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笑傲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伉俪情深

笑傲天下 兰色大海 4673 2003.08.31 18:16

    左氏兄弟惊讶地望了那剑客一眼,立刻感觉到对方深沈若海的气势,心中凛然,不想节外生枝。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狞笑道:“唐伯文,只要你说出李雁儿的下落,我们就让你痛痛快快地到阎王殿报到。如若不然,我们先拧断你的十根手指,再戳瞎你的眼睛,打断你的每一根骨头,慢慢放干你的血,让你受尽酷刑折磨,尝够生不如死的滋味!”他们的笑容残酷狰狞,眼里射出凌虐他人的兴奋光芒,谁都看得出他们不是在开玩笑。

  光是听到左氏兄弟的描述,众人都不由打了个寒战,如此折磨人的手段果真使出来的话,就是铁打的汉子也忍受不住啊!

  唐伯文跌坐在地,尽管姿势狼狈,腰脊仍挺得笔直,淡然自若地说道:“我唐伯文虽不是什麽顶天立地的英雄豪杰,但背信弃义的事情是绝对不干的,何况她是我的妻子!即使你们把我身上的肉一寸寸割下来,唐某也不会屈服的!我劝你们死了这条心罢!”

  左氏兄弟放缓口气道:“女人如衣服,用完就丢开好了,你何必如此维护她?如果你肯乖乖地合作,我们兄弟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他们的第一追杀目标是李雁儿,因此不惜对唐伯文威逼利诱,希望从他嘴里撬出李雁儿的消息。

  唐伯文不置可否,反问道:“你们真心喜欢过哪个女人吗?”

  左氏兄弟一起摇摇头。对他们来说,女人只是发泄的工具,需要的时候才会拿来使用,纯粹是金钱和肉体的关系。完事之後大家一拍两散,从此形同陌路,再无瓜葛。

  唐伯文叹道:“夏虫不可言冰也!古人对牛弹琴,唐某无意效仿,这感情的事说了你们也不懂。唐某能与心爱之人共结连理,苦乐十余载,早已心满意足,此生无憾了!唐某连死亦无惧,又怎会在乎你们那些所谓的酷刑折磨?”话音一顿,旁若无人地吟道:“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jinfeng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语调抑扬顿挫,透出无限深情。这是北宋词人秦观所做的《鹊桥仙》一词,借牛郎、织女的故事来刻画男女间坚贞不渝的爱情,历代以来传诵不衰。

  莫天风忍不住击掌和道:“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语气深情悲凉,将众人带入另外一种意境。东方燕痴痴地望著他,眼神迷醉,感动之极。

  左氏兄弟见他们诗词唱和,既听不明白,心里又不是滋味,怒道:“死到临头还有心情卖弄学问,你是白痴不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成全你!”两人分别抓住唐伯文的手掌,运劲猛然捏下,只听哢哢几声脆响,将他的两根食指同时折断。

  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被生生折断,这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唐伯文痛得面容抽搐,冷汗直冒,却死死咬住了牙关,硬是一声不吭。

  众人见状暗暗佩服,对左氏兄弟的凶残是敢怒不敢言。

  左氏兄弟冷笑道:“要想少吃苦头,你最好立刻说出来。我们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说著又抓住唐伯文另外两根手指,作势欲折。

  唐伯文道:“动手罢!”轻轻闭上眼睛,看也不多看对方一眼。

  左氏兄弟恼羞成怒,正想下手,一声尖叫忽然响起:“且慢!”众人循声望去,那名捕快缓缓走上前来,双肩抽动,泪流满面。唐伯文听见这声叫声,虎躯大震,霍地睁开眼帘,望著走到跟前的捕快,目光里责备、痛惜、无奈、温柔、怜爱相互交织,眼神十分复杂。两人四目相投,如磁石牢牢吸引,刹那间交换了万语千言,其中的似海深情,连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众人呆呆地看著这滑稽的一幕,两个大男人在深情相望,心头不禁泛起奇异的感觉。东方燕灵光忽闪,失声道:“他是李雁儿!”

  李雁儿!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东方长河等同时纵身上前,将那名捕快团团围住。只见他尖嘴猴腮,眉毛浓密,露在衣服外的皮肤粗糙泛黄,身材瘦小,与传说中的武林第一美女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如果不是唐伯文身份败露後被擒,逼得她主动现身,谁能想到这绝色丽人会化身为一个平庸猥琐的捕快?

  左氏兄弟手里握有人质,反而显得十分镇定,从头到脚的仔细打量对方,喝道:“你是李雁儿吗?不是的话就滚开!”

