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成败之间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5196 2005.10.31 21:21

    

  眼看云黛儿忽然拔刀自杀,胡笑天大惊失色,脱口叫道:“住手!别做傻事!”

  许一郎见多识广,早已听出云黛儿有求死之意,在她拔刀的一刹那,立刻并指封住她的穴道,顺手夺过短刀,冷笑道:“云小姐,你是一枚重要的筹码,你的生死可由不得你做主!”

  霍刚则惊出了一身冷汗,天幸她自杀未遂,不然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意义?只听许一郎笑道:“霍长老,云小姐性格刚烈,一旦抱定了求死之心,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要加倍小心!”霍刚反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道:“多谢许兄提醒!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给她任何自残的机会。”

  许一郎道:“长夜过半,时间无多,我们必须赶在敌人发现之前离开这里!至于姓范的家人及黄河帮的帮众,仍按原定计划全部灭口。这前院的人由你负责,后院的归我,如何?”

  霍刚沉声道:“没问题!”

  范中信如坠冰窟,挣扎着叫道:“求求你们,别杀我刚满月的儿子!我把全部的家产交给你们,只求能饶我儿子一命!”

  霍刚冷冷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别怪我们心狠手辣,只怪你儿子的命不好,为什么摊上了你这个爹!”手起剑落,嚓的将范中信的脖子砍断,鲜血喷射如浆,一颗圆乎乎的脑袋径直滚到了胡笑天面前,那双眼睛兀自睁开着,充满了绝望和愤恨。

  许一郎赞道:“好,干脆利落!”当下使了个眼色,和霍刚分头掠出大厅,开始屠杀范宅中人不提。

  胡笑天侧躺在地上,和范中信淌血的头颅相距不过尺许,清晰的嗅到那新鲜的血腥气味,忍不住一阵冲动,那股熟悉的、杀戮的***陡然间涌上了心头。因为他体内阴阳二气失调,已经处于极危险的边缘,稍微受到一点刺激,情绪便会失控。他热血如沸,皮肤的温度越来越高,忽然间手掌本能地一动,竟撑地直起身来!原来他的穴道中贯注有雄浑的内家真气,霍刚不知内情,出手时仅仅用了三成功力,自然无法把他的穴道封死,经过一段时间的气血运行,穴道都自行冲开了。

  胡笑天猛的一咬舌尖,借着瞬间的剧痛压制下心中狂燥的杀机,不由暗叫侥幸,居然在关键时刻恢复了行动自由。以许一郎和霍刚的武功,要杀尽此处毫无戒心的黄河帮弟子,实在是易如反掌,理论上很快就会返回大厅。他必须在此之前隐匿好身形,否则绝等不到援兵到来的那一刻。当下取过桌子上的长剑,劈断苏浩然身上的绳索,然后拿了一壶冷茶,哗地泼到他的脸上。

  苏浩然被冰冷的茶水一激,立时打了个寒战,吃力地撑开了眼帘,昏昏沉沉地尚未清醒,茫然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用水泼我?”伸手在脸上一抹,尽是赫黄色的茶叶。

  胡笑天哪有时间跟他解释,长剑一递,架在苏浩然的脖子上,低声道:“快醒醒,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苏浩然但觉剑气沁肤,浑身寒毛倒竖,登时清醒了大半,刹时回忆起自己失手被擒的那一幕,又羞又惭,恨不能地上有条裂缝,好让自己钻进去。枉他自负武功高强,不仅寸功未立,结果还被一个丧失内力的人给救了,真是脸面无光!

  云黛儿生恐他们只顾自己逃命,忙叫道:“两位少侠,救救我!我乃明教圣女,若你们……”

  胡笑天打断道:“云小姐,我是胡笑天!”

