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强者为尊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209 2005.06.30 10:01

    

  胡笑天愕然道:“你认得我?”

  宋谦笑道:“不瞒公子,我们早已设法弄到了你的画像,自然一见便可确认。帮主曾预言,若公子胸怀大略,图谋霸业,必定会来兰州寻求合作,果然被他猜中了!小余,即刻去请帮主回来,就说胡四公子到了!”

  莫余应道:“是!”一溜烟地出门去了。苏玉卿偷偷望着胡笑天,心道:原来他就是那传说的人物!

  胡笑天道:“你就这么肯定我的身份吗?万一有人蓄意假冒呢?”

  宋谦微微笑道:“金斧帮虽不是龙潭虎穴,但也不是任人进出的地方,谁敢冒此风险?何况公子举止镇定从容,沉稳大度,自然散发着摄人的气势,岂是普通人可以模仿的?而且我感到公子体内潜伏着本教神功的霸道气息,这更是绝对冒充不了的,天上地下,惟有教主亲传的弟子方可修炼。试问教主座下的四位高足,除了胡四公子外,还有谁会莅临本帮?”

  胡笑天轻轻鼓掌道:“不愧是‘智多星’,观察入微,推理严密,难怪全长老放心让你独当一面!我若有几位如你一般的人才辅佐,何愁不能成就霸业?”

  原来金斧帮表面上是兰州的黑道帮会,其实是魔教的一处秘密堂口。魔教的势力划分比较特别,除神庙大祭司风裂军长老坐镇圣城之外,其余十二位长老分布在全国各地,分别统领各地的教徒,人数多则上万,少则数千,是真正手握实权的人物。赤阎、成鹰、胡笑天等尽管身份特殊,却不能直接管辖普通的教徒,若想夺得魔教的实际控制权,必须争取这些长老的支持。在这十三位长老中,绝大多数都是九夷族人,仅仅有一位是汉人,名叫全肃,而且还被分配到最荒凉艰苦的西北地区,管辖的范围虽广,却是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区域。

  胡笑天初下雪山之时,已经冷静分析过,他若想击败成鹰等人,第一步首先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势力,否则根本不具备争霸黑道的条件。放眼魔教之内,只有位于西北的全肃一系可能会支持他,因为彼此都是汉人,合作成功的话互惠互利。至于其他长老,或多或少都有排斥异族的思想,更看重赤阎、成鹰和战锋这三位九夷族的嫡系,目前不太可能投入他的阵营。因此,他来兰州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说服全肃,不料在途中发生了这么多的意外。

  但是成鹰也同样看到了他要走的这一步棋。所以在狙击胡笑天的计划失败后,即刻调整部署,派“七修罗”秘密潜入兰州,守株待兔,企图阻止他和全肃相会。胡笑天刚才若不是反应机敏,诱使苏浩然出手解围,挡住了蒙烈颜的致命一击,已然魂归天外了!

  宋谦谦虚道:“哪里哪里,公子过誉了!”

  苏浩然忽的开口道:“教主武功盖世,威摄天下,本教弟子无不敬服!可是若有人假冒他的徒弟,四处招摇撞骗,我苏浩然第一个不答应!”双拳握紧,眼里射出如火的烈芒,一瞬不瞬地盯着胡笑天,强大的气势直逼过去。

  胡笑天镇定地道:“苏兄何出此言?难道你不相信宋帮主的判断吗?”

  苏浩然冷冷道:“我当然信任宋叔叔,可我不信任你!刚才在绸缎店中你遭人袭击时,居然没有还手之力,哪里配称教主之徒?!赤阎、战锋、成鹰三位公子,哪一个不是身怀绝技的高手?单凭你眼下的表现,有什么资格和他们相提并论?我认为,什么都可以冒充,但武功是冒充不了的!如果你是真正的胡四公子,肯定修炼过本教神功,不妨指教指教苏某,让我们开开眼界!”自胡笑天出现后,他注意到苏玉卿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似乎对这个青年男子颇感兴趣,不禁妒火暗生。苏浩然和苏玉卿尽管以兄妹相称,但彼此并没有血缘关系,他心里早喜欢上了这温柔美丽的义妹,期盼着有朝一日能娶她为妻。此时突然发现多了一位潜在的对手,大是不爽,于是存心要刁难胡笑天。

  胡笑天摇摇头道:“苏兄此言差矣!本教神功修行的法门千差万别,你岂能因我一时的表现而否定我的身份?我目前暂时不能运用内家真气,所以才被小人所伤。假若你我两人切磋过招的话,你能用内力而我不能,比武尚未开始已经有失公允,即便是你胜了也不光彩,更说明不了实质问题。”

  苏浩然脸上一红,大声道:“你休要找借口推脱!只要你有胆量下场动手,切磋时我同样不用内力,我就不信你有本事击败我!”

  苏玉卿眼看两人闹僵,跺足嗔道:“大哥!你老毛病又犯了,动不动就想跟人动手打架,你忍一忍不行吗?”