  那名捕快低下头,抬起两手在头颈处揉搓了片刻,撕下一张精巧细致的人皮面具。她慢慢抬起头来,众人眼前一亮,不自觉地发出阵阵赞叹吸气声。只见她凤眼含泪,眉如弯月,鼻梁秀挺,略显苍白的嘴唇如同刀削,气质高雅大方,带著少妇特有的成熟妩媚的风情,那眉梢间淡淡的哀愁,让人跟著心痛起来。她额头高洁,脸部轮廓仿佛经过天人雕刻一般,曲线完美,比例恰当,配合修长纤细的颈部线条,几乎无懈可击。她宛如下凡的仙子,又似空谷幽兰,集美貌、优雅、高贵、温柔於一身,即使此刻身著的是男人的衣服,亦丝毫无损她超凡的魅力,仿佛一轮皓月破云而出,骤然照亮了昏暗的大厅。众人被她的绝色容颜震撼,只懂呆望著她的俏脸,有的人连口水流了一地都不自知。

  唐伯文痛心地道:“雁儿,你为什麽这麽傻?这些人统统想要你的性命,你这样做不是自投罗网吗?”

  李雁儿凄然笑道:“伯文,你以为我能狠下心,眼睁睁地看著你受尽各种折磨吗?他们要杀的人是我,横竖一死罢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了。”

  唐伯文瞧著她凄美的容颜,心中大恸,自责道:“雁儿,都是我没有用,保护不了你。我……”

  李雁儿轻声打断他道:“伯文,你不要说了!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守卫,我十三年前就已经被人打下地府,魂魄飘渺了。这些年你为了我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心里记得清清楚楚,可惜无法回报你了。伯文,你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假如还有来世,我希望还能做你的妻子,永不分开!”

  唐伯文虎目含泪,知道这是妻子诀别之前最後的倾诉,也许下一刻,他们两人就生死永别了。值此临别之际,脑海中闪现过往日的种种温馨旖ni,只觉千言万语都堵在了胸口,想要从狭窄的通道拼命跳出来,下意识的张大了嘴,偏偏什麽话都无法说出,两行情泪不受控制的涌出,又苦又涩。

  突然,风声入耳,一条人影从雨夜中飞进大厅,落地後一个踉跄险些仆倒。他单手著地勉强一撑,挺起身来,竟是刚才抱著丽儿偷跑的那名年长的捕快。只见他浑身是血,背後插著几枝漆黑的羽箭,丽儿被他紧抱在怀里,小脸苍白,似乎没有受伤。

  李雁儿一颗心直沈进无底深渊,原以为女儿能侥幸逃过一劫,谁知又被送回此地,惊道:“曾叔,这是怎麽回事?”她可以为情殉身,但如何忍心看著女儿一同丧命?她宁愿自己死上一百次,只要女儿能平安无恙就好。

  那曾叔是李雁儿当年唯一幸存至今的护卫,对主人忠心耿耿,轻轻将丽儿推开,嘴唇微张,一股血水立时涌出,吃力地道:“主人,我半路被怒风寨的人马拦截,屡次突围无功,只好返回此地。主人,敌人已追来了,快、快……逃!”手臂一软,砰的一头撞到地上,仆面而亡。丽儿小嘴一扁,哇哇的大哭起来。

  众人听到曾叔临死之言,尽皆大惊,怒风寨的人居然这麽快就杀回头了!怒风甲士的勇猛强悍大家都见识过,除了左氏兄弟外,余者心中忐忑,冷汗暗涌。

  唐伯文夫妇被众人围住,不能轻举妄动,望著孤零零哭泣的女儿,心痛如绞,又是焦急又是担忧。胡小毛壮起胆子跑到丽儿身边,拉住她的小手,“丽儿乖,坏人要来干坏事了,我们先躲起来好不好?”丽儿一看见他就停止了哭泣,乖乖地道:“好!”胡小毛忙扯著她跑到一旁。

  就在这时,忽听轰隆隆几声巨响,祠堂正门两侧的围墙被重兵器轰出几个大洞,无数裂纹在墙面上蔓延开去,紧跟著又是一轮重兵器轰击,泥石纷飞,整面墙壁轰然倒塌。众人凝目望去,只见祠堂外黑压压的站著数十名怒风甲士,前面两排手持铁弓,寒芒闪烁的箭簇正对准了大厅。怒风寨此次动作神速无声,一反前次的声势浩大,显得诡秘莫测,更让人感到可怕。

  刘三霸去而复返,一只眼睛已用白布包扎好,仅剩的独眼闪著恶毒冷酷的光芒,和另一名黑衣黑甲持枪大汉肩并肩,恭敬地站在一名红衣黑甲的大汉身後。那红衣黑甲大汉身材高大魁梧,双目如无底深渊,闪动著幽冷的黑光,充满了血腥气息,如一尊地狱中杀出来的魔将,尽管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上散发的气势和杀气,能让远隔数十丈的人不寒而栗。他肩後斜插著一柄红色长刀,血刀未出,刀气已直冲云霄。

  “仇不信!”莫天风低声惊呼。众人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仇不信亲自带队前来复仇,在场之人谁能抵挡?

