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青之大鹏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949 2003.10.10 07:56

    日正当午,偌大的庄院里静悄悄的,衡山派里的人大都躲起来休息或纳凉去了。胡小毛跟著尹天云踏进大门,一眼就看到一个赤著上身的少年在练武场上扎著马步,在练习最基本的左右冲拳。他大概只有十一二岁,相貌英俊,眼睛炯炯有神,皮肤已被日光晒得通红,精瘦的身体上滚动著一条条的汗水,脚下的泥土都被流下的汗水打湿了。那个少年似乎毫不在意热浪滚滚,不知疲倦地出拳、收拳、再出拳,重复著单调的冲拳动作,精神极为专注,仿佛面前就站立著一个不共戴天的敌人。胡小毛咋舌道:“师父,他是谁呀,为什麽一个人顶著烈日练功夫?其他人去哪里了?”

  尹天云道:“他是你五师叔的徒弟高青城,入门已有两年,全部心神都放在练习武功上,比其他同门师兄弟都要认真刻苦,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你若有他那种狂热执著、不达目的誓不休的精神,我就放心了。”言语之中,对那名少年竟是十分的欣赏。

  胡小毛脑海中闪过莫天风昨晚说过的那些话,腰脊一挺,眼中射出无比坚定的光芒,一字字道:“师父,我不会比他差的!”

  高青城仍在挥汗如雨的练拳,虽然看见尹天云、胡小毛从身旁走过,但根本没有在意他们,只是专心於自己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务求准确、迅捷、完美。尹天云见他身为晚辈,居然不主动过来行礼拜见,冷冷哼了一声,径直走了进去。胡小毛吐了吐舌头,心想高师兄的精神是要学的,不过君子待人之道以礼为先,这一点自己可要注意把握好分寸。

  穿过大堂、天井,来到一处僻静的院落。院子里曲水回环,几丛青竹簇拥摇摆,屋檐下种了一排兰花。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沁人心脾,让人不禁有种安详宁静的感觉。

  刚走进院子,虚掩的房门咿呀一声无风自开,只听一把威严而低沈的声音道:“是三师弟回来了吗?咦,你脚步虚浮,呼吸急促,莫非是受了内伤?快进来!”尹天云笑道:“多日不见,二师兄的功力又更上层楼了!远隔十数丈就准确判断出我受了内伤,师弟由衷的佩服!”声音一顿,指著院中一块空地道:“小毛,你站在这里等著,没有我的吩咐不得离开。”胡小毛躬身应“是”。

  胡小毛看著尹天云走进房中,将房门掩上,规规矩矩地站在他指定的地方。这里没有树木遮挡,火辣辣太阳直射下来,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已晒得他汗流浃背,全身滚烫。其实只要往旁边走上几步,就能躲到树阴下乘凉。但胡小毛不敢乱动,人家高师兄还在赤身练拳呢,比他辛苦十倍。他心里清楚得很,尽管隔了一道门,自己的举动可满不过房里的人。如果他连这点考验都不能承受,恐怕明天就会被一脚踢出山门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胡小毛被晒得昏昏沈沈之际,背後突然被人打了一下,一个身穿红色劲装的俏丽女孩跳到他的身前,转动著乌黑明亮的眼睛,好奇地问:“喂,你从哪里来的?为什麽站在我爹门前?”她发如青丝,肌肤若雪,神情活泼可爱,比胡小毛还略高寸许。

  胡小毛精神一振:“你是掌门师伯的女儿吗?我师父姓尹,他进房去了,吩咐我在这里等候。”

  那女孩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娇笑道:“原来你是尹师叔新收的徒弟!我姓陈名青华,进门比你早,快叫声‘师姐’来听听!”

  胡小毛乖巧地大声道:“陈师姐!”

  陈青华拍手笑道:“哈哈,太好了,终於有人叫我师姐了!小师弟,跟我一起去玩好不好?师兄他们约好了去爬祝融峰,还要比赛谁爬的最快哦!”

  胡小毛摇摇头道:“师姐,我不能走的,万一师父……”

  陈青华打断他道:“胆小鬼,我爹和师叔不知要到什麽时候才会出来,难道你就一直傻傻的等下去?再说是我邀你去的,尹师叔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责怪你的。你是第一次来衡山罢?山上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景色非常优美,跟著我们去玩,保管让你大开眼界!”