  云黛儿喜出望外:“原来是你!难怪我听你的声音有点耳熟。”苏浩然不待吩咐,一个纵步跃到她的身旁,解开了她的穴道。

  就在这时,忽听一声怒喝在耳旁炸开:“混蛋小子,你竟敢碰她?!找死!”只见人影一闪,却是霍刚去而复返,脸上满是嫉妒愤怒的神色,手中宝剑凌空一划,宛如闪电迸射,凶狠绝伦地劈向苏浩然的头顶。

  苏浩然认得此剑锋利无匹,不敢硬挡其锋,脚步一错,闪到左侧空挡,蓦的一声大喝,铁拳遥遥击向对手胁下的破绽。虽然尚隔着两丈的距离,沉猛的拳劲如排山倒海般,罩住了霍刚四周的空间,凌厉的拳风将他的衣发吹得向后飘扬。

  霍刚做梦都想不到这年青人武功如此卓绝,还以为能像击败胡笑天般手到擒来,不禁惊咦一声,长剑回防,左掌同时运劲迎上,已经是全力以赴。两股劲风在半空相撞,发出轰然巨响。云黛儿距离最近,竟被强烈的气劲推出三丈开外。霍刚因变招仓促,双方内力抵触之下,身不由主倒飞丈余,脸色铁青一片。

  苏浩然沉声道:“公子快走,我来拦住他!”双拳挥动,宛如开山巨槌般,照准霍刚要害轰去。他的拳法凶猛如虎,十荡十决,招招式式都刚猛非常,绝没有半分花哨。若是被他的拳风扫中,轻则吐血,重则骨断筋折。但那霍刚乃是明教长老,又持有宝剑,岂是易与之辈?只见剑光忽然大盛,仿佛飞速旋转的银色光轮,呼啸着冲向苏浩然,两大高手顿时激战起来。

  胡笑天一把拉住云黛儿的纤手,低喝道:“我们走!”拉着她疾步往门外奔去。云黛儿感到他手心处传来的热力,不由脸上发烧,想把他的手甩开又不太好意思,就这么稍一迟疑的工夫,已被拉着奔出了大厅。霍刚见状又气又怒,却被苏浩然死死拦下,无法抽身追赶。

  胡笑天一出了大厅,便看见厅外的走廊上倒着五具尸体,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地面。每一具尸体都是面朝下仆倒在地,背心处有极深的剑孔,显然是刚刚被霍刚刺死的黄河帮弟子。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至,登时将他勉强压制住的杀机勾引起来,毁灭一切的***在胸腹中翻卷着,如咆哮狰狞的恶魔,极欲破体而出。胡笑天内心大骇,牙关紧咬,拼命用最后一线理智控制住自己。他非常清楚,一旦陷入了魔道,今后便难以自拔了,只会在杀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沦为嗜血的狂魔,这岂是他的本意?

  云黛儿的手忽然被他捏得生疼,奇道:“你怎么不走了?”斜眼瞥去,只见他面色发赤,呼吸粗重,额头青筋毕露,眼中充满了狂乱凶残的气息,整个人陡然间变得十分狰狞可怕,心下一愣,这莫非是走火入魔的征兆?但觉胡笑天的体温迅速升高,竟是被烈焰焚烧一般,脸色转眼间通红如火。

  胡笑天嘶声道:“我体内阳气太盛,心魔入侵,可能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情!你快走,不要管我!”

  云黛儿微微笑道:“原来如此!”眼中陡然闪过一缕奇异的神采,轻轻侧过身子,樱唇微张,毅然印上了胡笑天干裂的嘴唇。

  胡笑天眼睁睁地看着她的俏脸凑近,惊愕万分,简直怀疑自己是在梦中。但下一瞬间,唇上微凉,一缕极清甜、极动人的香味扑入鼻端,那柔软甜美的触感刹那间席卷全身,仿佛要将他融化一般。胡笑天就如在沙漠中发现了一眼甘泉,本能地运劲一吸,一股纯粹的阴凉气流直下丹田,立时将他狂燥的气息平复了不少。云黛儿练有明教的独门内功,其纯阴之气比苏玉卿更为充沛绵长,对平衡他的阴阳二气作用更为显著。只吸了数次,胡笑天已完全压制住了杀机,小腹中暖洋洋的十分受用,真想永远和她这么拥吻着,再不分开。

