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佛道相争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327 2003.10.15 07:52

    邹靖雇了几个挑夫,教他们把买好的油米茶盐送到衡山剑派山庄之中,自己则与胡青鹏一道,送方宇轩夫妇上邺侯书院。他神力过人,两手提着方宇轩的书箱行李仍然健步如飞,面不红气不喘,令方氏夫妇赞叹不已。

  方宇轩夫妇都是第一次来到衡山,沿山道而上,每到一处名胜古迹处都要驻足赏玩,尤其是看见前人留下的诗词石刻,一定要抄录下来。一路经玉板桥、试剑石、半山亭等景点,走走停停,终于来到邺侯书院门外。书院庄严古朴,宁静幽深,门外刻着两联:“三万轴书卷无存,入室追寻名宰相;九千丈云山不改,凭栏细认古烟霞。”

  临别之际,方宇轩握住胡青鹏的手道:“胡兄弟,今天若不是有你,我们夫妇恐怕难逃一劫。古人云‘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你日后如有空闲,欢迎你来书院找我,我们夫妇必定竭诚招待!”

  胡青鹏想了想,不好意思道:“方先生,我有个请求不知当不当讲?”

  方宇轩笑道:“你是我的恩人,还有什么客气的?直说无妨!”

  胡青鹏道:“你能不能借两本书给我读呢?”眼里射出热切期望的光芒。他来衡山之后就没有再碰过书本,自己也没有钱去购买书籍,但求知的yu望一直不曾褪减。他刚才见到方宇轩箱子里有许多名家著作,忍不住开口相借。

  方宇轩二话不说,立即挑了一本《论语》、一本《淮南子》交到他手上,并声明胡青鹏读完后可以拿来交换其他书籍,而且有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提出来,由他负责解答。胡青鹏大喜拜谢,心中欢喜无限,自郭敬之之后,他终于又找到了一位明师。

  告别了方氏夫妇,胡青鹏、邹靖沿山道下行,在半山亭处转折向西,经麻姑桥返回华盖峰下的衡山剑派山庄。这条道路并非游览衡山美景的主线,所以游人明显减少了,举目林木苍翠,曲径通幽,猿猴飞荡,鸟雀回旋,不时闪现的清净水流犹如闪亮的丝带。

  走了半响,邹靖眉头微皱,陡然停下脚步,顺手拉住了胡青鹏。胡青鹏莫名其妙,问道:“义父,怎么了?”邹靖低声道:“好象有点不对劲!你发现没有,这条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大异平常!”

  话音刚落,便听一阵如夜枭般的刺耳怪笑声响起,两条大汉耀武扬威地迎面走来,其中一个正是在古镇中被痛扁的混混。他鼻青脸肿,眼中几乎喷出火来,指着胡、邹二人叫道:“表哥,就是这两个不长眼睛的王八蛋打了我们四兄弟,您老可得为我们做主啊!”一付狗仗人势,狐假虎威的可笑模样。

  另外一人身材削瘦,目光阴冷狠毒,两侧太阳穴微微隆起,走动间气势煞人,腰上缠着一根皮鞭,似乎是江湖中人。他鼻子哼了一声,随手给了那混混一记耳光,骂道:“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连一个小鬼和莽汉都对付不了?我养的狗都比你们强!”那混混不敢还嘴,羞愧地低下头去。

  那人骂完同伴,目光一转,冷冷地看着胡、邹二人,狠声道:“你们胆子不小啊,敢打我的人!只要你们自断一臂,今天这笔账就一笔勾销,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胡青鹏看见对方的架势,知道此人身怀武功,看来这次是捅到马蜂窝上了,按江湖规矩抱拳道:“我是衡山剑派弟子胡青鹏,请问阁下尊姓大名?你们在衡山上散野,不怕我师门长辈兴师问罪吗?”

  那人神色变了数变,眼里陡然射出杀气,“原来是衡山派的高足啊,难怪要做行侠仗义的蠢事!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是天下会衡阳分舵副舵主邓定南。我原本只想见血即收,但现在改主意了!说实话我们天下会还不想跟七大剑派为敌,所以只好委屈你们永远闭嘴,埋骨荒野了!”他这几天正好回乡省亲,见表弟被人痛打,便想出头找回场子,哪知道对方竟是衡山剑派的弟子。他素来心狠手辣,当即决定要杀人灭口,然后把尸体抛到悬崖下,人不知鬼不觉。

  胡青鹏仅仅练了一年的武功,自知不是对方敌手,拔出半截断剑,急道:“义父您快回去搬救兵,我来挡住他!”邹靖瞪了他一眼,大步上前,威风凛凛地喝道:“天下会算什么东西,衡山之上属我衡山派最强!你聪明的话赶紧夹着尾巴溜走,不然我一拳打爆你的狗头!”