  苏浩然道:“卿儿,你冤枉我了!我这么做是要戳穿他的谎言,逼他亮出真正的身份,以免你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如果等到你吃亏时才醒悟的话,那可太迟了!你让开,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苏玉卿又羞又恼,转身拉住宋谦的袖袍,委屈地道:“宋叔叔,大哥不听我的劝告,怎么办嘛?”宋谦其实亦想见识一番胡笑天的武功,不以为意道:“你不用紧张!他们切磋时都不运用内力,应该不会受伤。而且我会随时注意场内的情况,一旦发觉不妙,立刻把他们两人分开。你就安心观战罢!”苏玉卿无可奈何,气鼓鼓地走到一旁。

  苏浩然得到宋谦的默许,愈发不肯放过胡笑天,冷冷道:“你要用什么称手的兵器?我令人即刻取来!”

  胡笑天相当清楚,魔教中奉行的是强者为尊的准则,自己若是不肯应战,必会遭人耻笑和怀疑,对今后的计划极为不利。此外,如果能击败苏浩然的话,亦有助于树立威信,获得年青教徒的衷心拥戴。所以此战不可避免!当下踏前两步,不卑不亢道:“我用剑!”

  苏浩然冷笑道:“你还敢说自己不是假冒的?!你为什么不用斧头?是不是没有学过本教的护教神功‘斩龙十斧’?”

  宋谦轻咳一声,插话道:“浩然,胡公子原来师出南岳衡山,十六岁下山行走江湖,以剑术名扬天下,曾先后击败过丐帮帮主之徒李山、武当掌教之徒清虚子。剑术确实是他最擅长的武功之一。”说罢解下腰间的配剑,双手呈到胡笑天面前,笑道:“此乃宋某的家传宝剑,不知入得了公子法眼与否?”

  苏浩然暗暗吃惊,不由收起轻视的念头。那李山、清虚子如今都是白道中鼎鼎有名的高手,前者号称是新一代的刀法名家,后者是武当派新的领军人物,武功之强不想可知。连他们都败在对方剑下的话,自己岂能大意轻敌?

  胡笑天伸手握住剑柄,只听呛啷一声龙吟,白光耀眼,一把明若秋水、吹毛断发的利剑脱鞘而出,丝丝寒意向四周迅速扩散。他屈指轻扣剑身,但听铮的一声轻颤,回音悠悠不绝,内心深处竟感应到了长剑跃跃欲试的灵性,脱口赞道:“好剑!”顺手轻挽剑花,剑尖朝上,使出“朝天一柱香”的起手式,淡淡道:“苏兄,请!”他一剑在手,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发生变化,仿佛危崖耸峙,迫人魂魄。

  苏浩然感受到对手带来的强大压力,斗志反而愈加激昂,左掌竖起推出,右拳隐于腰间,前足虚点地面,沉声道:“你远来是客,先出招罢!”

  胡笑天正中下怀,道:“那我不客气了!”长剑急颤,合身扑上,凌厉的剑光似闪电般刺向苏浩然的双眼。双方都不能运用内力的前提下,出招的速度相差微乎其微,谁先发制人,谁就能占据主动权。事关胜负大局,他当然不会客气谦让,剑锋所指,正是对手最脆弱、最难以防御的部位。

  剑光刺眼,苏浩然本能地眨了眨眼睛,但觉寒气逼人,对手的长剑已毫不客气的刺到,速度之快超乎意料!他后足足跟使力,猛的向后弹出,电光火石间,左手食中二指一弹,叮的正中剑尖部位,将刺来的长剑震歪。

  胡笑天忍不住赞道:“好功夫!”苏浩然眼力之精准,出招之大胆,确非常人可比。刚才那一招不论是稍慢或稍快半分,手指碰到剑刃的话,必断无疑。他嘴里称赞对手,出剑却丝毫不慢半拍,手腕轻转,剑出如骤雨,嗤嗤有声地往苏浩然前胸要害刺去。苏浩然识得厉害,哪敢用血肉之躯抵挡宝剑,惟有错步避让,心中不由大叹窝囊。胡笑天得理不让人,如影随形地紧追不放,长剑削点刺挑,攻势如潮,只把对手逼得满场游走。

  宋谦、苏玉卿相视骇然,以苏浩然的身手竟然无法反击,战局呈现一面倒的形势,简直是不可思议。苏玉卿心情复杂,紧张万分地注视着交锋的两人,手心里满是汗水。

  胡笑天根基牢固,一招一式都经过了千锤百炼,加上临阵经验丰富,气力绵长,得到过绝世高手的指点,招式变化衔接时几乎无隙可乘,每一剑刺去必然是苏浩然不得不防的部位。尤其是他手中的宝剑削铁如泥,更是令苏浩然头疼之极。尽管局面不利,苏浩然却格守诺言,并没有暗用内力反击对手,咬住牙关苦苦支撑周旋。

  胡笑天连出三十余剑,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始终奈何不了对手,不禁对苏浩然的武功和意志暗暗佩服,泛起惺惺相惜的感觉。忽的停剑不攻,朗声道:“苏兄,交手时我zhan有宝剑之利,对你不够公平。这一战权算是平手如何?等我能自由运用真气的时候,你我再放开手脚一决胜负。”

  苏浩然平生第一次在比武时如此狼狈,空有满身绝学无法施展,这才晓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对手这么年轻,却领悟了人剑合一的境界,绝妙招式变化无穷,若是配合以内力使出,自己又能抵挡住几招?缓缓张开双臂,露出袖袍下细微的剑孔,叹道:“严格地说,我已经败了!”