  云黛儿虽存了舍身救人的念头,但发现胡笑天在体温下降,呼吸正常之后仍不放手,心里又羞又恼,猛的一推胡笑天的胸膛,嗔道:“人家好心救你,你却故意占我的便宜,太过分了!”呸呸连吐了几口唾沫,又举起衣袖擦拭嘴唇。

  胡笑天大为尴尬,可是身为男人,有机会亲近绝色美女时谁会放弃?垂首道:“云小姐,你怎会知道用这种……这种方法救我?”

  云黛儿白了他一眼,尤未解恨道:“还不是你的苏大小姐告诉我的?她与你确定关系后,喜不自胜,向我倾吐了你们交往的细节。若非看在她的面子上,我才懒得救你呢。”

  胡笑天歉然道:“是我不对,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我保证,下一次绝不会再冒犯你了!”

  云黛儿不由柳眉倒竖:“你还想有下一次?!”

  突然,大厅内传来许一郎的惊怒的声音:“霍刚,怎么回事?人呢?”霍刚百忙中叫道:“云黛儿往前门逃走了,快追她回来!”

  两人闻言大惊,拔脚就跑。但听身后风声响动,许一郎震碎了窗户跃出,如夜枭般振臂扑至,指风如剑,狠狠地刺向两人的背心要穴。胡笑天喝道:“你先走!”厕身一滚避开敌人的指风,反手挥剑急削,直取许一郎的足踝。许一郎凌空一个空心筋斗,挥掌急拍下来。胡笑天立时回剑上撩,剑尖对准了许一郎的掌心,以攻对攻,招式精妙。

  许一郎惊怒交加,这小子剑法竟如此高明,霍刚为何不事先提醒?食中二指弹出,叮的正中剑尖。不料对手竟没有内力,长剑呜的脱手飞出,没入雪地中。许一郎哈哈大笑:“原来是银样蜡枪头!”立掌如刀,疾斩对手心口经脉,要将他当场格杀。

  千钧一发之际,刀光电闪,一条矫健的人影从天而降,连人带刀直冲向许一郎,充满了一往无回的惨烈气势。刀未至,那股炙烈的杀气已笼罩住许一郎,不死不休。

  许一郎讶道:“是你?!”已来不及杀掉胡笑天,忙变招腾挪,和来人战在一处。

  只听破空声密响,袁寒、孟强接踵而至。孟强甫一落地,便张口大叫:“公子莫慌,苏长老已带人包围了此地,马上要攻进来了!”

  那边正和叶小刀交锋的许一郎则是骇然变色,他早在攻打苏府时领教过对方的厉害,若不是上苍眷顾,他已粉身碎骨了!此刻听闻对方大举来犯,心中哀叹,天亡我也!命运实在是残酷,成败间仅是一线之遥。既然败局已定,他无心恋战,情知必须要在对方完成包围之前突围,不然今晚只有战死的下场。当下虚晃一招,腾空而去。叶小刀战得性起,喝道:“胆小鬼,哪里走?”擎刀纵身追去。

  袁寒、孟强耳听到大厅内拳风呼啸,猜到苏浩然正在和敌人激战,当下更不多言,飞身扑入大厅,大叫道:“老大,我们来助你一臂之力!”