  胡小毛心中暗叫不好,对青龙会伏击易辉一事记忆犹新,清楚乱箭齐发的威力,何况对方是训练有素的怒风甲士!目光一扫,大厅上毫无遮拦,只有那八根支撑大梁的红漆圆柱可以利用,立即拉著丽儿往最近一根圆柱後跑去。

  大厅上其他人还没做出反应,便听仇不信一声怒喝:“射!”刹时间弓弦骤响,铁箭齐发,嗖嗖如流星赶月,带起强劲的破空气流声,不分青红皂白地怒射过来。

  众人措手不及,哪里料到对方连场面话都不说一句,甫一照面便大开杀戒,会武功的立刻挥舞兵器格挡利箭,不会武功的赶紧四散逃开。

  胡小毛、丽儿两人身材矮小,此时反成了优势,利箭不时擦著他们的头顶飞过,惊险万分。好在他们见机得快,三五步跑到红漆圆柱後面,紧紧抱成一团。那根圆柱直径甚宽,恰好能完全挡住他们的身形,只听风声强劲,如蝗的利箭射到圆柱上,“夺夺夺”的声音仿佛是死神在敲门。利箭飕飕轮射不停,那些商人不断中箭惨叫,鲜血飞溅,被射成刺蝟一般,一一仆倒。胡小毛双手掩住丽儿的耳朵,不让她听见这恐怖的声音。丽儿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吓得手足战抖,不敢抬头乱看。

  怒风甲士用的是战场上真正的强弓铁箭,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大厅上已是死尸遍布,血流成河。强敌袭来,左氏兄弟、东方长河等保命要紧,暂时先放过李雁儿,一起联手封挡利箭。唐伯文夫妇被众人围在中心,因祸得福,不用费心抵挡乱箭,反而没有性命危险。

  那独坐一角的剑客听见乱箭齐射的声响,长身而起,前跨一步转过身子,眼看有三枝羽箭当胸射到,手中长剑虚划半圆,一股柔和之极的劲气涌出,将利箭的力道尽皆抵消,啪的一声轻响,竟将三枝羽箭牢牢吸在剑鞘上。箭落如雨,他似挥毫作画一般,轻描淡写地将射到身前的羽箭全都挡下,奇的是每一枝箭都被他用内力吸住。片刻之後,剑鞘上已吸附了数十枝羽箭,舞动起来仿佛一面黑色的盾牌。虽然剑上的重量增加了数倍,但他挥剑的姿势仍然轻松潇洒,没有半点勉强,剑式严密,滴水不漏。

  胡小毛背对著大门方向,正好看见这怪异的一幕,惊讶得瞪圆了眼睛。那剑客身处角落,又比东方长河等位置靠後,所以只有胡小毛看到他的神技。不论大厅上发生了什麽事情,他一直以来都没有什麽惊人的举动,置身於事外,胡小毛几乎已经将他遗忘,这时才晓得人家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那剑客国字脸,浓眉高鼻,眼眸亮如银星,蕴藏著智慧光芒,远看甚有男子气概,身材中等,四肢矫健有力,每一下动作都恰倒好处,如行云流水般连绵顺畅,暗合天地至理。乍看之下,他并不是那种耀眼出众的人物,但他身上似乎有一种无法言传的魅力,能让人自然折服。他突然一抖手腕,吸附在剑鞘上的羽箭同时炸飞,全都射向墙外的怒风甲士,速度比强弓发射的更快。

  两波箭雨在半空相撞,纷纷跌落在地,但仍有大半羽箭朝墙外飞去。仇不信脸色骤变,低吼道:“小心!”话音刚落,羽箭已射到跟前。那些箭手见自己射出的羽箭竟然倒射回来,惊骇之中挥弓拨打,只听弓弦断裂声、利箭破甲声、惨叫声交叉响起,当场有二十余人中箭,死伤惨重。幸存的几名箭手再也没有什麽威力可言,不约而同地停弓观望,面面相觑。

  那剑客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剑未出鞘已击倒了三分之一的怒风甲士,大大灭了对方的威风。

  东方长河等惊喜交加,这无名剑客的霹雳雷霆手段江湖罕见,绝对是武林中顶儿尖儿的人物,有了这等靠山,哪里还用畏惧怒风寨?

  仇不信也没想到居然惹上这麽棘手的人物,一时大意,竟损失了不少兄弟,怒火攻心,冷冷地望向那剑客。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铿然相撞,仿佛无形的刀剑剧烈交锋,无边的压力立时充塞大厅。一个如地狱魔将,杀意惊人,一个如深海大湖,莫测高深,血刀黑剑同时震颤起来,奇异的啸声由低至高,一声声敲打著众人的心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