  邓定南不知他是什么来路,赤手空拳的并没有配挂长剑,偏和衡山弟子在一起,又怎会猜到邹靖只是衡山剑派里一个烧菜砍柴的下人?见对方气势惊人,不由慎重起来,冷笑道:“你侮辱我天下会,那是非死不可了!”说罢纵身前扑,双掌使出“野马分鬃”的招式,掌尖合并如刀,往对方中盘攻去。他这一招只用了六成功力,纯属投石问路。

  邹靖傲然一笑,正欲拔拳击向对手的破绽之处,蓦的耳朵耸动,凝聚的气势忽然松懈下来,铁拳击出时便显得有些笨拙地。邓定南哑然失笑,对方的拳头力度虽猛,却没有半点内力气息,又怎能伤得了自己?而且他的拳路破绽百出,分明是不懂武功的人。当下脚步一滑,躲过铁拳,左掌上翻,啪的击在邹靖的胸膛上。

  邹靖哇的喷出一口鲜血,蹬蹬蹬连退数步,脸色一片苍白。胡青鹏大叫一声“义父”,横剑跃到他的身前,挡住邓定南。

  邓定南哈哈狂笑道:“乳臭未干的无知小儿,凭你也想挡住我吗?老子送你去见阎王爷!”左掌虚晃,引得胡青鹏挥剑来挡,右掌急速前探,对准了他的面门击下。

  掌风劈面打来,胡青鹏已无力抵挡,只能闭目等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哧的一声轻响,邓定南收掌痛呼,急退数步。胡青鹏睁眼一看,只见他右掌上赫然插着一枚绿色松针,直贯掌背,鲜血顺着松针滴落下来。胡青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普通的松针一折即断,居然被人用做暗器射穿了邓定南的手掌!即使是掌门人,恐怕也没有这么深厚的功力罢。那么究竟是谁救了自己?

  邓定南痛得面容扭曲,惊恐地扫视四周林木,扬声道:“不知是何方前辈出头架梁,莫非想与天下会为敌吗?”四周静悄悄的,惟闻猿啼鸟鸣声。

  邓定南心知林中定有高手潜伏,只是不愿露面而已,自己想杀人灭口那是难如登天了!人家露的这手暗器功夫惊世骇俗,仿佛是传说中“飞花伤敌”的绝世手法,自己万万难以望其项背。当下恨恨地一跺脚,一言不发地离去。那混混惊慌地叫道:“表哥,等等我呀,别丢下我一个人!”连滚带爬地赶了过去。

  眼看强敌退走,胡青鹏回过神来,关心地抓住邹靖的胳膊,问道:“义父,你受了内伤没有?”

  邹靖脸色已经恢复如常,微笑道:“我一身铜皮铁骨,壮实如熊,不过是被狗爪碰了一下,哪会轻易受伤?好象有世外高人救了你一命,你应该谢谢人家才对。”

  胡青鹏想起刚才的死里逃生,不禁有些后怕,如果邓定南那一掌真的击中自己,想不死亦难。朗声道:“衡山弟子胡青鹏,叩谢前辈救命大恩!”说着屈膝跪到,向空处叩拜。他刚弯下腰去,便听一阵风声掠过,跟着后颈衣领一紧,整个人被提在半空,在树梢上穿梭飞行,转眼间已见不到邹靖的身影。

  胡青鹏大惊下本能的挣扎起来,那抓住他的人笑道:“你若乱动,万一掉下了山崖摔成肉泥,可与我无关。”胡青鹏只见身周景色骤变,冷风拂面,仿佛腾云驾雾一般,在悬崖峭壁上飞腾跳跃,底下便是怪石森森的山谷,吓得冷汗狂涌,乖乖的听凭人家摆布。

  那人轻功极佳,即使手里提着一个人,在危崖松木上仍如履平地,身法转折处丝毫不见勉强。胡青鹏是识货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心里恐惧之意渐退,暗暗奇怪,他为什么要劫持自己呢?想来想去,自己实在没有特别出众的地方,更没有身怀什么奇珍异宝,普通得不会引人注意,这人的举动真令人费解呀。

  那人带着胡青鹏来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峰上,峰顶有一处二十余丈方圆的平台,四周云雾缭绕,正好能隔绝远处的窥探视线。他将胡青鹏放到地上,笑道:“小娃娃,你还记得我吗?”

  胡青鹏惊魂甫定,只见那人光头铮亮,满身肥肉,身披一袭破旧的灰色袈裟,胸前挂着一串九颗拳头大的念珠,脸上笑嘻嘻的,象极了庙里供奉的弥勒佛,脑中灵光一现,叫道:“你是守卫南岳大庙的明心大师!”他初到衡山的时候与莫天风夜闯南岳大庙,结果被天法道长和眼前这位明心大师赶了出来,令他印象深刻。

  明心大师点头笑道:“小娃娃记性挺好嘛!一年不见,你的根基已打得非常牢固,看来是痛下苦功了。”

  胡青鹏问道:“不知刚才是否大师救了我?”

  明心大师打了个呵欠,席地坐下,摆摆手道:“这只是小事一桩,你千万别拜来谢去的没完,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

  胡青鹏见怪不怪,换了个话题问:“那大师为什么带我来此呢?”这里被云雾隔绝,既看不到南岳美景,本身也非常荒凉,只有一堆堆奇形怪状的石头,连野草都不多一棵。

  明心大师神秘的眨眨眼道:“我是请你来当仲裁的!”