  胡笑天摇头道:“苏兄赤手空拳对抗我的宝剑,仅是袖袍处穿了三处剑孔而已,如何能说是败了?胡某就算是再厚颜无耻,也决不敢自认胜了此局!若是传扬出去,我有何颜面立足江湖?”

  苏浩然苦笑道:“胡公子不必安慰我了!公子剑术通神,变化无穷,确确实实稳胜我半筹。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先前得罪之处,请公子莫要放在心上,我先告退了!”身形一晃,如风般掠出大堂。苏玉卿叫道:“大哥,你去哪里?”神情紧张地追了出去。少倾,远处忽然响起砰砰几声巨响,和众人压低了的惊呼声。

  胡笑天将长剑还给宋谦,担心地问道:“宋帮主,苏家兄妹不会有事吧?”

  宋谦道:“你放心,浩然发泄了一通后就没事了。他平日自视甚高,偶尔受点挫折打击也是好的,免得他不知道天高地厚,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当下招呼胡笑天入内室落座,简明扼要地把西北魔教的势力做了介绍。

  除了兰州的金斧帮外,青海的猛虎帮、宁夏的飞马帮都是由魔教教徒组建的,同样隶属于全肃管辖,三大帮会的人数加起来超过万人。全肃虽然身为长老,又兼任金斧帮帮主,但被发配来西北边塞的魔教弟子,大都是其他长老不愿收留的叛逆人物,个个桀骜不驯,岂会轻易服从号令?那猛虎帮和飞马帮割据一方,暗中培植自己的亲信势力,近年来已经形成气候,越来越难以调遣了。

  胡笑天皱眉道:“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古之名言。假如一支军队中号令不行,将帅离心,如何能决战疆场,击败强敌?情况如此糟糕,难道全长老就坐视不理,任凭他们为所欲为吗?”

  宋谦还未开口,忽听室外有人道:“时候未至,若贸然施以霹雳雷霆手段,一来难以服众,二来恐动摇根本,故而拖延至今。”话音落处,一人大步迈进门中,目光炯炯有神,赫然是兰州通判苏泉!

  胡笑天起身抱拳道:“我该称呼您全长老呢,还是苏长老?”自从知道苏浩然、苏玉卿都是魔教弟子,他已猜到苏泉就是魔教长老全肃,两个名字的谐音反过来念是一样的,因此见面之后并不感到惊讶。

  苏泉眼中精光忽闪,讶道:“胡公子如何会晓得我的另一个身份?莫非专门摸过我的底细?”

  胡笑天微微一笑,精神内敛,隐去那股霸道威武的气势,改用“夏文涛”的口音道:“侄儿昨夜承蒙苏伯伯盛情款待,记忆犹新,不敢再继续隐瞒。”若想赢得对方的信任,自己首先要坦城相待,否则事半功倍。既然双方将来是合作伙伴,生死与共,他索性自己暴露算了。

  苏泉目瞪口呆地望着他,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先前的疑问迎刃而解,难怪他的笔迹和真正的夏文涛不同,难怪他一介书生却能顶住苏浩然的气势,难怪他可以抗拒苏玉卿的魅力。仔细看了看他的相貌,挑起拇指赞道:“公子的易容手段实在高明,当得起‘妙手无双’这四个字,原先的化装竟然让我找不出破绽!若不是公子自己承认,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胡笑天笑道:“区区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当下将山中偶遇夏文涛,半途遭人截杀一事娓娓道来,最后说道:“我借用‘夏文涛’的身份,本意是要躲过成鹰的追杀,并且易在兰州城内找到落脚之地,决不敢奢望高攀苏大小姐。若有得罪之处,还请长老宽宏大量,莫要怪罪于我。”

  苏泉抚须笑道:“怪不得昨晚卿儿她娘向我告状,说你嫌弃卿儿,竟然不肯履行婚约,原来是另有隐情!可惜公子不是夏家后人,不然卿儿能嫁给你,那就皆大欢喜了。”

  宋谦笑道:“反正姓夏的已经死了,原来的婚约自然取消。长老何不干脆顺水推舟,让苏大小姐和公子成亲算了!以公子的身份和人品,做你的女婿绰绰有余。”

  苏泉心中一动,胡笑天急忙摆手道:“慢着!婚姻大事,须两方情投意合,毕竟强扭的瓜不甜。我和苏小姐刚刚认识,远未达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宋帮主就不要煽风点火了!”顿了一顿,道:“夏文涛乃是长老故人之后,如今遭人蓄意谋害,难道长老不设法追查元凶吗?”

  苏泉和宋谦相视一眼,神情古怪,叹道:“何必追查,杀人者便是本教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