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金蚕蛊王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37 2005.01.31 09:51

    

  胡青鹏甫踏入谷中,一股难言的异味直冲入鼻,令他大脑一阵晕眩。他试着在瘴气中继续走了两步,并没有更多不良的反应,心知自己这回赌对了。他身中的“九绝相思散”果然非同一般,连桃花瘴的毒性都比了下去。他运足目力望去,只见四周散布着森森白骨,还有许多锈迹斑斑的兵器,仅仅是在这入口的地方,就不知埋葬了多少英雄豪杰。百毒寨有此瘴气毒阵为屏障,简直牢不可破,难怪江湖中人谈之色变,将其列为凶险禁地之一。

  山谷中静悄悄的,没有任何鸟兽的踪影和声音,仿佛是一片墓地,到处弥漫着死亡的气味。走不过三丈,胡青鹏不经意间踩中一根白骨,“喀嚓”一声骨头粉碎。霎时间,就象是一颗石头掷进了平静的水面,立刻激起了无数的涟漪。先是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响起,然后是纷乱的嘶嘶吐气声和鳞片沙沙擦地声。只见无数的毒虫从岩壁、洞穴、地缝中爬了出来,兴奋地摩擦着毒牙利爪,争先恐后地扑了过来。顿时,空气中又增加了种种强烈的恶臭味,闻之欲呕。

  胡青鹏看着这些潮水般涌来的蜈蚣、蝎子、蜘蛛、蟾蜍、蛇蟒,心里厌恶不已。一般人即使有再高明的武功,有再深厚的内力,面对着数以万计、前赴后继的毒虫大军,也是束手无策,惟有转身逃走。但胡青鹏又何惧之有?他冷笑一声,拔剑出鞘,大步往前走去。

  那些毒虫虽然无知,但片刻之后便明白遇上了克星。凡是靠近胡青鹏身侧的,不是被他的长剑绞碎,就是被他血液中的剧毒毒死,无一得以幸免。在他走过的地方,铺满了一层僵冷的尸体。众毒虫感知到同类大量死去,本能的恐惧如瘟疫般蔓延到每一个个体身上,纷纷向后退却。这是对强者的敬畏,是一种本能地臣服。在它们看来,胡青鹏无异于毒中之王,王者的威仪又怎容冒犯?

  山谷长约二百余丈,不过顿饭工夫,胡青鹏便毫发无伤的走完,嗖的跃出谷外。

  出口处守侯着两名黑衣汉子,他们在竹林下惬意的交谈,根本没想到有人能闯过“百毒桃花阵”。这时陡然看见胡青鹏出现,两人大惊失色,眼珠差点掉到了地上。其中一人反应稍快,拿起铜锣当当一通猛敲。

  胡青鹏回剑入鞘,在左近的溪流中洗去身上沾染的污物。他刚刚擦净脸庞,只听足音纷杂,一行五人飞奔进林中。他们第一眼看见胡青鹏,都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对闯关者如此的年轻大感意外。为首一名长脸矮小的老者用生硬的官话道:“年轻人,你来到我们这偏僻的地方想做什么?”

  胡青鹏抱拳道:“在下胡青鹏!胡某千里迢迢来到百毒寨,是要拜见盘天猛盘教主,求他救人一命。请前辈代为通报。”

  那长脸老者上下打量他几眼,忽然咧嘴笑道:“时隔二十年,我们终于等来又一个成功闯过百毒大阵的人!你是我们的贵客,有资格向我们教主提出你的要求!”说着取出一块刻有五毒的银锁片,亲自挂在胡青鹏的颈上,“有此银锁片为凭证,从今往后,南疆各族都会把你当成最尊贵的客人!”

