那刀奴一刀接着一刀砍来,全是进攻的招数,死死地追着他不放。胡青鹏手中无剑,面对着对方连绵不绝的杀招,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转眼陷入险境之中。那刀奴的气力似乎永远不会衰竭,每一刀劈落,仍如第一刀般神充气足,令胡青鹏穷于应付,节节败退。

  危急中,忽听衣舞凤传音道:“笨蛋,不要跟他硬拼!避实就虚,游走腾挪,一沾即走!”胡青鹏如醍醐灌顶,立时清醒过来,迅速往草木丛中避让,利用复杂的地形摆脱对手。那刀奴刀法高明,内力深厚,惟独身法的变换不够灵活,似乎没有什么自我意识,欠缺变通,只知道机械地执行主人的命令。他紧追在胡青鹏身后,挥刀砍去,清开一条通道,挡路的大树一棵接着一棵轰然倒下,无数的树叶飞扬空中。

  胡青鹏看得暗暗咋舌,这人好恐怖的破坏力!有心借外物消耗对手的气力,展开鹤舞身法边战边逃,逐渐远离道路,进入到树林深处。饶是如此,敌手的攻击竟是越见凌厉,冷厉的刀气将他的衣服划破了多处。胡青鹏又气又恼,他还是第一次在交手中被对手逼得如此狼狈,要不是有树木暂时延缓对手的速度,他早就倒下了!不过,只要那刀奴不是钢铁之躯,肯定会因为力竭而放缓攻势,届时就是他反击的时机到了!

  两人一追一逃,那刀奴也不知砍断了几棵碍事的树木,忽然间撞上一株百年老树,木质特别坚硬,他一刀竟没能将树干砍断,刀锋卡在树干中部,一时拔不出来。

  气机感应下,胡青鹏立刻发觉身后的压力骤然消失,想也不想的一蹬树枝,凌空返身跃回,手中匕首使出一招“仙客投书”,点向敌人的眉心。那刀奴呆呆地盯着刺到跟前的匕首,似乎不愿意弃刀躲闪。胡青鹏暗暗窃喜,这对手武功虽高,却是个傻子,躲不过这一杀招了!他一念未完,蓦的白光耀眼,一把三指宽的软刀凭空出现,当的劈在匕首锋刃上。

  胡青鹏大惊失色——料敌有误,原来他身上还藏着第二把刀!手中忽然一轻,匕首断裂成无数碎片。跟着腹部一阵剧痛,被刀奴狠狠踹中一脚,身不由主地倒飞出去,噼里啪啦撞断了几棵小树,滑落在草地上,鲜血直喷出口,冷汗狂涌。

  那刀奴提着一把亮白如雪的软刀,如影随形地腾空飞来,刀光一闪,毫不留情的斩下。胡青鹏急忙厕身一滚,但觉刀锋自后背处掠过,毫毛根根倒立。眼看他就要伤在对方刀下,一声尖锐的啸声忽然打破了树林内的寂静,直冲云霄。那刀奴的动作陡然一顿,仿佛听到了佛主的召唤般,当即转身奔走,再也不理曾经苦苦追杀的目标。

  胡青鹏意外地死里逃生,不由连呼侥幸。看到那刀奴沿着来时开辟的道路奔回,心头一动,失声叫道:“不好!”刚才的啸声肯定是宇文政在召唤刀奴,那岂非意味着衣舞凤将要以一敌四?登时如火烧屁股般一跃而起,全速追赶刀奴。

  他们交手的地方已离开道路数十丈,两人发力狂奔,几乎是同时回到原地。只见两位少女神色委顿的倒在路旁,衣舞凤正在和宇文政激烈缠斗,而宇文政守多攻少,已然处于下风,性命岌岌可危。

  宇文政百忙中瞥见刀奴的身影,心中大喜,撮唇又是一声尖啸。衣舞凤乘他分心之际,左手指风虚点,噗的一声,在他肩头戳出一个血洞,血水如泉喷涌。就在这时,刀风呼啸,那刀奴如下山猛虎般冲入战团,挥刀直取衣舞凤要害。衣舞凤顾不得扩大战果,手中的“极乐魔笛”如封似闭,将敌人的杀招一一拆解。

  宇文政虚晃一招,忽然抽身跃到空地上,但见一张俊脸青中带紫,难看到了极点。

  那刀奴独战衣舞凤,竟能够平分秋色,杀得烟尘滚滚,难分难解。他的眼睛在激斗中越来越红,如同充血一般,发出可怕的红光。更为奇特的是,他眼睛的颜色越深,出手的力道就越浑厚,似乎有着无穷的潜力。

  胡青鹏看得焦心万分,恨不能插手助战,在那刀奴变成恐怖的怪物前把他击倒。但他非常清楚,衣舞凤的个性坚强独立,决不会允许他一起出手,以多打少。除非宇文政也在场上,形成二对二的局面。想到这里斜眼望向宇文政,蓦的发现他手上多了一个血红色的铁管,管口处露出密密麻麻的针状物,尖锐的尾端闪烁着兰色的幽光。胡青鹏心底一沉,彻骨的寒意漫向全身,大叫道:“公子,小心暗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