  胡小毛见她如此热情,不禁左右为难,既不想一来就得罪掌门女儿,又不敢违背师父的指示,挠头道:“师姐,我不是不想去,但是师父这边没办法交代呀!我……”正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适时跑来,人未到声先至:“华妹,原来你在这儿,害我找得你好苦啊!大夥儿都到齐了,就差你一个!”他身材修长,眉目清秀,身上的衣服以上好布料精心缝制而成,裁剪得体,洋溢富贵之气。

  陈青华横了他一眼,嗔道:“你是不是没有耐心等我?”那少年忙赔笑道:“华妹不要误会,是卫师弟他们在瞎起哄,绝对与我无关。诶,这是哪里来的乡下人?干嘛呆在师父的院子里?”目光落到胡小毛身上,惊诧之中又带点鄙夷、傲慢、警惕。胡小毛从小因为家境贫寒受够了别人的冷眼,对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特别反感,怒气上扬,心中对此人的好感荡然无存。

  陈青华轻轻打了那少年一拳,“师兄,你不要乱讲话!他是尹师叔新收的弟子,我正想邀他一起去爬山呢。”那少年不耐烦道:“华妹,别多管闲事了!说不定师父、师叔他们另有安排,我们走吧!”说著扯了她的手就跑。

  胡小毛瞧见他们携手跑开,神态亲密,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失落,旋即一股强烈的自卑感涌上心头。即使眼前没有镜子,他也清楚自己和那少年相差太远,不论是仪表、衣著、身材都不如对方,尤其是一贫如洗,根本不能和人家非富即贵的家世相提并论。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粗布衣裳,耳边似乎又响起那声“乡下人”的评语,苦涩的笑了笑,世态炎凉,看来这里并不是想象中的天堂啊。

  当太阳西斜,晚风送爽,紧闭的房门终於打开,尹天云和衡山掌门陈天雷相携而出。尹天云经过医治伤势又减了两分,显得精神抖擞。那陈天雷相貌堂堂,目光如电,虽然比尹天云要矮上半头,但他的气势反而更为强盛,立即让人忽视了他在身高方面的弱点。他十指修长光洁,可能是久居室内的缘故,肤色有些异样的苍白,步履沈稳,顾盼间自有一派掌门的威严气派。

  胡小毛不待吩咐,立刻拜伏在地,咚咚咚磕了三记响头,朗声道:“胡小毛叩见掌门人!”

  陈天雷颇为意外,满意地道:“三师弟,你新收的徒儿很有礼数,不错不错!胡小毛,你起来吧。”

  胡小毛答应了一声,垂手而立,神色恭谨。

  陈天雷道:“你的来历你师父都跟我说了,我同意把你列入门墙,即日起正式成为我衡山派第八代弟子。根据祖师爷遗训,你这代当属於‘青’字辈,你就改名叫‘青鹏’吧!但愿你能鹏程万里,志存高远,将来一扬我衡山威名!”

  胡小毛大喜:“多谢掌门人赐名!小……不,青鹏定不辜负您和师父的厚望!”

  到用晚饭的时候,衡山派所有人齐聚一堂,胡青鹏才得以一一拜见。四师叔秦天日身材高大,俊朗非凡,堪称是江湖上少见的美男子,可惜性如烈火,动不动就呵斥晚辈弟子。五师叔古天星五短身材,相貌平庸,偏偏穿着讲究,手上还戴着几个镶宝石的戒指,怎么看都象一个暴发户。六师叔刘天月是掌门夫人,颇有几分姿色,身材苗条,举手投足间尽显成熟少妇风情。不知是否错觉,胡青鹏似乎感到她郁郁寡欢,心里并不快乐。除了失踪多年,生死未卜的大师伯黄天君外,赫赫有名的衡山七剑中的六剑他都见过了。秦天日等对这个新师侄不冷不热,但碍于尹天云的面子,或轻或重都送了他一份见面礼。

  陈青华本来是同辈之中年纪最小的,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师弟,自己才荣升为师姐,兴冲冲地拉住胡青鹏来到另一间宽敞的饭厅,为他介绍同门的师兄、师姐。衡山派八代弟子共有二十人,胡青鹏在热心师姐的指点下逐一问候。由于不与长辈同桌吃饭,这些少年相当活跃,好奇地打量着新来的同伴。

  下午来找陈青华的那个少年姓赵名青河,乃是陈天雷的大弟子,等胡青鹏走到身前,皮笑肉不笑道:“胡师弟,咱们又见面了!”胡青鹏强忍心中的不快,行礼道:“请赵师兄日后多多指教!”赵青河呵呵一笑,故作大方道:“胡师弟,别说我做师兄的的不照顾你。你如今是衡山弟子了,但你这身衣服的布料这么差,怎能穿出去见人呢?我那儿还留着几套旧衣服,都是上好绸缎做的,可惜现在不合身了,统统送给你怎么样?”

  胡青鹏大怒,一张脸涨得通红,这赵青河真是可恶,企图通过施舍小恩惠来羞辱他,摆明了要给他来个下马威。他初来乍到,加上对方又是自己的师兄,当然不可能立刻翻脸交恶,忍了一口气,硬邦邦地道:“不必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

  赵青河轻轻敲着掌心道:“既然师弟不给面子,那些衣服我只好扔掉了。哎,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边说边摇头叹息,旁边看热闹的少年顿时哄堂大笑起来。

  胡青鹏又羞又怒,看着那一张张嘲笑的面孔,是那么的陌生、冷漠和丑陋,无助的乏力感寒潮般席卷四肢,一颗心直沉进无底深渊。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受到同门的这种待遇。可身着粗布衣裳的他,在一群衣着光鲜、非富即贵的少年中的确是一个异类。俗话说“穷文富武”,实际上练武功是非常消耗钱财的,往往只有富贵人家的弟子才有财力请师傅、买器械。而穷苦人家的孩子连肚子都填不饱,又哪里有力气去舞刀弄枪?这时候胡青鹏第一次后悔了,真想拔脚就走,也许当日自己做的决定是错误的,他不应该来衡山。

  陈青华紧紧拉住胡青鹏的手,不让他从身旁逃开,柳眉一竖,瞪着师兄们:“哼,你们太过分了!谁再敢笑我就去向我爹告状!”