  胡青鹏好奇地摸了摸这奇特的礼物,心想如把它送给衣舞凤,或许能博美人一笑吧。念及衣舞凤仍在苦苦等待,忙催对方带路。

  步出竹林,眼前豁然开朗。只见群山环抱之中,乃是一片阡陌纵横的稻田,三三两两的农夫正在田间干活。山坡上,牛羊成群;水塘中,鸭鹅畅游。远处则是错落有致的竹楼,被树木包围着,透出宁静安逸的气息。相对于山外的纷争,这里简直是世外桃源。

  胡青鹏还未步入山寨,只听蓬蓬数声炮响,好奇的少女儿童蜂拥而出,挤满了道路。由于百毒寨与世隔绝,数十年间未曾接待过外人,胡青鹏的到来令众人大感新奇。众人对他的发式、相貌、服饰指指点点,交头接耳,大胆的少年甚至跑到他的身边,偷偷摸一摸他的长剑。胡青鹏修心炼气的工夫远远超过他的年纪,面对众人的审视举止如常,始终保持着自信从容的神态。那长脸老者威信甚高,喝退了调皮的少年,领着胡青鹏一直来到山寨中心的一座大屋里。

  跨进门中,只见大厅两侧站满了黑衣打扮的汉子,人人面容肃穆。正对大门的墙壁上,画着一只腾云驾雾,口吐黑水的蛇形怪兽,躯体鲜红如血,形状极为凶恶。一名肤色黝黑的中年汉子伫立在怪兽画像前,四肢粗壮,宽肩厚腰,浑身上下散发出惊人的气势。他目光凌厉,腰间缠着一条金色腰带,明晃晃地甚是显眼。盘灵儿和一名青年汉子并立于他身侧,她和胡青鹏目光一触,开心地笑了起来。

  那长脸老者向当中的中年汉子行礼道:“启禀教主,闯过百毒大阵的客人带来了!”

  盘天猛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胡青鹏,道:“你就是灵儿口中‘胡大哥’吧?果然是胆色过人,气度不凡,难怪我这宝贝女儿对你赞不绝口。自我百毒教迁移至此地,你是第二位凭自己的本事闯过百毒大阵的人。你们汉人有句话说得好,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中原武林确是人才辈出!”

  胡青鹏道:“盘教主过奖了,晚辈愧不敢当!不知第一位闯过百毒大阵的是哪位前辈?”

  盘天猛恭敬地道:“他便是有‘大宗师’之称的君忘忧君先生!君先生武功盖世,胸怀天下,令我等心服口服。”

  胡青鹏讶然道:“竟会是他!”

  盘天猛忽地扬声喝道:“拿酒来!”两侧的教徒早有准备,迅速搬出五坛酒,倾倒在碗中。倒酒之际,酒面上浮起蝎子、蛇蟒等毒物。盘天猛举起酒碗道:“按教内的规矩,你远来是客,我要敬你五碗‘五圣酒’。你若看得起我,就把这五碗酒干了!”

  胡青鹏无法推脱,硬着头皮举碗道:“请!”与对方碗沿一碰,将酒直倾入喉。这酒酒性极烈,如一条火流般直灌入腹中,和普通的米酒大不相同。胡青鹏一口气连干了五碗,只觉酒意上涌,眼前的人、物都在不停的晃动,脚下如踩云端,轻飘飘地似要腾空飞去。迷朦中好象听见盘天猛在称赞自己酒量了得,呵呵一笑,卷着舌头道:“哪里,哪里……”话未说完,身子发软,砰的一头栽倒在地。

  哗,一盆凉水当头泼下。

  “是谁在胡闹?”胡青鹏用力摇晃着头颅,但觉两侧太阳穴如针刺般剧痛,难受得几欲呻吟起来。他想翻转身体,蓦的感到周身一紧,居然动弹不得,四肢被铁链牢牢锁住了!他愕然睁开眼睛,只见光线暗淡,墙上燃着两支火把,竟是身处在一间密闭的石牢内。盘天猛独自站在丈外,目光如毒蛇般阴冷,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胡青鹏大怒:“盘教主,这是百毒寨待客之道吗?快放开我!”