  胡青鹏一头雾水:“仲裁?我?”

  明心大师道:“你还记得天法那老道士吧?我们约好了在这里决斗,正好少一个判定胜负输赢的公证人,你来做最合适了!”

  原来南岳既是佛教胜地,也是道教名山,佛道之争由来以久。南朝时天台宗二祖高僧慧思来南岳设教,他创建的般若寺为天台宗祖庭。之后唐开元年间,怀让禅师在般若寺讲法传禅,开创南岳禅宗系,门下最杰出的弟子即为马祖道一法师。马祖从怀让禅师处得法后,不久即创建丛林制度,影响天下寺院,造成无寺不禅的现象。南岳禅宗经历代弟子宏扬,发展为沩仰宗、临济宗、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至明代时信徒遍布天下,为中土佛教最受人尊崇的支系。

  而道教同样自南北朝起,历代均有名人在南岳修道养性,如尹道全、施存等九真人。山上有黄庭观,供魏华存,相传《黄庭经》为其所得。“山中宰相”陶弘景创道教茅山派时,尊魏华存为第一代宗师。现今南岳大庙供奉的岳神为南岳大帝,主星辰分野,亦是道教中的神灵。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虽然佛道均是出家人,讲究与事无争,但同处南岳山中,明里暗里便有些纠纷争斗,直至闹得不可开交。后来朝廷为了息事宁人,以示佛道平等并存,干脆在南岳大庙两侧各修八座道观、佛寺,派道士、僧人共同进庙主事。历代朝廷或尊佛或崇道,但基本上都承认南岳佛、道并立的事实,通常会分别加以封赏,以显示皇家容纳百川的气度。在朝廷的弹压下,佛道之间才得以和平共处,相安多年。

  胡青鹏听明心大师将来龙去脉娓娓道来,不解道:“既然佛道并立,两家同受信徒供奉,为何大师要跟天法道长私下决斗呢?这岂非伤了两家的和气,重启事端?”

  明心大师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为了保护南岳大庙不受宵小侵犯,佛、道两家每二十年都会分别挑选一位护法弟子入驻庙中,这一代的护法弟子就是我跟那天法老儿啦!既然大家都是护法,各有绝技在身,就免不了日常切磋切磋,看是他道教武功厉害,还是我佛家武学高明。”

  胡青鹏一听便明白了,尽管官府禁止佛、道两家争斗,但暗地里却假借护法弟子来一较高下,所以明心、天法也是身不由己。好奇地问:“那大师和道长相比究竟是谁的武功更高一些?”

  明心大师脸上露出一缕奇异的表情,一时沉湎于往事之中,良久方吐气道:“我们两人打了十九年,每年都来此决斗,却从未分出胜负,总是打成平手。”

  胡青鹏讶道:“十九年?那即是说,今年是你们的最后一次决斗了?”护法弟子二十年一轮换,那意味着明心、天法的任期就要满了。

  明心大师点头道:“正是如此!这最后的决斗我们定要分出胜负,否则以后再没有较量的机会。也因为这样,我破例多带了你来当仲裁,我怕天法道士输了会赖帐,死不承认。” 他来此决斗要路过麻姑桥,正好看见邓定南逞凶,于是顺手救下了胡青鹏。

  “明心和尚,你又在我背后说什么坏话?”声音响起时还在数十丈外,一句话刚说完,人已近在咫尺。只见云雾之中,一条人影大鸟般振臂落下,姿势潇洒飘逸。来人头戴高冠,颌下三缕黑须,肤色莹白如玉,根骨清奇,背后斜插一把长剑,宽大的袖袍被山风吹拂着,飘然若仙,正是道教护法弟子天法道长。

  明心大师仍坐在地上不动,笑哈哈地道:“天法,你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你自知必输无疑,所以临阵逃跑了呢!”

  天法道长气得吹胡子瞪眼:“我们打了这么多年,你有哪一回能占得了便宜?我看你是底气不足,所以盼望我自动缺席吧!”

  明心大师笑道:“我们动口动手斗了这么多年,还是难分高下。这是衡山剑派的弟子胡青鹏,我请他来做仲裁,你看是否合适?”其实他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出口,就是胡青鹏的武功太低,谅他观战的时候也偷学不了什么独门绝招。

  胡青鹏忙向天法道长施礼。

  天法道长扫了他一眼,淡然笑道:“你是一年前夜闯岳庙的那个小娃娃吧?你师叔可好?”

  胡青鹏恭敬地道:“有劳道长过问,我师叔不在山上修炼,晚辈已许久没有和他联络,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形。”

  天法道长不再理他,望向明心大师,直截了当地道:“你这回请来仲裁,莫非要一决胜负?”

  明心大师道:“你我之间斗了二十年,难道还不应该做个了断吗?”

  天法道长叹道:“二十载岁月悠悠,弹指即过,是该了断了!”

  两人目光相对,从彼此的眼睛里读到了惺惺相惜,读到了友谊、尊重和必胜的信念,目光渐渐变得炽热,燃烧的战意汹涌澎湃,劲气外扬,云走雾散,激战一触即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