  这下战局逆转,胡笑天心中大定,幸亏莫余及时搬来了救兵,否则自己今晚死定了!云黛儿将他拉了起来,焦急地问道:“你没有受伤吧?”胡笑天摇摇头:“多谢小姐关心,我没事。”云黛儿嗔道:“谁关心你啦!”陡然发觉自己情急下拉着他的手,急忙甩开,脸上不由一片通红。

  就在此时,忽听喝骂声大作,两条人影一先一后地自瓦顶上奔了过来。胡笑天凝神望去,只见南宫仇手里抱着一大团衣物在前奔逃,而在他身后的赫然是黄教大喇嘛金刚法王。那金刚法王形象极为狼狈,上身赤裸,下身围着一张床单,迈着光溜溜的两条瘦腿,暴跳如雷,眼里喷出的怒火几乎能把南宫仇烧焦,不住地向他挥掌遥击。但南宫仇本就擅长轻功潜行之术,更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搏杀,岂会被轻易打中?他左跳右闪,腾挪变幻,凌厉的掌风悉数击在瓦面上,轰出一个又一个大洞。

  云黛儿瞧见金刚法王的滑稽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胡笑天转念一想,心下登时了然。南宫仇定是乘金刚法王采阴补阳的关头,潜入房中盗走了他的衣物。那金刚法王情急中追出房来,总算他还有廉耻之心,用床单遮住了要害部位,不至于太过出丑。

  金刚法王听见云黛儿的讥笑声,羞愤欲绝,内息陡然一乱,哇的喷出一口血箭。忽见四处黑影闪动,寒光反射,竟有数十名好手无声无息地杀了进来,竟和苏府的守卫穿着同样的装束!他心底一沉,预感到大事不妙,再不敢耗费时间和南宫仇捉迷藏,怒喝道:“兀那小贼,你等着瞧,佛爷我会回来找你算帐的!”一手牢牢抓紧了腰间的床单,姿势怪异地飞下地面,自行杀出重围不提。

  南宫仇几个纵跃落到胡笑天的身旁,将手里的衣物一递,道:“公子,那喇嘛的重要物件都在这里了!或许有助于查清他们的阴谋。”

  胡笑天点头道:“办得好,这是大功一件!”话音刚落,苏泉、宋谦领着手下蜂拥而至。双方见面之后,苏泉少不得一番埋怨,委婉的指出胡笑天不该轻身涉险,万一遭遇不测,谁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众人奔进大厅,只见霍刚和苏浩然仍在激战,袁寒、孟强则在一旁掠阵。霍刚倚仗宝剑之利,渐渐占据了上风,把苏浩然逼得满厅游走,剑气纵横无匹。这时忽然有数十人出现,霍刚不禁骇了一跳,剑法一滞,苏浩然乘隙跃出了战团。

  霍刚横剑当胸,环目扫去,四周都是精悍狠辣的大汉,训练有素,封死了各条可能的逃跑线路,即使他有三头六臂,也当不住对方的乱刀齐飞!尤其是对方的那两名首领,武功明显都比他强出一筹,根本不会给他逃命的机会。他心冷如灰,暗暗痛骂许一郎不讲义气,沉声道:“我霍刚今日是败定了,但不知是败在哪一门派的手下?”

  苏泉微微笑道:“我等是神教弟子!”

  霍刚浑身一震,喃喃道:“难怪我们会败得这么惨!”

  云黛儿冷冷道:“霍刚,你的同伙都溜走了,你还要继续顽抗吗?快弃剑投降,随我回总坛听候发落。”

  霍刚惨笑道:“我犯下了叛教大罪,如果随你回去,要接受本教的九大酷刑,那比死要难过百倍。既然左右不过一死,我何苦临死前还自找罪受呢?”举剑横在颈上,便欲自杀。

  云黛儿忙叫道:“慢着!你还未如实交代和青龙会、黄教勾结的内情,事已至此,你没必要替他们隐瞒什么秘密了!”

  霍刚淡淡道:“我答应过他们永不泄露内情。而且你若知道了他们的秘密,对你没有任何益处。这事因我而起,就在我这儿结束罢!”深深地看了云黛儿一眼,似要将她永远铭刻在脑海中,长剑一拖,鲜血飞溅……

  (第五卷《魔气凌云天》完,请看第六卷《关中风云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