  盘天猛冷笑道:“你不要徒劳地挣扎了,我早就封住了你的穴道,即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

  胡青鹏心底咯噔一沉,沉声道:“盘教主,我来此是为了求你出手解毒,并无其他恶意,阁下为何将我困住?胡某一无万贯家产,二无神功秘芨,三无神兵宝剑,实在不明白你想要索取什么?”

  盘天猛道:“少废话,你说还是不说?”

  胡青鹏苦笑道:“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

  盘天猛道:“你年纪尚轻,远没有修炼到金刚不坏之躯的上乘境界,为何能够安然通过‘百毒桃花阵’?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这关系到我们山寨中数百人的生死安危,我必须要弄明白。”百毒寨数十年来能平安无事,全依赖百毒大阵的保护,将所有来犯的敌人全部歼灭。一旦有人找到轻松破阵的方法并予以公布,那毫不设防的百毒寨将会被敌人杀得鸡犬不剩。

  胡青鹏恍然道:“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当下将自己中了“九绝相思散”一事和盘托出,世上的毒物根本不能再伤害他,所以不惧瘴气之毒和普通的毒虫。

  盘天猛越听越是兴奋,眼中射出贪婪狂热的光芒,喃喃道:“天老爷,你是毒人!是毒经中提到的最为罕见的毒中极品!”手臂一抖,一条金色小蛇倏地跃上他的掌心,身长九寸,头生红色肉瘤,动作快如闪电,乃是蛇族中百年一见的异种珍品。盘天猛向胡青鹏一指,喝道:“去!”那金色小蛇一闪,一口咬在了胡青鹏的颈侧,随即身子急颤,啪的坠落在地,张开的蛇口再也无法合拢。盘天猛见状毫不痛心,相反乐得手舞足蹈,仿佛发现了金矿一般。

  胡青鹏隐隐觉得不妙,皱眉道:“盘教主,既然误会已经消除,请将我放开罢!”

  盘天猛哈哈笑道:“放了你?别做梦了!你体内的血液是世上毒性最强最猛烈的,一滴血便价值千金,是我们毒界中人求之不得的极品,我怎可能会放你离开?我要用你的毒血为根本,配制更霸道的毒药毒粉。只要你能源源不断提供血液,我百毒教便能横扫天下,攻无不克!我不信有人能化解这毒中之毒!我在山沟里忍气吞声数十年,也该扬眉吐气了!等我一统西南武林后,定要问鼎中原,称霸江湖!”大笑声中扬长而去。

  胡青鹏目瞪口呆,脑袋里嗡嗡作响,一想到自己的血要不断被人抽取,不由寒毛倒立,遍体生寒。这盘天猛真是疯了,居然会有如此荒谬的念头,要用活人的血来提炼毒药!这样一来,他不仅解毒无望,还要倍受折磨摧残,完全丧失行动的自由。胡青鹏惊怒欲狂,旋即意识到若想摆脱困境,首先要恢复功力,否则一切免谈。当下深吸一口长气,凝思静虑,闭目入定,专心冲开被封的穴道。

  突然,咣当一声巨响,将胡青鹏惊醒。他气收丹田,缓缓张开眼睛,只见两个黑衣教徒打开牢门,捧着水罐食物走了进来。他暗暗苦笑,看来盘天猛确实有将自己长期囚禁的打算。一念未完,走在后面的黑衣教徒忽然并指点中同伴的腰间穴道,跟着一掌拍在他的后脑处,将他击昏倒地。胡青鹏失声道:“你是……”

  “嘘!”那人扬头露齿一笑,竟是女扮男装的盘灵儿!她手脚麻利的替胡青鹏解开铁链,双眼红肿,低声道:“胡大哥,对不起。我不知道阿爸会这样对付你,我跟他大吵了一架,然后便设法来救你。你不会责怪灵儿罢?”

  胡青鹏真气过处,经脉全部恢复畅通,微笑道:“我怎会责怪这么可爱的妹妹呢?不过在走之前,我必须找你父亲讨要一样东西。”

  盘灵儿脸色刷的变白,颤声道:“你、你要杀我阿爸吗?”