  众少年的笑声嘎然而止,仿佛被快刀当场腰斩。赵青河轻咳一声,小心翼翼道:“华妹,你不会生气了吧?我只是想跟胡师弟开个玩笑,并无恶意。”

  陈青华板着脸道:“开什么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你再欺负小师弟,我可不答应!”转首对胡青鹏和颜悦色道:“小师弟,不用理睬他们,有师姐替你撑腰,看谁还敢瞧不起你!来,陪师姐一块吃饭。”胡青鹏受宠若惊,挨着她坐下,又感动又高兴,至少还有人肯接受自己。他看着陈青华近在咫尺的雪白俏脸,嗅着她淡淡的体香,难以言传的热浪充塞胸膛,脑海中深深烙下这一刻的美丽。

  赵青河悻悻地坐到一旁,冷眼瞧着他们两人,目光中闪过浓浓的妒恨。

  在一片尴尬的气氛中吃完晚饭,刘青华叮嘱胡青鹏,如果以后谁再欺负他,一定要告诉她听。胡青鹏心里暖洋洋的,稍微踏实了一点,不再感到彷徨无助,嘴上毫不吝啬地大赞师姐善良美丽。刘青华大为受用,笑得花枝乱颤。

  当众人各自散去,胡青鹏跟着同门师兄刘青山回到尹天云的起居住所。刘青山比胡青鹏大二岁,是当地一大富豪的独子,长得白白胖胖,圆头虎脑,平时总是笑哈哈的,在同门之中人缘挺好。他一路向胡青鹏介绍门派里的规矩、禁忌和众位师伯师叔的喜好,指点院中的各处布置,说得口沫横飞,根本不给胡青鹏插嘴发问的机会。胡青鹏心中好笑,这个师兄也太爱表现自己的口才!

  尹天云住的地方比较偏僻,位于庄院一角,翻过围墙就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树林,野兽飞禽的嚎叫声在黑夜中格外清晰。进入房中,刘青山收起嬉笑的表情,上上下下地打量胡青鹏,边看边摇头叹息。

  胡青鹏被他瞅得心里发毛,不解地问:“刘师兄,你这是何意?”

  刘青山长叹道:“胡师弟呀,你知不知道你一来就惹下了天大的麻烦?就连我这个师兄恐怕都帮不了你啦。”

  胡青鹏纳闷道:“我并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怎可能闯祸了?”

  刘青山道:“你难道忘了刚才的事?赵师兄天资聪颖,家有巨万资产,深得掌门欢心,可说是我们这帮师兄弟的首领。你在大家面前拒绝他的好意,让他下不来台,岂不是得罪了他吗?而且你居然和陈师妹如此亲热,更是触犯了他的禁忌,你想他能原谅你吗?以后你在山上的日子怕是难熬啰!”

  胡青鹏愣了半响,急道:“又不是我主动和陈师姐亲近的,是她……”

  刘青山打断他道:“不管是谁主动,总之就是你的错!我刚才偷偷观察赵师兄,发现他的眼神很不善哦。”

  胡青鹏很想大声说“我不怕他”,但赵青河毕竟入门早,又懂武功,和他认得的街头混混截然不同,明里暗里都要比他强。如果两人发生冲突,吃亏的肯定是他自己。喃喃道:“那……那我该如何是好?”

  刘青山大力拍了拍胸膛,正色道:“你是我的师弟,我做师兄的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外人欺负?你放心,赵师兄那边有我去疏通说情,估计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刁难你的。”

  胡青鹏大喜望外:“多谢师兄仗义帮忙!”

  刘青山笑道:“不过呢,我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找赵师兄吧?师伯他们送你见面礼没有?我看你也不象手头阔绰的人,你就把那些见面礼拿出来好了,或许勉强够用。”

  胡青鹏不是傻瓜,当下心中雪亮,既气愤又无奈,原来他是绕着弯子来套自己的东西!一瞬间,眼前这张笑脸变得虚伪陌生,让他彻骨心寒。他踌躇片刻,慢慢将怀里的礼物掏出来。刘青山迫不及待地抢了过去,眉开眼笑地道:“统统都给我了,我会把这件事摆平的。”语气敷衍,明显没有多少诚意。

  夜深了,胡青鹏躺在床上,听着刘青山起伏的鼾鸣声,兀自张大眼睛呆呆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想起今天的遭遇和无助的未来,倍感孤独,两行冰冷的泪水涌出了眼角。他选择的这条道路,从一开始就满是艰辛。在远离亲人的他乡异地,他以后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