  胡青鹏摇头道:“不是!我和他之间并没有深仇大恨,为什么要杀他呢?我身中剧毒,只有你父亲才能救我。我若一走了之,就前功尽弃,惟有等死了。”

  盘灵儿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轻声道:“我带你去找阿爸!”

  胡青鹏大喜,连忙换上另一教徒的装束,跟着盘灵儿有惊无险的出了地牢。两人七曲八拐,片刻之后来到一座甚是宏伟的竹楼底下。盘灵儿低声道:“我阿爸就在上面!答应我,不要伤了他!”

  胡青鹏正色道:“我答应你!”轻轻提气一纵,无声无息地跃上二楼,透过窗户的缝隙往里张望。只见偌大的房间里仅有盘天猛一人,正在摆弄着瓶瓶罐罐,神情专注,似乎是在配制某种毒药。胡青鹏视线转动,蓦的发现自己的长剑挂在墙上,心中大喜,砰的一掌击碎窗户,一把抢了长剑在手,才转身望向呆若木鸡的盘天猛。

  盘天猛完全想不到胡青鹏会在此现身,脑筋急转,气急败坏地叫道:“肯定是那丫头干的蠢事!是她放了你!”

  胡青鹏道:“盘教主,不管是谁放了我,其实你我之间并没有过节,何必斗个你死我活呢?”

  盘天猛毕竟是一教之主,迅速恢复了冷静,叹道:“千载难逢的机遇,却毁在了妇人手中!姓胡的,你不惜冒死闯进百毒寨,究竟是为了什么?说吧!”

  胡青鹏恳切地道:“教主仅知道我身怀剧毒,却不知道我毒发在即,只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可活了。魔教神医尤恨天曾为我诊断过,此毒无药可解,唯有用以毒克毒的法子来化解毒性。因此,须向教主借用天下第一毒物金蚕蛊王做药引。请教主成全!”

  盘天猛呆了一呆,神情怪异地道:“你竟想要我的金蚕蛊王?!尤老头没有告诉你金蚕蛊王的特性吗?”

  胡青鹏老实地答道:“没有!”

  盘天猛一字字道:“金蚕蛊王是百毒教全体教徒供奉的神物,也是历代教主的本命蛊。百毒教中,只有教主才有资格饲养这毒中之王,养蚕者每月初一、十五要用自己的精血喂养金蚕,需经一百零八个月才能最终养成。金蚕蛊王与主人心意相通,生死一体,蚕死人死,人死蚕亦死。我可不是白痴,怎可能不要性命的帮助一个陌生人?你如果要拿金蚕做药引,不如直接一剑将我杀了!”

  胡青鹏一颗心仿佛沉进无底深渊,忽然间明白了尤恨天的用心。尤恨天恼恨他毒死了飞天蜈蚣,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替他解毒,但又害怕衣舞凤徇情自刎,自己难逃其咎,因此将他和衣舞凤骗去百毒寨。反正不管他们用什么手段,肯定讨不到金蚕蛊王。一旦胡青鹏在途中毒发身亡,不管衣舞凤是否自刎,只要不是在神农谷中,就跟尤恨天毫不相干了。惨笑道:“好一个尤恨天,够阴险,够毒辣!”

  盘天猛忽然道:“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金蚕蛊王送给你也无妨!”

  胡青鹏精神一振,问道:“什么条件?”

  盘天猛道:“只要你肯娶我女儿,接任教主就行!你百毒不侵,武功高强,若是能担任百毒教主,必定能使本教发扬光大,成为左右武林局势的力量!假如百毒教有朝一日能称霸江湖,我就是有十条命都愿意交出来。”目光灼热,仿佛已看到了百毒教横扫武林的景象。

  胡青鹏哑然失笑,淡淡道:“多谢你的美意!这世上除了我心爱的女人,我不会娶第二个人做妻子。哪怕是死,我对她的爱也不会更改!打扰了!”转身一跃而下,竟没有丝毫停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